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 识破危急/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刘琅将军來说,他这是第一次直观感受到工业带给他的力量感,虽然他用过洋枪洋炮,但是真正亲眼看着西洋工具带着摧枯拉朽的力量去创造,那种震撼感是不可言表的,

马口铁虽然柔软可那也是铁啊,十层马口铁摞在一起冲床咣当一声就能砸出形状顺带切下來,这得多大的力气啊,这是何等恐怖的效率,

一摞摞的钢盔交到黑人技师的手里,铁钉子加大锤咣咣两下子就在边缘砸出两个窟窿,紧接着后续工人穿上一根布绳子,就成了勒下巴的帽绳,

一顶钢盔前后完工连两分钟都用不到,看傻了的刘琅眼睁睁的瞧着面前的帽子山在不断的升高,

“这里是一百顶铁帽子……马上送到战壕去,我们的军队在流血,他们急需这一批物资……”迈克的喊声惊醒了发呆的刘琅,他一把抓住迈克的肩膀差点捏碎了他的骨头,

“还有什么,你还有什么好宝贝快一起拿出來,我们的兄弟在流血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混蛋有好东西还藏私不成……”

“疼疼疼……”幸亏迈克是美国人,身材高大骨骼坚韧,这要换一个芦柴棒的体格恐怕当场骨头都得断了,

“将军,我并不是魔术师,我只是一个遵循自然科学的工程师……您也看见了在这场战争中,我们这些昂贵的设备恐怕下一秒就会被炸成碎片,我们现在连组装的时间都沒有……”

“肖乐天先生为什么要搞这个工业特区,他想要的其实就是你刚刚所见的那种‘力量’,可是您看看大海上和陆地上的敌人了吗,他们是不会允许你们得到这种力量的……”

“想要让工业反哺你们,那就必须先保护住特区这个孵蛋的母鸡,你给我们争取了时间,工业特区才会反哺你们……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刘琅终于松开了手“对不起了,迈克先生,我知道了……从今天开始我用我的性命发誓,工业特区不会被攻陷,时间我给你们用命换……这个搞‘工业’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

说完刘琅双手抱拳鞠躬行礼,随后对着身后的卫兵喊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叫人搬铁帽子……”

当第一批铁草帽送到前线时,战壕内已经铺满了一层尸体里面敌我都有,一看就知道刚刚打了一场肉搏战,

“刘琅将军,您过來干什么,码头离不开您……”

“沒关系,现在大沽口炮台已经开始支援了,法国战舰不敢靠的太近,我们还能挺住……给你们这个,”

“我靠,这是啥东西,大草帽……”

刘琅二话沒说抓起一顶就套在铁头陀的秃脑袋上了,大大的草帽不仅能够护住脑门,而且还能护住肩膀,对抗箭雨还真是个宝贝,

就在战壕内开始分发钢盔之时,远处清兵阵营又传來了断断续续的口号声,铁头陀一听“该死的,清妖又要齐射了,也不知道这铁片子管不管用……”

“放心吧,我对‘工业’这小子有信心,反正抛射的箭雨力道也不大,这层铁皮已经够了……兄弟们啊,听我的命令,准备开火打死那些弓箭手……”

就在这时候远处传來梅勒的吼声“放箭……”接着就是蹦蹦蹦弓弦颤动的声音,而现在刘琅不退反进大吼一声“上……开火……就趁现在……”

新军兄弟们大皮靴一响踩在射击木台上,一长溜铁脑袋和枪口就露出了战壕,啪啪啪啪……一通暴雨一样的枪火向弓箭手阵营打了过去,

噼里啪啦、定了当啷……弓箭敲打在铁草帽上发出了一阵后现代的鼓乐之声,还别说这层铁皮真管用居然挡住了九成的羽箭,剩下那一成也仅仅是嵌在了铁皮上,根本就无法造成伤亡,

再看看这轮火枪齐射吧,一条长长的火焰长鞭快如闪电一样抽打在弓箭手军阵上,那些沒來得及蹲下的弓箭手顿时被扫到一大片,

空气中到处都是子弹激飞的嗖嗖声,还有弹头咬肉噗噗声,弓箭手阵地顿时惨呼一片,

梅勒气的香肠嘴都翘起來了“该死的他们不要命了,硬顶着箭雨射击,跟老子拼人多是吧,我跟你玩到底……搭箭……放,”

一声令下又是一片箭雨扑了出去,可是沒想到新军毫不退缩又还了一轮密集射,打的比刚才还要猛,

“我就不信邪了,再來一次齐射……”又是一轮箭雨,结果换來的又是一片枪火,这时候弓箭阵营已经血流成河了,一名名伤兵还有死尸被拖了出來,所有军官看着那一堆小山一样的尸骸,脸都白了,

就在梅勒偏执狂一样想要再次射击的时候,突然前方匍匐的火枪手们喊了起來“大人先别射呢,你们看战壕……”

嗖嗖嗖,几十个燃烧的火把丢在了战壕前,配合着新军探照灯的光芒,人们终于看见那一片刺猬丛林了,

只见战壕内一片全是铁草帽,上满插满了乱七八糟的弓箭,远远望去就跟杂草丛生的灌木丛一样,在这片诡异的羽箭丛林下面,是无数支步枪和一双双坚毅的眼睛,

“哎呀我操,这不是欺负人吗,他们那里弄这么多铁草帽,这得多少铁匠干几个月啊,头几天还沒见着呢,怎么今天突然出现这么多,欺负人啊,这不是欺负人嘛……”

梅勒都要哭了,如果告诉他这些铁草帽全部加工出來也就几十分钟的话,恐怕他得气的吐血,

“炮台那边呢,为什么还不动手,那群法国人就知道开炮不成,不敢冲上去肉搏,还吹什么吹……”

这真是无巧不成书了,就在梅勒破口大骂法国人的时候,突然大沽口炮台那边传來一阵异动之声,在隆隆的火炮声居然夹杂了山呼海啸一样的喊杀声,

“干起來了,法国兵终于下手了……”梅勒身边一片欢腾,

大沽口炮台现在已经乱作一团,黑暗中的法军和八旗精锐已经发起了突击,虽然这和他们原來的计划有点小变化,但是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了,

登陆支援梅勒的法国陆战队员都是百战精锐了,他们虽然丢掉了自己心中的道德变成了海盗,但是他们的战场自觉和自身的素养沒有丢,

在潜伏期间,他们就已经发现了诡异,他们发现在大沽口炮台西侧防线,总有一些身影隐隐约约的出现,而且占位极其刁钻,全都是视角最开阔的地点而且毫无死角,

凡是老兵都对杀气有种感悟,他们离着一百多米都能感受到那些身影所散发出的危险气息,

“洋大人……咱们动不动手,梅勒大帅那边已经打开了……”

“嘘……不要出声,对面的敌人很古怪,很危险,我们要等待……”

故作神秘的洋鬼子把这群八旗健儿鼻子好悬沒气歪,还古怪还危险,打仗能沒有危险吗,

“呸……这群洋鬼子是不是怕了……”退回去的八旗健儿一口浓痰吐到土坑里,满脸都是不服不忿,

就在这时候,炮台上的观察哨上,一个秃头士兵蹭的一下从靠着的箱子上跳了起來,眼睛跟贼一样死盯着黑暗,

他沒有闹出动静,只不过沒事人一样绕过箱子,在背人的地方向他的长官招手“班长……叶秋长官……过來,您过來,”

“怎么了,”叶秋不解的问道,

“大人,咱们西边有古怪,好像有什么摸上來了……我这眼睛贼的很,刚刚确实有一道白光闪过,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动静很诡异……”

眼睛毒辣的正是叶秋新找到的宝贝田二蛋,虽然他枪法沒有练出來但是也已经是预备役狙击手了,叶秋出任务从來都要带着他还有马回,

“你确定,”叶秋话音也有点紧张了,

“长官放心我这眼神骗不了人,而且西面那片荒地沟沟坎坎我都清楚……如果有敌人往这边摸过來,肯定会借助那十几亩棒子地的……”

狙击手作战讲究的就是天马行空自由自在,向來军队长官给狙击手下令都是很含糊其辞的,往往都是‘某某某去什么什么区域,潜伏并刺杀……杀多少,怎么杀那就随便了,’看看,历來军队都将将狙击手当孤狼养活的,

肖乐天的狙击手虽然到不了孤狼的水准,但是也是当一群狼來养的,他们都是以班排为单位进行行动,遇到突发事件可以不请示长官而自行决定,

现在居然遇到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敌军偷营,叶秋、庞朝云他们要是不动手可是会遭雷劈的,

很快,三十多名狙击手开始偷偷离开高耸的炮台,他们原先站岗的位置被绿营兵所替代,而对面的法国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

隆隆的炮声遮盖住了狙击手的脚步,在田二蛋和马回的带领下,一群嗜血的野狼渐渐潜伏到了法军的南侧,一个半圆形的射击阵地出现了,

炮声中,叶秋突然嘴唇触碰发出了布谷鸟的叫声“布谷……布谷……布谷……”三声鸟叫之后,突然从炮台边沿冲出一群人,他们手里抓着燃烧的火把,大吼着向空地扔去,

“给友军爷们照亮啊……”天地间突然明亮了起來,血战一触即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