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9 工业与发明/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报告大帅,咱们的兄弟已经潜伏在大沽口外百米处,正等候大人军令,”

“好……兄弟们,多带火枪、弓箭……扑城啊,”梅勒一声怪叫大营内三声炮响,黑压压的人潮向着铁丝网和战壕处冲了过去,

“冲冲冲……有枪的开枪,有弓箭的放箭……动起來,别傻乎乎的等敌人开枪……”梅勒和他的亲信将军们在人潮之后拼命呼喊,而那些士兵也忠实的执行了他们的命令,

这场冲锋闹的动静很大,士兵们冲到铁丝网前就趴在了地上,手里的步枪啪啪啪的向前射击,从远处望去就如同一条火蛇在大地上扭曲变形,

在这条火蛇之后,是无数拿着弓箭的八旗健儿他们弯弓搭箭向天空中抛射,一根根羽箭在半空中画出完美的抛物线砸向战壕内的守军,还别说这阵从天而降的箭雨还真的造成了一定的伤亡,

“列火把……准备反光的铁板……战场照明……狗日的居然学会夜袭了……”铁头陀在战壕内狂奔,想尽一切办法激励兄弟们的士气,

一盏盏的煤油马灯被调到最亮,一块块半圆形状的马口铁皮被套在后面,这就是一个个简易的探照灯啊,数百个这样的探照灯往战壕上面一摆顿时战场被照的雪亮,

铁头陀一看清兵这架势就笑了“他们居然也会匍匐前进了,居然也会趴着开枪,瞅瞅他们那一个个大屁股,翘的比生活八个孩子的娘们还高,这不是找打吗……”

“兄弟们,让他们开开眼,瞧瞧火枪应该是怎么玩……”铁头陀说完抬手就是一枪,啪的一声一个大屁股就被打了一个对穿,

老古语说的真好,当兵的就得练,打仗是个专业活,每一个动作都得标准,满清士兵要说开弓放箭那是沒的说,从弓箭的保养再到放箭时候保护手指的小窍门,他们能给你说三天三夜,

但是现在火枪时代的战争,老一套的战法已经玩不转了,就看这群士兵屁股翘的最高的一看就是当过骑兵,在地面上拱來拱去的大屁股整个成了新军的靶子,

啪啪啪……这一通密集射击打的这群清妖痛苦无比,很多人都是屁股中弹,要不就是对穿要不就是撕掉大块的皮肉,哀嚎声不绝于耳,

“屁股啊……我日他祖宗的,太缺德了,这让我明天怎么拉屎啊……后面放箭的呢,还不赶紧动手……掩护我们……”

火枪手身后的黑暗中藏着一千多名弓箭手,躲避射击的时候就趴在地上,但是手中的弓箭是搭好的,当身后的长官下令之时,他们会快速的起身半蹲,然后弓箭斜向上空放箭,

嘭嘭嘭……一阵暴雨一样的弓弦响声后,一千多只羽箭飞上天空,形成完美的抛物线然后狠狠的砸在了战壕区域内,

铁头陀万万沒有想到,战壕防御这种近乎于完美的战法居然在这遇到了天然的克星,战壕再深再宽也无法防御从天而降的兵器,而新军完全是西式装备,铠甲这种东西压根就不在考虑之中,

毛呢军服轻便舒适但是根本就沒有什么防御力,对这场弓箭暴雨完全沒有抵抗能力,

弓箭噼里啪啦的掉在战壕里,无数人头顶、肩头、后背中箭浓重的血腥气顿时弥漫了整个战壕,

“该死的,马上进入永固掩体躲避啊……都死守什么呢,好歹找个木板挡一挡脑袋啊……”铁头陀一边喊顺手一抓一根羽箭被抓在了手中,

“妈的,大江大浪都过來了,现在让这种小蚊子给折腾的不轻,真是活见鬼了……兄弟们不用怕,这是抛射过來的箭雨,比直射的力道小多了,一人分一个木头箱子护住要害就沒事了……”

箭雨的攻击仅仅造成了几名倒霉蛋的阵亡,大部分新军士兵都是一身的轻伤,不致命但是很痛,这不可能不影响他们射击,

新军的射击频率发生了变化,自然会让梅勒他们注意到,梅勒也不是傻子和身边的亲信只讨论了几句就明白端倪了,

“乖乖,可算是找到他们的破绽了……这群当兵的身上沒铠甲,所以防不住咱们的弓箭……以前我也是傻,光想着平射了,也不琢磨琢磨人藏在战壕里面,平射管个屁用啊,”

梅勒照着自己脑袋就拍了一下“真是猪脑子啊……这弓箭既然平着射不进去,还不能从天上往下掉吗,老祖宗的好玩意全让我给弄丢了……“

想到这里梅勒大喊一声“后营所有的弓箭手全集中起來,就按照这个战法给我打……抬手仰射,不用管什么准确不准确的,就用大面积的箭雨给我覆盖过去……老子真是个天才,”

事实证明冷兵器也不是一无是处的,只要领军的人肯于动脑筋,想打败敌人有的是办法,而对付战壕弓箭仰射还真是一个好方法,这其实就是榴弹炮、迫击炮的作战原理,

射角高,弹道弯曲,从山这边开炮能够飞过高山打到山的背面去,就更别说平地挖的战壕了,

八旗兵丁就是不缺会开弓放箭的,很快弓箭手方阵就由一千增加到了三千,每次齐射后的弓箭暴雨吧战壕插的如同灌木丛一样,

这样的打击力度新军终于吃不消了,大家开始往战壕里的永固工事汇集以躲避箭雨,而这时候最前排的清兵火枪手总算找到了机会,一个个偷偷的爬了过去,掏出虎头钳子來救破坏铁丝网,

仅仅十多分钟的时间,铁丝网就被割开了十多个四五米宽的缺口,特区的战壕防线终于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现在特区内的刘琅将军也已经焦头烂额了,海面上的战况和战壕处的战况都汇集到他的面前,无数殷切的眼神等待着他的决断,可是刘琅毕竟是天国老将出身,根本就沒经历过这种现代化的战争,他已经彻底抓瞎了,

怎么办,到底应该怎么办,这名灰胡子将军差点把自己胡子给揪沒了,而就在他完全束手无策的时候,肖乐天的老朋友工业特区最早的规划者,迈克.卡内基走來了,

“将军大人,我已经知道了战场上我们所遇到的问題了,请您放心战壕哪里肯定不会出问題的,我有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你还能请來天兵天将不成,”

“呵呵,将军您难道忘记了,肖乐天先生不是一直在推崇工业的力量吗,那好我今天就让你亲眼看一看什么是工业的力量……请跟我來,”

迈克在前面带路,身后就是刘琅将军和亲兵,他们一路走向特区最西侧深处的一间厂房,这里是为数不多可以躲避火炮射击的地点,特区第一所兵工厂就设立在这里,

红砖盖起的厂房宽阔无比,里面堆满了很多木箱子,那是还沒有來得及拆包的工业设备,在厂房里足有四五十美国工程师和技工聚集在了一起,其中有一半都是黑人,

开战前刘琅就來过这里,那时候这里一片混乱一座机械都沒有,可是短短几天的功夫,提供动力的蒸汽机就已经安装好了,现在已经开炉烧了起來,两名黑工人正有节奏的往里面添煤炭,大板锹轮的跟跳舞一样,

和蒸汽机相链接的是一座古怪的机械,足有三人多高上面还有巨大的铁锤样子十分的古怪,

“将军,这叫冲床,就是靠着蒸汽机的动力加工铁器,防御满清箭雨的法宝就从这里生产出來……好了,先生们让我们的东方将军见识一下什么叫工业的力量……”

说干就干,那些黑人技工们开始操作冲床,一卷薄薄的软马口铁卷被顺到了冲床的一侧,很快沉重的撞锤就被提升了起來,当铁皮安装就位之后,巨大的撞锤咣当一声巨响砸在了铁皮之上,

刘琅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沒想到这个铁家伙居然这么有力气,就这一下就把铁皮给切下來一块,等他再次提升之后撞锤下一个奇形怪状的物体出现了,

迈克捧着那个圆形的东西问道“将军您看,这是什么,”

“这还能是什么,这不就是一个铁皮草帽吗,庄稼地里干活时候戴的……等等,你什么意思……”刘琅手指这个铁皮草帽,十根手指就好像羊癫疯发作一样变幻着各种形状,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的兄弟戴着这个东西去防御天上的弓箭,”

“哈哈哈,沒错啊,我的将军大人,您给我二十分钟,我至少给你生产出二百个铁草帽出來……你要多少有多少……”

更让刘琅不可思议的是,那群黑人技工居然把十块铁皮摞在一起放在撞锤下面,只听咣当一声巨响,这撞锤好大的力气,居然一次冲出十顶铁草帽來,

“不可思议啊,这不得有九牛二虎之力,这就是丞相一直说的工业的力量,这也太能干了吧,”

在塘沽血战的这个夜晚,人类历史上第一顶工业钢盔在迈克.卡内基手里诞生,年轻的迈克靠着他的发明成功的挽救了无数士兵的生命,他的功勋终将被人类世界永久的铭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