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6 行刑/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看着金长森还是有点沒听明白,只能长叹着把话说的更明白了“就比如说,我即将在明年给琉球万民加一份新的赋税,名目就是科研税,聚敛的钱财就是用于新式战舰的研发,这份税应该会很重的……”

“多收税了,自然是从百姓口袋里抢钱,民众的幸福感自然会降低,这其实是跟民众的利益相抵触的,天底下沒人愿意从自己兜里往外掏利益……”

“但是一个国家该办的事情还要办,办事就是得花钱,这时候就能看出专制的好处了,我肖乐天的声望包括尚泰王的声望,自然会压制住民众心中的不甘和怨气,从而让他们能够接受这份新的税种……”

肖乐天看着迷茫的金长森轻声说道“这不就是国家凝聚力的一种体现吗,”

金长森自幼学习的就是儒家经典,就是中古世纪那一套,对于世界的大变革根本就是一窍不通,对于现代国家制度完全彻底的不了解,

“分权,分权……分來分去,最后不是要把皇帝和贵族给分沒有了吗,沒有皇上的世界,那还叫个世界吗,”

“而且你肖乐天还说了,国家大政是在专制和分权两个点之间相互摇摆,你说的这个‘君主立宪制’究竟君主是什么,立宪又是干什么,我这将死之人,你不要用大话框我,还说说实话吧……”

肖乐天挠了挠头皮心说这可真是给我出难題了,当初学政治的时候也是背过名词解释的,说套话很简单,但是要是总结出言简意赅的大白话來,解释这种政治名词,可真是个艰难的任务,

“好吧,既然你问了,我就尽量给你解释清楚……君主是一个国家的权威,他象征的其实就是强权,他的存在是趋向于集权的,这个你应该了解,当战争即将发生,当侵略者踏入我们的土地,当我们的国家需要集体奉献出利益去干某些大工程的时候……”

“这时候,这个集权的代表君主,就能够成为压制国民私心的一种凝聚力,我们就可以让百姓天天吃咸菜,拿走他们大部分的剩余价值,而不会让他们心生怨言或者造反……”

“懂否,”肖乐天耐心的问道,这时候金长森只是茫然的点了点头,好像有点开窍了,

“真累死我了,那么我在说说立宪啊,这个立宪就是树立宪法的意思,西方的宪法是凌驾于皇权之上的,不是那种皇权下的法律,这个你可知道,”

“知道就好,立宪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用宪法來拴住皇权……我刚刚说了皇权天然的就有向集权发展的yuwang,而集权这种东西不是说不好,而是说必须要在特定的环境下使用,如果和平稳定时期集权出现,那可就不是国家万民之福了……”

“有了宪法才能锁住民众好不容易从君主贵族手里分出的权利,而只有拥有权利的百姓,西方才称之为公民,而公民这个阶层是现在欧洲发展的重要力量……”

“现在你总会明白君主立宪制是个什么玩意了吧,这东西根本就不是那个聪明人发明出來的,这其实就是民众和皇权相互抗争,相互抢夺权利,经历了几百年的对抗、妥协之后的天然产物……”

“未來几百年后的世界变成什么样,我不敢说,但是我现在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君主立宪制就是当下世界最先进的一种政治制度……就好比大海上法国人的光荣号一样,三层射击甲板的战列舰,就是最强悍的武器,”

“我肖乐天为什么要倒行逆施,我能够崛起于东亚依靠的是什么,还不是因为我一直领民气之先吗,正因为我给大家的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所以我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难道我肖乐天要放弃自己立足的根本,高倒退吗,明知道家天下的制度已经行不通了,我还要继续走老路,金长森啊,我最后告诉你一句,琉球的肖丞相,从首里城中拿走多少权利,而这些权利早晚也是要分给万民的,”

“我肖乐天不会永远把揽这些权利,也不会留儿孙,更不会还给尚泰王,君主立宪制就是我给琉球制定的国策,是任何人都不可以更改的,”

“现在,你应该相信我不会篡国了吧,”肖乐天面沉如水注视着金长森,一股无形的压力让他透不过气來,

“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如果真如丞相所说所行,那么我还真是小人之心了,不过这样也好,尚泰王成了名义上的君主,分出大部分权利出去,沒准也能保证王位能源远流长下去……”

这时候金长森突然大吼一声“陛下啊,陛下,天下大势已经变了,您以后就好好的当太平王吧,千万别想多了,千万千万……”黑暗角落里偷听的尚泰王这时候已经泣不成声了,金长森这名老臣用他生命最后的一刻套出了肖乐天肚子里的实话,当然他的生命也快到了尽头,

金长森喝光了最后一杯酒,起身正了正衣襟“丞相,我已经沒有遗憾了,您安排上路吧,无论是砍头凌迟还是火烧,只要能给琉球万民出气,就请丞相下手吧,”

牢门外的金三顺这时候再也忍不住了,他一头冲了进來跪在肖乐天的满前“丞相,求丞相开恩啊,我愿意用我所有的功劳换我爷爷一名,我也愿意散尽家财求我爷爷不死……呜呜呜,丞相开恩啊,”

小胖子磕头如捣蒜,别看这小子平时奸懒馋滑的,但是他可真的是孝顺啊,肖乐天叹息的去搀他但是死活也拉不动,

“金长森啊,你我理念不同,其实分不出什么对错來,如果现在还是中古世纪,那么你的选择是正确的,很可惜现在是十九世纪了你所秉持的一切都已经沒了基础……”

“你我都沒有错,只不过环境变了而已……你是琉球老臣,并不是我肖乐天所任命的,你的生死还是由尚泰王來决定吧……”说完肖乐天啪啪拍了两巴掌,

藏在阴影里的尚泰王这时候不能再逃避了,他和蔡瑁红着眼睛走了出來,金长森还真是个忠臣,一看尚泰王顿时老泪长流跪倒在地,

“陛下,老臣无能啊……”

“金卿……快快请起……你们金家世代侍奉我们尚家,都好几百年了,是我们太弱了,罪过都在我啊……”

君臣也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见面的机会了,两人隔着栅栏抱头痛哭,肖乐天真是不忍心了,轻轻摆了摆手,一名士兵走过去打开了牢门,

哭诉终有停的时刻,尚泰王最终还是要给琉球万民一个交代的,他扶起金长森遗憾的说道“战后军民伤亡统计已经出來了……琉球伤亡人数已达七万……至少有一半人是……是死在谈判之后的……”

话说到这里,金长森脸上的血一下子就被抽干了,就好像突然被四万冤魂给包围了一样,

“自作孽不可活啊,自作孽不可活啊,”说道这里他一脚踢开正在磕头的金三顺“不要哭了,以后象个男人一样的好好活着,别学我,爷爷这条命证明了老路已经走绝,而你就要用你的命去走丞相的新路,好好学,好好干啊,”

金长森向尚泰王拱手道“一切罪责都在罪臣,其他裹挟着沒有大罪,请陛下慎杀……罢官也就罢了,罢官吧,”

尚泰王偷偷摸摸的瞥了肖乐天一眼,看见丞相微微的点头,他如释重负说道“自然,这是自然,其余老臣罢官为民,朕就不加罪了……來人啊,”说话间,一名太监断过來一个木盘,上面是白绫还有毒酒,

这时候的金长森突然來劲了“陛下啊,这就不对了,我罪大恶极害死数万百姓,怎么能给我一个全尸呢,押送我到码头去吧,就在谈判的原地,午时三刻问斩,让我的死震慑所有后來者,让我的死给万民出气……”

“金兄,你这又是何必……”蔡瑁眼窝一热,泪水滚了下來,

只有肖乐天明白金长森的盘算,他知道金长森这是给自己儿孙避祸呢,只有他死的惨而且是在万民面前死去,人心中的怒火才能泻的干净,才不至于让孙子跟着一起粘包,

肖乐天读懂了金长森的意思点头叹息道“德国的留学生名额,我会给金三顺留一个的,让他去欧罗巴锻炼锻炼,别跟你一样吃眼界不宽的亏……”

金长森也听懂了肖乐天的承诺,他跪在地上郑重的拜了三拜“大恩不言谢,在下无以回报,只能送上一份情报……龚橙在上海租界的住处,他最宠爱的小妾的住处,我管家都知道,有他在背后协助,不难抓到这个老东西……”

金长森的命运到这里就已经无可改变了,当天晚上大街上就贴满了问斩金长森的告示,第二天一早码头处万民簇拥,尤其是失去亲人的民众更是准备了石块、臭鸡蛋烂菜叶等武器准备折辱这个误国之臣,

天色大亮之后,牢车出现在大街上,迎头一片石头雨加上臭鸡蛋等杂物,打的金长森瞬间沒了半条命,要不是新军尽力维持着秩序,金长森估计一路上就得被石头砸死,

“卖国贼……就是他卖国……内外勾结的狗贼……”在一片怒骂声中,金长森在午时三刻被明正典刑,

金长森之死,正式宣告琉球内部最后的反对派彻底破灭,从这一刻起肖乐天的统治才算真正的政令通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