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 好吃的要哭/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秋震惊了,旁边桌子上的庞朝云也震惊了,懂行的新军们都震惊了,

现在是洋人钟表晚上十点多了,天早就黑的一塌糊涂,整个登记的空地就几十只火把还有桌子上的煤油马灯在释放着光亮,

能见度这么差的夜晚,田二蛋居然能单手抓住一只飞舞的苍蝇,而且一击命中脸上的表情还跟无所谓一样,这人到底有多快的手眼配合啊,

“你你你……你眼神怎么这么好,“叶秋都结巴了,

旁边的马回开口道“长官,二蛋哥眼神就是好,远方大海上的行船,别人看不清楚,二蛋哥出马保证能分辨的一清二楚……”

叶秋抬手阻止住了马回“你先别说话,让我问他……田二蛋,那只苍蝇你捏死了吗,沒死就放出來,然后再抓一次我看看……”

二蛋沒说什么,松开手一看那只倒霉催的苍蝇居然还活着,一看周围的压力全都沒有了,晕晕乎乎就开始飞,

二蛋让那只苍蝇飞了四五圈,当这个小畜生越飞越快接近于正常的时候,他手又是一闪一把就将企图越狱的苍蝇给抓回到手里了,

“乖乖,你还有这本事,”叶秋扔下笔扭头就往熬汤的大师傅身边跑,不一会就抱过一捧他所说的进口罐头出來,

咣当一声,十多罐铁皮牛肉罐头砸在桌子上,随后叶秋还拍出了一包进口纸烟,点燃一根对二蛋说道,

“瞪大眼睛看着香烟的火头,不要眨眼,你能坚持一支烟不眨眼我就送你一罐肉罐头,两只烟就是两罐,以此类推我就想看看你能多久不眨眼……”

“啊,”二蛋愣住了手一松那只晕头晕脑的苍蝇飞出了大家的视线“这这这……这是啥东西啊,大铁疙瘩上面还有样字码,”

叶秋好悬让一口烟给呛死“怪我,我知道你们沒吃过这东西……”说完从腰间拔出一把锃亮的匕首出來,照着马口铁罐就是一刀,

马口铁其实就是两边镀熄的薄软铁皮,早在14世纪就有人使用了,1800年英国人发明了马口铁罐头,而1847年美国人发明了制罐机器,从而使罐头食品能够大规模量产,

到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罐头食品已经成为了部队补给的主要品种,当大清朝的军队还得背着稻谷麦子去打仗的时候,欧美的士兵早就可以享用方便美味的罐头食品了,相比较之下士气自然会有天壤之别,

叶秋一刀落下,香浓的牛肉味就冒出來了,这诱人的味道就跟个小魔鬼一样往大家的鼻子里面钻,当时就有好几个人肚子里面咕噜咕噜的叫了起來,

这群绿营兵就早上起來喝了一顿稀粥,棒子面窝头一人才分了两个,一天的拼命挣扎早就消耗干了体力,再加上他们都半年沒吃过肉了,今天闻到牛肉香,所有人眼珠子都蓝了,

咣咣咣……一刀一刀又一刀,很快整个罐头顶就被撬起來了,大块挂着肉冻的牛肉呈现在了众人面前,

“看好了,正宗的美国牛肉罐头,开罐即可食用,我就考验考验你这不眨眼的功夫,一根烟换一罐牛肉罐头,你敢不敢,”

那个年代穷苦人家的孩子谁能抵抗的住肉的诱惑,经常是一年才吃一次肉,而牛肉更是不要想了,自古中国人都舍不得吃牛肉,家里养牛都是耕地用的,

二蛋看着开口的牛肉罐头眼珠子都直了,他也不看香烟就看肉了“娘啊……这肉味怎么这么香……”咕噜咕噜他肚子里來回的跑火车,

“哎哎哎……看香烟的香火,别看肉死盯着肉可不算数啊……”叶秋捏着二蛋的鼻子把他脸给摆正了,

下面就是创造奇迹的时刻了,这个田二蛋果然厉害,双目圆睁死死的盯着叶秋手中的香烟头,一整根烟的功夫居然一次眨眼都沒有,

“别眨眼,我再点一根……”叶秋狠嘬了一口烟屁股,紧接着又对着了一根放在二蛋的面前,二蛋再接再厉又是整整一根烟的功夫沒有眨眼,

叶秋可算找到宝贝了,他点一根烟然后推过去一罐罐头,马回在二蛋身后就是个小跟班,脱了衣服包裹这些铁疙瘩,

“二蛋哥坚持住,别眨眼啊……”不一会的功夫周围的绿营兵们都开始给二蛋加油了“别眨眼啊,二蛋挺住……”

一根一根又一根,足足坚持到第五根香烟的时候田二蛋实在是坚持不住了,两只眼干涩无比下意识的眨眼了,这下周围的人一片惋惜之声,

“哎呀……才五个,才五个啊……”二蛋看着马回怀里抱着的罐头懊悔无比,可是再看看叶秋,早就已经吓的石化了,

“变态,你丫的就是个变态……”叶秋突然一拍桌子“都给你……这些罐头全是你的,你从今往后跟我干狙击手吧,你我是要定了……”

轰的一声,在场的绿营兵都炸锅了,这几天狙击手神出鬼沒的战斗力早就成了梅勒大营里的一个传说,这是精兵中的精兵,是这些八旗和绿营们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的神奇兵种,

最好的洋枪,最棒的装备,就连吃东西都是特殊供应的,普通新军只是吃现成的米面肉类和蔬菜,但是这群狙击手已经可以享用特战口粮了,那可都是进口货啊,更别说这群狙击手除了正常的饷银之外还有特殊津贴可以拿,

“干,我干……这么好的事情我当然干,我不怕吃苦,不怕累,我干不好你就打我……”幸福來的太突然了,二蛋都哭出來了,

庞朝云羡慕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臭小子你可算找到宝贝了,这是天生干狙击手的料啊……”

这一夜对于田二蛋和马回他们來说是神奇的,是注定改变一生命运的,他们不仅吃到了美国进口的牛肉,而且还得到了一个崭新的身份,

登记完毕的他们,围坐在篝火边上把马口铁罐头打开烤在火焰的旁边,不一会铁罐子里面就飘出了浓郁的肉香,

大白面馒头管够,蒸米饭随便吃,豆腐、海带、干虾米熬的热汤随便喝,而且人人都送了一套铁皮的餐具,握在手里沉甸甸好幸福,那一刻二蛋和马回就感觉自己的前半生完全是个地狱,如果新军一直吃这么好,哪怕沒有饷银也要跟着一起干,

特区内的空地上现在点起了上百个火堆,每个火堆周围都围着一群猛吃的绿营兵,一个个跟饿死鬼投胎一样,

叶秋他们的登记工作也到了尾声,当最后一名士兵也冲向火堆后,叶秋和庞朝云总算可以休息一会了,

两个人沒有吃太油腻的东西,一人端了一碗海鲜汤坐在了二蛋马回他们的身边,刚一坐下就发现不对劲了,这群绿营兵们怎么一边吃一边掉眼泪,嫌这碗汤不够咸吗,

“你们这是咋了,”两人不解的问道,

“长官啊,自从我们当兵到现在,就沒吃过这么好的东西……呜呜呜,”年纪小的马回眼泪簌簌的往下掉,

田二蛋长叹一声“三年前我还在天津卫当兵吃粮的时候,赶上过梅勒请客,我那时候运气好,帮着大厨房劈柴……最后赏了我好几盘子剩菜,哎呀妈啊,其中还有一个大对虾团子呢,我扒拉了好多米饭在里面,用菜汤拌好了,那个大虾团子就顶在饭堆上……”

“我就用眼睛看着这只大虾团子,整整吃了三大碗饭,直到撑的动不了了,我才把那只虾给吃了……”二蛋抹了抹眼角的泪苦笑着说道,

“这辈子就吃过一次,那味道记了一辈子,从來沒吃过那么好的东西……今天这是第二次,一生中第二次吃这么饱,这么好……”

叶秋和庞朝云都听傻了,他俩别看是当兵的,但是当的是丞相的新军,他俩身后都是商人家族出身,在塘沽和琉球都是有买卖的,不然也不会自小能读书,

家人让他们來当兵,一个是为了在丞相手下混个官身,以后家族能多些人脉,而另一个则是丞相手下的士兵地位真高啊,走在大街上就连秀才公都不敢折辱,那一身淡蓝军装绝对就是身份的象征,

有钱赚还有面子,对家族生意还有帮助,所以肖乐天的新军从來都不缺高素质的兵源,

叶秋和庞朝云还真沒体会过那么穷苦的生活,二蛋话里面的心酸弄的他俩都要哭出來了,

“哎……以前就听说你们绿营日子过的苦,今天我才体会到居然这么苦,连口肉都吃不上,你们当这个兵多窝囊啊……”

叶秋叹气摇头从大师傅那里又拎來几个铁皮罐头,这次打开后绿营兵们更傻眼了“佛祖啊,这里是啥啊,怎么一股桃子味道……”

“哥几个吃吧,我请客,这叫水果罐头,里面装的是桃子……你那种眼神看我干吗,真的是桃子,沒坏啊,真的可以吃……”

叶秋真是个坏人,当这群士兵吃到甜美的桃子之后,火堆旁一片抽泣之声,所有人都哭了,

田二蛋和马回居然异口同声的说道“你们真欺负人啊,都是爹妈生养的,你们的福怎么那么大呢,大秋天的都能吃到这么好吃的桃子……”

突然间田二蛋一抹脸上的眼里,正襟危坐对叶秋他俩说道“二位长官,俺是个粗人,但是也想活明白了……您跟我说实话,东海肖丞相是不是龙王爷的三太子,手里是不是有聚宝盆,”

“要不你们咋这么有钱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