473 法军进攻/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场阴谋从始至终都被龚橙一手掌握,他利用水狗和满清密探们建立联系,然后每天都在关注整个城市的人心动向,可以说龚橙是摸着琉球民心士气一点点的完善了自己的计划,

不要说金长森愚蠢,龚橙早就看明白金长森只不过是一个崇拜实力,而且毫无气节的弄臣,金长森不是叛逆,金长森对琉球王国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但他也仅仅是想维持住琉球的国祚,想尽一切办法让琉球不灭亡罢了,

头顶上有尚泰王,脚下有琉球万民,那么他就可以保持住金家几百年來的富贵生活,至于琉球之上是日本人做主,还是法国人统治,哪怕是肖乐天霸占对他來说也都无所谓了,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在这种文臣的眼里,已经变成了一份利益分级表,他们要先满足自身和家族的利益,然后才会考虑国家和天下,一旦爱国和爱家发生利益冲突,他们一定会第一时间抛弃国,而护住自己的家,

象龚橙这样的人就更是极端了,他为了自己的利益甚至可以抛弃整个家族,五伦丢掉四伦半,就剩爱自己的一个小妾了,这种人对金长森他们太了解了,想忽悠他们自然很简单,

琉球文臣已经被拿下了,剩下的就是以蔡瑁将军为代表的武将,龚橙承认琉球的新军很厉害,但是这种厉害也不是沒有破绽的,新军、御林军、日本武士这三个阶层天生就有矛盾,

肖乐天在的时候这些矛盾都被压制住了,但是当肖乐天离开了琉球,当战争爆发之后,可就沒人能够压制住这些矛盾了,

再加上莫里哀之前散播的‘肖乐天已死’的流言,这更让无数别有心思的人蠢蠢欲动,岛津大郎就是最显著的一个,

武将就怕窝里反啊,在龚橙的挑拨离间下,首先御林军和新军发生了隔阂,而蔡瑁毕竟是从首里城走出來的武将,关键时刻他还是得站在尚泰王的身边,

直到最后,当岛津大郎在刺杀现场反水,龚橙才意识到自己的计划实在是太完美了,琉球军队早已经四分五裂,

文臣武将都已经中计,剩下的也就只有王权的象征尚泰,还有商界精英范镰,而这两个最后的堡垒,龚橙一样也有办法拿下,

在这两人最犹豫不定之时,龚橙抛出了肖乐天还活着的重磅炸弹,这个老卖国贼实在是太洞悉人性了,他知道年轻的尚泰王正是崇拜英雄的年龄,就冲他一口一个尚父叫着就能证明了,

还有老掌柜范镰,为了女儿的婚事都能破家而出,这种人能不护犊子吗,只要用女儿和女婿的生命來当诱饵,他就不可能不上套,

当尚泰王和范镰都点头同意和谈之后,龚橙就知道自己的毒计已经无懈可击了,

这场阴谋看似简单,但是事后分析龚橙每一步的策略,人们才知道这场阴谋其实根本就不简单,

现在,一切都到了揭幕的一刻了,观礼台上一片大乱,摆放合约的桌子被红衣士兵们掀翻,那些还沒有签字的协议如雪花一样漫天飞舞,

龚橙看着乱成一团的琉球君臣,再看看那些废物摆设的和平协议,他如同喝了三杯醇酒一样整个心都醉了,

“陛下,不要再挣扎了,现在您身边既有法军又有岛津武士,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投鼠忌器的御林军根本就不敢造次……至于那些新军,哈哈哈,他们已经被你们亲手驱逐到大山里了,远水不解近火啊……”

尚泰王现在已经沒有骂人的心情了,他冲着扇嘴巴的林远渺大吼一声“够了,还不够丢人的,金长森就算再愚蠢也是我们琉球国的重臣,他惹的祸,我來背,”

“陛下,”无数老臣顿时泪奔,他们以前可沒想到自己的王居然还有如此英武的一面,

蔡瑁捂着流血的手腕,用自己的身体挡着对面的刺刀,那些面目狰狞的法军得到的军令是抓活的,所以并沒有展开进攻,

正面是如林一样的法军刺刀,布鲁斯将军已经和莫里哀汇合了,而君臣身后和侧翼就是岛津大郎带领的武士军团,雪亮的太刀对着他们,一张张恐怖的面兜被放了下來,谁都看不清面兜后面的表情,

君臣们越挤人堆越小,到最后所有人都挤在了一起,琉球君臣数百年來第一次如此的团结过,那一刻沒有一个人再有丝毫的异心,

“投降吧,你们已经沒有机会了……”莫里哀冲尚泰王大吼一声,伸手指向了观礼台之外,直到现在尚泰王他们才发现外面的风暴更加猛烈,

“列队……突刺……”第二法军方阵严格执行着将军的命令,他们原地转身刺刀如林一样的刺了过去,在他们身后原本是法军的第三方阵,不过这时候那一百法军早就变成一道洪流,逆着御林军的军阵冲了过去,直扑刚刚登岸的码头栈桥处,

这次阅兵式,本來琉球君臣就不怎么在意,被逼无奈签署的和平协议,又不是狂胜之后的阅兵,御林军随便出二百多人走个过场也就罢了,谁都沒想过给法国人的照片留下什么好看的背景,

正是在这种懈怠的心理作用下,紧随法国军阵的御林军团,不仅人数少而且所有人心中都沒有绷紧那根战斗的弦,在法军的突然袭击下,所有人都沒來得及反应,

法军第三军团一个突刺就从身后的御林军阵中切下厚厚的一个钝角,长长的刺刀捅在身体上鲜血四溅,最强壮的法国老兵象一群强壮的野牛一样收割着生命,

“突破……全军突破……撞过去……”蛮横的力道把数十名御林军尸体生生撞到了海里,

第三军团已经突破了,而这时候第二军团的刺刀阵也如影随形追了上來,一排排雪亮的刺刀在军官的统一命令下开始突刺,琉球的御林军们如同剥洋葱一样一层层的往下死,

“畜生……你们这群骗子……”心口中刺刀的御林军战士,双手死死的抓住刺入身体的刺刀,他用尽力气往下压,他只想用自己的身体折断它,

鲜血手指缝中喷溅了出來,生命和力气也随着喷溅的鲜血逐渐消失,骂声越來越微弱了,对面的法军根本就不知道怜悯为何物,他手腕用力一扭,抬脚就把尸体给踹到地上了,

“呸……下贱的亚洲猴子,死去吧,”

“全体都有……突刺……”骄傲的军官都懒得自己动手,他只是在军阵中发号施令,只见数十根刺刀再次突进,御林军的军阵如遭电击,又被活生生的剥下了一层血肉,

这一切都太突然了,从布鲁斯将军持刀发出冲锋令,到第三军团突破御林军阵,第二军团开始屠杀琉球士兵,前后其实只有三四分钟的时间,

那些在不远处观礼的琉球百姓们,这三分钟对他们來说就好像一个永远都无法醒來的噩梦一般,时间在那一刻好像都停滞了,

“不……”直到山呼海啸的吼声响起之后,所有人才如梦方醒,他们这才知道所谓的和平协议,只不过就是一场大大的骗局,

“畜生……骗子……跟他们拼了,”万众一心轰的冲了上去,这时候那些阻拦百姓的士兵们也都疯了,扭转身子端着步枪就向法军发动了冲锋,

“杀了他们……这群骗子……苍天啊,大地啊,这种禽兽怎么也能活在天地间……”人们的心中充满仇恨,更充满了被欺骗后的耻辱感,

“我们猪油蒙了心,怎么就脑子一热相信了这群洋鬼子……丞相大人早就告诉我们了,弱国无外交,西方海盗文明的一切伪善都是不能相信的,除非你能和他形成利益共同体,”

“我好恨啊,我怎么就这么糊涂,丞相大人早就告诉我们了,他早就教育过我们,可是……”

所有人心中都有同样的自责,尤其是那些接受过肖乐天思想的官员、学生和士兵们,那一刻他们甚至想狠狠的抽自己一顿大嘴巴,

成千上万的百姓从不远处的街道向码头涌去,远远望去如同满月时分的太平洋大潮,愤怒的民众满眼泪光怒火烧的人们面孔都变形了,

法军只有三百,而我们琉球有数十万的军民,我们必胜,

可是事实真的是如此吗,就在人群开始躁动的时候,法军第三军团,已经杀死了栈桥处守卫的最后一名御林军,那三十多艘舢板正被绳子系在木头上,

“翻,”军官一声大吼,那些红衣龙虾兵们,集体用力把一艘艘的舢板从海水里拽到了半空中,然后船体一翻,倒扣在了栈桥之上,

“无耻啊,这群法国人太无耻了,”蔡瑁眼观六路,一眼就看见栈桥处的异动,那些舢板底下居然有私货,

一个又一个只有一拳厚的木箱子,被油纸包裹每一条舢板底部全都订满了这样的箱子,这群法国人居然卑鄙到了这种地步,

莫里哀哀叹一声“可怜的蛮族,这场游戏已经到此为止了,你们的血肉终究无法战胜科技的火焰,面对西方文明你们除了臣服之外,不应该有任何的叛逆之心……”

就在这一刻,海面上的战列舰光荣号,炮门突然打开,一门又一门大炮被推了出來,

“火炮手……延伸射击……遮蔽码头……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