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 炸沉乘风号/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海上所发生的一切就是这么有戏剧性,牛多福他们以为对面就是两条普普通通的海盗船,可是离得近了才发现两艘船的样式非常独特而且船上都是洋人,

而天琴座号和罗马号本以为來的就是一艘多管闲事的商船,可是离得近了才发现那上面居然全是荷枪实弹的水兵,

两船相错之间,敌我的身份彻底大白于天下,牛多福当然知道琉球那一场战争,他和手下们也希望能够投身到第一线去,

但是乘风号的航道并不经过琉球,而是直接北上从九州进行补给,更关键的是乘风号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这一船宝贵的货物绝对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可是万万沒有想到,该來的战争躲也躲不掉,命里有时莫强求,飞剪船刚刚到渤海口就遇到了假扮海盗的法国战舰,

“这群海盗要不是正规军,我把眼珠子扣出來给你们……什么时候海盗能够奢侈到用两艘一模一样的军舰了,妈的,大西洋上的欧洲海盗也沒这么奢侈吧,”

“老子也是出过国的人,法国人的长相我能认出來……兄弟们继续开火,这群海盗是法国人假扮的……”

牛多福脑子转的飞快,两艘伪装成海盗船的护卫舰、满船都是洋人面孔、一个个彪悍而且准确的战术动作、在加上这里已经过了辽东半岛,已经过了金州的水域,

所有的线索汇集在一起,牛多福立刻得出了答案“我操,这两艘法国战舰,想偷袭咱们工业特区,他们是奔着塘沽去的……满帆加速,我们去给乡亲们报信啊……”

这时候天琴座上的卡夫船长也从袭击的震惊中醒过來了,他大吼一声“渤海湾里能够买得起这么好飞剪船的只有乐天洋行,这是肖乐天的船,也是他的兵……追上去,杀光他们,”

卡夫船长抽出左轮手枪,冲到船头上去一顿乱踹,把那些海女旁边的士兵一通暴打“该死的东西,如果不是你们弄这些女人,分散了大家的注意力,咱们怎么能吃亏,”

“滚起來,马上工作,准备链弹,攻击飞剪船的船帆……”那群士兵光着屁股让船长一通乱踹,都跑下去工作了,

而捆在缆绳上的三名海女,现在浑身都是血正满眼仇恨的盯着卡夫船长“佛祖会让你们下地狱的……龙王会吞了你们的……”

卡夫听不懂海女在说什么,但是他能感受到那股仇恨“该死的女人,害的我们遭到偷袭,居然还敢骂我,下地狱去吧……”

啪啪啪三声枪响,海女眉心绽开三朵雪花,卡夫船长心中的戾气总算消散了一点“來人啊,把这三堆臭肉丢到海里去……全速冲锋,追上那艘该死的飞剪船,”

天琴座号在这场袭击中是最倒霉的,第一个中弹的是他,和飞剪船擦身而过遭到暴雨一样步枪射击的还是他,而罗马号则幸运的很,只是船帆中了一弹,

罗马号率先调整好了姿态,侧舷的炮门打开了十个,十门大炮已经装填好了很原始的链弹,

“开火……”船舱内一声令下,轰轰的爆炸声中,十道旋转的黑影呼呼怪叫着向乘风号飞去,

链弹,这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海战兵器,原理很简单就是两个小一号的铅球用铁链子连在一起,并一起塞到炮膛里面,

当火药爆炸的冲力将两颗铅球发射出去之后,两个铅球会迅速形成相互旋转的力,就跟绞肉刀一样飞向敌船,

风帆海船时代,桅杆上到处都是固定帆的缆绳,链弹能够轻而易举的把缆绳搅在一起并破坏掉船帆,

十道黑影旋转着向乘风号射去,而这时候经验丰富的牛多福船长早就下令船只进行之字形前进,以规避敌人的炮弹追袭,

十发炮弹有七发都落到了大海里,只有三分命中船帆,巨大的旋转力将数十根缆绳纠缠在一起,半空中顿时蹦蹦蹦都是绳索断裂的声音,

被绷紧的缆绳一旦切断,突然爆发出的力量让缆绳如铁鞭一样在空中抽打,一名躲闪不及的士兵,被缆绳啪的一声抽在了胸膛,人们看的清楚无比,士兵的胸膛就跟泥塑的一样顿时凹陷下了三寸,

腾腾腾……士兵连着倒退了三步,紧接着就开始大口的吐血,血液里还有黑色的块状物,那是他的内脏都被抽碎了,

“小心……小心规避……该死的,兄弟们谁上去固定住缆绳,拴住一条加军功一等……”牛多福厉声吼道,

肖乐天的新军就是这么骄傲,你要说给赏银他们恐怕还沒什么积极性,但是要说加军功了,这群士兵全都疯了,

军功是什么,军功就是以后晋升、入军校、当将军的基石,军功就是未來封爵的保证,军功甚至就是后代儿孙的养命田产,军功甚至在退伍的时候还能兑换乐天洋行的股份,

更重要的是,军功就是军人的骄傲,走到丞相面前,丞相都得挑大拇哥,

“别跟老子抢,老子操帆手法第一……”一群如灵猴一样的水手爬上桅杆,仔细的躲避着甩动的缆绳,趁机会一把攥住力气用老的缆绳,开始在桅杆上固定,

不过他们低估法国人的卑鄙,就在大部分缆绳都已经固定好的时候,天琴座号已经调整好了射击角度,暴怒的五官变形的卡夫船长,手指乘风号“装葡萄弹……炸死那些操帆手,”

轰轰轰,海面上一片火光销烟,一片由葡萄弹丸所组成的乌云向乘风号扑去,猝不及防的操帆手顿时被打成了筛子,

“不……”牛多福一声怒吼,他万万沒有想到这群法国鬼子怎么这么阴损“不要管船帆了,左舵三十,大之字形前进,用速度甩开他们……只要回到塘沽,胜利就是我们的,”

葡萄弹可是海战中的杀手锏,这玩意其实就是加大号的散弹,一次齐射就能有上万铅弹组成乌云一样向敌人扑去,对甲板上和桅杆上的水手杀伤力极大,

乘风号上的士兵,一个个都是丞相的宝贝,死一个都能心疼死肖乐天,牛多福宁可丢船也不能丢人命了,这时候不跑还等什么,

渤海上顿时上演了一场怒海争锋的追逐战,一艘飞剪船在最前面进行之字前进,后面两艘护卫舰玩命的追赶,而且是不是还來一次火炮齐射,甭管准头怎么样反正看着是挺吓人的,

三艘船都有不同程度的风帆受损现象,但是总的來说乘风号船帆损失更大一些,这从船速上就可见一斑,沉重的护卫舰居然能和飞剪船跑成一个速度了,可见乘风号的船帆损失有多大了,

渤海并不大,从塘沽出发到金州连一整天都用不到,更别说现在是玩命逃跑了,二十个小时的追逐赛之后,乘风号已经远远的望见了海河的入海口,也看见了大沽口的炮台,

“到家了,咱们到家了……向特区发旗语信号,向大沽口炮台发信号……法国人打过來了……”

与此同时,塘沽工业特区的码头上乱哄哄的人群也看见了东方疾驰而來的飞剪船,有那眼力好的一眼就认出來了“是乘风号……乐天洋行的乘风号,乖乖,这是怎么弄的,船帆都被打烂了,他们发什么旗语呢,”

“这里是乘风号……我船后有两艘法国军舰伪装成海盗船,企图袭击塘沽,请做好战斗准备……请大沽口炮台立刻开炮……法国战舰杀过來了……”

人群中的水手端着望远镜开始翻译旗语,等着一段旗语翻译完毕之后,守军统领刘琅带着铁头陀也跑了过來,

“坏了,乘风号不知道咱们这里已经开战了……向牛多福发旗语,让乘风号向北放逃……躲开大沽口炮台,”

刘琅的提醒如一道闪电一样劈醒了所有的人,码头上的人群狂喊着摆手“向北撤……躲开大沽口炮台……清妖们都疯了……”

大沽口炮台,始建于明成祖时期,在道光和咸丰年间特旨扩建,目前共有火炮六十多尊守军接近一万人,

在最开始梅勒攻击特区的时候,也曾想过调动大沽口的火炮轰炸特区,可是等他实地一看炮台,可就傻眼了,这六十多门火炮都是最老旧的铸铁红衣大炮,炮口只能对着大海进行有限角度的调整,

大沽口在海河南岸,而特区建在海河北岸,除非这些笨重的火炮能够调整九十度角,然后炮口冲北,否则还真奈何不了刘琅他们,

万般无奈下,梅勒只能用太后特旨,从大沽口炮台守军中调动了三千多人补充到了自己的麾下,而且他也知道这群守军离着乐天洋行这么近,估计早就被肖乐天用银子喂饱了,他们不可能真心的去攻打工业特区,

一不做二不休,梅勒开始在大沽口炮台人事里面掺沙子,往里面塞了不老少自己的铁杆嫡系,沒有想到今天这些嫡系居然起了大作用了,

“妈的,海面上的船那是干什么呢,你你你……过來给爷翻译一下……”

当梅勒的亲信一听那居然是肖乐天的商船,而且后面追击的还是法国祖宗,一下眼睛就红了起來“乖乖啊,立功升官发财的机会到了……小的们,装填炮弹,炸沉那艘船……叫什么來着,哦对了,乘风号……”

“开炮,炸沉乘风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