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 数百年的屈辱/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丈请起.快请起.您再这么跪着可就是给我折寿了.我多活几年多给咱们华人打几场胜仗不好吗.”

“您请起.地上湿滑别冰了您的腿……快快快.那旁边是您的儿子吧.扶你父亲一把……”

“哎呀.抱孩子的不应该啊.这里人多容易踩踏.这位大哥您带的孩子还那么小.可要小心一点……”

“呵呵……诸位乡亲别挤了.我肖乐天也不是三头六臂.一样的普通人……人家英国士兵维持秩序也不容易.刚刚不老少都挤到海里面去了.这多不好意思啊.一个个穿的崭新崭新的……”

狮城华人何尝见过这样亲民的丞相.嘴一裂笑出两排雪白的牙齿.怎么看怎么坦诚.而且肖乐天说活还异常的客气.根本就不是母国官员的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别看肖乐天只是琉球王国的首相.但他更是一名汉人而且是做出惊天动地大事的汉人.只要站在他的身边.人们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一路走來.肖乐天简直就是总理附体啊.这种亲民的架势看傻了无数百姓.那个时代可沒有任何一名高官能有这样的做派.就连欧洲各国的首相之流的还都是贵族呢.他们在民众的心中一样也是高高在上的.

肖乐天的一言一行瞬间征服了全城的民众.一条五十多米长的人胡同.肖乐天足足走了二十多分钟.

无数双手从人群中伸出.他们不敢触摸走在最前面的肖乐天.但是他们只求触摸一下那群彪悍的军人.好像能够得到好运一样.

肖乐天果然会演戏.他看着那一双双祈求但有又点胆怯的目光和双手.嘴角翘的更高笑容也更灿烂了.他伸手就握住了那一双双粗糙的大手.无需多言那粗糙感已经告诉了肖乐天一切.这些海外华人生活到底有多苦.

“谢谢……谢谢大家……谢谢大家投我一票……咳咳咳……说错了.说错了.我是说谢谢大家來迎接我.实在是愧不敢当啊……”情绪激动的肖乐天拒绝脑子也抽筋了.不过这么混乱的场面.谁都不会在乎他所说的胡话.

在人胡同的最前方.数十名英军围成了一个小小的空地.英国总督还有华人的代表已经等了好久了.身边的桌子上摆放着酒壶酒杯还有祭天地的猪头、全羊什么的.这玩意可不是给肖乐天吃的.这都是待会欢迎仪式上用祭天的贡品.

能主持如此规模欢迎仪式的华人代表.那都是狮城最具声望的各行业代表.这里是欧洲人的殖民地.儒生那一套可行不通.在这里华人代表只能是一种人.就是重商.

肖乐天眼睛毒的很.一看那些站在供桌边上的古稀老者.有的甚至是耄耋之年了.而且一个个身上都穿着清朝的补服.虽然都是六七品的官服.但是在如此人潮中也够扎眼的了.

“错不了.这群老头肯定都是狮城财神爷.不是大商人怎么可能有闲钱去找满清朝廷买官当呢.也只有他们才会追求这个虚面子……”想到这里肖乐天三步并作两步走了上去.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肖乐天猜的沒有错.这些老人都是东南亚有名的重商.他们全部身家加在一起估计能占狮城整个GDP的七成.

这话还真不是吹牛.东南亚的财富最大头当然掌握在洋人手中.但是欧洲人并沒有拿亚洲当做自己的家.他们在这里赚的每一分利润.除了留下生意本钱之外全都送回了欧洲.

而东南亚的土著们.那就干脆别提了.一个连自己文化都沒有的部落野猴子们.几千年來无法是受到佛教、伊斯兰教还有中原文化圈的影响.他们自己就沒干成过什么事情.

如果沒有外來文化的影响.他们甚至连最基本的国家都无法形成.一个个都是部落野猴子.

在这种环境中.來自中原文化圈的移民们天然就战局了财富的最上层.他们勤劳、节俭而且富有经验.并且拥有非常强大的宗族观念.

这样的华人家族.只要不出大的意外.三四代就能创造出一个大家族.今天來的这些老者一个个可都是华人圈子里辈分最高的了.他们甚至把压箱底捐來的官服都穿上了.

“狮城遗民叩见丞相大人……”一群老头胡子都哆嗦起來了.一看肖乐天笑着走向了他们.不敢怠慢赶紧跪地行礼.

丞相那可是正一品.这群老头捐官最高品级才五品.官位差的天上地下去了.在加上面前的可是上马领军.下马安民的文武丞相.妥妥的就是诸葛亮、萧何、曹操之类的传世名相.在这样的大人物面前.他们可不敢摆年龄的谱.

肖乐天一看这群耄耋长者都跪下去了.就跟屁股上中箭了一样嗖的一声就窜了过去.这回可不是装蒜.他可真受不了让七八十岁的老者给自己磕头.这可真的折寿啊.

“别别别……快起來.我当不起.我真的当不起啊……小子何德何能啊.”

这时候边上的英国总督笑嘻嘻的走过來插嘴“尊敬的首相大人.总督府里已经安排好酒会了……”

还沒说完呢总督就被肖乐天一个白眼球给瞪一边去了“总督大人.绅士是不应该打断别人说话的.尤其是在面对如此年长者的时候.”

呸.我就不给你面子.一个连名字我都懒得记的狮城总督.放在伦敦泰晤士河边上一棍子我能扫倒三四个.还真以为自己是大人物了.一边待着去……

这些老头那都是人精啊.一看肖乐天对英国总督这做派.再看看总督红着脸畏畏缩缩也不敢发怒的样子.他们彻底明白了.报纸上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甚至还收敛了很多.

这时候老头们腰杆就跟焊进钢筋一样全挺直了“当的.丞相绝对当的这一拜.丞相扬威欧罗巴.这是给我们全天下的华人长脸啊.呜呜呜……大人啊.您不知道我们这些天朝移民过的有多苦啊……”

肖乐天红着眼眶一个个吧老者搀扶起來.听着他们的碎碎念心中很不是滋味.

“丞相大人啊.我们这些异乡游子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苦日子.高皇帝时候的红溪谷我们就不谈了.就单说老朽这一家.死于海盗、土著强盗手里的亲人数量就不下十多名.可是谁会管我们呢.洋人除了收税之外还管过什么.”

“对.沒错.这群洋人玩的就是以夷制夷那一套.看我们华人强大点了就让土著们闹事.土著不老实了又鼓动我们跟土著竞争……三年前我五十亩胶林是怎么被烧的.还不是那些土著……”

“我们都要感谢丞相大人啊.自从大人横扫欧罗巴的新闻纸传回來之后.我们狮城、大马、泗水、文莱……整个南亚的华人总算扬眉吐气了.”

“大人您知道吗.今天早上老朽喝茶的时候.居然看见洋人买香蕉给钱了.他们居然给我们华人钱了……”

轰的一声.人群都炸锅了.人们的气氛一下子群情激昂了起來.人们七嘴八舌的说着自己生活中的不公.那一刻肖乐天都快变成庙里有求必应的泥胎神灵了.

英国总督这个汗啊.两条手绢都擦透了.他心里这个骂啊“这群混蛋.你们好歹差不多点啊.怎么混到吃香蕉都不给钱了.你穷疯了吗.这里是南亚啊.香蕉贱的跟白给一样.就这都要吃霸王蕉.日啊……”

肖乐天扶起所有的老者.微笑着倾听满城华人嘴里的冤枉.肖乐天知道这满城的百姓并不是找自己要公道.也不是让自己当包公去亲自审案.他们所求的只是一个心理发泄罢了.

数百年的殖民历史.他们头上的洋大人换了一国又一国.受过的欺辱简直是罄竹难书.很多仇恨已经沒法报了.时间实在是太久远了.那些当事人恐怕骨头渣子都已经找不到了.

但是人心中的那口气不会消失.百年受欺辱的那股悲愤之气一直郁结在胸口.而且代代相传永世不绝.直到今天当肖乐天横空出世为他们捅开了一个宣泄口之后.高压的堰塞湖顿时崩溃.委屈的潮水奔腾而下.

萧何信拄着拐杖.望着面前群情激昂的狮城乡亲们.突然低声开口道“现在还有谁怀疑丞相的决断.谁还怀疑远征欧罗巴的英明.这才是大手笔呢.全球为棋盘.万国为棋子.欧罗巴仅仅落下咱们这小小一子.中华这条困龙就隐隐有挣脱枷锁的迹象……”

“沒错.丞相布局之大根本就不是我们能想想的.”司马云也开口了“师傅永远能找到困局中最关键的阵眼.你以为丞相行的是曲线救国.你们错了.丞相的所作所为才是真正的一刀毙命……”

罗火也不甘示弱“看看英国总督那个怂样.我算明白了.师傅这就叫全球立威.也叫制霸天下.世人都怕洋鬼子.咱们就打到他们老家去.打到他们服气为止……”

“哈哈哈.最强大的洋鬼子都服气了.你说说咱们会少了多少麻烦.多少竞争对手.”

“哎呦.罗火你可以啊.长进了啊.这都能悟出來.就冲你这点见识.估计总理事务衙门都沒人能超过你去……”

调笑声中.萧何信突然幽幽的说道“大人已经傻笑了一个时辰了.我怎么有一种感觉啊……大人好像要使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