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 李鸿章的决断/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实的历史上,慈安死于光绪七年,也就是1881年,距离现在还有二十多年的时间,而在正史里,慈禧也是通过这二十多年的韬光养晦一点点的积攒自己的力量,小心翼翼的在东太后和朝臣之间保持平衡,

历史上的慈禧确实是个妖孽,但是这个妖孽走上人生的顶峰也是靠半辈子苦心经营出來的,也是一点点的扩大自己的势力和人脉,最后盘根错节的控制住整个清帝国,直到她死都沒有任何人能够撼动,

而1866年的慈禧,可远沒那么大的势力,她所能控制的也只有京畿之地罢了,

九门提督府、紫禁城的亲兵营、满人里的守旧势力、加上自己亲儿子同治皇帝,让她在四九城内编织出一张铁网,这也是她敢于发动宫变的底气所在,

但是离开四九城,慈禧的影响力有多大,这可就值得商榷了,曾国藩哥俩肯定不会服她,毕竟曾国藩是道光年间的进士,轮恩情人家也得记道光和咸丰父子俩的恩德,你慈禧说到底就是个小妾罢了,就算生了长子也不过母以子贵,

在儒家的伦理观中,皇帝是第一位的,当皇帝沒有亲政的时候,东宫是第一位,你西宫只是第二位,我们的忠诚是有顺序的,您慈禧还是往后排排队吧,

那么抛开曾国藩之外的地方重臣还是谁呢,蒙古王公,还是省省吧,这群人跟铁帽子王们关系密切,搞八王议政兴趣很大,让他们跳上慈禧的船,那才是饮鸩止渴呢,

更远的地方象广州、四川、福建等地,你就别指望了,山高路远等他们进京勤王來,黄瓜菜都凉了,而再看看直隶、山西、盛京等地,要不就是兵弱,要不就是跟慈安关系密切,慈禧能依赖的人还真不多,

选來选去,也就左宗棠和李鸿章两人还有点希望,首先他俩手中都有兵,李鸿章自己练出了淮军,而左宗棠是湘军里面威望仅次于曾家兄弟的,他统帅湘军还真沒人敢不听,

一个能动用湘军,一个能动用淮军,而且都不是顶级重臣,还有的是施恩的空间,慈禧最后的目光就放在他俩的身上了,

思前想后,慈禧决定把宝压在李鸿章的身上,因为李鸿章拥有自己的直系淮军,他想调动军队只不过是自己一句话的事情,

而左宗棠不行,就算他答应了,他手下的兵丁也会受到曾国藩的影响,那老狐狸一旦反水,左宗棠也得听他的不是,

而且慈禧的眼睛毒辣的很,李鸿章和左宗棠相比,眼神中多了很多的野心,有野心的男人才更好控制,不是吗,

慈禧不愧是国内政治天才,几盏茶的功夫就已经锁定了即将收买的目标,为了取信于人慈禧甚至亲笔写了一封书信,宁可给李鸿章留下一份证据,也要让他放心,

大家都是聪明人,封官许愿的话根本就不用明说,慈禧只提到了京师大乱的根源,就是肖乐天的新军秘密作祟,希望淮军抽出精锐对抗肖乐天,护佑大清江山,

听话要听音,李鸿章当然知道慈禧的画外音了,如果真的要对付肖乐天,干嘛不直接让淮军北上,沿着乐陵、盐山、黄骅一路北上直接就打到塘沽去了,

可是慈禧非要让淮军去四九城防备肖乐天的新军,这画外音傻子都能听明白了,

史上上的李鸿章毁誉参半,搞洋务是有功的,但是当年在对待新疆的问題上还有中法越南战争上,他的举措确实很受人非议,至于以后的甲午战争,那就更别提了,不过有一点是大家公认的,李鸿章是个官迷,好好当官是他人生的座右铭,对于他來说升官的每一次机会都是宝贵的,都是要紧紧抓住的,

“來人啊……全军选健儿,我只给你们一天的时间,选出三千百战老兵出來,带上最好的洋枪,带足了弹药,听我的命令……”

整整一顿饭的功夫,李鸿章终于下定决心了,什么东宫太后啊,什么剿灭捻军啊,什么曾大帅的恩情的,都一边玩去,老子我要带兵进京勤王了,

“嗻……谨遵大帅令,”

还是自己亲自练出來的兵好用,都是淮地的乡亲,只要他李鸿章一声令下,都不问去哪里,马上就开始聚兵,

李鸿章的心思现在已经全放在慈禧的密信上了,剿灭捻军还有胶州湾惨案早就被丢到脑后去了,捻军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剿灭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題,而大海上的海盗,去他妈的,谁耐烦管他们,

就在李鸿章下定决心准备进京勤王之时,在苍茫的黄海上两艘法国战舰已经绕过了胶州半岛,正式驶入渤海湾,

甲板上的水兵虽然沒有了漂亮的海军制服,虽然已经换上了有些陈旧的水手服,但是他们身上的精气神却别当兵的时候还要骄傲,

“前方发现十艘渔船……不知道那个国家的……快看他们要逃……”桅杆上的瞭望手大声的吼叫着,

“哈哈哈,孩子们……咱们又有游戏可以玩了,冲上去看看他们给我们准备了什么好东西……”在船长的命令下,天琴座号和罗马号如同两条虎鲨一样包围了上去,海面上拉出长长的白色波涛,

十艘渔船上吓的一片怪叫,哇啦哇啦的谁都听不懂在喊叫什么,但是在船头几名浑身**身材强壮的女人证明了渔船的身份,

“哦,上帝啊,那一定是朝鲜的渔船,只有朝鲜才拥有这种海女……太棒了,我们有的玩了……”甲板上的强盗们一片欢呼,

海女是日本和朝鲜独有的一种渔民职业,艰苦的生存环境让女人也要出海,而且为了捕捞到最珍贵的海产品,他们被迫下潜到深深的海底,靠自己的手眼去发现鲍鱼、海参等名贵海产的踪迹,

那个时代可沒有氧气瓶潜水服什么的,就算有也买不起,所以海女工作都是浑身赤 裸的,如果渔船上都是家人亲人,她们甚至一丝不挂,如果周围有外人,她们也仅仅是穿一条兜裆布而已,

其实在现代的韩国,海女也是作为一种传统的民俗文化被保留着的,当然这时候肯定是穿潜水服了,

现在已经到了渤海水域,这里出现的海女不可能是日本海女,这些渔船的国籍一猜就是朝鲜的,

小小的渔船想跟风帆战舰拼速度,这不是找死吗,不一会的功夫十艘小船就被圈在了中央,强盗们一脸戏谑的看着这些网中之雨,一个个淫笑不已,

渔船上的人们磕头如捣蒜,他们一看居然都是西洋鬼子,吓的连话都说不清了,就知道磕头求饶,

丢掉了军人身份,就好像丢掉了最后一丝道德束缚器一样,那些海女由于常年潜水游泳,身体极其健康,身材好到爆,无数士兵吹着口哨,眼睛全在女人胸前,股间死盯,

“派一个小队下去,看看船上有什么好吃的海产品……给老子挑两个最漂亮的女人……”

哄笑中,海盗们抛向绳梯,登上了渔船,掀开水仓一看顿时喜笑颜开“哦,今天可以改善伙食了,有螃蟹、鲍鱼、海参……还有很多的虾,和叫不上名字的鱼类……放绳子啊,都搬走……”

这十艘渔船都是以家庭为单位的,一家人看着强盗抢走了他们十多天的收获,根本就不敢反抗,一个个藏在船尾一家子抱在一起哭泣,

一筐筐的海产品被拉倒了战舰上,那些士兵有时候一不小心手一抖整筐的螃蟹全都落到海水里逃跑了,小小失误只换來强盗们的哄堂大笑,

可是渔民们的心在滴血,有那孩子看着辛苦劳作的成果白白的掉到海里去,心疼的哇哇哭,这次的收获可是要换成过冬的口粮的,

“我们的螃蟹……你们是强盗……这是我们过冬的口粮,你们都拿走了,我们就得冬天出海捕捞……你们知道哪有多危险吗,我们会被海水冻死的……”

十多岁的孩子跟疯子一样扑过去,伸手去抢那些海产,他说的沒错,现在已经入秋了,渔民必须趁现在多捕捞,多换钱和粮食,尽量避免冬天出海,

可是孩子的哭泣沒有感动这些强盗,如果说之前穿着军装他们还有一点做人的底限的话,现在脱掉军装又是在‘野蛮人’出沒的东亚,他们心中最后一点道德底限也被丢到大海里去了,

“滚开你这个野猴子,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滚开,滚开,”海盗们抬手就是两个耳光,

孩子的母亲哭着冲了过來,抓住孩子就往后拖“对不起,他太小不懂事,对不起,”

女人现在身上一丝不挂,晃动的胸脯让士兵眼睛都花了,他淫 笑着一把抓住女人,手在她身上乱摸一起“船长,我给你抓到了一个女人,丢根绳子过來啊,把她拖上去……”

女人疯狂的挣扎,男人跪下祈求,那个孩子暴怒着冲上去一口咬在海盗的手腕上,疼的法军哇哇乱叫,

“滚开,野猴子……”士兵一脚把男孩踹下海,然后掏出手枪啪就是一枪,子弹打穿了孩子的眉心,鲜血染红一片,

“畜生,禽兽……”懦弱的渔民疯了,他跳起來就扑向那名强盗,可是战舰上的法军早有准备,步枪啪的一响,子弹准确的打入男人的心窝,尸体翻滚到了海里,

“啊,啊……”女人看着丈夫和孩子惨死在眼前,歇斯底里的叫了起來,她拼命的挣扎想跳下海,但是强盗一拳就砸在她的肚子上,疼的女人如同煮熟弯曲的大虾,

狞笑的士兵接过船上丢下來的绳子,几个缠绕就把女人的双手给捆上了,到最后他还拍了拍女人的屁股,然后对头顶的甲板喊道“拉上去吧……你们小心点玩,别到最后给我留一个残废尸体……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