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9 丞相的布局/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莫里哀已经要抓狂了.他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群眼神狂热的亚洲人.突然感觉自己很孤独.他的价值观完全和他们衔接不上.

“都现在了你们居然还能感觉到希望.到底是我的智商有问題.还是你们的智商有问題.琉球所有军队的建制已经全被打乱了.城市已经沦陷.海面上还有我们法国战舰在游弋……就这样你们还在讨论什么希望.”

摘掉恶鬼面兜的岛津大郎又恢复到过去彬彬有礼的状态之中.他向特使大人微微欠身.回答道“是的.为什么不呢.”

“你是欧洲人.你天然的热爱欧罗巴热爱法兰西.而我们是亚洲人.我们当然天然的对我们的亚洲更亲近.这又有什么不对吗.”

“我和你们战斗.心中并不带半分仇恨.因为你我立场本來就不同.你若胜利不论你屠城多少.你依然是法兰西的英雄……我若成功.哪怕你们法国远征军头颅堆成京观.我一样是东亚的勇士……”

“这于对错无关.你我本來就是两个民族.不是吗.就算我投降你当了一条狗.我也只是你们欧洲人所豢养的家犬而已.我为了那么两口带肉的狗粮.就要被我的民族所唾骂吗.我真不知道你刚刚的义正言辞究竟是怎么來的……”

岛津大郎的话就跟一个大冰坨一样咣当砸在了所有人的心里.这里面所阐述的道理让人无可反驳.但是这里面透露出的冷酷无情也真实的可怕.

战争根本就沒有对错.更沒有什么是非黑白.日本人对这种丛林法则有一种独特的领悟.而这种领悟所表现出來的那种矛盾纠结很有一种变态的美感.

莫里哀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面前的岛津大郎好像是绵羊和豺狼的复合体.柔顺而且异常礼貌的外表下.却隐藏着一颗嗜血的心脏.

温柔浅笑的绝美女子.嘴角却流出了殷红的鲜血.那画面就这么直愣愣的从莫里哀的心中泛起.夜风吹过他的后背全是鸡皮疙瘩.

一场价值观的争论至此告一段落.当人们抬头观望四周之时.才发现夜色已经笼罩了整个天地.城市中的杀戮声已经小很多了.

黑夜给人类的活动带來了不便.同样也给弱小者以保护.这时代的欧洲军队可沒有什么夜视装备.别说进入深山清剿了.现在就连不熟悉的街道他们都要小心翼翼的通过.

满城的枪声总算是渐渐平息了.

“将军.您喝口热汤……”卸下恶魔面兜的岛津大郎又恢复了往日普通拔刀队员的样子.他双手恭敬的端着一碗昆布汤.送到蔡瑁将军的面前.

“想不到啊.你居然是岛津家的血脉武士.你的身份……”蔡瑁疑惑的问道.

“按照谱系.现在的家主是我的哥哥.不过我这一分支已经脱离直系很多年了.我们必须和家臣一样的努力.才能保证我武士的地位……”说道这里他面色尴尬的笑道.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会被委任这样的秘密任务……请陛下和将军放心.我们岛津家沒有恶意.我们只是想多学习一点东西.面对丞相这样旷古绝今的大才.如果不多学一些岂不是入宝山而空手回.”

蔡瑁点了点头“嗯.你是岛津家族一脉.所以你们家主不会担心你的忠诚.而你又属于偏远一系所以面生的很.又不怕暴露……可是我很疑惑.明明是肖乐天抢走了你们岛津家对琉球的统治地位啊.你们居然不借着这个机会报仇.”

这个问題很深刻.也是所有琉球君臣都迫切想知道的.在岛津大郎第一次公布身份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用犹豫就知道岛津大郎是要投靠龚橙背叛丞相的.因为在正常人的思维中.岛津家好容易碰到一个可以报仇的机会.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

正是因为所有人都有这样的固有思维.所以连莫里哀和龚橙都放心大胆的让岛津武士成为控制尚泰王的最后一颗暗子.而从來沒有想过这群人心中真正忠诚的居然是肖乐天.

为什么呢.所有人都非常奇怪.为什么岛津家的武士最后的选择还是肖乐天这个‘仇人’.别说现在莫里哀满肚子疑问.就在夜色笼罩的城市里.在某一个角落中.卖国专业户龚橙也一把一把的往下薅胡子.仿佛薅光了胡子就能得到答案一样.

岛津大郎脸色微微泛红.他还真是不太擅长演讲.就在他搜肠刮肚组织语言的时候.从城墙马道上走上來了一群人.其中一个女声响亮的传了过來.

“这个问題其实也很简单.因为我们都是丞相的学生……”阴影中走进來的也是熟人.打头的一个雪樱.另一个就是铃木太.而他俩身后的就是以野武士所组成的另一批拔刀队员.

雪樱看了看岛津大郎.表情很古怪的向他鞠躬“我之前错怪你了.沒想到你隐藏的级别比我还要高.莫非丞相早就知道你的身份了.”

岛津大郎脸更红了.他好像对雪樱有点说不出的情愫“嗯.现在应该用不着保密了吧.确实我的身份丞相早就知道了.而我的直属上级就是坂本龙马……我虽然和你们都是拔刀队的成员.都是外籍军团的一份子.但是我们的任务是不一样的……”

“丞相训练你们.真的是希望你们成为战场上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刃.而对于我们这些身上烙印着大名家族的武士來说.真正重要的任务实际上是秘密支援日本的维新派志士……”

“我们最终的宿命.就是接受坂本龙马的指挥.成为维新派手中的一支铁军……丞相说过.枪杆子里才出政权呢.”

轰的一声.在场的人全都明悟了.范镰脑筋一转就明白了.自己的姑爷这是要在日本野建一座刑堂啊.这手伸的也太长了吧.

雪樱和铃木太也听呆了“纳尼.你的意思是.丞相大人愿意扶持日本进行革新吗.大人也希望日本能够富强起來.”两人眼睛里面闪出不可思议的光.

岛津大郎微笑说道“是的.丞相曾经和我们说过.任何一个民族都有富强的权利.但是复兴之路必须是可信赖的.丞相大人愿意成为日本革新的总设计师……”

直到现在.肖乐天的东亚布局算是彻底曝光了.人们恍然大悟之后剩下的全都是深深的恐惧.丞相埋子之深简直不可想象.

“不……这不可能.你们日本人是疯子吗.居然相信一个骗子的鬼话.肖乐天有什么本事能够决定整个亚洲的命运.他只不过是一个会写书的军阀……”莫里哀疯狂的大吼大叫.

甚至这时候.好半天都沒有发声的金长森也入泼妇一样的吼了起來“你们在骗我.你们都在骗我.肖乐天仇人遍天下.日本人、清朝、洋人……都是肖乐天的仇人.你们怎么可能会成为肖乐天的手下……”

金长森已经崩溃了.说实话他不怕死.也不怕失败.他这种文人最怕的就是自己的聪明才智成为别人的笑柄.文人靠什么安身立命.靠的就是脑子里的分析.可是今天金长森居然发现.自己最信赖的智谋.和肖乐天相比简直就是个战五渣.

耻辱.这是深深的耻辱.就算杀了金长森.但是命运跟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一个‘既生瑜何生亮’的大玩笑.

“不可能的.我怎么会分析错.我是琉球第一智囊.我有什么不如肖乐天的.他不过是带了一群大陆來的士兵.又有大陆源源不断的金钱做支撑.老子我要是有那么多的资源.我也能富强这个琉球……”

金长森两腮肿的跟猪头一样.他已经彻底丧失了理智冲到岛津大郎的面前.抓住他的铠甲缝隙拼命的摇晃.两眼瞪的如铜铃.

“告诉我那不是真的.你说的一切都是编造的.肖乐天怎么肯能有如此的布局.他又不是神仙……你们就是在骗我.”金长森已经歇斯底里了.

岛津大郎还真是个好脾气.他就任由礼部尚书摇晃他的身体也不气恼“哈伊……哈伊……请您不要愤怒.好的我承认您说的都对.好的.我承认我错了……”

不过她嘴上虽如此说.但是眼神中的不屑一顾骗不了任何人.到最后尚泰王都看不下去了.他冲身边的太监一努嘴.两名强壮的太监冲上去就把金长森拖下了城墙.

尚泰王站起身來环顾四周“大家都知道丞相大人爱上课.尤其酷爱上小课.但是你们并不知道.丞相的小课堂里门道颇多.我曾经听过一场专门给外籍军团们的小课.实在是感触颇深啊.”

“岛津家为什么败在肖乐天之手.可是最后反而对丞相佩服的五体投地.为什么最后的忠诚还是要给尚父.那是因为.只有丞相才是岛津家传道解惑的圣人.”

“岛津大郎.”尚泰王大吼一声.只听啪的甲胄撞击之声“哈伊……陛下.”

“岛津大郎……告诉这些迷茫的人.你们岛津家究竟破迷开悟了一些什么东西.”

岛津大郎厉声大喝道“是未來.丞相大人让我们看见了东亚的未來.他告诉了我们这个世界终将会变成什么样子.而我们岛津家究竟应该怎么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