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6 无名总督/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紧随其后的.狮城黄家族长也跳出來了.老头满脸红扑扑的就跟喝多了女儿红一样.他振臂一呼“我黄家是狮城最大的布匹商.老朽我今年不过了.清仓白送大家布匹……只要是印旗子的都可以白领……我破家供奉丞相大人……”

“我们陈家海船最多……传我的命令.所有海船一路北上.我们只做北上的生意.其他方向的买卖全都无限期推后……谁第一个把消息带到琉球去.我陈家赏银五万两.”

这真是运來天地皆同力啊.肖乐天要的就是高调回归亚洲.就是要让所有的人都看见自己的威风霸气.自己离开亚洲半年多了.天知道有多少小人已经跳出來要算计自己了.这时候不踩死他们的威风还等什么时候去.

狮城码头广场.肖乐天高调登岸.拜托万民的两件事无一不满足.狂热的民众到最后甚至把肖乐天和新军给抬了起來.数不清的双手组成地毯托着兄弟们入城而去.

这时候就连肖乐天也控制不住情绪了.他想和英国总督说几句私密话.可是根本就沒有机会.狮城万民已经摆出了数不清的长街宴.所有华人店铺门前都支起了桌子.家家户户都摆出了过年才享用的美酒佳肴.

淳朴的百姓也知道.丞相大人是不可能來他家门口喝酒吃肉的.十三家族的酒宴才是丞相和军官们的位置.但是这根本就不会影响到百姓们狂欢的热情.他们就是想用这样盛大的狂欢來向洋人和土著们示威.

这就是我们华人的力量.一旦爆发就是这么耀眼夺目.

长街之上.不论认识不认识.所有人都是见桌子就吃.看见酒就喝.主家一点都不心疼.甚至以客人少了为耻.

有的主人甚至醉醺醺的上街拉人去.这中间还闹出了强拉洋人和土著的笑话.不过这时候的洋鬼子和土著猴子们一个个客气的很.不仅不生气他们还恬不知耻的一起喝几杯.

满城的华人也不会在乎这几杯酒.反而更加的热情了起來.渐渐的原本是华人自己的狂欢节.却渐渐变成了整个狮城的大联欢.

十三家族的酒宴有多丰盛名贵就不必提了.在席间肖乐天只不过简单的透露了一下自己经济布局.就已经让这些聪明的商人们目瞪口呆了.

别的不用说.就看人家丞相大人要搞的钢铁厂、造船厂、机械加工厂、军工厂……这些军国重器就是商人们连做梦都不敢想的.

在十九世纪.这些产业就相当于稳赚不赔的金矿.只要您能戳起來并保护好.那就沒有赔钱的道理.

南洋华商们全都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掺和到乐天洋行的生意中去.如果能花钱买到半分原始股.老天啊.那可是百代的基业啊.

酒宴到最后.也许是喝多了.也许是肖乐天有意为之.酒桌上的罗火将军居然耍起了酒疯.

只见罗火站在原地.左脚蹬着椅子.松开军服上面的纽扣红着脸说道“你们……你们那是沒见到啊……那欧罗巴的大海繁忙的就跟长江内河一样……到处都是船.全都是大船啊……”

“你们这群沒见识的.谁敢怀疑我们丞相大人的实力.我……我实话告诉你们.普鲁士的……伏尔锵船厂你们知道不.那里面我们丞相一口气定制了五艘钢铁战舰……”

“丫的都是能击沉……击沉英国战列舰的好宝贝……全身都是铁板啊……”

这个罗火真是个祸害.旁边的司马云上去就是一脚“闭嘴.你这个醉鬼……來人啊.搀他下去喝醒酒汤……”

罗火挨打了还不依不饶的满嘴嘀咕呢.结果气得萧何信都给了他一拐杖.不过两名扶他的士兵.一听罗火的低声唠叨差点沒笑出声來.

“窝囊啊.这是啥任务啊.让我装醉鬼.回头还得挨打……下回谁都别求我办事了.”

罗火下去喝汤了.可是在场的十三家族的精英们可都上心了.他们沒想到肖乐天和普鲁士的关系这么好.居然能买來战舰.还是能击沉战列舰的新式战舰.

人们虽然不懂这种战舰是什么样子.但是他们都感受到了这种未知战舰的恐怖战斗力.看來肖丞相的后台还深的很啊.

十九世纪.横行大洋的战舰就是国家实力的象征.谁的战舰多威力大.谁的国家威慑力就更强.有时候不用真正开战.舰队就算存在着也能震慑敌人不敢轻举妄动.

当年的北洋水师其实就是一支威慑舰队.如果沒有甲午战争戳破虎皮的话.沒准这支舰队还得给大清朝延续个几十年的寿命呢.

“啊.看到丞相大人这么流氓.我们也就放心了……”在罗火演戏完毕之后.十三家族的精英们更增加了信心.

就在肖乐天和军官们演戏的时候.英国总督府里凄凄惨惨戚戚.总督和各级官员们看着准备好的酒宴.还有空空荡荡的花园.气的血压都高了.

“该死的混蛋.上帝会惩罚你的.异教徒.野蛮人……”

“总督阁下.那个肖乐天是教民.不是异教徒啊……”

“闭嘴.你也要在我的面前耍聪明吗.我收拾不了他.我难道不能收拾你.”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总督大人我只是想说.我们有办法对付肖乐天……”

“哦.你快说.”

“肖乐天敢在咱们面前明目张胆的发行纸币.我们就能以海盗泛滥安全的名义扣下这批贵金属.只要金银无法运出狮城.他发行多少都沒用.”

“嗯.很好.你脑子还是很灵光的……”

总督和他的智囊们研究了一下午.发现这是惩罚肖乐天最好的方法.简直是无懈可击.到最后总督甚至兴奋的阴森森的笑了起來.

“呵呵呵……肖乐天啊.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大英帝国的财富你是得不到的.殖民地里所有人都是帝国的财产.哪怕一条狗你都休想带走……”

不过总督的兴奋仅仅持续到傍晚就算宣告结束了.因为肖乐天沒有参加他的午宴.那么晚宴就是必须参加的.无名的总督就算再讨厌他也推不掉.

夕阳西下.肖乐天带着欠扁的笑容走到了总督面前.还沒等总督客气话多说几句呢.肖乐天就从身后军官的手中.接过两封信件.

“总督大人.这两封信一封是给尊敬的德比伯爵的.而这一封是给普鲁士的卑斯麦首相的……我知道现在世界上.也只有大英帝国的邮政系统最先进.这就拜托了.”

妈的.总督当时就想哭.心说我都当了五年的总督了.我也沒资格给首相大人写私信啊.更别说还有欧洲驰名的卑斯麦首相了.你这是赤果果的打脸啊.

肖乐天今天心情不错.看样子想好好的跟总督玩一玩.酒宴之上肖乐天纵论欧洲形势.推杯换盏之前.也隐隐透露出自己在欧洲深厚的关系网.

“嗯.这啤酒在殖民地里也算是不错的货色了.当然口感较汉堡的黑啤酒还是差一些的……易北河畔威廉陛下的别墅花园中.夕阳西下饮一杯凉爽的啤酒.人生真是美好啊.”

“也不知道卡尔亲王的身体怎么样了.在萨多瓦大战的时候.他就总觉得嗓子不舒服.他真的是太疲劳了.我建议他去英国修养一段时间.一家三口多聚会一下不好吗.”

“是啊.维多利亚女王陛下当然是疼爱外孙的.长公主和卡尔亲王的外孙注定要接受优良的英国教育了.不过女王陛下多少也要体恤一下夫妻两地分居的痛苦啊……”

“如果有机会了.我会再次去欧洲的.不过那时候我将不会带着军队.我将用一年的时间好好游览一下欧洲的风光……哦对了.维也纳听说拆除了城墙后变得非常美丽.哈布斯堡王朝的都城.一定是别有滋味……”

“呵呵.总督阁下.请不要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我……奥地利约瑟夫皇帝陛下的胸怀沒有那么狭窄.在我离开汉堡的时候.奥地利也曾用官方名义给我写过一封信函.很客气的送行……哦对了.您知道奥地利和匈牙利要合并了吗.”

狮城总督现在已经要哭了.心说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把首相抬出來压我还不算.都把女王、国王甚至哈布斯堡王朝的皇帝搬出來欺负人了.

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勋爵.靠资历一点点混上來的.平安当几年的殖民地总督.我就回国养老去了.我惹不起你还不行吗.

总督真的是想翻脸啊.可是他不敢.因为总督圈子里的小道消息已经满天飞了.他知道肖乐天说的这些话还真不是吹牛.

女王的大女婿就是普鲁士的王储.卡尔亲王和肖乐天那是并肩战斗过的交情.以后普鲁士王国肯定是人家卡尔继承王位.

那么这么算來.维多利亚女王的亲外孙也应该叫肖乐天一声叔叔了.等等……如果按照小道消息传播的.普鲁士要给肖乐天名誉爵位.那么他们这辈分还得从新算算.

妈的.我傻逼啊.我替肖乐天操什么心.他这是拿势力压人呢.我怎么还替他发愁了.

就在总督即将爆发的时候.晚宴也到了结尾了.肖乐天用餐巾擦了擦嘴.礼貌的向总督点了点头.

“哦对了.在最后我还有一件事要拜托总督.乐天洋行以后的所有运输任务.我已经承包给了普鲁士和美利坚两国的官方船只來完成……也就是几艘巡洋舰罢了.还请总督大人多多关照啊.”

得了.总督最后的杀手锏也算泡汤了.给他再大的胆子他也不敢连着得罪两个西方大国去硬扣船只啊.那可真的就是要宣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