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 南海瑞兽/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柴米油盐酱醋茶,一天仨饱俩倒的日子里,人们是感觉不到什么叫民族,什么叫国家的,你不让他们亲眼看见异族的屠刀到底有多锋利,你不让他们体会到同文同种同族的温暖,就不会明白什么叫做民族和国家……”

南海,碧蓝的如同一块纯净宝石,也许是老天都在欢迎肖乐天的归來,自从狮城入南海之后,天气好的简直令人发指,

别的不用说,就在肖乐天和军官团们讲话的时候,商船两侧居然窜出了无数只海豚,其中甚至有非常罕见的白海豚,

“吉祥如意啊,丞相回国,吉祥如意,”船上的水手顿时兴奋了,一个个都趴在船舷边上张望,甚至还有人用丢下鲜鱼去喂它们,

肖乐天这次离开狮城就沒有再做欧洲人的船只,狮城华商们精挑细选了一艘最新的飞剪船,专程去送肖乐天,而且华商们也表示了,这艘船到了那霸就算是乐天洋行的财产,算是南洋华商专门送给老掌柜的礼物,

肖乐天一听就明白了,这是南洋华商在向乐天洋行递出橄榄枝,而且信号很明显,就是要奉乐天洋行为首了,

既然人家有诚心,肖乐天也不会装大头蒜去,带着自己的兄弟大大咧咧登上了商船,而与之通行的可不单只有这么一艘商船,

在美国和普鲁士方面的穿针引线下,两艘小型的货船一左一右和肖乐天并行北上,这两艘船一艘为普鲁士雇佣的荷兰籍商船,而另一艘则是属于美国商船,两艘不起眼的货船但是代表的则是两个新型的资本主义强国,

肖乐天真沒有跟总督吹牛,他说了白银要用普鲁士和美国的船只运输最后还真的是,虽然不是战舰但是这两艘货船也可以代表两个国家了,

二百万两白银,一船分一半跟着肖乐天一起北上,到现在新军官兵们都忘不了离开时码头英国人的目光,这个时代从來都是殖民地往欧洲输送贵金属,这还是头一次反着來,生生从欧洲人的地盘里往回搬,

甚至连罗火都有点担忧了“丞相啊,你说英国人会不会心疼的派出军舰半路截杀咱们啊,这么多钱从他们的地头上卷走了,他们不得疯了,”

啪的一个脆响,肖乐天笑着给了他一个脑瓜崩“沒见识的东西,你以为大英帝国的气度格局就这么点,妈的,现在连大清海关的控制权都在英国人赫德手中,光吃关税优惠这一块,他们一年就得纯赚上千万两……”

“什么叫日不落帝国,几百年的积淀他们所积累的财富根本就不是你能想象的,我以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西班牙和葡萄牙这两个大航海时代的最早明星国家,他们的黄金白银一多半都让英国人给赚走了……”

“咱们在南亚弄走的这点财富,除了影响一下总督的政绩之外,对大英帝国的国力影响根本就是九牛一毛,伦敦想要的是什么,我很清楚,他们也知道东亚只有我能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所以提前给我点钱花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肖乐天分析的沒有错,英国人不仅不敢偷偷下黑手追杀肖乐天,他们甚至专门派出两艘殖民地的护卫舰一路护送,

因为就在肖乐天即将动身回那霸之时,狮城英国人的情报网突然接到印度殖民地的紧急电报,送來的居然是一份法国文件,

千赶万赶,拿破仑三世的撤兵命令,总算是追上了肖乐天的脚步,法国人终于屈服了,

狂欢,盛大的狂欢,狮城顿时变成了不夜城,所有华人走上街头狂呼乱喊,发泄着心中压抑了数百年的郁气,

“法国人认输了,法国皇帝下达撤兵令了……沒有赔款,也沒有割地,法国人怂了……操他娘的,怂了,”

世界第二的军事强国,最终低下了高贵的头颅,无条件撤军了,拿破仑三世也真的是沒法子了,普鲁士和美国摆明了支持肖乐天,英国不阴不阳的暗中在印度次大陆和北非增加力量,要是沒阴谋才有鬼呢,

意大利在普奥之战中是奥地利的盟友,从他们护航肖乐天这件事上就能看见他的立场了,而最要命的是就连被打的满地找牙的奥地利居然也给肖乐天说好话了,

那一刻拿破仑三世突然感觉很冷很冷,别看法国地处欧洲腹地,可是他却感到异常的孤独,

还能相信谁,俄国人吗,那是不可能的,克里米亚战争中沙皇都服毒自杀了,他们恨自己还來不及呢,

想來想去,拿破仑三世只有低头了,现在跟自己好的国家实力都不够,跟肖乐天好的国家,都是新型和老牌的强国,这种态势要是再不认输那绝对是脑子进水了,

不过1866年的时候,世界上的电报网还沒有连成一体,信息的传递都是断断续续的,其中断掉的节点就需要人力进行消息传递了,

也许是中间有了什么差错,也许是有人故意拖延命令的传递速度,反正这封法皇军令磨磨蹭蹭的一直到肖乐天入狮城之后才算追了上來,

不过慢归慢,却也无巧不成书了,正是因为慢才让狮城的民众又多了一次盛大的庆祝活动,也正是因为时间巧,更让肖乐天在南洋的声望如日中天,

华人们怎么能不疯狂,这时候法兰西携着战胜俄国的威风,已经被誉为世界第二军事强国,六年前英法联军攻破北京城的一幕幕人们还沒忘呢,而今天居然在肖乐天面前无条件撤军了,

虽然不是无条件投降,但是在那个时代欧洲军队能够从亚洲无条件撤军,那就已经算是彻底的惨败了,

整个狮城到处都是饮酒狂欢的人群,全城的鞭炮彻底告罄,浓浓的火药味充斥全城,远远望去整个城市都被笼罩在淡淡的烟火气之中,

舞龙舞狮的队伍从傍晚一直闹到了午夜,又不知疲倦的想要闹到黎明,锣鼓声惊天动地吵的全城无人能够入眠,

面对华人的癫狂,所有的洋人和土著都沉默了,就算吵的他们一夜无法入睡但是也沒有任何人敢去指责,就连总督的军队都恪尽职守维持秩序,脸上虽然带的都是假笑,但毕竟是殖民地少有的笑容了,

总督已经绝望了,他明白肖乐天再逗留下去,自己的统治基础就会越來越松动,这个瘟神早送走早好,

正因如此,总督力排众议调遣了两艘殖民地的护卫舰全副武装保护肖乐天北上,他也怕打红眼睛的莫里哀发疯,所以这份撤军令必须由英国海军代为传达,

就这样,一艘属于南航华商的飞剪船和两艘洋人的货船,在英国皇家海军的保护下,一路北上,目的地直奔琉球,

“南洋,南洋……下次我肖乐天再回來,一定带着属于我们自己的铁甲舰回來的……父老乡亲们放心,你们的钱不会白花,我们华人舰队中,一定有一艘主力战列舰被命名为狮城号……这是我肖乐天的承诺,”

船只离开栈桥的那一刻,码头上万人如波浪一样跪倒,人群中星星点点的全是香火,人们甚至将肖乐天当成神明一样的祭拜,

一份法国撤军令,让乐天洋行一夜间又多兑换了五十万两白银,这时候洋行里已经储存了三百多万现银了,本來大家想这次两艘货船应该都能运回去了,但是肖乐天知道夏天南海风暴有多厉害,他可不敢冒险,

“扯淡,鸡蛋能都放到一个篮子里吗,这路上要是遇到风暴、海盗怎么办,必须分批次的运输,而且一定要用普鲁士和美国的武装商船运输,我可不敢冒这个风险……”

但是随后中国南海向肖乐天展示的美景让他彻底后悔了,如此海阔天空的好天气,自己真真是浪费了,看着吉祥的白海豚都來送行了,让肖乐天这个从小接受唯物主义教育的四有新人,也多少有点怀疑了,

“丫的,莫非我真是隐龙,曾大帅说的难道都是真的……”还沒等肖乐天心里念叨完呢,只见海上的白海豚突然跃起两米多高然后猛然砸在海面上,

激荡的水花直冲肖乐天而去,猝不及防之下打了他一个落汤鸡,

“哈哈哈……”身后一片笑声,扭头一看虎妞、平儿、阿丑她们已经笑弯了腰了,就连甲板上的士兵都笑了,尤其是罗火笑的前仰后合的,

肖乐天挠了挠鼻子自己也笑了,他欠身冲着海豚低声说道“行了,我认账还不行吗,也不知道我这条隐龙到底算什么种,以后能有多大的事业呢,”

“吱吱……”海面上传來白海豚尖利的叫声,而且很臭屁的摆头不搭理肖乐天,好像对他这种白痴问題很无语一样,

“你丫的……”肖乐天冲着它就是一个中指,那个白海豚还真成精了,又是一个鱼跃,啪的一声水花四溅,肖乐天这回半边身子都湿透了,

“哈哈哈……”这回船上可是哄堂大笑了,就连水手们都笑疯了,那声音大的连远处的英国水兵都不解的欠身打量,

肖乐天也不恼,他居然笑着给海豚拱手行礼“跟你开玩笑呢,你是大海里的吉祥之物,以后可要保佑我们的舰队横行四海啊,拜托了……”

船上的水手都惊呆了,他们从沒想过天下居然有这样的丞相,如此亲民不说居然会对一只海里的畜生行礼,

这种人如果不是疯子,那就是上天制定的大人物,也只有奇人才会干出这样的异事來,当年公子重耳跪拜土坷垃,不就是典型的奇人异事吗,

“咱们的肖丞相,果然不是一般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