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 剜心/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奴隶制是人类社会最初级的一种社会制度.虽然大部分国家和民族都已经抛弃了奴隶制这种落后的国家制度.但是奴隶制的思想却保留了下來.尤其是象满清这种关外游牧民族中.奴隶制度依然有所保留.

等到满清入驻中原.包衣制度这种变向的奴隶制非但沒有被废除.反而得到了进一步的扩大.在清朝鼎盛时期拥有包衣身份的汉人绝对不是耻辱的象征.相反的却是一种荣耀.

你说你是堂堂正正的汉人.那好你去纳粮吧.反正我包衣是不用给国家纳粮的.你说你是腰杆笔直的中国人.那好你去服徭役吧.累死我也不会可怜那.开挖大运河就需要你这样顶天立地的汉子.

包衣怎么了.奴才怎么了.有主子护着.不用纳粮.不用徭役.吃香的喝辣的.甚至欺负了你们这些堂堂正正的人.也不用受到审判.主子全都保护了.

这种社会结构里.奴隶其实是一种依附.是远离权力者希望通过人身依附的方式來分润权力.虽然有些无耻但是在那个时代里这还真是件平常事.

常三好这类人就是典型的想当包衣要发疯的人.别说什么朝廷鹰犬名字不好听.但是这个身份真的是有大利益的.为了奴才的身份他也是拼了.从江南渡海顶着风暴來到琉球.整整潜伏了一年多的时间.现在眼瞅大功就要告成了.结果沒想到倔驴子居然把一切都给搅黄了.

常三好弯腰在大街上狂奔.身后是嗖嗖飞來的子弹.但是他心中却沒有对法国士兵的丝毫怨恨.他心里反而破口大骂倔驴子.

“你傻了吗.咱们是什么身份啊.咱们是朝廷的奴才.而洋大人是什么人啊.那是皇上太后都不敢惹的洋大人啊.你怎么敢反抗呢.这要是传到京城去.我们半分功劳都沒有.最后还得掉脑袋啊……”

“晦气.真是晦气.你倔驴子平日里给我抢女人.现在居然还想害人.有种你就跟洋人死磕.你要是活着出來了.我也得给你一刀.妈的……”

就在常三好心里暗骂的时候.倔驴子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给朝廷当鹰犬细作的人都是一群白眼狼.倔驴子早就看明白了.所以在他中弹摔倒的那一刻.他就沒指望常三好能回头救他.

江湖汉子从行走绿林那一天起就沒想过老死床榻.横死的心理准备早就做好了.只不过当死亡真正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怎么还有那么多的心事沒有完成.

长长的铁鞭让倔驴子耍出了花.铁鞭的两端各缠着一名法军士兵的脖颈.强壮如驴一样的他.就跟耍风火轮一样拽着两名满脸铁青的士兵在人群中旋转.

倔驴子的身边围着一大群士兵.他们端着步枪寻找着进攻的机会.抽冷子就來一枪.趁他不备就是一刺刀.

倔驴子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他的嚎叫声传出了整整两个街区“瞎了你们的狗眼啊.你们怎么连我都杀.老子给你们效力.最后就换來这么一个沒下场……”

“常三好我日你祖宗……龚橙我日你儿媳妇……狗鞑子我日你们先人……啊.”

“老子不能死.老子得活着……大哥大嫂不孝顺.我还得多赚钱养我娘呢……老子不能死在这……老娘还等我衣锦还乡呢.”

叫声中.噗嗤、噗嗤又是两声刺刀入肉的声音.一左一右两把刺刀从肋骨里刺入.一下子就把倔驴子给架住了.

“干得好.我会给你们请功的……乔治.听我的命令.把这个暴徒的心挖出來.就像你一直吹嘘在非洲部落里干的一样……”带队的军官已经恨死倔驴子了.这个强壮的中国男人居然杀死了四名法军.这是要下地狱的.

不过军官也一直很奇怪.这个中国人到底在喊什么呢.而且语气中怎么那么多委屈和不甘.算了.管他呢.野蛮人都是很古怪的.也许那是他们临死前的某种仪式罢了.

叫做乔治的老兵个子不高.皮肤黑黢黢的有点不像欧洲人.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在北非的沙漠中过度日光浴造成的恶果.

乔治从靴筒里拔出一把匕首.舌头舔了舔嘴角.很有点中欧吸血鬼要进餐的感觉.

“野蛮人.我会很小心的切开你的胸膛.敲碎你的骨头.我会小心不破坏你心脏上的血管.我会把整颗跳动的心连着血管捧在你的眼前……你是幸运的.你将有幸亲眼看见自己的心脏……”

“该死的野蛮人.你们不配活着.亚洲富饶大地的一切.都是我们高贵的欧洲人的.你们只配做奴隶……”

刀光一闪.匕首刺入倔驴胸膛.而这一刻倔驴子身上的血混合着所有的力气已经快流干了.他已经沒有力气再反抗了.

身中五弹.被刺刀捅了六个巨大的伤口.他居然还能活到现在.也真的是一场奇迹了.

匕首切开皮肉.并沒有流出太多的鲜血.渐渐的肋骨和内脏已经露出來了.倔驴子痛的五官都变形了.

他是多么想反抗啊.可是肋骨处两把刺刀入肉.他已经被架了起來.而且沒有了丝毫的体力.

他的一生如同走马灯一样在眼前急速飞过.父母亲人和家乡.师傅山门和师兄弟.行走江湖大碗酒大块肉.跟着鹰爪孙们横行武林那是何等的威风霸气.

可是这一起在这里全都到了终点了.自己的面前只有那个法国人的丑脸.还有根本听不懂的洋文.

“野蛮人.你要死了.你能死在我的手上是多么幸运啊.你不是很嚣张吗.刚刚你不是杀了我们很多人吗.该死卑贱的野人.一群奴隶.你们活着就是浪费空气……”

“哦对了.我想起來了.你们这群文盲怎么可能听懂高贵的法语……等等.汉语应该怎么说來着.哦.对了……奴才……你是奴才……”

也不知道这名法军是从哪里学会的汉语.好像就会奴隶奴才这两个词.可能乔治都不知道这两个词是什么意思.反正肯定是骂人的就对了.

奴隶.奴才.两个声音在倔驴子耳边响起.孩提时候慈祥的母亲和开蒙的秀才所说过的话突然在耳边响起.

“一撇一捺.念个人.人都是站着的.趴着的那叫奴才.那叫奴隶.”

“啊.”倔驴子的眼泪夺眶而出.活了将近四十年.他到这一刻才想起來.自己到底丢掉了什么.

“老子不是狗奴才……老子也是人.”生命的最后一刻倔驴子的力气如火山一样爆发.他已经忘记了疼痛.腰间猛然发力一头就撞了过去.

“细妹啊.老子下辈子再睡你了.”铁头功真是厉害.只听砰的一声闷响.猝不及防的乔治鼻梁都给撞碎了.整个前脸完全塌陷了下去.侧面一看整个成了一个月牙形.

乔治沒救了.全欧洲的整形医生都救不了他.而倔驴子猛然这么一冲.心口的那把匕首一下子刺穿了心脏.

满清细作……不不不.汉人倔驴子.死不瞑目.而且沒有任何一个人知道他叫什么.

“不.”逃跑的孙细妹心中好像被铁锤敲打过一样.人都是直到失去了才知道想要什么.倔驴子临死前的嘶吼.让她彻底明白了.自己的心还是在他身上的.而常三好不是.

孙细妹脑子一热就想往回冲.结果常三好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别傻了.倔驴子已经死的透透的了.你回去非但救不了他.到时候也得送死啊……”

“走走走.赶紧离开这里.咱们任务已经完成了.明天咱们就躲到难民营里.找机会回大清去.到时候凭咱们的功劳本事.还怕沒有好日子过吗.别冲动.千万别冲动.”

孙细妹眼泪哗哗的流“可是……可是.倔驴子那是咱们的兄弟啊……”

“什么狗屁的兄弟不兄弟的.活着比天大.赶紧走……”话还沒有说完.街角拐弯处已经响起了法军大皮靴的声音.暴怒的法军大吼大叫的冲了过來.

“杀死他们.这群该死的劣等民族.都要去死……冲锋.进攻.”倔驴子临死前的反抗.让所有法国人都疯了.他们红着眼睛想把所有的中国人都杀光.

常三好抬头一看长街“坏了.这条街太长了.沒有岔道……我操.咱们先躲起來.”说完就去推身边房子的门.而且手上还用上了暗劲.

常三好知道.这些房子要不就是缩着.要不就是从里面被顶住了.不可能有大敞四开的.而这时候他又不敢抬脚就踹.那样响声实在太大.想來想去还是用太极云手里的暗劲最好.就这一掌下去后面就算是儿臂粗细的门闩.也能无声的撞碎.

但是万万沒有想到的是.面前的黑漆木门还沒等他拍上去呢.突然从里面被人打开了.一张脸庞居然隐约的露了出來.

“我的妈呀.吓死我了……”常三好当时差点叫出声來.可是接着微弱的星光一看.原來开门的只是一名普通的老太太.只不过里面太黑了.才有一种只飘出一张脸的恐怖感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