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 围攻特区/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初秋的晨风还感觉不到一丝凉意,吹到人身上带着一股子闷潮的感觉,看样子这几天很有可能下一场暴雨,

“战壕要加深了,咱们仓库里不是还有美国进口來的抽水机吗,提前准备好,到时候肯定是要用的……”

“对了,昨天刚到的乘风号飞剪船,不是进口了一批新型号美国水泥吗,说是让咱们实验一下效果,不行就用在地堡里面……”

“成,就这么办……天光大亮了,咱们先吃点东西去……”

说话的两人一个是太行山绑架过肖乐天的灰胡子刘琅将军,而另一个就是曾在小王庄装神弄鬼的铁头陀,他们两个现在是塘沽级别最高的两名将领,也是整个守军的主心骨,

在他俩的面前,就是被满清号称铁刺猬的塘沽工业特区,这里早就不是一年前的样子了,肖乐天忠实的执行了自己所指定的计划,他要把工业特区弄成一个大大的监狱,那就绝对是东亚第一的监狱,

九米高的水泥围墙一色的灰白,这比紫禁城的城墙也矮不到哪里去了,城墙顶部有射击的垛口还有连成片的铁丝网,也就是现在还沒发明出发电机呢,如果有肖乐天一定会给安上,

围墙的外面是平行的三道战壕和交通壕,深度达到了两米,士兵射击都要踩着专用的木架子,战壕每隔几十米就修建有永固的防弹工事,战壕的外满拉的长长的都是铁丝网,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如果再有一个军友穿越过來,他一眼就能看出这种战壕样式跟一战时期完全一样,

在沒有航空武器,沒有坦克这种突击利器的年代里,战壕阵地就是陆军最强大的防御利器,现在就缺重机枪了,要是有几架马克沁架在战壕上,估计满清就算流干了血也休想攻破,

新军的手下败将梅勒,就是那个天津的八旗都统,本來气势汹汹带着上万东拼西凑的杂牌军满以为能打塘沽工业区一个措手不及呢,结果等到大军前锋看见这道铁刺猬防线之后,前锋八旗劲旅顿时崩溃了,

八旗和绿营们只不过是见识少,不代表他们是傻逼,对着这样的刺猬阵,一万多人顿时不知道如何下嘴了,

梅勒毕竟是传统教育出來的武将,行军打仗还都是八旗入关那一套呢,最擅长玩的就是步兵牵制然后骑兵冲阵,企图用死尸堆出一个突破口出來,

当梅勒的中军抵达塘沽之后,这位满心想在西太后面前证明自己败军之将,当时下令全军突击,

“兄弟们……太后给我们的是死命令,大家后半辈子的荣华富贵可就都看今天了……别怕这些铁蒺藜,紫禁城里老祖宗已经亲自打探过消息了,塘沽工业区里就200新军,咱们用人数往上淹,也淹死他们了……”

“肖乐天已经死了,这群妖军已经沒有了主心骨,西夷的妖法已经散了,大家按照原计划上啊……”

也许是敌人只有两百激烈了士兵,也许是肖乐天已死的消息打消掉了士兵们的顾虑,在梅勒的指挥下,三千步兵杀声震天的向阵地扑去,而且这三千步兵居然奢侈的全都用前装火枪,

这真的是大清朝除了湘军之外,满人最强大的军队了,三千滑膛枪虽然老旧但也是北京城中顶尖的存货了,能给梅勒使用,也算是慈禧大方,

但是这群刚刚放下大刀长矛的士兵们显然沒有接受过正规的火枪队列训练,冲锋的人潮离着战壕还有百米,军官还沒有下令,枪声就已经响了起來,

啪啪啪……战场上一片白烟四起,士兵们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装弹药的装弹药,懒得用火枪的还抽出了腰刀,战场上一片混乱,

“好好好,果然气势如虹……骑兵准备,只要铁蒺藜被挪开,骑兵就给我冲进去……”梅勒的水平也就这么高了,如此混乱的战场在他眼里居然是气势如虹,

这群清兵还真是做好了准备,三千人的队伍中有很多人从老乡家里拆下门板,还有捏着虎头钳子的,这是准备清理铁丝网,可是他们万万沒想到特区的守军居然阴险的在阵地外埋设了大量的地雷,

清兵距离铁丝网只有五十米的距离了,藏在战壕内的新军点燃了导火索,这时候还沒有踏发式的地雷,新军只能把导火索藏在干燥的竹管里才能保证不受潮,

十多根火舌在地面上簌簌的燃烧,冲在最前面的士兵已经感受到了危险的临近,

“什么玩意,抽刀子砍断它……”喊声中十多把腰刀翻着跟头飞了过去,可惜一截截的竹管保护住了导火索,火舌继续向前猛冲,

几十米的距离一闪而过,当冲锋的清兵跑到距离铁丝网只有二十多米的时候,只听轰轰轰几声巨响,阵地上顿时腾空而起十多个小型蘑菇云,三千军阵被炸的七零八落,

紧接着战壕内突然冒出一排排的步枪,斯宾塞连射的枪火顿时打的阵地前一片哀嚎,

“冲上去……第一个攻破铁蒺藜的,赏银一千两……私自退后的杀无赦啊,”梅勒惊的差点从马背上掉下來,他沒想到情报居然有误,特区里面居然有火炮,可是怎么沒有见到发射的声音啊,

战场之上來不及多想,在高昂赏银和死亡的威胁下,剩下的清军发起了决死冲击,一块块的门板被架在了铁丝网上,那些虎头钳子多少也发挥了点作用,剪开了一个个的缺口,

但是牺牲也是巨大的,三千清兵居然让一百多斯宾塞给打残了一半,战场上到处都是尸体和重伤的伤兵,等到最后一轮手雷丢过去之后,剩下的小两千清兵再也挺不住了扭头就逃,

“该死的,怎么打成这个鸟样子了……敌人就那么一点点,这都能打输了……分散开,多点进攻……”

吸取了教训的梅勒,分成了四个千人队,从不同的地段向特区发起进攻,本以为这样可以打新军一个措手不及,但是万万沒有想到的是,战壕里居然传出很多洋鬼子的声音,

“保护我们的财产,这里有我们美利坚的投资,我们不能任由强盗掠夺……”

“上帝惩罚这些暴徒,我们英国人的财产不能受到任何的损失,清政府这种不宣而战是违法的……”

打死梅勒也想不到,战壕里居然有好几百的洋人在和新军并肩作战,那都是从欧洲美洲來的工程师还有商人们,在这里的投资几乎是他们的全部财产了,预期光屁股灰溜溜的归国,还不如现在就跟这群土匪们拼了呢,

这时代的大清国上上下下对洋人的恐惧已经形成了习惯,那些清军一看洋大人都向他们开枪了,顿时手足无措扭头就跑,第二次的攻击又失败了,

梅勒这回彻底疯了,首战就这么不顺利,以后还怎么打,自己可是给太后立下军令状的,但是洋人都上來了,自己难道真的要杀洋人吗,

最后居然是一名随军的幕僚给出了个办法“启禀将军,那肖乐天接着西方邪魔的力量扰乱我大清,现在他已经死了,这邪魔之力自然也就松动了,如果我们能找到一些污浊之物泼过去,毁了他们的邪魔之气,自然也就能大胜而归了……”

“真的,”梅勒有点不敢信“我记得头几年广州将军就搞过这一手,用女人的月经布挂城墙上防御洋人去,结果沒用啊,”

“不然,不然……将军有所不知啊,如果肖乐天还活着,那么邪魔的阵眼还在,所以这些晦气之物就不怎么管用,而现在肖乐天已经死了,敌阵内部已经大乱,这时候沒准就有奇效呢……”

说到这里这位不知道哪里请來的酸秀才,凑到将军耳边说道“试试又何妨呢,反正兄弟们小挫两场士气正有点不稳,让他们去村子里搜集点污浊之物,顺便……”

话不用说白了梅勒就已经听明白了,他环顾四周看看那些眼神中出现犹豫惊恐的士兵,咬牙切齿的说道“罢了,就听你的了……”

将军下令自然有几分虎威,数千士兵分散开來,沿着工业特区的周围开始扫荡村庄,这群杀气腾腾的士兵,抢黑狗、抢屎尿、抢女人的裤子和月经带甚至还有小脚女人的裹脚布,

反正什么东西恶心,就抢什么,一时间整个塘沽左近的村庄让他们抢的鸡飞狗跳,沒來得及逃跑的百姓可算是遭罪了,

自古过兵如过匪,在这场抢劫中有多少女人遭到奸 污,多少财富被劫掠,那已经沒法统计了,甚至还有那些企图抵抗的百姓,让这群虎狼兵们一通乱刀砍死,特区附近的村庄全都变成了修罗地狱,

“哦上帝啊,他们为什么要杀自己国家的民众,这军队到底是什么身份,”

“妈的,除了那群清妖之外还能有谁,他们打不过咱们,就靠屠杀百姓來激励士气,这就是一群禽兽,”

战壕内一片痛骂之声,而就在这时候,从新组织起來的梅勒发起了第三次冲锋,而这一次冲锋,注定要载入史册,因为战壕里已经有六名洋商架起了照相机,

“这些中国人真的沒有骗我吗,这次的照片真的能在欧洲卖个高价,报社真的会收吗,嗯,我还是试试吧,这群神奇的新军总是能给我们惊喜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