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2 入狮城/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的狂言妄语就连萧何信、司马云他们都有点听不懂了.如果说之前的考试还算正常科目的话.那么现在这道題目可就连他们这群关门弟子都不会做了.

如果肖乐天死了.他们这群新军们沒说的.肯定会追随着丞相的遗志走下去.哪怕万丈悬崖也心中无悔……可是这种无悔的坚决能维持多久呢.

萧何信司马云他们都是聪明人.他们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心都是会变的.周围的环境会给你施加影响.你的下属会影响你.你的老婆会影响你.你的儿女也会影响你.无论你心坚硬如铁.也抗不过时间的慢慢侵蚀.

肖乐天这些铁杆手下的坚守又能持续多久呢.仔细想想就连萧何信他们心中也不寒而栗了.

甲板上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大家的表情都发生了古怪的变化.只有肖乐天还保持着云淡风轻的装逼样子.

“看见栈桥了.引水船已经靠过來了……”高高的瞭望塔上水手的喊声惊醒了在场所有的人.人们暂时都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城市上了.

“大人快看.码头上何止十万百姓……整个狮城的华人都空了……快看啊.”罗火激动的在甲板上大呼小叫.

“狗日的.你丫的搀我一把啊.就知道你自己鬼叫.”旁边膝盖受伤的萧何信抽出拐杖就给了罗火一棍子.

罗火也不恼.他反手一把抓起萧何信拎到船舷边上.指着万民欢腾的港口兴奋的傻笑傻叫“看见了吧.狮城咱们又回來了.春节的时候咱们还喝过乡亲们的酒呢.”

这时候码头上的华人也都看见甲板上那熟悉的淡蓝色的军装了.想想报纸上那振奋人心的胜利消息.全城华人都疯了.

“放万响鞭炮……舞龙、舞狮入场……接亲人回乡啊……”

整个码头上百挂鞭炮同时轰鸣起來.噼里啪啦火光和硝烟冲天.舞龙舞狮队从城里往外挤.锣鼓点惊天动地.

这回那群养尊处优的英国大爷兵们算是吃了苦头了.本來以为带出五百士兵就足够维持秩序的了.沒想到这群华人疯狂起來简直如火山爆发一般.

“NO……不要挤了.全都退回去……会出危险的……你们都是疯子……”

气急败坏的英军士兵甚至都骂开声了.要看往日这群殖民地的华人敢这么不听话.警棍枪托早就砸过去了.可是现在看着满城疯狂的百姓.他们谁都不敢动一根手指头.

一个民族是需要英雄的.更是需要胜利的.肖乐天在欧洲的一连串狂胜振奋的可是全球华人的信心士气.警告的可是全球所有的列强殖民者.

我们中国人在普奥战争中都能创造奇迹.哈布斯堡王朝的贵族军团都被我们打败了.其他的国家还有谁不服气.不服那就干吧.虽然有点狂妄但是这股气势不能丢.

殖民地的总督不止一次给他们的武官军人们传达命令了.在肖乐天鼓荡的民气未退之前.所有人都不能挑逗中国人的神经.

正是在这样的严令下.狮城的殖民地军队这段时间脾气异常的收敛.尤其是对满城的华人.就算执法都带出笑容了.那些抱着头的印度警察们.也经常冲华人伸出大拇哥.称赞之声不绝于耳.

今天这些给华人鼓足勇气的正主终于來了.而且年前沒有见到的丞相大人据说也在船上.这怎么能让人不疯狂.

整个码头到最后只有两个声音“丞相……新军……”在一片狂热的吼声中.泪奔的华人就像陷入一场梦幻一样的狂欢中.英国仪仗兵的队列被彻底撕碎了.一群群的人跟下饺子一样往海里掉啊.

“不要挤了……落水了……我不会游泳……”

“哦.上帝啊.你不是吹牛说你是最厉害的海军吗.你怎么不会游泳.”

“我吹牛的不行吗.我从來沒去过皇家海军不行吗.”

人群顾不得这样的小插曲.掉到水里的人都沒人去救.反正在狮城人眼中靠着港口讨生活的人要是不会水.淹死了也白死.

码头上的一切都落在了肖乐天的眼中.英国船长、官员还有水手们下意识的都退后几步.如此荣光不属于他们.只属于这些中国人.

肖乐天现在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了.汉堡万人空巷欢送的他的场面他也经历过.可是在欧洲所有的荣耀.都不及家乡父老眼前这一拜.

“丞相大人恭候万代……跪.”人群中突然传说数十道苍老的声音.那是华人商圈最德高望重的老者.几乎耗尽了肺部的空气.喊声如潮水一样向四方滚动.

肖乐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码头上的华人们玩起了人浪.人头攒动下所有人都跪下去了.这是万民对英雄最真挚的一跪.

“折寿啊.这不是折寿吗.”肖乐天心里暗叹.但是现在还沒法下船去搀扶.他只能对自己士兵们喊道.

“全体都有……立正.敬礼.”一百军官团啪的一声行了一个最新式的新军军礼.右手并指如刀顶在太阳穴一侧.

船只已经越來越近了.近到码头和甲板上的人已经可以直视对方的面庞.刚刚安静下來的民众又一次躁动了起來.

“那个是罗将军……年前长街宴上他就坐在我家门口.我给他敬酒來着……”

“萧何信……萧将军.还有司马将军……我认识.我真的认识……”

“正中的一定是丞相大人.丞相居然这么年轻.我们华人有福了.我们真的有福了.”

人群中一阵阵的吼声.所有人都在辨认他们熟悉的面孔.一个个只念叨过一次的名字居然被满城华人记忆的如此清晰.

“老乡……有种……”人群中到处都是这样的吼声.如哭如泣是如歌如颂.

但是当船只渐渐顶上木质栈桥之后.迎接的人群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題“人呢.回來的人怎么这么少.”

“不对啊.怎么回來这么点人.三百小伙子呢.怎么就回來这么一点……”

“是不是丞相把那些士兵都留在欧罗巴了.咱们也在欧罗巴驻军了……”

善良的百姓其实已经猜到了答案.但是他们就是不说出來.好像不说那个字.那件事就不会存在一样.

去时有三百.而回來的只有一百零点.看看他们身上的军装吧.也许是肖乐天有意为之.他们穿着的还是经历过血火的那一身.很多血迹已经洗不掉了.哪怕洗的发白渗入纤维的血迹依然触目惊心.

更让人心酸的是.这些士兵们几乎各个带伤.就连领头的将军萧何信都拄拐了.有的士兵脸上缝合线留下的伤疤就象蜈蚣在爬行.近观无比的恐怖.

死亡是所有人都躲不过去的宿命.就算你故意不说那个字.就算你故意的转开话題.三百变成一百的疑问仍然无法回避.

人群中的哭泣声渐渐练成了片.他们也觉得自己的猜测不靠谱.他们终于明白胜利的代价了.想要战胜欧罗巴不死人怎么能行.

“大牛呢.你们告诉我大牛还在不在.那是俺们山东的乡亲……我们祖籍都是一个县的……”

“孙三呢.你小子出來啊.咱俩祖籍一个府……你不是说欠我一顿酒.回來就还吗.你从船上下來啊……”

……

无数呼唤声此起彼伏.在那个沒有飞机、火车甚至蒸汽船都不普及的时代.人们对乡情的渴望是无法想象的.背井离乡从遥远的大陆來到狮城.很多人不仅自己一辈子沒法回乡.甚至连子孙辈也难以踏上归家的旅程.

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題.更是科技不发达造成的障碍.还有政治人为制造的鸿沟.这些人心里非常清楚.除非混个出人头地.否则归乡就是永远的圆不了的一个梦.

在这种被压抑的情绪下.狮城华人们对乡亲的亲情绝对不掺一点假.他们过年时候自发招待新军的那场长街酒宴.绝对是他们最真的真心.

三百远征军沒有白喝他们的酒.他们用一连串的胜利回报了亲人的厚爱.他给了当时亚洲任何政府都给予不了的大礼物.那就是尊严.

在那个时代.沒有任何人能给予他们如此重礼.只有肖乐天和他的新军.

满含热泪的肖乐天敬礼的手一直就沒有放下.就在他准备登岸之前他突然对着身下的人浪高呼一声.

“狮城的乡亲们.三百远征军不辱使命……胜利归來……出国三百整.归国一百零八……今日请乡亲们观礼……我们下船了.”

一百零八名伤兵从踏板上走下船.华人和英国仪仗兵们就好像被无形的大手扒拉了一样.一个人胡同瞬间冒了出來.

远处被重兵保护的英国总督已经吓出一身白毛汗了.这个终将在历史上默默无名的总督根本就沒见过这样的场面.在加上伦敦的同僚们的离奇传言.更让他对肖乐天产生了几分神秘感.

“哦上帝啊.他要是鼓动这十万华人造反怎么办.我拿什么抵挡……哦上帝保佑我.”

嗯.这位总督智商还是够用的.至少他知道四五百仪仗兵是挡不住数万华人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