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6 聚宝盆/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田二蛋问出了在场所有绿营兵的心声,甚至一些打杂帮忙的也都竖起耳朵來听了,

叶秋和庞朝云有点无语,这问題他们两个商二代还真沒思考过,虽然他们两家都不是重商巨贾的家族,但是作为能在海商贸易中分一杯羹的成员,家族财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他俩真的沒过过二蛋马回他们的那种贫穷生活,当然也就体会不出现在的日子有多甜,在他俩的眼中牛肉、水果罐头虽然好吃,但远远称不上新鲜精致,在他们心中还是家里厨师用那一锅老汤煮出的卤牛肉最好吃,

“哎呀……哎呀……”叶秋哎呀了半天也沒说出什么了,最后还是庞朝云接过了这个话茬,

“丞相当然有钱,但是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丞相沒有聚宝盆,丞相的钱也是一点点的赚來的,并不像你们所传说的那样是什么龙王三太子的……”

“你们之所以这么想,我觉得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丞相所说的,清朝内部贫富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清朝到底有沒有钱,这个问題肖乐天曾经在乐天洋行内部的经济会议上谈论过,而叶秋和庞朝云家族都有长辈有幸旁听,

清朝有钱沒钱,这个问題从不同的角度看就会呈现出不同的形态,很难一句话说的清楚,而肖乐天的分析很是一针见血‘贫富差距、资本外流’,

是的,在中华漫长的历史中,无论朝代如何更迭,江山如何换色,华夏总是如一块巨大的磁铁一样在不断的吸收着全世界的财富,

这中间确实有异族入侵,甚至有蛮夷问鼎天下,但是这个缓慢的吸金器却从沒有停止过工作,

道理很简单,那时候中华文明响当当是世界第一的,就算北方游牧民族战马冲入中原掠夺走大量金银财宝,但是随后在正常的贸易中这些财富也会逐渐回流,甚至回流的更多,

无他,高等文明的吸引力而已,异族需要中原的盐铁茶,需要精美的工艺品,丝绸瓷器,甚至需要中原的文化产品,比如说‘春宫图’之类的,就很是能创造外汇吗,

中原天朝,地大物博,各种货物净流出,各种金银净流入,几千年的积淀让中国这个本來金银矿脉很匮乏的国家,生生成为了世界第一的贵金属储藏过,

不要小看那一船船的瓷器和丝绸,更不要小看一车车的盐铁茶,架不住华夏几千年历史长啊,积少成多聚沙成塔,中国民间财富淤积之深简直难以想象,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清朝中叶都沒有终止的迹象,这种贸易逆差最终让英国人崩溃了,他们无法忍受自己从殖民地,从欧洲聚拢的贵金属,就这样白白的让清朝赚走,最后只能祭出鸦片这个大杀气,

鸦片在那一刻已经不单单是一种毒品了,而是一种金融经济战的武器,是英国对抗华夏吞金怪兽的一剂猛药,而这一剂猛药最后的副作用就是战争,

“丞相曾经说过,咱们中国是不缺钱的,民间淤积的财富何止金山银山,但是为什么现在弄的贫者无立锥之地,而富者则穷奢极欲呢,财富分配不公,贪官污吏和异族强盗横行是一方面原因,而另一方面也是咱们中国自古就抑商……”

“沒错,商人群体在中国那就是个权利眼中的肥肉,再有本事的大商人也甭想干出什么大事來,因为你办事就要动用资金,白花花的银山只要一调动就会引來贪官污吏的血盆大口,你事儿还沒办成呢,结果钱沒了,被他们吞走了……”

“大家谁都不傻,一來二去人们也就看明白这个世道了,有钱就要藏起來,偷偷的藏在地窖里,或者变成千顷良田,最后倾其所有供出一个读书人去当官,这是中国人的无奈,他们只能用这种方式去适应环境……”

庞朝云可能说的有点太高大上了,周围都是迷茫的眼神弄的他很尴尬,不过这会叶秋也思考了半天,他接过话头开口道,

“老庞说的就是丞相的原话,你们听不懂也应该,其实道理非常明白,你们穷,我们富,关键的核心就是东海肖丞相和他的手下都有良心,都清廉……这个能听懂否,”

“懂了……”这下绿营兵们一个个点头如捣蒜“就是啊,我当兵这么多年,不打人骂人不让磕头的长官还是第一次见呢……又和气,又不贪污我们口粮钱,瞧瞧这吃的东西,丞相大人手下都是清官啊,”

还是很朴素的农民思想,日子过好了就是明君清官的功劳,日子过苦了不敢骂皇上只能骂狗官贪婪,只有逼的实在沒活路了,他们才会想到造皇上的反呢,

叶秋喝了口热汤点点头“你们听懂的只是第一点,后面还有第二点……我们丞相尊重商人,搞的这叫‘重商主义’而清妖还有那些读书人们,都瞧不起商人,所以这也是你们穷的主要原因……”

“中国自古商业不发达啊,你们平日里面对的那些粮商、布商、杂货商行,其实都不是纯粹的商人,他们都是一群背靠贪官污吏的官商而已,靠的就是垄断赚钱,”

“就比如说,农人种地,为什么每年秋天丰收的时候,粮食价钱总有人往下压价,而到了青黄不接的时候,又总是有人在提高行市,你们辛苦一年丰收了也穷,歉收了更穷,遇到灾荒年间,你们就得卖儿卖女啊,”

叶秋这一番话总算说到二蛋他们心里去了,想想祖祖辈辈那个苦日子,他们心中无比感慨,一个个都偷偷的抹眼泪,

“那又能怎么样,这都是命啊,我小时候跟父亲去粜米,米店掌柜那嘴简直就是带钩子的,谁都说不过他……丰年他们联合起來压价,青黄不接时候又联合起來抬价钱,他们都是一帮一派的,我们抗不过人家势力大啊……”

“就是就是,凡是在城里开粮店的,背后的东家都是大人物,我们小老百姓怎么斗得过他们啊……”

叶秋猛拍大腿“对啊,就是这个道理,他们都是一群官商,一群垄断商人,他们跟我们肖丞相所主推的商人是不一样的……我们这里搞的就是平等的竞争,谁买卖想干好,就得提高服务质量,那出好的价格和货物出來,否则就是一个死……”

“实话跟大家说了,你们应该还有印象,今年开春的时候,咱们塘沽左近也闹粮荒,好多商家联合起來抬高粮食价格,就想趁着百姓米缸里沒米的时候赚黑心钱呢……结果怎么样,”

一句话沒说完,周围几堆篝火旁的绿营兵也挤过來了“怎么了,后來怎么了……”

叶秋这时候也拿捏起來了,很享受被众人围观的感受,他吊起一根香烟,用手一指火堆,不用他说话马回赶紧抽出一根燃烧的木条,恭敬的把烟给点上了,

“那群傻缺粮商们,还想用过去老脑筋赚钱呢,结果这件事汇报给了范镰老掌柜,结果人家老掌柜笑了笑,在二指宽的条子上写了一行字,转头让人转交给四海商号的牛掌柜了……”

“牛掌柜一看,上面就四个小字‘东亚调米’牛掌柜当时就明白了,回头就开始飞鸽传书给商号设在日本、朝鲜、琉球还有江南的分号发消息……”

“那鸽子飞起來得有多快,三天不到日本米、朝鲜米还有江南的米就开始装船了,浩浩荡荡就往塘沽开……”

“最先赶到的是朝鲜的百米,整整卸下了三大仓,挑米的民夫跟一条长龙一样的在城里穿行,本地粮商一看马上落价,当天就降价两成……”

“随后而來的就是日本米,穿着古怪和服的日本商人别提多恭敬了,给咱们送米他们鞠躬个沒完沒了,说能够给咱们丞相效力那是八辈子修來的服气……紧接着又是民夫挑担绕城走……”

“当天晚上,全城粮食价钱又暴跌三成……”叶秋长长的吐了一个烟圈“再后來琉球和江南米运到之后……”

“怎么样,”大家异口同声的问道,

“呵呵,那些土包子粮商老板们,立刻关门,随后全跑乐天洋行总号外面跪大街去了,沒别的说的,就是求老掌柜高抬贵手,放一条生路……”

“瞧瞧,这才是真正的商人呢,不赚黑心钱,商路布局都能到海外,买低卖高之间又能赚钱,又能平抑物价,你说最后老百姓是不是赚实惠,”

这回二蛋马回他们听懂了“原來是这样啊,您的意思就是,天下很大同样的东西价格也是天差地下的,商人就是低价进货然后高价卖出,这么一來缺粮的地方价钱也不会太高,而粮食多的地方,价格也不会太低,双方都得益啊,”

庞朝云送了口气心说可算是讲明白这个道理了“对啊,咱们丞相为什么发财呢,就是明白了这个道理,知道怎么调动全天下商人的力量,所以才赚钱呗……”

“就比如说四海商号,他们打败了老旧的塘沽粮商,你们说他是不是积德行善了,可是你们知道吗,他不光是积德行善了,他其实也赚钱了……”

“弟兄们啊,天南地北货物价格差距是很大的,日本朝鲜米运过來你以为他不赚钱,江南米过來更赚钱啊……”

“最最关键的是,他们赚了钱,还赚了名声,本來四海商号往日经营不涉及粮食,可是今年这么一积德行善,让全塘沽的百姓都服气了,人们现在非四海商号的米不吃,有钱都花到四海商号去……”

“偷偷跟你们说一声,现在那些沒良心的粮商,已经开始和牛掌故密谈要卖店了……”

庞朝云拍了拍田二蛋的肩膀“兄弟啊,咱们丞相确实是有聚宝盆的,这个聚宝盆咱们中国无视了几千年了,最后还得是东海肖丞相才能让他重见天日,好好干吧,以后的日子比蜜还要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