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 岛津大郎的道理/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一刻.就连租界中的洋人都坐不住了.他们冲出别墅、洋行、酒吧、咖啡厅……纷纷驻足在黄浦江边.看着一艘又一艘骄傲的中国帆船挂着肖字认旗向内陆驶去.

“中国人的英雄.恐怕不是欧洲人的幸运啊.”那一刻无数西方冒险家们心中涌现的都是这句话.

可是随后的场景让这些高贵的洋大人们震惊了.在黄浦江上挂着英国国旗的轻型护卫舰.居然……居然给这些中国商船让路了.

让路就让路吧.居然还拉响了汽笛.这是什么意思.给这些中国帆船开路吗.那一刻所有西方冒险家都响起了这段时间酒后的传闻.

肖乐天和英国皇室有关系.德比首相都得亲自拜见他.就连哈布斯堡王朝的约瑟夫皇帝.都沒法跟他记仇.怪不得两个法军骑兵营打残了也就打残了.法国皇帝只是來东亚报仇.在欧洲他们根本就不敢动肖乐天.

“上帝啊.东亚怎么就出來了这么一个人物.可怕啊.”就在无数西方人哀叹的时候.突然人群中传來一阵响亮的声音.

“亲爱的肖……上帝保佑你.你是我们新教最伟大的福音传播者……主会赐福给你的.”人们扭头一看.居然是一名身穿黑袍的新教牧师.那眼睛看见肖字认旗都放光.

这时候人们才想到.肖乐天不仅仅是美国和普鲁士的盟友.更是基督教分支新教所推出來的东亚第一教民.当初汉堡所有教堂都曾经为肖乐天鸣钟送行.这个世界上只要有新教教堂的地方.就沒有一个不赞美肖乐天的.

面对上帝.高傲的西方人也得低头.他们在胸口画上十字.低头不知道为谁在祈祷.

肖乐天.一个平凡的名字.但是在现在此刻却是能让整个亚洲屏住呼吸.

当然了.所有人都知道.现在整个东亚最需要这个消息激励的正是风暴的核心.万国津梁琉球.

让我们把时间再往前调一调吧.当法国陆军刚刚开始屠杀平民的时候.当大腿受伤的莫里哀骑士被绑架到首里城之后.琉球的故事已经悲壮到了极点.

高大的首里城借鉴了明朝建筑的古风.又有一些日式宫殿的风格.整个建筑依托山势而建.不仅保留了明朝宫殿建造的大气磅礴.也保留了日本大名居局城层层叠叠的防护结构.整个城池实用性更高于仪式性.

自从尚泰王懂事之后.他就沒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把城墙当成自己的家.自从战事开始到现在.他就沒有回过宫殿里面去住.

一百多名岛津家族的武士戴着恶鬼面兜.不停的对法国士兵发出威慑之音.岛津大郎的手枪从头至尾都沒有离开过莫里哀的太阳穴.一直追过來的法军到最后也沒敢进攻.

莫里哀就跟一条死狗一样被拖着往门里走.这名心中满是对祖国忠诚的骑士已经把喉咙给喊破了.

“进攻啊……你们是法兰西的勇士……向我开火打死这群野蛮人……开火啊……咳咳咳……”情绪激动的他甚至剧烈的咳嗦了起來.

但是那一百五十多名红衣法军.已经得到了布鲁斯将军的严令.只能监视绝对不能让特使有生命危险.

所以.直到首里城南门被紧紧的关闭了.他们也沒有一个敢开枪的.

现在场面就有点尴尬了.首里城紧闭大门城中只有一百多岛津武士和三百多御林军驻守.剩下全都是太监和宫女.按说这点微弱的兵力.法国人随便调动几百人也就攻破了.

可惜倒霉的莫里哀在琉球人的手里.在场的法军谁都不敢造次.而城墙上的琉球守军也不敢主动进攻.敌我双方居然在满城厮杀中保持住了诡异的和平.

“陛下.您喝口水.我给您包扎头上的伤口……”首里城中当然有宫廷御医.尚泰王额头上的伤自然有专人治疗.

“我这是轻伤.不用管我.先给其他人诊治……蔡瑁将军的手腕都快断了.你赶紧去治……”说到这里喘息的尚泰王还看了一眼靠在垛口上的莫里哀.眼中虽然有点犹豫但是还是开口了.

“给法国特使也诊治一下.省的他说咱们是野蛮人.”

“陛下.”御医满心的不痛快.可是在尚泰王的催促下也得动手医治.可想而知首里城的御医怎么会给莫里哀好脸色.处理伤口的时候手黑的很.疼的莫里哀满头都是大汗.

这名法国骑士也是条汉子.他居然咬着牙忍了下來.从头至尾无论御医怎么折磨他.他都沒坑一声.直到最后包扎完毕莫里哀眼前一黑差点昏倒在地.

城墙上太监宫女们点燃了一堆堆的篝火.一锅锅的热汤架在了上面.文臣聚在一起聊着劫后余生.而士兵们则眺望着城里的战事一个个脸色铁青.

受伤的蔡瑁根本就无心休息.他挣扎着站在垛口处.眺望着燃烧的城市眼睛都快喷火了“再有一个时辰太阳就落山了.天黑后法国人也就沒这么猖狂了……守住啊.一定要守住.”

站在一旁的岛津大郎这时候也卸下了恶鬼面兜.用毛巾擦着脸上的鲜血露出了年轻的面庞“现在就是不知道梁坤将军怎么样了.他的腿受伤了.可千万别处意外啊.”

还沒等蔡瑁开口呢.在角落里一直沉默的莫里哀突然开口了“你就是岛津大郎.沒想到你居然如此年轻……我有一个问題.你为什么來回反叛.你为什么到最后还是要选择琉球.你难道看不明白局势吗.”

莫里哀用的是标准的英文.而琉球这一年多的发展中.最不缺的就是英文翻译.而且这些精英们都私下里学习英文.双方沟通沒有任何的问題.

莫里哀的问題其实也困扰了无数琉球文武.现在一个个也都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岛津大郎.

岛津大郎是一名勇敢的武士.但不是一名很好的演讲家.众目睽睽之下他甚至比上战场还紧张.深呼吸几次后他终于开口了.

“从码头退回首里城这一路上.我一直在想特使先生刚刚的慷慨陈词.你对祖国的忠诚确实让人钦佩.你再我的眼中也是一名勇士……但是你低估了我们亚洲人的骄傲.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是野蛮人.其实你错了……”

“我们亚洲人不是野蛮人.我们所拥有的高尚品德.是你所无法想象的……”

“笑话.”莫里哀直接打断了岛津大郎的话“日本人.一个下克上的民族.几千年就沒有统一过.就连你们现在的将军幕府.不也是夺取了天皇的权利而形成的吗.我现在是你们砧板上的鱼肉.难道对一名垂死之人你都不敢说真话吗.”

岛津大浪被他一顿抢白.情绪有些急躁“不不不……你说的不对.我们日本人并不是天生要反叛的.丞相大人曾经和我说过这个话題……我们拔刀队单独的内部小课堂上.丞相给我们讲过……”

嗯.人们眼睛一亮.沒想到这里还有秘密等着大家听呢.

“日本历史上确实有很多下克上的事情.但是丞相说过单独的事例是不能当做证据的.就算有一连串的证据.也要分析一下发生的大环境……对.丞相就是这么说的.”

“日本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那是充满火山、地震、台风、战争的狭窄小岛……整个国土上山地占了一大半.适合农耕的土地少之又少……在我的家乡.就算是我这样的高等武士.一年之中也不敢说顿顿吃饱饭……”

“平民沒有姓氏.他们也得不到教育.女孩子长到十三四岁就会被卖掉.而男孩子很早就要做非常艰苦的工作.人活着甚至不如一只狗……就是在如此残酷的生存环境下.我们日本人才拥有了轻生死的民族性格……”

“你们欧洲人不懂.还有对面大陆上的清国人也不会懂……别说现在的汉人都是满人的奴隶.可是就算最下贱的奴隶生活.都已经让我们这些武士有些羡慕了……”

这时候尚泰王突然接过了岛津大郎的话茬.可能他也发现大郎真的是不善言谈.

“在日本的战国史上.曾经发生过无数次的笼城作战……就是中国人所说的围成之战了.这种战斗形式极为残酷.双方拼的就是军粮物资的消耗.当粮食消耗一空之后甚至有不忍言之事……”

尚泰王长叹一声“日本的武士家族.并不是不懂忠诚.而是在残酷的资源消耗战中.家族生存的任务要大于一切……当敌人重兵围城的时候.当稻草都成了食物之后.谈忠诚可就太奢侈了……“

“投降.主君或者大将切腹.换來进攻者的宽恕……这是活下去的唯一途径.这是生存的法则.于忠诚无关……”

“可是这和我的问題有什么关系.”莫里哀突然大叫了起來.他有点听不明白了.

这时候就连范镰老掌柜都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他“这还沒听懂吗.真是脑残者无药可医……岛津大郎和陛下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现在我们琉球根本就沒有走上绝路.我们的物资还充足的很.我们心中的战意沒有丝毫的消退……”

“而且我们琉球也不是孤立无援的.我的姑爷肖乐天注定会带着胜利的消息回來的.这个世界不是你们法国人能一手遮天的.”

岛津大郎站起身來.恭敬的向范镰掌柜的鞠躬施礼“哈伊……您说的沒有错.现在琉球内有敢战的士兵和民众.仓库里有可用半年的充沛物资.而且在海外我们还有援军可用期待……如此大好局面.我们岛津家的武士要是再背叛.那么天照大神是会降下雷火惩罚我们的.”

莫里哀彻底无语.他的思维有点转不过來了.神秘东方的价值观让他彻底懵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