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 冲阵的海盗/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龚橙做出逃跑的决定也不是头脑一热,在整夜的战斗中水性极佳的水狗來來回回传递了四次消息,等到肖乐天的遗言满那霸疯传,人们喊着速醒乎的口号进行战斗之后,龚橙迅速做出了判断,那就是跑,

“这一城人已经彻底的疯了,这种遗命能够从首里城流出,说明金长森他们已经彻底完蛋,现在主战派占据了绝对的控制权,法国人必败这摊浑水咱们不能掺和了,”

龚橙对于民心的揣摩有一种近乎于天才的直觉,不然也不可能摸着人心制定出这场骗局出來,现在仗打到这份上,如果还嗅不到失败的味道,那么他这岁数可真就活到狗身上了,

龚橙在法国远征军中的身份很特殊,别看他是中国人但是头顶上顶着的却是英国高参的头衔,他要是想走还真沒人能拦的住,在加上西方海面上那艘隶属于英国的商船一直都沒有走,弄的布鲁斯少将也不敢用强,

“让他滚蛋吧,这些中国人都是一群骗子……继续开火,支援我们的陆军……”

海面上炮声隆隆,硝烟四起,波涛中水狗拼命的划桨,小艇刺破波浪向英国商船驶去,

“大人放心吧,有我水狗在这大海上就沒有半分危险,我们赶紧回上海去,等到了租界就安全了,谁都甭想从英国人手里找咱们的麻烦……”

“好样的,关键时刻还是自己人可靠啊,也不枉我洗白你一次,这次回国我给你找点好营生去……等等,南面那是什么,”龚橙正许愿呢,突然发现南方的海面上隐隐浮现几个黑点,

水狗从怀里抽出单筒望远镜,只瞟了一眼就愣住了,紧接着他放下望远镜双手角力船桨晃动如风“大人做稳了,我的一群仇家來了,咱们必须马上回到英国船上去……”

“仇家,你仇家是谁,这里怎么会有你的仇家……”

“别问了大人,您有力气就帮我划两下吧……”

小艇那一刻就跟塞上电动马达一样,船头都飘起來了,在海面上一砸又一砸的,而在小艇的正南方,三艘南海常见的中国式帆船正乘风破浪向北方一路碾压过來,

船头飘扬着黑色的骷髅旗,还有黑鱼旗,桅杆上挂满了嗷嗷乱叫挥舞着长刀火枪的水手,甲板上甚至还有两门小型青铜炮正在调试,这样的装扮不用猜就知道这是横行南海的中国海盗船,

“快快快……都给老子打起精神來,第一个把丞相还活着的消息送到琉球,狮城华商就给五万两,妈的我金眼鲷今天也赚把良心钱……”

叉腰矗立的正是南海著名的海盗金眼鲷,这个最崇拜强者的海上霸王一听给肖乐天送信还有五万两银子可以拿,一下子就狂热了起來,

这时候的肖乐天在东南亚已经是所有华人心目中的丞相,是能够横行欧罗巴的大英雄,听着三山五岳、七侠五义长大的绿林爷们,谁不崇拜这样的好汉子,

“这才是英雄呢,外战能打胜仗,那就是岳飞岳爷爷在世……老子我沒读过书,我也知道打外战的就是比打内战的有种……不服气來辩啊,”

“汉朝时候有卫青、霍去病,唐朝时候有李靖、薛仁贵,宋朝时候还有冤死的岳爷爷……那都是鼎鼎大名的千古名将,是最有种的好汉子……我金眼鲷谁都不服,就服这样的大英雄,”

“肖丞相能在欧罗巴给全天下汉人扬眉吐气,那就值我金眼鲷一跪,现在报信还有银子拿,要是再不敢,就让龙王爷吞了老子……”

金眼鲷喊道兴奋之处,原地來一个旱地拔葱冲到桅杆之上,单手握着缆绳另一只手指着远处的海岛,

“妈的,野平太、雪樱那批日本海盗都能在丞相大人的麾下讨一个金光闪闪的前程,咱们都是堂堂汉人,怎么就不如他们了,兄弟们别怕死,人生能拼几次,咱们也换个封妻荫子啊……”

这最后一句话才算暴露了金眼鲷的真实想法,谁说江湖汉子不会动心眼,这群人其实比猴儿还油滑,投靠肖乐天这样的英雄首先是有面子,三山五岳的绿林朋友就沒有一个敢笑话的,其次还有钱拿,真要是第一个把消息送到那霸去,狮城华人还真不在乎五万两的赏银,

最次就是他们内心最真实的梦想了,提着脑袋的买卖谁还干一辈子不成,趁着好机会跟丞相结个善缘,人家肖丞相连日本海贼都能纳为己用,我们都是华人难道连一点机会都不给吗,

江湖汉子,别看他嘴上爱说狠话,但是谁还沒有一个招安梦啊,

金眼鲷说到激动之处,一把撕碎自己的上衣,露出大海上常见的古铜色皮肤,和后背上两条凶猛的金眼鲷,他手中的火铳啪的一声闷响,

“兄弟们啊,富贵险中求,今天卖命换富贵喽……”

三艘海盗船上的兄弟都陷入了彻底狂热之中,一个个晃动着武器嗷嗷乱叫“卖命换富贵喽……卖命换富贵喽……升旗啊,”

一面巨大的肖字认旗猎猎作响,也不知道金眼鲷是从哪里弄來的这么大匹白布,这面旗子居然有三十多个平方米,就跟一间小房子一样大了,

鼓荡的海风吹打着旗子,上面就一个大大的肖字,证明了琉球真正的主人肖乐天就要回來了,

这么大的一面旗,从南面压了过來,法国瞭望手岂能看不见“船长,快看南方,有古怪的船只……是海盗船……那面旗子太古怪了,那究竟是什么,”

远征军里当然有精通汉语的翻译,他们抄起望远镜一看吓的后背全湿透了“是肖字认旗,我的上帝啊,那个汉子念肖……就是肖乐天的姓氏,”

战舰上顿时炸开了锅,要说现在法国人最不想听见的汉子就是这个肖字,这场血淋淋的远征,就是因为这个姓肖的人而起,如果不是他也不会死这么多人,

“该死的这是什么,太古怪了……算了不管他是什么,马上调整姿态,准备战斗……”最南端的两艘战舰,海神号和阵风号开始转舵,调整风帆的角度,战舰在大海上切出圆弧白浪,两艘战舰船首向东,右舷准备迎敌,

可是他们低估了这群中国海盗的勇气和狂热,也忘记了现在的水兵都已经是疲惫不堪的疲兵,现在可不是远征舰队状态最好的时刻,

海神号和阵风号的转向并不顺利,由于两船距离过近,甚至出现了缆绳纠缠的事故,半空中只听蹦蹦蹦一阵闷响,绷紧的缆绳在半空中断裂,如同铁鞭一样迎风抽打,

“该死的,你们是怎么操帆的……”

“船长,我们人手不够,船上已经抽调了一部分水手上岸了……我们实在是顾不过來了……”

就在战舰上一片争论之时,南方的海盗终于出手了,三门舰首炮装填了满满的火药,轰轰轰三声巨响后,一片乌云就冲出去了,

葡萄弹,这群阴险的家伙居然装的是风帆克星葡萄弹,这场暴雨过后,两艘战舰的船帆被炸出无数的破口,一下子就兜不住风力了,

金眼鲷所乘坐的旗舰在最当中,左右两艘海盗船掩护侧翼,现在金眼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海神号和阵风号之间的缺口,他的旗舰就要从那个缺口中冲过去,只要冲到那霸湾,陆地上的军民就一定能看见肖字认旗,

“兄弟们啊,胜负就看这一哆嗦了,这三艘船老子我不要了……给我撞上去,”

金眼鲷够狠,他知道跟法国人拼火炮是找死,想突破军舰拦截,就要用最原始的战术,撞,

嗜血的海盗们早已经进入狂爆姿态,他们齐声高喊“撞上去,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拿命换富贵喽,”在狂热的喊叫声中,三艘海盗船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狠狠的冲了上去,

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越來越近了,近到大家都能看见法军战舰上惊慌失措者的面孔了,

“开枪……干死他们……”一阵白烟过后弹雨扑打在法军战舰上,而这时候敌我双方的距离也只剩下不到二十米了,

弹雨中惊慌躲避的法军,终于恐惧了,无数人喊着上帝的名字尖叫,但是死神已经走在了上帝的前面,战舰的地狱终于到了,

轰轰轰……咔嚓咔嚓咔嚓……

撞击的巨响和木料碎裂的声音刺的所有人耳膜发麻,金眼鲷所乘坐的旗舰生生从两船的中间挤了过去,两侧的船舷全都被撞烂了,

“冲上去,跟这群法国鬼子拼刀子……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中国的功夫,”无数的海盗如猿猴一样从桅杆上跳下來,还有的从甲板上冲过去,两艘战舰顿时穿越回到了冷兵器时代,

金眼鲷还有更重要的任务,他可沒空再这里纠缠,他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冲过去,让肖字认旗飘扬在那霸湾上,哪怕遇到万炮轰炸也值了,

“快快快……再來一股大风,让我的船抢出去,龙王爷保佑啊,给我一阵大风……”

你想要风,那就有风,肖乐天不愧是众人嘴里的隐龙,就在那一刻海面上顿时起了一阵南风,被夹在两船中间的海盗船帆猛然鼓荡起來,一股巨大的力量猛推了他一把,

“哈哈哈,好过瘾,好过瘾……”金眼鲷的眼前,自己的海盗船已经彻底变形了,船体两侧已经全都被破坏,甚至露出了里面的龙骨,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终于挤了过去,肖字认旗终于杀回到了琉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