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4 田二蛋报名/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姓名,”

“田二蛋……”

“职务,”

“大头兵……”

“祖籍哪里,”

“献县的……”

“有沒有受过伤,有沒有病史,家里几口人,当兵几年了,”

“啊,长官啊,您慢点说,我饿一天了跟不上趟……”

“……嗯,好吧,你就先说说你身体怎样……”

叶秋现在很痛苦,非常的痛苦,铁头陀虽然沒有关他的紧闭,但是却给他安排了一个让他非常崩溃的工作,那就是给这些起义军登基花名册,

叶秋当然识字,在肖乐天的新军里重要的职位绝对不会给文盲,这是不容更改的铁律,尤其狙击手这种很前卫的军种,更是半点马虎不得,

现在新军的识字率已经达到了九成,剩下那一成最笨的也被强制塞到了夜校里面,肖乐天的目标就是要打造一个东亚最高素质的军队,识字率百分百,

要不怎么说文化人事情多呢,在19世纪那个义务教育都沒影子的时代,就连欧洲人都不敢保证百分百识字率,更别说亚洲了,所以有一定文化的人就会不由自主的清高起來,而那些沒文化的也会不由自主的自卑,好像无形中出现了一个等级一样,

田二蛋和叶秋就是明显的例子,桌子后面坐着的就是一身军服大檐帽锃亮的叶秋,手中钢笔在花名册上笔走游龙,写的什么田二蛋完全看不懂,

站在桌子后面的田二蛋现在膝盖都有点软了,从小他看见会读书认字的人就犯怵,看着村里的秀才都跟官老爷一样威风,现在看见叶秋他总有一种下跪的冲动,

叶秋死看不上这副奴才样,问什么问題这个田二蛋也说不明白,自己稍微严厉一点他就想弯膝盖,真是沒骨气,

“站直了……我就问你想不想來新军跟我们干,”

“想啊,打死都想……听说新军每月都发饷银,而且沒有克扣,真的假的,一个月能发一枚大洋吗,”田二蛋和周围的人眼睛全都亮了,

“咳咳咳……”叶秋差点被口水呛死“瞅你那沒出息的样,还一块鹰洋,实话告诉你,过了三个月基础训练的新兵蛋子一个月还有三块鹰洋呢……”

“不过我告诉你,想跟着新军混,从今往后就把腰给我挺直了,总想磕头这还行,在我们新军,最大的规矩就是穿军装不跪,你可记好了,”

“哎哎哎……记住了,记住了……穿着军装不下跪,绝对不下跪……”

“靠,低三下四也不行,你把腰挺起來,象个男人一样……嗯,当新军是要剃光头的,你可愿意,”

“啊,”田二蛋当时就是一愣“还……还要剪掉鞭子啊,”

叶秋心里的火这回算是憋不住了,他一拍桌子骂道“这什么破活啊,老子我不干了……我去禁闭室,我宁可关禁闭也不搭理这群榆木脑袋了……不干,不干了,”

旁边桌子坐着的正是庞朝云,一看叶秋又犯少爷脾气了,上去照着屁股就是一脚“坐回去,这点耐心都沒有,以后怎么打到京城去,怎么打到内陆去,全天下被狗鞑子洗脑的百姓多了去了,你不耐心给洗回來,你还敢骂人,”

“读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现在人手不够,还不抓紧到时候晚饭都沒得吃了……”

这时候叶秋才环顾四周,发现整片空地上几乎所有人都看着自己呢,那些起义的绿营官兵们一个个看着他都面露恐慌,

叶秋这才知道闯祸了,起义的绿营兵们现在刚刚经历过生离死别,情绪正是不稳的时候,要是让他们感觉新军也不待见他们了,这可真是往绝路上逼了,

“沒事了,我开玩笑呢……大家都继续啊,都继续……早早等级完了,早开饭啊……”

叶秋坐回椅子上,换了个笑脸说道“这位兄弟啊,我跟你明说了吧,这登记造册事关你们的生死安危啊,你不给我说详细了,我怎么能帮你呢,”

“啊,”田二蛋吓的脸都白了,

“就说这身体素质方面,你要是有新旧伤,有老疾病我们新军可以提前预约大夫给你们医治,这是不是事关你们的利益,”

“还有这家乡籍贯,家庭成员什么的,更是大意不得……你们这是起义啊,你们不怕满人报复你们家人吗,有了这些资料我们就能给你们的亲人提供保护了……”

“至于说辫子,那有什么可留恋的,这是满人强加给咱们的,咱们汉人衣冠什么时候有过辫子,明朝有吗,宋朝有吗,你要想当一个堂堂正正的汉人,就要从头做起,”

田二蛋已经愣住了,说实话他别的沒有听懂,但是满人报复那一段算是听明白了,自己老家还有亲人呢,这要是跟自己粘包了,可就全沒命了,

“呜呜呜……长官救救俺家人,我这就剪辫子,我全都听您的,我打死都要加入新军……”最终田二蛋还是跪下去了,不仅是他连他身后的一群绿营兵也都跪下去了,

“喝……我这个暴脾气啊,怎么全都跪下了,再不起來,一个个全都沒饭吃……”啪的一声叶秋狠狠的拍了一把桌子,

好家伙吓得所有绿营兵都跳起來了“长官,我有事回报……”人群中走出一个士兵出來,

“我们大沽口守军隶属于天津卫,我们所有人的花名册都在卫所里面藏着……长官您给我们武器,我们选出一批死士來,就算同归于尽我们也把这份花名册给烧了,到时候鞑子根本就找不到我们的家人……”

“嗯,很好,你这情报很有用……”叶秋立刻笑逐颜开“不过你们不用拼命,到了这里就算到咱们汉人自己的家了,我们会有专人干这份活,总要解决掉大家的后顾之忧的,”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绿营兵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田二蛋跳起來说到“剪,这辫子一定剪,到时候我也换一顶漆皮大檐帽戴戴……”

登记造册的工作现在总算是顺利了起來,基本上叶秋问一答十,再也沒有刚开始磕磕绊绊的情况了,

不过这中间也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当田二蛋马上就要登记完成之时,人群中突然传出一个弱弱的声音“那个……长官,您刚刚说这是汉人自己的家……我我我,我是回回啊,”

“哦,你是回民,”叶秋抬手让他走到近前“怎么会这样,回民可很少有进入绿营的啊,你怎么到绿营当兵來了,”

田二蛋插嘴说道“他名字就叫马回,还真是个回族,我们一群人都知道……还不是家里穷吗,不知道脑子怎么就一热,跑來绿营当兵了,平日里吃饭我们都先让他挑,素菜牛羊肉什么的都给他……”

叶秋郑重的看了他一眼,在花名册上工整的写下了马回两个字“兄弟,你还是不懂东海肖丞相的气度和格局啊,在琉球万民里面汉人只占三分之一,琉球土著还有日本人的数量大的很,可是三个民族最后都成了丞相最忠诚的百姓……”

“汉人永远不是狭隘的一个名词,几千年來我们汉人的血脉早已经混杂了,但是我们汉人的文化留下來了……兄弟,只要你遵纪守法,只要你拥有和我们一样的道德观,那么你就是我们的一份子……”

“留下來吧,新军愿意接纳你,”

马回穷家小户出來的孩子,从來沒见过当官的叫他兄弟,而且说话这么尊重,当时两行泪就流下來了,

“我留下來,只要你们要我,我就留下來……”马回眼泪簌簌的往下掉,

叶秋扭头对身后熬汤的大厨子吼道“这里有个回民兄弟,给开个小灶,从我的特种口粮里分一批美国牛肉罐头给他……”

“好嘞……分一批牛肉罐头,从叶秋班长口粮里面扣啊,”大厨师吼道,

“不不不……我怎么能分长官的口粮呢,可别啊,”不仅马回吓傻了,就连周围的绿营兵也傻了,

他们这不是故作姿态,而是那个年月就算当兵的也不是天天能吃饱的,大沽口守军每天伙食就是窝头高粱米什么的,菜里面别说有肉了,就连油水都不见几滴,

晚清民间的贫穷非常严重,老百姓对粮食有一种宗教样的崇拜,口粮口粮的,粮食那都是一口口计算的,

马回要不是家里实在养不起了,他也不会钻绿营里去当兵,今天居然有军官给他让口粮,这样的好官哪里去找,

在场的绿营兵们感动的直掉泪“好官啊,这是好官啊,”

叶秋弄了一个大红脸“别……别瞎说,我就一个班长,算什么大官啊,再说了我口粮是特殊计算了,我是狙击手口粮是特供的……”

就在叶秋无比尴尬的时候,一只苍蝇也來添乱了,在叶秋脑袋上來回乱飞,好像也想吃美国牛肉罐头一样,而且好几次还偷袭叶秋的鼻子尖,

叶秋挥了好几下,这个该死的苍蝇居然还不跑,沒完沒了的骚扰他,就在这时候,突然一道乌光直冲叶秋面门而來,嗖的一声那只讨厌的苍蝇居然消失不见了,

“什么东西,”叶秋定睛一看,当时就愣住了,那黑影居然是田二蛋的拳头,原來刚刚他出手如电居然把那只苍蝇给抓住了,

田二蛋讪笑这说道“这苍蝇讨厌,这苍蝇真讨厌……呵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