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4 胜利的曙光/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国头村的胜利,终于扭转了战局,新一团和日本岛津武士联军只留下少量的留守部队,剩下的人走山路迅速向市区回防,

茫茫大山中,到处都是穿梭的身影,携着狂胜之威的士兵们相互搀扶,相互鼓励,榨干最后一丝体力,向着那霸港、首里城冲去,

“你们……新一团是硬汉子……打了一整夜沒有休息,人人带伤还能冲锋,真是让人钦佩……”无数岛津武士操着不流利的汉语翘起大拇指,

“废话,这是国战,这是民族之战你们懂不懂,丞相大人的遗命是什么,速醒乎,为了这份大事业,丞相都能献出自己的生命,我们这条烂命又算什么,加速……”

新一团这支战火中诞生的铁军,用他们的顽强征服了所有的人,那些日本武士眼睛都看直了,他们本以为日本武士已经是世界上最顽强最能吃苦的士兵了,可是和这些北山防线的守军相比,他们的骄傲可就在沒有炫耀的余地了,

这些士兵已经超过24小时沒有合眼了,而且这期间他们只吃了少量的食物,甚至连饮用水都很匮乏,

在向那霸港行进的一路上,总有士兵爬在山泉变上想喝一口水就再也沒有起來,人们一扶居然发现他已经鼾声如雷了,

能睡着就是幸运的,甚至有的士兵跑着跑着身躯一软就栽倒在地,等人们翻过身一看,年轻的士兵已经沒有了呼吸,

坂本龙马和桦山栗源他们已经吓的不知所措了,这种强大的精神力量让他们无从是从,最后桦山栗源一把扶起一名摔倒的汉族士兵,架在脖子上带着他前行,

“搀扶友军……一起入城,我们不能让如此英雄,见不到最后的胜利……“

日本人信奉各种各样的道,他们天生就善于感悟精神上的力量,新一团这群疲惫的伤兵们,看似羸弱但是他们身上散发出的强大精神,如同战神再世一样震慑了所有人的心灵,

保本龙马九十度鞠躬“英雄不应该牺牲在胜利前,后面的血请让我们日本武士流吧,”说完他弯腰背起一名小战士,撒腿就向前冲,

真应了肖乐天所说的那句话了,日本这个民族你必须从精神上彻底征服他,光靠物资也不行,英国人的坚船利炮岛津家都敢开火对轰呢,所以说这个民族你必须让他从心里彻底的服气才行,

而今天,新军们所展示出的精神彻底折服了这群日本武士,而他们所回报的就是百分百的忠诚,

那霸港的火焰已经在人们眼中闪烁了,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惊天动地,七星山和首里炮台的争夺战也已经打响了,残酷的短兵相接中现在只剩下三座炮台在抵抗,

最大的首里城炮台,还有七星山顶最高处的最后两座炮台,已经被爆炸引起的山火所覆盖,跳动和火苗和浓烟离着两座山的距离都能看清楚,

“守住炮台,最后的炮台不能丢……这是我们抵抗战舰的最后希望,尤其是首里城炮台,绝对不能丢……”项英怎么说也算是肖乐天的闭门弟子了,他对战局大势的判断本身就高人一筹,

回防的新一团刚刚冲出山坳,在这里人们可以俯瞰整个城市和整个海湾,项英连三分钟的时间都沒用,率先下达了命令,

“岛津家的武士……携带足够的弹药,立刻前往首里炮台,驱散围困的法军,一个小时之内,我必须要看见首里炮台向大海开炮……”

“哈伊……以我的武士尊严发誓,一个小时绝对杀败敌人……岛津家的勇士跟我冲,”桦山栗源振臂一呼带着武士分兵出发,

“新一团的弟兄们……还能不能再杀一次,”项英的问題根本就沒人回答,空气中全是装子弹,拉动扳机的声音,临战的杀气顿时升腾而起,

“够意思,你们够狠,现在那霸城里我们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友军不用我们的帮助也能获得胜利……现在海面上威胁最大的就是法国人的战舰,我们去七星山,杀上去护住最后那两座炮台……”

“调大炮,炸死海上的敌人……冲,”项英大叫一声抄起斯宾塞冲了出去,在他身后是新一团最后的精华,

当北山防线的守军出现在山口的时候,首里城的拔刀队员们第一个发现了他们,岛津大郎望着远方熟悉的身影热泪盈眶,

“陛下快看……是北山的守军啊,还有岛津家的武士……天照大神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会兵合一处,国头到底发生了什么……”

尚泰王、范镰、蔡瑁还有无数官员望着北方,传來的喊杀声,望着一片乌云般的铠甲乌光,所有人都狂热的叫了起來,

“岛津家的援兵,岛津家怎么会有援兵,”

范镰老泪长流,这时候的他已经沒有必要保守秘密了“陛下啊,这是丞相的暗手,这是我女婿人生最后的布局啊,刑堂早就在日本有分支机构,坂本龙马就是总负责人……”

“呜呜呜……我的好姑爷啊,你到死还救了我们一命,你在天的英灵开开眼啊,你的计划总算成功了,你在日本的布局总算有回报了,岛津家已经投靠过來了……”

“可是你都已经看不见了,我的儿啊……”老掌柜眼前一黑整个人软在垛口上,

“御医,妈的,御医死哪里去了,快救老掌柜……”

就在城墙上乱作一团的时候,发烧的莫里哀突然趁人不备从地上跳了起來,他欠身出垛口对着城墙下警戒的那一百名法军大吼道,

“撤退啊,马上回到大海上去,让布鲁斯将军撤退……不要管我了,让舰队回国去,让皇帝陛下给我报仇……”

就在喊声中,女拔刀队员雪樱一个飞踹把他踢回了城墙内“该死的混蛋,到现在还想指挥你的军队吗,想死姑奶奶我成全你,”

城墙下的一百多法军是整场战役中身份最尴尬的,自从‘保护’着莫里哀來到首里城下之后,他们就沒有再开一枪,好像战神已经把他们遗忘了一样,

不过这一百多士兵的休息期到现在就算正式结束了,莫里哀刚刚喊完从首里城东侧山路上已经闪出无数岛津家武士的身影,

“鸭子给给……射击,”啪啪啪……一阵密集的火枪声响过,法军阵型如遭雷击,十多具尸体栽倒在地,

城墙上的莫里哀算是彻底疯了,他一边满地翻滚躲避雪樱的拳脚相加,一边仰脖狂吼“撤退……这是命令……这是命令……”

“我去你妈的,鬼叫个屁,”啪的一声,雪樱一个嘴巴子下去莫里哀后槽牙都松了,

直到现在城墙下的法军才知道大势已去,他们不敢怠慢扭头就跑,想着海港方向狂奔,

首里城下,岛津武士们如同洪流一样擦着城墙而过,目标就是不远处的首里城炮台,桦山栗源站在城墙下,抬头仰望久违的尚泰王,毕恭毕敬的鞠躬致意,

“陛下安好,许久不见,请恕外臣不能全礼了……请陛下放心,尊学生兵领袖项英军令,岛津家武士前去为陛下坚守首里炮台,”

说完再次鞠躬,然后扭头就跑,身边跟着的是一群铁甲乱响的日本武士兵,

城墙上的尚泰王热泪长流“丞相啊,尚父,英灵不要走远,看看你的未经事业吧,我们做到了,我们真的做到了,”

“沒有人亡政息,您所指点的一切终将被我们所坚守……您看看吧,就连我们的世仇岛津家也折服在您的气魄之中……求求您回來吧,再看一眼琉球的大海,再看看东亚这片天地吧……”

尚泰王膝盖一软跪倒在城墙上,手里紧紧攥着遗书的原件,喉咙里发出哽咽难忍的声音,

战争打到现在,琉球军民气势如虹,虽然海面上的炮火依然猛烈,但是所有人都不会质疑胜利的最终到來,哪怕鲜血染红了那霸湾,哪怕琉球军民十不存一,这场战争最后的胜利依然属于琉球,

海面上的布鲁斯将军已经傻了,这场乱仗打的他头疼无比,剩余的八艘战舰要支援全城零散的作战的陆军,他们已经无法组成标准的射击阵列,所有人战舰都在各自为战,远远望去大海上一片混乱,

“将军……快看高卢人号……那个中国人逃跑了……”就在布鲁斯头痛万分的时候,一名水兵向他汇报道,

在整个战阵的最北端,是巡洋舰高卢人号,这时候一艘舢板已经落在了海面上正向西方划去,目标就是在遥远处观战的英国飞剪船,就是送龚橙來到那霸的那艘战舰,

“该死的中国老骗子,他这是不想负责任了,上帝会诅咒你的……”布鲁斯将军心里这个骂啊,怪不得老骗子不和我一起上光荣号呢,原來他早就想逃跑了,

骂归骂,布鲁斯心中也浮出深深的忧虑,现在局势已经到了连龚橙都不看好的地步了,难道这次远征真的要失败,

“该死的莫里哀啊,你怎么就让这群中国人给俘虏了,你这让我如何撤军,你让我怎么和巴黎交代……上帝为什么这样惩罚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