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8 不能虐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一旦上了年纪.情绪就受不得大起大落了.琉球这场战争从始至终战局就跟烙烧饼一样的翻來覆去.其中最揪心的问題就是肖乐天的死活.

莫里哀的战略欺骗.成功的把整个琉球的人心弄的焦灼无比.从轰炸开始的那一天起.琉球万民的心就是浮躁不安的.因为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疑问.关于肖乐天死活的疑问.

正是因为人心浮动.所以金长森这群已经压死的投降派们.终于有了翻身的机会.如果沒有一些左右摇摆的民众支持.这些老棺材瓤子们怎么可能再次的兴风作浪.

甚至包括蔡瑁、尚泰王都曾短暂的动摇过.要不是最后关口尚泰王埋伏下了岛津大郎这个暗子伏笔.沒准莫里哀的计策还真就成功了.

人心几起几落.肖乐天死了.然后又活了.再然后又死了……直到最后生生把丞相遗书给逼了出來.那份本不应该出现在世人面前绝笔.竟然成为了所有琉球军民与国同殉的口号.

人心在这场风暴中.被瞬间推到喜马拉雅之巅.又被狠狠的压入马里亚纳之渊.年轻人还能勉强稳住心态.但是范镰、林远渺这帮老臣们可实在是承受不起了.

当最后圆满的结局摆在他们面前之时.那股支撑着他们的火气突然一泻.昏迷也就是必然的了.

尚泰王盯着手中那厚厚一沓子报纸.有英文版的.也有狮城翻译的中文版.上面的照片哪怕之前有一张流入到琉球里.这场战争也不会是这样的结局.

法瑞边境干残骑兵团.汉堡大火勇救孤儿.死守石桥高地所创造的奇迹……这么多狂胜的事迹.哪怕有一件传会琉球.哪怕就是一张照片.或者一句话也行啊.

“冤啊.这么多军民死的太冤了……丞相啊.您怎么不把消息早点带回來啊……呜呜呜……琉球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尚泰王单手扶着垛口.膝盖一软缓缓的给燃烧的那霸港跪下了.他是给那数万枉死的冤魂跪下了.

“你们死的冤啊.如果我的心再坚定一点……如果我再成熟一点……如果我沒有退缩.也许你们就不会死了……我作孽啊.”

尚泰王的自责感染了在场所有的人.他们知道如果从一开始就万民团结一致.铁了心跟法国人战斗到底.最后不仅胜利在手而且伤亡顶天有现在的三分之一都不到.

在这场战争过后.肖乐天曾经聘请了很多美国、普鲁士甚至英国军校的高级精英们.对战局进行过反复的推演.最后得出一个很悲伤的结论.

“这场战役如果琉球选择死守而沒有中间的左右摇摆.那么军民伤亡数字应该在两万至三万之间.也就是说莫里哀的战略欺骗直接造成了五万多军民的枉死.”

这群外国军事专家说话还是比较客气的.他们就差直接明讲是琉球君臣的战略误判害死了那么多无辜的军民.

尚泰王跪在城墙上.他心中的悔恨倾尽太平洋也洗刷不掉.而其他的臣子也都深有同感.岛津大郎最后实在是按耐不住了.他冲到莫里哀面前.左右开弓这通狠抽啊.

啪的一声“骗子……”再啪的一声“刽子手……”他就这么一句骗子.一句刽子手的左右开弓.莫里哀两边的后槽牙都给打掉了.

现在的莫里哀已经彻底绝望了.从金眼鲷带來消息那一刻.他就知道败局已定.再加上海面上的炮声已经停了.他知道布鲁斯已经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战争已经停止了……你们这种虐待俘虏的行为是要遭到谴责的……”布鲁斯扭动着身体躲避岛津大郎的嘴巴子.

“巴嘎……你不配得到善待.你就是一条恶毒的毒蛇……”接着啪啪两个耳光.

“陛下……请你记住.我是代表法兰西的特使……两国征战不杀使节.这是你们亚洲的传统……”

“请你记住了.你们只不过是战胜了我莫里哀一个人罢了.你们根本就沒有战胜法兰西……庞大的帝国连万分之一的实力都沒有用出來.英明的君主不会做这样的傻事的.”

就在莫里哀吼叫的时候.尚泰王发疯一样跳起來冲过去.推开岛津大郎“走开.让我來.”尚泰王扬起手就想往下抽.可是在最后一刻他还是忍住了.

莫里哀肿着嘴巴仰头看着尚泰王“是的陛下.您做出了正确的决定.我希望您好好记住我所说的话……”

“法国陆军现在本土常备兵力有六十万.而海外殖民部队数量在四十万.而一旦战争爆发.充足的预备役可以在几个月内组织起两百万到三百万的精锐军队……”

“法兰西的海军实力.现在仅次于英国.大西洋舰队和地中海舰队是法国海军的骄傲.战列舰和重巡洋舰的数量就已经接近两百艘……”

“我亲爱的王.我并不是在威胁你.我只是向您阐述一个很残酷的现实……你们今天所面对的远征军.只不过是法兰西从印度大陆上拼凑出來的而已……”

“你们以为他们很精锐.错了.他们和最精锐的本土王牌相比纯粹就是不入流……”

莫里哀两腮红肿无比.仔细一看还真有几分眼镜蛇脑袋的影子.也是两边鼓了出來.而他的毒舌依然很厉害.从他嘴里蹦出來的每一个字都让尚泰王无可辩驳.

“陛下.这场战争你们赢了.可是你们只不过是赢得了一点战略缓冲期罢了.法兰西的骄傲是不容践踏的.早晚法皇会派遣十倍百倍的军队來进行复仇的……”

“这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色厉内荏的叫嚣.我只是很平静的跟您阐述一个道理……从现在开始.从战争停火的那一刻.你们反而要对我更加的客气.因为我的身份代表了法兰西……你们想从谈判桌上得到更多.就需要对我更加的客气.否则……”

“八嘎呀路……”一声爆喝之后三把太刀同时出鞘.直奔莫里哀的脖颈砍去.那是岛津大郎、铃木太、雪樱三名愤怒的拔刀队员出手了.

这个死到临头的法国人.到现在居然还敢口出狂言.难道他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满城数万冤魂都系在了他的身上.现在居然还敢威胁人.

“碎尸万段……”三名日本武士齐声大吼就要下手.

尚泰王吓的大吼一声“住手……不能杀使节.”

“陛下啊.他算什么使节.他就是我们琉球的俘虏啊.这种毒舌不能留啊……”三名拔刀队员刀子虽然停下了.可是他们依然不想放弃.

这时候蔡瑁带领的那群御医们.也把范镰、林远渺他们救醒了过來.几名虚弱的文臣一看这场面当场就吓呆了“不能杀人.绝对不能杀他.如果莫里哀死了.咱们和法国的谈判就沒法进行了.到时候法皇就算心里想和谈.他也做不了主的……”

蔡瑁毕竟是琉球目前武将之首.他一看文臣有点镇不住场子了.赶紧厉声喝道“还不把刀子收起來.丞相的军纪全忘记了.退下……”

将军发话了.岛津大郎他们不敢再坚持刀光一闪.太刀回归刀鞘.不过雪樱这时候突然舔了舔嘴唇.诡异的笑道“将军大人.既然不能杀.但是咱们至少得关押吧.我们拔刀队愿意接过关押俘虏的重任.”

尚泰王一听就明白了.这帮士兵心中这口气不出來是不行的.这群法国俘虏要是落在拔刀队的手里.估计就会生不如死了.

现在国头村哪里又一千多法军俘虏.那霸湾里的渔民大乱战还沒有结束.估计活捉的法军也得有两千左右.着三千法军俘虏.加上一个特使莫里哀.也是谈判桌上不小的砝码了.

“三千法军啊……还有一个特使……”尚泰王顿时就犹豫了起來.莫里哀多少也能听懂汉语.他后背一寒厉声喝道“你们想干什么.想要虐待俘虏吗.我告诉你们.那是会受到惩罚的……”

啪的一声脆响.雪樱反手一个耳光“虐待.你这个混蛋.屠杀平民的时候想过虐待这个词吗.想过惩罚吗.”

“俘虏还想要什么权利.你做梦……”说话间她的手又扬了起來.

“住手.这群俘虏绝对不能给你们看管……”就在这一刻城墙的马道上突然响起一个威严的声音.虽然听着很年轻但是口气里有一股不可置疑的气势.

“谁.嗯.项英……”雪樱扭头一看.顺着马道走上來的正是学生兵的领袖项英.就是他在国头村成功突围.而且从岛津家带回了援军.而且他的身份还很特殊.龙爷的亲侄子.未來妥妥的新军高官.

这是丞相要大用的人.拔刀队们可不敢无礼.他们对项英的尊重甚至超过了蔡瑁.

“项先生……此话何意.”岛津大郎微微欠身问道.

项英现在跑的满头都是大汗.前胸后背的军服都湿透了.他扶着城墙喘了几口气“陛下.所有的俘虏请交给我们学生兵看管.新军还有拔刀队包括民团都不可以接手.我们绝对不能虐俘啊.”

“为什么.”城墙上一片不服气的惊呼.

“该死的.你们忘记了六年前的事情了吗.你们忘记了圆明园是怎么被烧的了.哦该死.你们是不是沒听过丞相对那次大火的精辟分析啊.你们可不要铸成大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