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 丙寅宫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景山.明朝时候被称为煤山.末代皇帝崇祯就是吊死在这里.后來清朝入关后也不嫌弃这里不吉利.围墙一圈也变成了皇家宫殿的一部分.

景山正南面就是紫禁城的北宫门神武门.亲军营的士兵和老祖宗们且战且退.开始向神武门冲击.

“快快快……守卫神武门的神机营官兵.是我用银子喂足了的.求的就是他们保持一个中立.他们绝对不会向我们进攻……”二毛在头前赶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手里居然变出了一只柯尔特左轮.

“二毛你好大胆.居然敢贿赂皇城护卫……”老祖宗怒发冲冠.开口就骂.可是这时候昏迷的慈安居然醒过來了.

“事急从权.二毛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慈安幽幽的说道.

二毛真实的身份早已经在紫禁城里公开了.大家都知道他是肖乐天的探子.可是就是沒人敢动他.相反的慈安还处处维护这个小太监.归根结底就是一种政治平衡的考虑.

不管满清喜不喜欢.愿不愿意.他们都得捏着鼻子承认肖乐天依然是东亚的一股强大政治势力.他派在紫禁城里的二毛.其实换个角度來看就是使节.好比东交民巷的欧洲大使一样.

二毛既然是肖乐天的兵.那么他就会得到肖乐天势力的支持.对于满清常见的宫变.肖乐天他们也都是有预案的.而且刑堂还真的假象了无数种京师大乱的可能.然后兵棋推演各种应急预案.

肖乐天两世为人怎么会不防备慈禧对慈安的偷袭.二毛对眼前的乱局其实早就做好准备了.刑堂提前给他铺了很多路.也埋下了很多暗子.

“太后.咱们出神武门.上景山……”二毛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就连庆三爷都迷惑了“去景山.自找绝路吗.哪里跟皇城就隔着一条路.神机营转瞬及至啊……”

“我的好三爷啊.这是最好的办法了.您就听我的吧.这套方案是肖丞相钦定的……”

“哇呀呀呀……”老祖宗气的暴跳如雷“叛逆的计策怎么能听.肖乐天是大清的敌人.不能信啊……”

说來也奇怪了.慈安一听这是肖乐天老早就安排的备案.她突然镇定了下來“嗯.二毛你长话短说.出神武门之前就要说服我.”

“太后.现在局势看起來危急万分.但是险中自有生路……慈禧能买通神机营.但却买不通亲军营.这说明四九城内支持太后大有人在.就说九门提督醇亲王奕譞吧.他的大福晋是慈禧的胞妹他肯定是要站在慈禧一边的……”

“可是太后您想过吗.九门提督霞霞兵丁足有三万多.这些人难道都听他的.好吧就算是京师这里慈禧势力最大.可是出了四九城呢.天津绿营、廊坊绿营.直隶保定的旗军.往北还有热河蒙族王爷留下的骑兵.他们难道一个忠诚于太后的都沒有.”

二毛最后压低了声音狠狠的说道“就算京师左近.太后也沒有嫡系.那么江南的湘军呢.蒙古草原上的骑兵呢.还有塘沽肖丞相的新军呢.难道都和慈禧一条心.”

“景山虽然小.但是小有小的好处.小就容易守卫.而且沒有离开京城中枢.太后的命令也算是从皇城发出來的.慈禧就不能给您扣上一个‘畏罪潜逃’的脏名声……”

“不仅如此.奴才这一年多來.在北海水底下沉了很多宝贝.足够咱们守上一段时间了……”

嘶……在场的人全倒吸一口冷气.从这一刻起人们对二毛的观感大变.这个小猴子这不就成了猴精了.

慈安微微一笑.表情诡异的很“二毛真的有心了.我今天就想赌一赌.看看神奇肖丞相制定的计策.能不能救哀家一命……”

二毛一听赶紧头前带路.庆三爷和老祖宗殿后.队伍很快涌到了神武门.这时候神武门早就做好准备了.守门的士兵跪在地上双手捧着笔墨纸砚.

“太后吉祥.太后只要给奴才一份手谕.奴才马上开门……”

慈安二话沒说.刷刷几笔写了一份措辞严厉的开门令.随后掏出那枚鼎鼎大名的‘御赏’印玺.重重的盖在了上面.

要说同治年间最代表权力的两枚印章.就是是慈安手中的御赏.和慈禧手中的同道堂了.咸丰临死之时.将自己珍爱的着两枚印章赏赐给慈安和慈禧.并传令说小皇帝未亲政之前.所有政令必须同时加盖两印.否则无效.

这其中.御赏的地位还要高于同道堂.神武门的官兵得到这份手谕.那就是未來的保命符啊.

厚重的神武门被打开了.而与此同时对面的景山上也诡异的传出一阵阵喧哗之声.

这时候天色已经擦黑.一群人迅速向景山扑去.沿着盘山小路就往上走.沿途的石板路上居然还有血迹.一些带刀的太监看见二毛就行礼.人们万万沒有想到二毛居然想到了在这里埋钉子.

景山顶端最高的建筑就是万春亭了.靠下一点的是绮望楼.到了这里可就算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几百名亲军营的士兵守住几条小路就可以把山顶保护的严严实实的.除了用大炮轰之外.慈禧想攻破这里少说也得丢几百上千人命.

“快快快.太后小心脚下.这里太黑了……”庆三爷他们簇拥着太后往山顶走.这时候慈安突然一脚踩空“哎呦……”大叫了一声.

关键时刻还是练武之人手脚麻利.庆三爷想都沒想第一个伸手就搀住了慈安.而万万沒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庆三爷这一伸手正好握住了一处丰盈高耸之处.

“嗯……”一声低沉的闷哼从慈安的嘴里传出.周围一片黑暗人们谁都不知道怎么了.

庆三爷这只大手正好抓住了太后的左面胸膛.那柔软.那滑腻.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让福庆和慈安都傻了.

慈安已经十多年沒碰过男人了.别说男人触碰他了.就算男人的气息强烈一点她都受不了.而庆三爷就更别说了.男人本來就贱.信奉的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面前的太后.那可是高高在上的东宫太后啊.

这就是大清国里.最牛逼的偷不着.就冲这悬殊的身份差异.对于庆三爷來说就不亚于一味强烈的春 药.

嗯.1866年有沒有胸罩.这可沒地方考证去.但是大清国里肯定是沒有的.庆三爷手心摩擦的一块小石子那是什么.反正硬硬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太后.您小心脚下……”就在两人感受着时间停滞的感觉之时.不远处几个灯笼闪了过來.那是二毛的心腹带着几名鹰爪孙从小路追过來了.

庆三爷赶紧缩手当沒事人一样.慈安心理素质也很好.扭头脸上就平静了下來.在灯笼的映照下.一群人很快來到了绮望楼内.

老祖宗和二毛提前绕近路冲上绮望楼.现在正在门口摆弄几个缠着油布的木箱子呢.老祖宗鹰爪一伸.跟捏豆腐一样把木板捏碎.露出里面的三层油布包來.

刺啦一声响.油布被撕开.里面一挺又一挺的全是斯宾塞.还有黄澄澄的子弹.抓起一把來沉甸甸的.

“二毛.你这个大胆狂徒啊.你胆子实在是太大了.你居然在北海水底暗藏火器.你这是要造反吗.”老祖宗张嘴就骂.

二毛根本沒空搭理他.手一扬几名小太监拿着十字镐就跑到绮望楼的角落里了.一阵叮叮当当的乱敲.掀起几块青石板.结果里面又发现了几箱子军火.甚至还有琉球产的特种作战的手雷.

这回老祖宗算是闭嘴了.二毛白了他一眼那意思非常明白.我不光在水里藏了.我还在地下藏了呢.你能咬我乎.

就在这时候.突然景山脚下.正对着神武门的方向突然亮起一片火把.成百上千的士兵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如无声的潮水一样压了过來.

庆三爷抄起一把斯宾塞.又抓起两只柯尔特左轮.开始往里面压子弹.他一脚踩在一块太湖石上.一边冷笑的说道.

“连冲锋都不敢喊口号.这说明慈禧也怕走漏了风声.靠……身子都掉井里面了.还挂两个耳朵干什么.这时候还要脸有什么用.”

“弟兄们做好准备.枪声就是命令.只要咱们枪一响.整个四九城就都知道这场宫变了.她慈禧要闹大.咱们就给她玩大了……”

“谨遵.三爷令.”黑暗中一片整齐的吼声.

谁都沒有发现现在的慈安脸色已经变得异常古怪了.她嘴里低声的念叨着“身子都掉井里了……身子都掉井里了……我还挂个耳朵在外面干什么.”

“鞋都已经湿了.我还用在乎裤脚子吗.”

慈安无意识的夹紧了双腿.借着灯笼火把的光亮她的目光投向了福庆.她第一次发现这个富察家的旁支男子.身材居然如此伟岸.

宽阔的胸膛.结实的臂膀.从侧面看刀削斧剁一般俊朗的面容.庆三爷不愧是八旗中有名的英武少壮派.这一身男人味简直是女人的毒药.

在太后身边服侍的福慧一辈子嫁了好几个男人.不可能不熟悉这种暧昧的气氛.她吓的手心里全是汗.太后看自己兄弟的眼神她太熟悉了.

就在这时候.从神武门冲出來的那一群火把已经开始围在景山脚下.并无声的往上爬了.庆三爷呸的一声.一口唾沫吐下山去.紧接着抬起斯宾塞架在肩膀上.连半分犹豫都沒有就扣动了扳机.

啪的一声脆响.枪声在黑夜中传出去老远.半山腰一个黑影惨叫一声滚落了下去.

那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一场宫变终于演变到动洋枪的地步了.从这一刻开始这场宫变将不在是秘密.四九城乃至整个中国都将会听到这一声枪响.

1866年.中国的丙寅年.震惊世界的丙寅宫变.正式拉开了序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