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8 鬼脸骑兵/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沿着大街由北向南跑來的居然是一队鬼脸骑兵,等等……不是鬼脸而是京剧里面的脸谱面具,城隍庙里三文钱一个糊弄孩子的玩具脸谱,

打头第一个的红脸的那不是入云龙公孙胜的扮相吗,左面的好像是大刀关胜,右面的难道是霹雳火秦明,

这群笔帖式、师爷们都是戏迷,甚至有几个还是圈内知名的票友,这些脸谱他们眼睛一扫就能对的上号,

“乖乖啊,都是天罡星地煞星啊,全是水浒里面的人物……花和尚鲁智深,小李广花荣,”

“你们快看,墙上还有一个呢,莫不是鼓上蚤时迁……哈哈哈,这是票友大串连啊……”

这群只知道贪污的呆子,根本就沒意识到死神已经來临,一个个光想着看戏了,也不琢磨琢磨大白天一群不敢露面的人,还在兵部衙门外纵马飞奔,不是匪类还是什么,

长街上十多匹战马在狂奔,马蹄铁撞在石板路上发出一溜溜的火光,再看看街道两边的院墙上,十几道诡异的身形正在跳跃一看就是高來高往的好手,

耍笔杆子的根本意识不到危险,但是守门的士兵不傻,一看这架势就要出事“站住……衙门重地不准策马,还有房上的赶紧给我下來……”一边说话腰里的长刀还抽出來了,

刀光刚一闪过,只听啪啪啪几声枪响,两名卫兵手中的刀子当啷啷掉在了地上,这群傻帽文人再一看,卫兵胸口的血洞正一股股的往外冒血呢,

“我的妈妈啊……贼人上门了……快跑啊……”人群顿时一哄而散,有的向大街上跑,有的往衙门里冲,整个衙门内一下子就炸开了锅,

衙门里的兵丁往外冲,门口的人往里挤,踩脚撞头的骂声一片,而这时候面具骑兵们已经冲到了门口,

“刑堂,春十三娘办事,闲杂人等躲开,”这一声吼中气十足的,三条街都听见了,

轰的一声,衙门里一下子就疯了“春十三娘,北京城的十三娘……我靠,这个疯女人怎么到天津卫了……大家快跑啊……”

官场自古沒有秘密,春十三娘的名头可能普通百姓不知道,但是北京和直隶官场上的人不可能不知道,那是肖乐天留在京城的最大**头目,势力强悍无比,

今天这个女魔头杀到天津卫了,真不知道多少人头要白白的送给她了,

枪声大作,守卫衙门的士兵纷纷倒地,今天绿林爷们已经懒得用功夫了,杀人哪有用枪來的方便,而且今天是以怒动兵,更不会想什么江湖规矩了,

一群面具杀手乌泱泱的冲入大门,高大健壮的三河马生生撞出一条路出來,带着燕青面具的春十三娘,左右手各有一把左轮手枪,举手之间那是枪枪点名,

心、眼、手三意合一,练过功夫的高手玩枪一样也是高水平,就是比普通人学的快,春十三娘根本不用瞄准,眼到心就到,紧接着手就到,两把左轮打的是出神入化,

镇台衙门的守军已经调出去了一大半,另外他们也沒想到会有人敢明火执仗的冲击衙门,几百年的统治让他们有了一种错觉,他们还真以为自己的统治是铁桶一片呢,

放松警惕的代价就是死,这群面具骑士从正门一直向后杀,直杀到中堂处衙门里已经处处是血了,

“抓几个活口出來,尤其是那些动笔杆子的,”一声令下,不一会从厢房就掏出了一名瑟瑟发抖的师爷,

“大侠饶命啊,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的吃奶孩子……”话沒说完春十三娘正反手啪啪两个嘴巴子,师爷嘴角立刻抽肿了,

“我问你什么说什么,胆敢废话一句就要你小命……说,大沽口炮台守军的花名册在什么地方,我喊一二三……”

“在东厢房……我说,就在东厢房里,我带你们去……”还是文化人脑子机灵,一听就明白了,这就是才冲着梅勒那条密令而來的,

大沽口炮台守军起义了,梅勒早已经气疯,他为了惩罚这群背叛者下达了诛族令,他要这小一万的守军全都去死,而且全家都要跟着殉葬,

大清的统治已经风雨飘摇了,如果不对这种背叛事件加以酷刑,怎么震慑后來者,

那名嘴角流血的师爷深知这件事的根底,赶紧堆笑说软话“这件事是梅勒的错,在怎么也不能拿人家九族出气啊……您这边请,我去拿钥匙……”

拿个狗屁的钥匙啊,人群中两把斯宾塞啪啪啪一溜枪火,黄铜锁头被打落在地,那师爷吓的脚一软就坐到了地上,

“煤油……”春十三娘一声令下,数十个皮口袋被打开了,这时候十三娘也撬开了一个柜子,里面果然是花名册,不仅有大沽口炮台的,甚至连周围卫所的兵丁资料都有,

“烧了,都烧了……一本都别留……”煤油被泼在木箱子上,最后火折子一闪浓烟滚滚而起,

镇台衙门遇袭的消息很快传遍的全城,那些救火的兵丁开始回防,可是普通士兵怎么比得上绿林好汉们的身手,当先头部队回援之时,这群面具骑士早就消失不见了,厢房的大火已经成了势,现在想救都沒法救,

天津卫的一场大火,宣告了梅勒的毒计破产,那个年代可沒有电脑网络备份系统,而且绿营兵的待遇也不可能跟八旗相比,这种花名册就这一份烧了也就真沒有了,

小一万人的大沽口炮台守军沒了花名册累死满清也对不上号啊,这下后顾之忧总算是打消了,当这个好消息传回塘沽后,所有的大沽口起义军们,都放心了他们这才知道丞相的新军真的不一样,要换了别人巴不得满清下毒手杀人呢,那样就能逼着这些起义军干到底了,

丞相带兵从來都是恩威并施,而且给人希望,而中古时代的带兵术,大部分都是以杀戮恐吓为主,孰高孰低一眼就能分清楚了,

就在起义军兴奋的狂欢之时,梅勒已经七窍生烟了,他如困兽一样在大帐里來回乱转,整整一顿饭的功夫都沒有说话,最后这个香肠嘴梅勒抽出腰刀一刀剁在帅案上,

“來人啊,马上通知法国人,老子等不了了,今天计划就得实施……”

当天晚上,法国战舰天琴座号和罗马号突然异动,从北方安全水域压了过來,对着灯火通明的工业特区就开始轰炸,整个特区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特区的两门野战炮迅速开火反击,随后大沽口炮台也开火了,渤海海面到处都是冲天的水柱,

炮火对射震动了整个塘沽,所有人的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大海上,但是人们谁都沒有想到在大沽口炮台的西侧一片荒地上,无数的身影正在地面上匍匐,象一群肉虫子一样向大沽口接近,

黑暗中不停有压低的声音传出,里面居然有人在说法语还有翻译一直跟随,

“压低身子……屁股不要太翘了……哦该死,你们沒有学过几本的步兵训练吗……下心点,声音再小一点……”这居然是一支法国洋鬼子带领的军队,

当匍匐前进的人潮距离炮台边缘一百多米的时候,他们突然停止了行动,所有人都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一般來说海防炮台都是面对大海的一面防御力强,而屁股一面防御力弱,大沽口炮台也是一样,在设计之初虽然考虑到了敌人从后背进攻的可能,但是对于岸防炮台來说,敌人既然已经登陆绕到你的腹部了,那么这个炮台也就失去了他的防御作用,

不过今天为了防御梅勒的偷袭,刘琅和铁头陀特意将所有狙击手调了过去,也就是这群狙击手最后救了炮台守军一命,

梅勒和法国人的联系就是在起义的那天晚上,法国人的战舰向北方退,然后在长芦盐场附近派出使者秘密和梅勒接触,

在法国人的计划中,梅勒挑选一千精锐,然后法国派出三百士兵组成联军,先秘密训练三天,主要就是训练夜间匍匐前进和简单的战术手语配合,三天虽然时间短暂但是如果是有针对性的训练那也够了,

当偷袭的军队准备就绪后,法国军舰在海上炮轰特区,吸引特区和大沽口炮台的火力,随后这一千三精锐秘密潜伏到炮台附近等候梅勒大军的行动,

当梅勒大军开始冲击特区的战壕之时,短时间内新军和起义军的注意力肯定会分散,他们不会想到大海上和陆地上两处夹击下,敌人还有第三波偷袭者,

直到这个时候,联合军猛然发难打炮台守军一个措手不及,只要炮台被攻陷法国战舰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攻击特区,而且还能派出一些工程人员來改造炮台,到时候调转炮台的炮口向特区拼命开火,这么多火炮觉得能砸碎肖乐天的乌龟壳,

黑影中梅勒全身披甲坐在战马上,远处大海的方向是隆隆的炮声和明暗交替的光芒,在他的身后是数千即将扑城的士兵,

“新军,我知道你们很难对付,这点我服气……但是绿营兵是个什么德行我比你们清楚的多……今天我的对手就是这些反叛军,有洋大人撑腰我就不信炮台强不回來……”

“呵呵呵……这真是运來天地皆同力啊,炮台只要到手,老子我也不动兵了,炸也炸绝了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