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 乘风号突击/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暴行让善良的人们都清醒了,懦弱的渔民知道今天必死无疑,一个个冲上去就要跟强盗们拼命,可是他们怎么可能是久经训练杀人老手们的对手,

枪声大作,刺刀雪亮,一名名的渔民惨死在大海里,一名名海女被捉住捆住手脚象猪猡一样的往上用绳子提,整个海域全是受难者的惨叫还有野兽兴奋的欢呼声,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老话说的一点都不错,那些法国人压根就沒那亚洲人当人看,在他们的眼里野蛮人都是可以贩卖的畜生,

非洲的黑奴不是人,印度大陆的贱民也不是人,现在來到亚洲了,这群黄皮肤的猴子也不是人类,杀死野蛮人,就如同杀死一头禽兽,杀猪宰羊难道还有心理负担了,

甲板上强盗们正在开赌局,赌注就是光溜溜的海女还有繁重的搬用工作,扑克牌满天飞,赢家脱了裤子就往海女身上扑,而输家垂头丧气的去搬运海鲜,一边工作一边还给那群禽兽加油,

那一刻就连苍天都看不下这场暴行了,乌云遮蔽了太阳云层中甚至有隐隐的雷光闪现,

渤海湾自古就是繁忙的海道,除了冬天浮冰期货运量要少一些之外,其余时候这里的商船还是很常见的,两艘战舰的暴行真是挑错了地方,这时候正有一艘商船满帆从东方行驶而來,开始还仅仅是一个黑点,不一会的功夫就能够肉眼可辨了,

“快看,东方有货船,速度极快……是大型飞剪船……买卖來了,我们又要发一笔财了……”

远方的船速非常快,修长的舰体刺破海浪,巨大的船帆兜住风力,向着海盗直冲而來,

就在法国人的战舰准备转向的时候,突然异变突起,

轰……一声沉闷的炮声从飞剪船头响起,一发开火炮弹正好在天琴座号的上空爆炸,一面庞大的侧帆被炸的千疮百孔,火苗呼呼的往上窜,

爆炸的冲击波夹杂着无数的破片,嗖嗖在甲板上飞舞,十多名水兵身体中弹,倒在血泊之中,天琴座号顿时大乱,

“这是什么鬼帆船,飞剪船怎么会装如此高级的舰炮,”卡夫船长尖叫着从船长室里跑了出來,一看甲板上的惨状眼睛都红了,

1866年,火炮技术正处于过渡期,实心炮弹沒有退出历史舞台,开花弹现在还是军队专用的利器,在加上后装线膛炮,也不是一般人能够买得起的,各国军队都沒彻底普及呢,又怎么会卖给民间,

所以说,现在大海上的商船,用以自卫的火炮都是老旧的滑膛炮,对付那些落后原始的海盗也够用了,反正吓跑了就得,

沒想到,今天老鹰让小家雀给啄了眼睛,明明是一艘太平洋上最常见的飞剪船,居然船头炮是顶级的军用品,

“左满舵……右舷打开炮门准备战斗……”卡夫船长开始下令反击,但是沉重的风帆船想要调整姿态哪里有那么简单,而那艘装备好的逆天的飞剪船,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飞剪船是风帆船时代最后出现的速度明星,一般般的型号速度都已经达到了12节,这种帆船已经把空气动力学利用到了极致,从此以后在沒有任何超越他的风帆船只出现,

当然了,人类停止对风帆船的研制,也是因为蒸汽动力船的大量应用,才让飞剪船成为了帆船史上的绝唱,

蛮横的飞剪船几乎是直直的撞了过來,知道最后一刻才稍微打了一点点船舵,飞剪船几乎是紧贴着天琴座号冲了过去,而那时候天琴座号连炮门都沒來得及开,

啪啪啪啪……当两船相交的时候,飞剪船的甲板上突然站起无数水手,人人一支斯宾塞打的海面上白烟四起,天琴座号的甲板上一片狼藉,

到处都是惨叫声、枪声、木屑纷飞的声音……直到这时候人们才发现这条超大型的飞剪船上居然都是中国人的身影,

“开枪,打死这些暴徒……胆敢在我们中国的国门口施暴,那就得付出血的代价……乘风号突击,把敌人的火力引过來……”

乘风号,就是肖乐天的乘风号,当初从美国买來的三艘飞剪船,肖乐天财富事业的基石,

三艘飞剪船,财富号改装成移动的银币加工成,而乘风号和破浪号,则进行跨越太平洋的白银贸易,肖乐天知道光靠从清朝内部收敛散碎银两是远远不够的,想要发财就得做白银矿石的买卖,

为什么想尽一切办法和美国搞好关系呢,就是希望美国能够保护他和墨西哥进行白银贸易,毕竟现在的墨西哥是世界第一的产银大国,

一船又一船的银锭和矿石从北美运回中国,一船又一船的中国紧俏货物被销售到南北美大陆,两艘飞剪船为肖乐天创造出了数不尽的财富,

不仅如此,飞剪船还担负着训练水兵的重担,中华民族离开大海已经很久了,搜遍中国的沿海也找不到一批真正合格的远洋水手,那些沿海的渔民只能在近海区域航行,根本就沒有环游全球的能力,

指南针所有人都会用,可是最新式的海图谁会看,星盘、象限仪、六分仪谁会用,复杂的大海上,西方人秘密绘制的海流图谁会白给你,到了新的海域谁知道哪里有暗流,哪里有礁石,哪里是无风带,

中华民族想要建立起自己的海军,就必须要解决人才断层的问題,不是说开过來几艘铁甲战列舰就能称霸一方的,武器装备最终还是由人來操作的,

横跨太平洋的白银贸易商路,就是肖乐天训练远洋水兵的训练场,明明六七十人就可以操作的飞剪船,生生让肖乐天改装到满员两百多人,

今天从北美返回的乘风号,上面就有230多名水手,这都是未來海军的中坚技术力量,这可是一群宝贝人才,

牛多福,塘沽工业特区鼎鼎大名的四海商号牛金福老板的亲叔伯兄弟,自从四海商号上了肖乐天这条大船之后,牛老板就把自己这个跑过海商的兄弟给介绍过來了,经过几次审查之后,终于成为了乘风号的船长,

牛多福别看名字粗,那是因为乡下人有起吉利名字的习惯,其实牛多福真是个人才,不仅海商玩的转,当船长也是一把好手,魁梧的身板典型北方大汉的直爽性格,这种人看见匪徒的暴行怎么可能熟视无睹,

“乘风号的兄弟们,正对着我们的是两艘洋人海盗船,正在欺凌朝鲜国的渔民,他们已经开始杀人了……快看,他们正在**妇女……”

随着牛多福的手指,人们亲眼目睹了,一名名赤 裸的海女被绳子吊在半空中往船上拖,稍有抵抗就是一排子弹打过去,尸体挂在半空中鲜血滴滴答答的往下掉,

“也许你们认为那都是朝鲜人,又不是咱们的乡亲,咱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是你们都别忘了,丞相大人是怎么教你们的,”

“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几千年來这片天地都信奉咱们中原的文化,难道今天我们要自绝于友邦,让他们对我们彻底失望,然后转头投靠强盗吗,”

“你们答应,老子我不答应,我相信丞相也不会答应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老祖宗教咱们的玩意,永远也别丢,”

能自愿加入远洋商队,并接受严酷的海上训练的人,都是铁打的硬汉子,他们都是肖乐天未來海军的中坚力量,他们可受不了船长的刺激,

“干了……这群洋鬼子敢在中国的大门口施暴,这就是当众打咱们中国人的脸,冲上去跟他们拼了……”

乘风号迅速进行战斗准备,舰首炮开始调试,新型的开花弹装填完毕,甲板上蹲着一片手持斯宾塞的士兵,子弹早就压好了,

“速度,飞剪船的生命就是速度……满帆前行,打了就跑……”牛多福长相鲁莽,但是人可不莽撞,这点机灵劲还是有的,

乘风号满帆前行,鼓荡的海风推着他急速向前,经验老道的炮手沒有瞄准敌人船体,而是瞄准了更容易着弹的船帆,一入射程离开开火,

轰的一声,乘风号的侧帆被炸的千疮百孔,紧接着火炮手快速装填,这么快的船速顶多给他两炮的时间,他必须要抓紧时间,

“兄弟们稳住了……张嘴堵耳朵……”一声吼,火绳猛拉燧发装置擦出一溜火星,

轰的一声,这一炮装的火药可真不少,声震五里仍有耳闻,开花炮弹冲着罗马号的主帆射去,只听半空一阵巨响,罗马号的主帆被炸开了一个两米多宽的巨大破洞,

“干得好……兄弟们火枪准备……”两炮之后,乘风号已经冲到天琴座号的侧翼,两船交错之间牛多福大叫一声“开火……”

两百枪手集体起立,如林的枪杆吓的对面的法军毛骨悚然“这不是商船……这是中国人的海军……”

那一刻牛多福也看明白了,他大叫一声“操,这不是海盗,这群王八蛋一定是法国军队装扮的……是攻击琉球的那批军队,”

两船交错,枪火连成一片,速射斯宾塞在近距离发威,法军一片惨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