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 金长森最后的命运/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尚泰王和那些琉球老臣们彻底绝望了,本來他们以为靠着这次尚泰王亲民的满分表现,可以尽收民心,然后再靠长时间慢慢经营,能够把权利从丞相手里收回,

但是今天肖乐天仅仅用了两个字就打消掉了尚泰王和那些老臣们的幻想,你就是个‘仁君’这是我给你的帽子,你要好好戴一辈子,

这顶帽子既是你的保护伞,保护你一生都能保住王位,但是这顶帽子同样也束缚住了你,好好的当仁君去吧,如何带领琉球王国一路向前,那就请托付给我,琉球的肖丞相,

林远渺、蔡瑁这群老臣,看了看肖乐天再看了看尚泰王,最后又看了看自己的岁数,他们心中长叹一声,不得不承认琉球现在已经逃不出肖乐天的手心了,

等再过一些年这些老臣慢慢死去,肖乐天培养的人才逐渐接手权利,到那时候尚泰王可就真成汉献帝了,

当然了,蔡瑁林远渺心中也有另一个希望,也许肖乐天一直鼓吹的‘君主立宪制’不是空穴來风啊,也许肖乐天真的能够保住琉球的国祚,毕竟他都是能征战欧罗巴的强人了,对面的大陆资源更丰沛,应该看不上一县之地的琉球吧,

事到如今,琉球君臣也只能用这种心理安慰大法给自己找平衡了,琉球王国存在的根本就在肖乐天的一念之间,

就在肖乐天满城抚慰民众的时候,在首里城漆黑的地牢里,一脸惨淡的金长森正靠在栏杆处老泪长流,一盏孤灯把他的身影拉的长长的,

在栏杆外面陪着他一起哭泣的正是他的孙子金三顺,爷孙在这个地牢里终于团聚了,

“孙子啊,爷爷对不起你,爷爷给你招祸了……不过你放心我给你留下了一辈子都够花的财产,就藏在……”

金胖子一边哭一边摇头“我不要,爷爷我只要你活下去……呜呜呜,孙子我这次立功了,我跟着项英他们突围出去还请來了救兵,法国战舰快步者号也是我们炸沉的……我用功劳换您的命啊……”

金长森隔着栏杆抚摸着孙子的脑袋“傻孩子啊,你立下功劳了,而且还跟龙爷的侄子结下了善缘,那就不要浪费在我的身上,我已经半截入土了,早死晚死都无所谓……”

“哈哈,爷爷欣慰啊,你立了这么大的功劳,丞相也许只杀我一个,沒准咱们的家族就保住了……切记,你不要用你的功劳來换我的活命,你要去保护咱们的家族啊,”

小胖子从爷爷的口气中听到了决绝,他拼命的摇头“我不信,我不信丞相会那么狠心,您又不是成心投降敌人,当时您的选择也是迫于无奈啊……”

“别傻了,丞相已经饶过我一命了,现在你还奢望第二次,再说了,我这几天一闭眼眼前就是数不清的冤魂在飞,我的错误造了太多的孽了……死了好啊,死了也是个解脱,”

说到这里爷孙两人又一次抱在一起放声痛哭,

自从项英他们返回首里城,金长森就知道自己爷爷的遭遇了,他在那一刻脱离了军队,凄惨的走入地牢,这几天都在陪着他的爷爷,

金长森虽然是个摇摆的弄臣,但是他在首里城里还是有人缘的,尚泰王也不会阻止他们爷孙见面,所以这几天金三顺吃住都在地牢,给自己爷爷准备饭菜、倒马桶、换干净衣服、擦身子,他好像要把这辈子的孝心在这几天全都用尽,

金长森已经做好了死去的准备,他的罪过大的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他很清楚如果沒有自己的配合龚橙的奸计也不会那么容易得逞,可以说从谈判之后死掉的军民,那些冤孽金长森都得背,想跑都跑不了,

但是金三顺心中还有希望,他沒有听爷爷的话,在当天晚上他就跑到丞相府去跪门了,

肖乐天的丞相府就在过去日本兵营的位置,现在几经扩建已经是气势如虹的一片大宅子了,这里能够俯瞰整个那霸市区包括首里城,

门前的卫兵都认识金三顺,一看这小胖子跪在门口不起來也不说话,他们都知道底细了,也不废话赶紧告诉了项英和龙爷,现在也就他们爷俩能够在丞相面前说小话了,

当肖乐天从项英和龙爷的嘴里听到消息之时,他正在如山一样的案牍中奋笔疾书呢,听完项英话,肖乐天长叹一声“去吧,通知蔡瑁和尚泰王,让他们也去地牢旁听,这件事总得有个交代啊……”

夜深人静之时,肖乐天在重重护卫的保护下走入首里城地牢,这时候的金长森已经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他正了正衣冠向肖乐天行跪拜大礼,

“老臣见过丞相,丞相能亲自送我这一程,老臣倍感荣幸,有些话我真的是不吐不快,还请丞相解惑……”

肖乐天沒有正面回答他,反而挥手让士兵抬來一个小桌子,上面摆放了四菜一汤很简单的下酒菜,

“坐坐坐,先喝一杯……”两人碰了一下,香浓的花雕美酒入肚两人脸上都带來三分红润,

肖乐天放下酒杯问道“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老臣当然知道,低估了法国人的狼子野心,脑袋一热相信了龚橙那个老卖国贼,害死无数军民,我罪不容赦也是死有应得……”

“哎……你还是沒明白啊,都到现在了你还沒开悟,你这脑袋里怎么装着这么多的固执,你是不是铁心了当我是曹操,你是不是觉得我早晚一定要篡国,”

一句话如同寒风一样吹过地牢,温度顿时骤降,就连灯火都跳动了起來,在地牢外偷偷旁听的尚泰王和蔡瑁,紧张的差点把拳头塞嘴里,

金长森沒想到肖乐天居然这么坦诚,他仰头又是一杯美酒“对,这就是罪臣心中的问題,我就是想知道知道,丞相究竟怎么篡国,”

“是您亲自动手,还是学曹操让儿子动手,反正你不可能永远只当丞相……”

“为什么不永远当丞相呢,还有你为什么不认为我干几年就退休,甚至把丞相位让贤呢,你为什么不这么想我呢,”

“哈哈哈……”金长森笑的胡子都抖动起來了“丞相干嘛诓我这个临死之人,自古权臣和君王之间的下场不就是你死我活吗,”

“你肖乐天也许说的是真的,也许你真的不想篡国,但是你怎么保证你的手下不想,你怎么保证你的儿子不想,中国历史上功高震主的事情还少吗,现在你在琉球就已经功劳大的赏无可赏了,”

“所以你们就要赏我一次背叛吗,”肖乐天脸色立刻冷了下來,

“金长森啊,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來见你,跟你喝酒并且说这番话題吗,你可知道我有多忙,你可知道对面的大陆现在以及乱成什么样了,你可知道塘沽工业特区已经被满清给包围了吗,”

“那么多火上房的事情等着我去办,我却在这里跟你讲三字经,这是为什么,因为你们这群人的思想,就是琉球走向现代精神国家的最后一只拦路虎,”

肖乐天站起身來在地牢里來回踱步“为什么我就要篡国呢,这是什么狗屁的道理,为什么我就要搞一家一姓的封建国家呢,你们知不知道国家到底是什么,”

“现代精神下的国家,并不是一家一姓的私产,而是属于万民的公产……在人类千万年的社会演进中,个体、家族、部落、国家……这种种的一切,其实归根结底就是人类需要团结起來共同抵御各种危险……”

“遇到天灾了,遇到敌人入侵了,团结一致的群体活下去的几率就会更高啊,所以说设立一国,其根本核心应该是护佑万民,这是他的根本,记住这个护字,这是一切执政的根基……”

“我们不用去管百姓生活的幸福不幸福,我们也不用去管他们如何去度过生活,立国的目的是守护,既防外贼,更要防内贼,对外能打的出去能保境安民,对内能震慑不公让民众享受到基本的公平,这就是国家的根本啊,”

“睁开眼睛看看外面的世界吧,虽然欧罗巴现在依然是君主立国,但是分权已经是大趋势了,君主立宪制已经成为了主流……君主和贵族们开始逐步放松手中的权利,中产阶级蓬勃兴起,得到了自由的民众就会爆发出无尽的活力,不仅能够创造出大量的财富更能万众一心走出国门去抢遍全球……”

“这才是未來国家发展的主流啊,继续墨守成规最终的结果就是变成西方文明的口中餐罢了,”

肖乐天怜悯的看着这位琉球老臣,在这场大时代的变革中,金长森的所作所为完全就是封建臣子的典型,

金长森沉默了半天突然说道“如你所说,未來世界的主流就是君主向下分权,那么为什么还要搞君主立宪呢,你们废掉君主,让万民自治不就得了,”

肖乐天摇了摇头“你还是沒搞明白,君主是什么,君主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势力的代表,君主和他所凝聚的贵族群体,才是中古时代国家的根本……”

“为什么要有君主,道理非常简单,因为人性本私,如果沒有这样一个强权的凝聚工具,那么当这个国家或者说这个群体遇到外敌活着天灾之后,就会变成一盘散沙轰然倒塌……”

“国家的凝聚力到底是什么,其实就是一种能够压制住万民私心的一种力量,这是集权和分权的一种平衡,民众需要自由但是还不能给他们绝对的自由,社会的进步其实就如钟摆一样在自由和专制两个点來回摇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