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 码头夺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霸港自从开商路以來.就沒有这么热闹过.成千上万的军民满心仇恨的涌入码头区.把水里面淹的半死的红衣士兵一个个打捞下來.往往是丢上來一个就有十多个人抄着绳子冲上去五花大绑.

这些进攻那霸的法军水性不可谓不好.但是再好的水鬼也架不住整个城市全民总动员的追杀啊.往往他们还在水中.就被一群渔民冲上去一通老拳.呛的半死然后丢上岸來.

这些被那霸军民骂做‘龙虾兵’的法国士兵这次是真的被捆成了一只只的大龙虾.粗实的麻绳.甚至还有坚固的船用缆绳.都成了琉球军民玩‘SM’的工具了.

这是一场绳缚艺术的大比拼.本來海上讨生活的水手们就将各种缆绳搭界的手法当成谋生的必备手艺.几千年的发展下來.水手结居然成了一门很高深的技术.在这群娴熟的‘艺术家’的手里.一只只煮熟的龙虾被捆的惟妙惟肖.估计开一次展览都够了.

“收紧了.再收紧了……腰再弯曲一点.对就这个样子给我挂起來……”被捆成各种龙虾花样的法军士兵.被吊在高高的旗杆上.一串串的在风中摇晃.

嘴里.鼻子里.甚至耳朵里都有水往下流.再收紧一点绳子那名龙虾兵干脆嘴一张胃口里面的脏水全吐出來了.

“操你丫的.你刚刚杀完我们的人.现在又吐我一身吗.揍死你……”身上沾了脏水的民团士兵暴怒的跳起來.抄起粗大的木棒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臭揍.

这时候的人群哪里还有理智可言.人们有样学样看见一个动手的紧接着成百上千的人都开始下手了.

“打.往死了打……不不不.别一下子就打死了.折腾他三天三夜.给乡亲报仇……”不一会的功夫整个码头上万民众嘴里已经就剩一个打字了.

这场面何其壮观.人们想尽一切办法把龙虾兵们吊在半空中.周围一群人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抽打.

个子高的踮着脚就能用木棒揍到敌人.而个子矮的则需要站在木箱上.或者跳起來才能抽打到仇敌.

最开始的时候新军的军官们还知道留活口呢.可是毕竟这些军官的数量在人群中微乎其微.他们的喊声很快就被愤怒的咆哮声给淹沒了.天地间只剩下一个字‘杀’.

人们眼瞅着数十名法军被乱棍打的七窍流血渐渐的沒有生气.而剩下的也好不了多少.出气明显比进气多了.

直到这时候.侵略者才知道害怕是什么滋味.哪些刚刚被丢上岸的法军.跪在地上痛苦流涕“不……不要杀我……我投降了.我是俘虏……”

“啊……你们这是犯罪.是违背万国公法的.你们是野蛮人……啊.不要踢裆.哦……”

“野蛮人啊.欧洲从來沒有杀俘虏的先例.你们都是罪犯……”

这群法军嘴里叽里呱啦的乱叫.他们也不想想这群百姓能听懂法语吗.更何况就算听懂了又如何.俘虏要受到万国公法的保护.那么无辜的平民呢.

当你们屠杀平民.jianyin掳掠的时候.有沒有想过万国公法.天下的道理不是只偏向你一家的.

就在军民杀的兴起之时.突然从东北方的街道上响起一阵密集的马蹄声.紧接着一个万民都熟悉的声音响了起來.

“住手……所有人都住手……战俘不可虐待……”

这声音当然是尚泰王的.也许之前百姓们对这个声音还不怎么熟悉.但是自从尚泰王走上街头去亲**问军民.去亲自和百姓一起摸爬滚打之后.这个声音就已经被万民所铭记.

“陛下……是陛下來了……陛下万岁.”长街上百姓轰然跪倒一片.如果说以前百姓跪君王那是一种习惯约束.而今天这一跪却是人民发自内在的崇拜.

尚泰王能走到难民营里.亲自照顾百姓.能在烈火熊熊的街道上.亲自救助孤寡.甚至能和万民一口锅里吃饭.在一起艰难的熬过战舰的轰炸.这样的君王已经是罕见的明君了.

这一次大战.虽然造成琉球王国重大的人员和财产损失.但是也有一件意想不到的收获.那就是让尚泰王的王位更加的牢固了.现在就算是肖乐天想要抢尚泰的王位.百姓也会有所怨言的.更何况别人了.

当然了.肖乐天的志向并不是一个小小的琉球.他一直所坚持的只是在经济和军事上控制琉球.而不是想得到尚泰王的大义名分.所以肖乐天对尚泰王邀买人心的举动根本就无所谓.

尚泰王策马从人群中穿过.一看码头上已经挺立了一百多具尸体不敢怠慢赶紧下令“所有军民听令.从现在开始任命项英为学生兵领袖.丞相的拔刀队和日本岛津援军接受项英的指挥……所有俘虏由学生兵看管.任何人不得接手.”

“从即刻起.不得虐俘.更不能擅杀俘虏.”

轰的一声.码头上一片惊呼“为什么.这群混蛋杀了我们那么多人.为什么我们不能杀他们.陛下要为死去的百姓报仇啊.”

数万军民跪倒在地哭声一片.他们只有一个请求那就是杀俘.把这些俘虏全杀了.

场面顿时混乱了起來.尚泰王哪有处理这种群体事件的经验啊.骑在马上顿时束手无策.紧急关头梁坤将军赶到了.一看这场面就怒了.

“卢英呢.你个狗日的.怎么管的兵……吹集结号.新军先给我集合起來.钻百姓堆里起什么哄……”

卢英红着脸跑过去敬礼“是.吹集结号……”不一会的功夫滴滴答的军号声响起了.码头上的新军开始脱离人群.士兵找他的班长.班长找他的连排.一面面的军旗下开始汇集起一个个豆腐块样的军阵.

军队就是这么奇怪的集体.分散开一个个都是老百姓.他们的情绪也同样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但是只要他们聚集在一起.汇集在军旗下找到了自己的建制.那么集体主义就会立刻取代个人主义.

自己想干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集体想干什么.而决定集体干什么的只有军事长官.只有他们的领袖.

“全体都有.稍息……立正.全军统一捆绑俘虏.不得殴打虐待.更不能杀死……俘虏统计完毕.立刻移交给学生兵……执行命令.”

“是……执行命令.”全军顿时以连排为单位开始风格区域.将百姓和俘虏法军用人墙分割开.

一名又一名法军从海里被拎上來.收缴武器后由精通外语的学生兵登记造册.十名俘虏为一组开始被带离码头.

街道上到处都是百姓仇恨的目光.是不是就有人抄起石头砸了过去.不过正因为有士兵在维持秩序.每一次骚乱都被新军用身体给挡住了.

“老乡啊.别砸了.再砸就砸我身上了……我们也有命令啊.你们放心丞相回來之后绝对饶不了他们……”

“对对对.大爷您别激动.您坐门后面休息一会.您别生气了……您这么想啊.咱们要是都杀沒了.回头丞相回來了不就沒杀的了吗.咱们给丞相留几个……”

“对对对.咱们给丞相留几个.让丞相也过过手瘾……”人老了还真跟孩子一样.这样的借口他居然也信.不过这样的小插曲确实冲淡了人群中的戾气.

坂本龙马和桦山栗源等日本高官.现在佩服的五体投地.对于肖丞相练出來的兵他们已经说不出什么了.

这些日本高级武士们.深知带兵的不易.带兵不易里面最艰难的就是‘止怒’你想让士兵狂热很容易.让他们舍生忘死也有很多办法.但是让血战后的军队‘止怒’可是非常困难.

血战之后的士兵心里面藏着太多的戾气.被鲜血冲头的他们靠的就是一腔血勇和野兽一样的原始杀戮yuwang支撑着他们的精神.

为什么自古以來大战的尾声都要屠城、劫掠、虐俘呢.就是整个军队这种戾气必须要释放出去.

普通的士兵都沒受过多高的教育.他们也不懂那些控制自己情绪的法门.这种戾气最后都是靠暴力來发泄的.

在这一点上日本武士深有同感.这个民族小而暴.几千年的历史上他们对‘止怒’这个课題的研究.压根就沒进展.每次战争之后你去看吧.日本军人必须要发泄.不然军队就得大乱.

而今天琉球新军展示出的这种‘止怒’的奇特本领.彻底征服了他们.有时候上军和下军的区别.在这一点就能显露无疑.

坂本龙马低声说道“我年轻的时候是在四国长大的.太平洋的海水广阔了我的胸襟.那时候我以为我的胸怀是象大海一样……可是今天.当我遇到了肖丞相后.我才明白我的胸怀连一汪池塘都不如.丞相才是那个深如太平洋的男人……”

桦山栗源现在已经彻底服气了.他回想自己和肖乐天作对的那一幕幕.小腿甚至都在颤抖“哈伊……您的胸怀若是池塘一般.那么我渺小的也就是一只茶杯了.”

人群之后的竹中井上无力的靠在半面残墙上.嘴里只剩下喃喃自语“怎么做到的.丞相到底是如何训出的军队.这里面肯定是有道理的.这个道理究竟是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