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 与船同殉/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都说钱是王八蛋,但是沒了钱是真难办,中国自从明朝张居正的一条鞭法之后,白银就算正式成为货币流通的生力军,银本位一直持续到了民国,

这几百年的银本位历史,让中国人的白银文化深入人心,银两的光芒成为了最能够打动人心的手段之一,今天上演的这场银锭雨顿时震惊了塘沽码头上的所有人,

大块大块的银锭相互撞击发出悦耳的声音,白亮的银锭掉在海水中换來人们的一阵阵惋惜,甚至连那些法国强盗们也都目瞪口呆了,

“哦上帝啊,我们追了半天居然追的是一艘宝船,这岂不是西班牙财宝大帆船吗,打劫这么一艘宝船,我们都可以退休回家了……”

“上帝爱我们……我们都可以成为巴黎的绅士了,我们终于可以挤进上流社会了……冲上去抢船啊……”

就在法国战舰一片欢腾之时,特区码头上的两门野战火炮终于开火了,开花炮弹嗖嗖越过乘风号,在法国战舰船头炸起一团团的水花,

“拦住他们,老子就算把银子白送给龙王爷,也绝对不给洋鬼子半分……”刘琅和铁头陀发疯一样的大喊大叫,

“弃船啊……不要管那些银子了……丞相在乎的是人,不是钱……快弃船啊,跳到海里面去……”

牛多福听着岸上的呼喊,又看着哗哗往海里倾泻的白银,他喉头一甜又是一口血喷了出去“弃船……所有人听令,不要管白银了,都弃船走吧,游过去……”

现在乘风号距离码头只有四百多米,对于这些水手來说这根本就不算距离,但是他们舍不得,这可是三百万两的银锭啊,丞相再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践啊,

“滚……都给我滚,这是命令……”牛船长大吼一声一脚就把一名士兵踢到了海里“为钱而死的都是懦夫,留着有用之身,杀尽这个世界上的恶鬼才是你们活着的意义……都滚,”

牛多福骂醒了甲板上的士兵,这时候人们才强忍着不甘,翻身跳下大海向码头游去,

“船长,你怎么不走,”有水兵发现了不妥之处,

“你们先走,海难中船长应该最后一个离开,这就是大海上的规矩……你们走吧,我最后一个弃船……”

喊话中,船舱内部突然响起崩崩崩的闷响,牛多福知道现在船体已经倾斜三十度了,船舱内用來固定银锭的铁丝网和钢索已经吃不住劲了,更多的银堆已经崩裂,哗啦啦的银锭暴雨更加的猛烈,

乘风号现在已经成了一艘不折不扣的宝船,左舷那个巨大的窟窿就好像倾覆了财神爷的聚宝盆一样,跟瀑布一样往下倾泻银锭,三百万两白银的光辉照亮了整个海湾,

大沽口炮台什么时候停火的谁都不知道,但是海河口南北两岸的惊呼声却一浪高过一浪,肖乐天的特区,他的洋行,他的新军……他一切的扬威举动,甚至包括远征欧罗巴的辉煌,在这一刻都沒有这一船白银给人的印象深刻,

财宝动人心啊,这么多银子钱在眼前淌海水一样的往大海里倒,这壮观的景象八辈子也沒见过啊,至于你肖乐天称雄欧罗巴,逼退法兰西……跟我有个屁关系,

瞧瞧,人类就是这么务实不务虚,记吃不记打,只有利益,只有金钱才是他们心中最原始的yuwang,

牛多福眼前一黑赶紧抓住栏杆,他已经彻底绝望了,刚刚那一阵钢缆断裂的声音,只能证明一点现在船舱里所有的银锭堆都碎裂开了,

按照他之前的想法,这艘船就算沉沒,但是船舱底部被捆扎好的银锭堆也是很好打捞的,可是现在所有钢索都断裂了,银锭混乱的掉入海底的淤泥中以现在的潜水技术,想全部打捞上來就是做梦,

看着甲板上一个个跳下海的身影,看着大海里游泳的兄弟,远方的码头无数人冲下大海來接应他们,牛多福终于放心了,他无比眷恋的望着近在咫尺的特区码头,他知道自己必须要给丞相一个交代,

“永别了……”牛多福狠心闭眼扭头就往船舱里面走,就算死她也要死在船长室里,

这时候的大海上一片水花四溅,乘风号的水手拼命的往码头上游,码头上的工人们噼里啪啦往水里跳去接应他们,两拨人现在前锋已经汇合在一起了,

只见皮肤跟炭一样的美国黑人工人,单手托起疲惫的水兵架在自己脖子上就往回游“到家了,我们这就到家了,再坚持一会,上帝会保佑你的……”

金发碧眼的白人工程师们,甩掉西装冲入大海,用身体护住这些横跨了太平洋的英雄们,更别收新军的士兵和特区内良善的百姓了,他们更不会见死不救,

工业特区的码头现在是一片大乱,海面上到处都是水花四溅的声音,岸上那些不会水的人在拼命的加油,两门临时搬运过來的野战炮正不停的射击掩护大海上逃生的水兵们,各种各样的声音汇集在一起直冲云霄,

那一片混乱中,有一个凄厉的哭声响的惊天动地“兄弟啊……你被犯傻啊……回來啊……”人们纷纷扭头寻找,结果在一堆木头箱子上面看见了塘沽的大名人,四海商号的牛掌柜,

牛掌柜大名牛金福,而牛多福就是他亲叔伯的兄弟,两人自幼光屁股长大,这个当哥哥的太了解兄弟的牛脾气了,

“求求你们救救我兄弟,救救多福啊……他是个死心眼,牛脾气的很……他弄丢了丞相这么多银子,他一定是不想活了……求求你们救救他,把他救上來啊……”

牛掌故说完咣咣在木板上磕头,海面上的那群逃生水手这才发现自己的船长根本就沒有弃船,海面上沒有他,甲板上也沒有他的身影,

“我操……兄弟们回去救船长啊……”队伍最后面的四十多名水兵转身就往回游,可是这时候乘风号已经半个多船体浸入海水里了,

“船长啊,你这个死心眼……就算你失职有罪了,但是你也得活下去才能赎罪啊,你怎么能选择与船同殉呢,牛脾气啊,死心眼啊……”

水兵们哭着游会乘风号上,一群人咣咣几脚踹开了舰长室的木门“船长……兄弟们都等着你呢,你为什么不走,你要寒了大家的心吗……把他给我架起來……”

一群水兵冲上去抓胳膊抓腿把牛多福给拖了出來,这个死心眼嘴里还不停的哭喊“船在人在,船亡人亡……你们让我死去,我死啦才能震慑后來人……这条船是我的责任,我有罪……”

后世有人说过,肖乐天的麾下就数死心眼多,而他事业之所以成功也离不开这群死心眼,

国头村舍生忘死的水鬼是死心眼,趁夜偷袭法国阵地的死士们是死心眼,跟着肖乐天企图以三百弱军就掺和欧洲内战的军官团们更是死心眼,

不过谁都无法否认,正是这群死心眼的牺牲和奉献,把肖乐天的事业推向了顶峰,也将东亚民族复兴的大业推向了成功,

几十名水兵簇拥着船长向岸边游去,身后是高大的乘风号缓缓下沉,咕嘟咕嘟的气泡就好像大海已经开锅了一样,

银两的光辉已经消失在苍青色的海水中了,被财富冲昏的大脑又一次恢复了理智,大沽口炮台上的清妖们这才摇头晃脑清醒了过來,

“我操……你们都是瞎子吗,这么好的开炮机会不抓住……向大海里开炮,炸死那些水手……快啊,等着爷的鞭子吗,”

梅勒的亲信很多都是八旗的大爷兵,在四九城作威作福已经习惯了,嘴里骂骂咧咧还不算,手里的皮鞭都晃动起來了,看这群炮台守军就跟看牲口一样,

“大人,”那些被销烟熏的满面漆黑的守军,指着海上逃生的水手低吼道“大人啊,那都是平民水手,咱们炸沉船了,怎么还要杀人呢,”

啪的一声脆响“下三滥的狗东西,瞪眼睛跟爷怎么说话呢,不值一头驴钱的贱民……让你开炮就给我开炮,打死你……”

皮鞭噼啪的往下死抽,那名炮手架起胳膊左躲右闪“怎么打人,你怎么打人……”

“打的就是你,贱种一个,要是赶上开国那一阵就算宰了你也是白宰……让你不听军令,让你跟爷我犟嘴……”

八旗军官其实就是想发泄心中的闷气,那么多银子白白掉到海里去了,他心疼的都哆嗦,现在这名惹人厌的士兵还敢质疑他的决定,看爷我不抽死你,

满清入关已经两百多年了,虽然满人的统治时不时都要受到反叛者的挑战,甚至还闹出了太平天国,但是在中国的北方直隶这一带,满人的统治还是铁桶一样,卑贱的汉人根本就沒有机会闹事,

所以八旗军官什么都不顾,这通鞭子下手急切狠毒,专找脸上、脖颈处抽,一鞭子下去就是青紫的一道,

是可忍孰不可忍,大沽口炮台的守军早就让肖乐天的思想给影响的松动了,这里面有多少刑堂的细作,就连肖乐天自己都说不清,

如此暴行,开始能忍但是现在实在是不能忍了,一名看样子也就十**的小士兵,突然跳了起來,疯一样冲过去“放下你的鞭子,老子是人,不是你家的畜生……”

注:首页已经有生日蛋糕了,有钱的帮个钱场,沒钱的帮个人场,拜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