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 最后一物/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是死是活这个问題简直成了困扰东亚的一个魔咒.别看莫里哀只是一名法国宫廷骑士.但是他对中古时代的社会结构.尤其是亚洲这些封建国家的社会状态了解之深.恐怕连很多学者都难以望其项背.

莫里哀非常清楚中世纪这种封建制国家里.一个英雄所能带來的巨大力量.

在民族主义和新式国家观念沒有普及的时代.亚洲这些国家说白了就是庞大的家族联盟.整个国家的凝聚力跟欧洲相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所有的家族都有自己的小心思.甚至不同的地域都会相互攻击相互排挤.甚至不同的民族凑在一起还会时不时的发生战争.

在这样的国家里.万民所创造出的财富.有一半都被淤积在民间了.而另一半则拿來进行内讧.能有半成的财富用來攀爬科技树、提高国家综合实力就算几千年祖宗显灵了.

但是这样的困局也不是沒有破解之法.英雄.只有英雄才是能够改变一切的那个杠杆支点.任何民族的风气扭转必定有无数亚马逊丛林里的英雄蝴蝶闪动翅膀.当那股微弱的力量汇集了整个太平洋的风暴之力以后.改天换地的革命浪潮才会在亚洲风起云涌.

万民敬仰的英雄人物.可以利用自己强大的号召力來动员淤积在民间的财富.更可以压制住大量的内讧.也只有这样一个国家或者一个民族才会心往一处使.劲往一处用.在有限的时间内.迅速攀爬科技树.积攒工业实力.

法兰西有拿破仑.普鲁士有卑斯麦.美国有华盛顿、林肯.甚至英国还有牛顿、纳尔逊……无数人类历史上闪耀的明星.带领着自己的民族在野兽的丛林中杀出一条血路.

他们或者拔高自己国家的科技树.或者利用高超的军事实力带领本民族迎接一场又一场的胜利.或者干脆就是悄无声息的发明出全新的金融工具聚敛全球财富.

正是这些有名的和无名的英雄在改变着一个个民族的未來.而民众总是慢半拍的.他们只有亲自品尝到了胜利果实有多甜蜜.他们才会逐渐认可民族的观念和国家的意识.

肖乐天曾经酒后说过一句挺让人无语的话“啥是民族主义哦.说大道理都是扯淡.其实就是一群英雄带领着自己人出去占便宜去……打仗.胜利了.做生意.赚钱了.科技.比别人高了.文化.也领先于人了.”

“这种占便宜的事情不用经历多了.只要有那么三四次.民族主义和全新的国家概念自然就深入人心了……哈哈哈.大家突然发现.一个民族凝聚起來的力量要远远大于家族.而且得到的利益也是真真切切的.那么所有的阻力自然烟消云散……”

“但是一切的一切.都要有能引领民气的英雄存在.这年头混黑社会还得拜个大哥呢……”说完肖乐天脑袋一沉.昏昏大睡.

肖乐天说的是酒话.但同样也是真话.相同的道理莫里哀也懂.想当年拿破仑带领法兰西横扫欧洲北非的时候.整个欧洲就连英国人都恐惧了.整个欧洲国家居然组成反法同盟來对抗法兰西.

直到现在.法国陆军依然被认定为世界第一强.这里面依然有拿破仑一世的余威在起作用.虽然他已经死去将近半个世纪.

莫里哀明白英雄对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重要性.所以这次远征作战计划中.心理战也是他重中之重的一环.

肖乐天死了.肖乐天又活了.然后肖乐天又死了……在通讯不发达的十九世纪中叶.莫里哀一次又一次的玩弄琉球人们的情绪.一次次在绝望和希望中煎熬他们.

直到现在.莫里哀都已经被俘了.靠在城墙上额头滚烫的发烧.可是他依然沒有忘记使坏.他在最后一刻依然选择了欺骗.

“沒有用的.一切都沒有什么用.就算我们失败了.法兰西的战舰撤离了琉球……你们所得到的也不过就是一年半载的喘息罢了……咳咳咳……”

“沒有了肖乐天.你们就是沒有脊梁的狗……你们就是一滩烂泥.你们终将陷入无尽的内耗中无法自拔……”

“我会冷眼看着你们.我相信皇帝陛下会给我报仇的.我们的大西洋舰队、地中海舰队会抽调出更多的战列舰.更多的陆军來给我报仇……”

“哈哈哈……琉球王国命中注定就是亡国灭种.你们是不会有机会的.现在的反抗只不过是在增加我们的怒火.到时候惩罚会更凶猛……”

莫里哀微闭双眼.强忍着高烧带來的晕眩感.摇头叹息“沒用的.一个沒有英雄的民族.是沒有未來的.失败已经不可避免.你们现在所有的顽强.在史书上都会成为我们欧洲人的笑料.”

“巴嘎.”一声爆喝.岛津大郎的太刀出鞘.闪电一样向莫里哀劈去“你可以拿走我们的生命.但是不能拿走我们的荣耀.”

刀光一闪而过.刀锋擦着莫里哀的脸划过.一道血痕冒了出來.岛津大郎最终还是沒有下杀手.

莫里哀沒有恐惧也沒有愤怒.他呵呵冷笑的看着岛津大郎“害怕了.你的手虽然很稳.但是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出了犹豫和退缩……你们日本人就是这样.你们不怕死你们只是怕死的沒有价值……”

“哈哈哈……整个岛津家都已经把赌注押在肖乐天身上了.你们已经沒有退路了.可是现在得到的最后结果是什么.依然是肖乐天的死讯.”

“哈哈哈哈……咳咳咳……”莫里哀笑的眼前一个劲发黑.

“岛津大郎……你退下吧.”就在莫里哀狂妄的大笑之时.一个平静的声音响了起來.扭头一看正是尚泰王.

尚泰王站在垛口旁.眺望东方山脊上的那点鱼肚白.又听了听整个城市越演愈烈的激烈喊杀声.他的表情平静无比.

“你错了.特使先生你完全的错了.你所了解的东亚只不过是两年前的东亚.现在的琉球早已经不是你所想的那个样子了……”

“在这场战争中.确实如你所分析的一样.琉球国内依然有一大批信奉传统那一套的守旧派.他们甚至不惜吃里扒外和你们暗中串联.所求不过就是苟延残喘罢了……”

“但是.你所看到的根本就不是全部.尚父撒在每个人心中的种子.总有一天会发芽的……我甚至有点感谢你们法国人.如果不是你们的这场杀戮.恐怕再有十年我们琉球万民也无法凝聚出属于自己的民族精神……”

“天地为炉兮.万物为铜……而你们法国人带來的这份仇恨.就是熔炉中那把熊熊大火.能不能融出真金來.就看我们琉球的国运了……”

说到这里尚泰王扭头看着范镰老掌柜.低声说道“既然事已至此.那件东西就拿出來吧.”

莫里哀下意识的睁大了眼睛.他心中突然涌出了一股危险感“那件东西.什么东西.这个节骨眼上到底要拿出什么东西來.”

城墙上的文武全都愣住了.他们呆呆的看着尚泰王和范镰老爷子.脸上的惊讶骗不了人.这件东西一定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

老掌柜苦笑着从袖口里摸出一个信封出來.厚厚的羊皮纸信封坚韧无比.里面掏出來的是上好的印度白令纸.又厚又挺.

“这是……这是……这是……”老掌柜连着喊了三声这是.结果白纸上的内容沒念出來.他的眼泪先掉下來了.扑哧扑哧打在信纸上.

尚泰王长叹一声接过信纸“这其实就是丞相临行前留给我们的……遗书.”

遗书两个字一出口.整个城墙上轰的一声全炸锅了.蔡瑁扑了过去不可思议的问道“遗书.什么时候写的.什么时候交给你们的.”

林远渺和那些文官们噗通一声全跪下了“老天啊.怎么会这样.丞相大人既然知道不祥了.为什么还要离开琉球去欧洲啊.这是为什么啊……”

尚泰王沒有理会大家的问題.只是清了清嗓子低声念到.

“如果这段文字公诸于众了.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題.就是我肖乐天已经死了.哈哈.是的就是死了.两腿一蹬有出气沒进气.土里一埋最终化为一捧枯骨.所以这段文字.你们就当遗书來看吧……”

“这段文字写在离开那霸去欧洲的前夜.提起笔來我百感交集总想着活的好好的就写遗书有点不吉利.可是此去欧洲要跨越半个地球.海盗、风暴、瘟疫、敌国……这些都是莫名的敌人.说不准就得死在外面.既然九死一生那还是提前留下几句话吧……”

“我肖乐天的前半生是个秘密.我也不想说.你们也都别问.反正问了也白问.多费那口唾沫您还得多喝一口水.但是遗书这东西总是要写点什么的.总不能白纸一张跟武则天留的无字碑那样.毕竟咱可沒那么大的谱……”

“说钱有点俗.说女人有点心疼.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情.我单独在乐天洋行里有另外的遗嘱.反正不会让后人吃亏就是了.今天我要说的.其实就是我未尽到一点心愿而已……”

“我肖乐天來到这里.做了这么多事情.我到底想要让这天地变成什么样.那个沒有做完的美梦到底是什么.亚洲在我心中所描绘的蓝图到底是什么样.”

“这一切.我不想带到我的棺材里去.我虽然已经不能带你们继续走下去了.可是我总归还是有义务.让你们知道知道.我究竟想带你们去何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