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5 细作暴露/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争之神就是这么无情和残酷.有时候他根本就沒有什么正义感和是非感.在他的眼里一切都是赤果果的实力对比较量.弱者的哭泣在他心中根本什么都不算.

无论你有多大的委屈.无论你有多少的公理正义.无论你胸中有多么不屈的精神和强大的战斗意志.在炮弹的轰鸣声中.那一切都是个屁.

拼到最后的法军也都疯了.他们甚至向天空发射出明亮的信号弹.那是在给大海上的舰炮进行定位.在大海上布鲁斯将军专门集合了一批最顶级的射手和最新式的大炮24小时待命.为的就是给陆军以支援.

科技的进步带來武器水平的提高.线膛火炮和滑膛炮之间的差距是划时代的.高速旋转的炮弹无论从射程还是精度上來比都超过了滑膛炮整整一个时代.

当夜空中明亮的信号弹升空之后.海面上的射手知道陆军已经到了最危机的时刻.他们二话不说调整炮口角度.很快的一发又一发开花炮弹射出了炮膛.

“该死的野蛮人.你们想死就成全你们……大不了一起赌命.我们法国勇士也不怕死.”看來这群法国老兵也都是群光棍.估计在家乡的时候也都是横行乡里的无赖.当了这么多年的兵.看惯了生死他们一旦逼到绝处.也是能拼命的.

黑夜中敌我冲在一起拼刺刀.这时候舰炮不分敌我进行覆盖轰炸.死神镰刀挥动之中可就不分敌我了.

冲击气浪把人掀到半空中.跟个破布洋娃娃一样扯碎.中国人、法国人、日本人、琉球人……这一刻无分你我.也不管种族.血肉在狂暴的力量中被搅到了一起.化成血肉雨混合在一起.永世不分.

炮击才过两轮.法军和新军就已经分开了.双方带着残兵开始向反方向撤退.法国人退回防御阵地.而卢英带着新一营的剩余兵力退回到了市区之外.

“我操.这群法国大鼻子果然够狠.丞相一直说法国陆军是当世第一强.我之前还不信.这次琉球交手我算是真服气了.”卢英说道.

“疯子.肖乐天训练出來的疯子……六年前我们杀向北京城的时候.僧格林沁的骑兵就够疯狂了.沒想到今天居然遇到更疯的了.开了我要调高对中国人的评价了……”曾经火烧圆明园的少校狠狠的说道.

打仗就是这么回事.双方打的越狠.仇恨也就越多.但是真的要打到这种同归于尽的份上.双方反而会有几分惺惺相惜.

“查.马上下去给我查……老子我要知道到底是谁在出卖我们.琉球到底还藏着多少的叛徒.”回到大山里的卢英暴跳如雷.梁坤一听这个马上下令搜捕.

“这群叛徒就藏在黑暗中.就在法国人和我们之间的空旷街道里.他们想要给他们的法国亲爹报信.就不肯能跑远了.给我搜出來千刀万剐……”

咆哮的军令声中无数手持斯宾塞这种快速火枪的突击小队进入了街道.在敌我之间的缓冲地带里面开始搜捕.

“一班向左.二班向右.其余的跟我來……所有抵抗的活物都打死……”

“里面有沒有人.马上回答……妈的不回答就开枪了……”

“这里有人……马上报出身份……哦.你是肉铺的伙计大林啊.认识也不行……双手抱头.蹲着走出來.敢反抗我就开枪了……”

突击队员们一间间的房子去搜查.结果折腾了半个多小时.救出不少老百姓但是孙细妹那帮人却一个都沒有找到.

“这里有人影.站住……双手抱头蹲着走出來……别跑我开枪了……”黑暗中两道身影开始逃窜.士兵们也懒得管误杀不误杀了.他们要坚决的执行命令.

啪啪啪啪……一溜枪火.跳到房顶上的两名黑影惨叫一声掉了下來.结果枪声和惨叫声惊动了不远处的法军.突击队和法军又一次开始了小规模的交火.

这真是一场乱仗.自古夜战就乱.而今天这场更是乱上加乱.满城的枪声就跟抽风一样.一会诡异的死静.一会又诡异的大响.反正沒一点规律可言.

突击队的搜捕还是卓有成效的.一个个隐蔽的窥探点被发现了.一名又一名的满清暗探被打死.尸体甚至都被扒光了.

“班长您看.这人身上有大量的银票……不是乐天洋行的存单.是大清的银票啊……我靠.我认识这是四恒的银票.这丫的是满人的探子.”

“乖乖.可算找到内鬼了.把尸体和缴获的证据给将军送去……咱们接着抓内鬼.”

这受过教育的士兵就是好.脑瓜子真灵透.要是换一个啥都沒见过的士兵.打死他也想不到从银票上面猜测敌人的身份.

琉球的金融现在已经被乐天洋行统一了.大家日常所用的除了墨西哥鹰洋之外就是小额的钱票了.虽然乐天洋行对外宣称是小额存单.但是大家现在已经用钱这个字來形容这种纸片了.

纸币的信用一旦起來了.百姓肯定会的.这时候谁还会用大额的银票啊.也只有商人间的大买卖才会带着这玩意.

打扮是普通渔民.身上居然带着五百两面额的大清四恒银票.这要不是探子才见鬼呢.

“杀杀杀……杀了这群狗鞑子.就是他们出卖了我们……”愤怒的新军发疯一样的清剿.杀这群细作甚至比杀法国鬼子还要狠.

孙细妹他们这下可吓傻了.缓冲区是不能藏了.这要是掉在新军手里扒皮都是轻的.就在这时候突然从隔壁街区传來一声惨叫.孙细妹一听就知道是王瞎子被抓住了.

“快走啊.细妹快跑.这群当兵的已经疯了.他们不是人啊.老王的脑袋是让斧子一下下的给剁下來的.活活折磨死了……”

常三好一阵风一样跑了回來.吓的脸都白了“真不是人啊.他们都是畜生.”常三好居然还有脸骂.他这时候已经忘记了.整个琉球因他们而直接死去的军民就不下三四万之众.

在琉球军民眼里.他们才是畜生.

跑吧.孙细妹和常三好他们不敢在屋顶狂奔因为整个城市到处都是火场.他们只能在街道的阴影区里小心翼翼的躲避.幸亏他们都会功夫.身法不错这才跑过了三四条街区都沒被发现.

可是万万沒有想到.当他们逃到第四个街区后.意外发生了.一队法国士兵刚刚和新军交火完毕正在后撤.结果正好跟孙细妹他们堵了一个面对面.

“该死的中国人.杀了他们……不不不.抓活的.我要把他们撕碎.”对面的军官看样子已经杀红了眼.一看见孙细妹他们彻底就狂怒了.

“不要.我们是自己人啊……”倔驴子伸手大叫.可是所有人都忘记了.现场是沒有翻译的.两边全都是鸡同鸭讲.

法国人刚刚战死了不少人.现在一个个暴怒的如同发情的公牛.一看见亚洲面孔就想杀.而且还得是虐杀.

而这群满清的细作.也许是一宿沒睡脑子有点抽筋.还想跟对方分辩敌友呢.结果打头的两名细作刚嚷嚷了两句.就让雪亮的刺刀给捅穿了心脏.

“杀了这群中国人.杀了他们……哎哟居然还有一个不错的女人.抓住她.”法军一拥而上.孙细妹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嗖的一声就往回逃.

杀戮让这群间谍们清醒了.他们看着人多势众的法军.再看看那一挺挺的步枪.连个屁都沒放丢下兄弟的尸体.扭头就逃.

现在孙细妹他们三个头头.身边也就剩下七名铁杆了.刚刚被捅死了两个.而其他人也在法军的追逐中一个个的死去.

“妈的.这群中国人怎么跑的这么快.这是什么魔法吗.开枪……”法国人不懂啥叫轻功.但是他们有子弹.啪啪一阵枪火过后.六名铁杆全躺下了.就连倔驴子也肩头中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我日你们祖宗.老子给你们送信.帮你们打琉球.你居然还杀我.我日你们祖宗……”倔驴子也是三山五岳的好汉出身.心中怒火上冲.手一抖系在腰间的链子鞭就抖了起來.

“想要老子的命.你们也得拿命來换……”倔驴轮圆了铁链.大吼一声冲了过去.灵蛇一样的铁鞭一下子缠住一名法军的脖颈.手轻轻一抖那名士兵嘴里就喷出了黑血.

“杀杀杀.老子生下來又不是让你们白杀的.大不了一起死……”发狂的倔驴子跟坦克一样在军阵中冲撞而去.铁鞭闪动间又有一名法军丧命.

“不能啊.倔驴子你就害我们吧.好容易有点功劳.你这么一杀.全泡汤了……朝廷怎么可能封赏杀了洋大人的人呢……”

常三好就是典型的奴才.他眼中只有满清的官位是真的.其余都是假的.洋大人要杀人.就杀呗.要是想杀自己.那就逃呗.怎么也不能还手啊.

“倔驴子啊.你丫的害死我们了……”不过他虽然骂.但是脚下可不慢.八步赶蝉的绝妙轻功让他用的是炉火纯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