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4 雕塑/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离开琉球已经过了三个季节,两场战争,生死传闻翻來覆去折腾了好几回,等待他处理的公文堆成了山,

但是无论肖乐天再忙,今天他也不能离开全城的民众,因为他知道经历了这么多的民众情绪非常敏感,急需自己走到他们身边去安抚,

肖乐天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走到人群中间去,让民众看见他,听到他的说活,甚至能摸一摸衣角,人们就能感受到莫大的安全,对未來也充满了希望,

是丞相带领大家过上了好日子,又是丞相的鼓励让大家战胜了强敌,现在丞相平平安安的回來了,回到大家的身边那么我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丞相啊,回來就好,这次不走了吧……”

“不走了,要走也是在东亚转悠,绝对不出远门了……”

“那就好,那就好……君子不立危墙,您是我们的主心骨啊,”

“丞相啊,新军什么时候扩招啊,我们要参军……不能再被动挨打了,憋屈啊实在是憋屈,”

“臭小子想当兵啊,文化课学好了沒,你小子要是敢保证认识二千个汉字,并且会加减乘除,我保送你去军校……”

……

肖乐天在人群中走,回答这人们的问題,他就好像一个超级恐怖的情绪稳定器一样,只要他所经过的街区,只要他所抚慰过的民众,都能一扫脸上的阴霾,阳光重回到他们的身上,

在肖乐天的身后,是远征军官团的成员,是尚氏王朝的文武大臣们,还有更多负责治安的新军战士,

虽然每个人都有一脸的倦容,但是他们不会辜负任何一名百姓的期待,队伍穿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哪怕鞋底磨穿肖乐天也希望能够安慰更多的百姓,

“咦……那不是米老板吗,咱们那霸的米袋子,我们米缸里的大管家……躲什么躲,别忘了你的命还是我救的呢……”

肖乐天一眼就看见人群中躲躲闪闪的米老板了,一声招呼米老板吓得脸上冷汗全流出來了,他从人群中钻了出來,噗通就跪在了地上“见过丞相,给丞相大人磕头了……”

肖乐天一把搀起他來“米芾啊,你我也算是老相识了,何必如此,何必如此,”

米老板急的眼泪都快流出來了“对不起丞相,我无能沒有看管好新军的军粮,之前闹了一场米暴动结果让范老掌柜给平息下來了,但是之后又是炮轰,又是法国兵放火的……军粮损毁三分之二……现在琉球粮食价格是往常的一倍还多……”

“我惭愧啊,我沒出息啊,我对不起丞相,我对不起大家伙……呜呜呜,”说完米老板捂着脸就哭,

米暴动的事情肖乐天在船上就已经知道整个过程了,他长叹一声把烂成泥的米老板拽了起來“别说了,我已经都知道了,这是战争中的罪过,不怨你不怨你啊,”

“來,你带着我去当时践踏事件发生的地方去看看,我听说有母亲护着自己的孩子被踩死了,”

米老板用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带着肖乐天走到一处街道的台阶旁“就是这里,当时我站在屋顶,整个过程我都看见了,践踏事件发生的时候,人们都慌了,我在屋顶上跳着脚说不治罪了,让大家不要惊慌,可是人言轻微,践踏还是发生了……”

“可惜到最后我们也沒查到死去的母子是谁……我只记得那个女人和孩子摔倒在地上,周围黑漆漆的全是人影,那个母亲弓着身子把孩子往自己怀里塞,她想用自己的命换孩子的活命……”

“呜呜呜……可是人实在是太多了,你一脚我一脚不一会的功夫那个母子俩就沒动静了……到死就连个哭声都沒有……”米老板说到这里双手捂着脸蹲在地上呜呜的哭着,

周围一片死寂,经历过米暴动的所有百姓,这一刻沒有一个人能站得住,全都跪下了就好像天空中有那一对母子的魂灵在俯视一样,

一股悲愤之气在肖乐天心中左冲右撞,这是一场找不到凶手的谋杀案,可怜的母子死在了人们的贪婪、恐惧和自私自利之下,

“项英何在,”肖乐天突然低声的问道,项少龙赶紧回头往人群里搜找,今天这种大场面,项英不可能不來,一会的功夫项英就一路小跑來到肖乐天身边,

肖乐天欣慰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他万万沒有想到这次琉球之战,学生兵们居然异军突起在整场战役中,起到的作用甚至不亚于蔡瑁和梁坤,

看來人才还是得自己培养的,关键时刻就是得靠嫡系往上冲,这才是真正的心往一起想,劲往一起用呢,

“你做的不错,沒有辜负我的教诲……我给你一个任务,回头去统计学生兵中功勋最卓著者,列一个名单给我……”

“不过我提前告诉你,我可沒有金银财宝,高官显位封赏给你,我能给予你们的只有更刻苦的学业,还有我给予你们的更艰难的任务……而回报只有一个,”

“你们这群人,以后可以叫我校长,拥有见我不拜的特权,这就是我对你们的奖励……”

项英脸一下子就涨红了,周围的军民也都愣住了,这哪里是沒有赏赐啊,这比天底下任何金银珠宝高官显位更贵重,这就是公开了嫡系的身份啊,

“是,校长,”项英脸红的都要滴血了,

肖乐天摆了摆手“先别叫我校长,我问问你,听说你们学生兵们之前正在捐款,说要给我塑铜像,有沒有这件事,”

“不说话那就是有了,好吧,我并不是批评你们……现在你们把钱掏出來吧,就在这里就按照米暴动那天的场景,塑一座母亲护子的铜像……”

“我给你们请意大利的顶级雕塑师,你们钱不够我肖乐天私人掏腰包给你们补……不仅是这里,正常战役中所有可歌可泣值得纪念的事件,我都要塑铜像以示纪念,”

“米店外的母子铜像,国头村舍生忘死的水鬼,深夜向法国人逆袭的死士,就连立下汗马功劳的日本武士,我也要给他们一座铜像……”

“纳尼,”岛津大郎和他们的拔刀队员们当时就傻了,要说亚洲那个民族对荣誉最为看重,那就顶属日本的大和民族了,为了荣誉他们可以笑看生死,剖腹都无所谓,

现在肖乐天要给他们塑铜像,就是那种几百年上千年都不朽的铜像,让无数后代子孙瞻仰他们的功绩,得到后世万民的香火供奉,

“哈伊……请丞相大人收下我们的忠诚,”岛津大郎他们一群人跪在地上脑袋一下子就撞在石板上了,这一下好用力居然连血都飙出來了,

人群中的金眼鲷和他的手下们全傻眼了“看看,你们看看,老子的判断是多么正确啊,雪樱这帮日本海贼居然要被塑铜像纪念了,乖乖啊,这才是大手笔大气魄呢,跟着这样的主子干,就算倒贴钱我也乐意……”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我们也是爹妈生养的大好男人,干嘛不搏出一个万古留名呢,干了,至死我也沒二心了……”

肖乐天回头望着尚泰王和蔡瑁林远渺这帮琉球重臣们,微笑着问道“陛下,臣在这里树立这座母子雕像,请问是为什么,”

尚泰王浑身汗出如浆,面对尚父的无形压力他膝盖都发软了,

“尚……尚父,您这是要诛尽一国民心啊,你是想让所有人每天都能看见他们曾经以为贪婪、自私、愚蠢而铸下的大错……您是想提醒后來者,想要全新的国家,想要民族主义兴起,就必须要丢掉小我成就大我……”

尚泰王一边说一边偷窥肖乐天的脸色,可是他根本就看不出悲喜來,最后尚泰王咬牙狠心跺脚说道“学生悟了,学生真的悟了,首里城内库出资金,我们也在码头树立雕像,把我们是如何被骗的,我们又是如何突围的一幕幕,永远凝固在哪里,”

哎……肖乐天心中欣慰的松了一口气,还不错尚泰王够机灵,老子我就是要让你把你们的错误永远定格在民众的心里,这就是你们对万民的一份忏悔书,这就是捏在我手里的黑罪证,

别以为你从我这学了几招作秀的手法,就能尽收万民之心了,有我肖乐天在,琉球的民心就不可能分给你,

不过肖乐天的志向并不是抢尚泰王的名位,他所想要的只是控制而已,他笑着搀扶起尚泰王“陛下悟了就好,悟了就好……天下谁人无错呢,有则改之啊,不过陛下能够出城犒民,不顾生命危险和万民同呼吸共命运,这是上古仁君才有的美德啊,”

“陛下还是仁爱的,此乃万民之福,请受微臣一拜,”说着肖乐天九十度一个大鞠躬,

尚泰王‘开心’的都哭了,赶紧还礼“丞相不可多礼,丞相是琉球架海紫金梁,是东海的定海神针,在朕的眼里,您永远都是尚父,”

尚泰王怎能不哭,肖乐天只说到了他仁爱的有点,根本就沒提英明果断,活着聪慧机敏什么的,这就是给自己定调了‘这是一个心眼好的皇帝,但是能力一般,指望他守国可以,但是想强国,那就是做梦了’,

高手过招往往只有一两个字,但是这一两个字却能决定人的一生命运,

现在的肖乐天,就有决定尚泰王一生命运的实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