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2 蛮族的家传手艺/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争不同情弱者,无论你是否正义,战争只相信实力,法国人这次冲锋算是打到了炮台守军的软肋,他们通过和狙击手十多分钟的交手,已经猜到了守军的战略意图,这群神枪手就是想拖住他们,

黑暗中进行精准的狙杀,这本事让法国老兵都难以相信,而且在夜间快速换位穿插,这战术动作非常的娴熟,法军指挥官可以确信,如果把精力都放在这些神枪手身上,他们绝对能和自己纠缠一夜,

想明白的指挥官挥舞着刺刀大声嚷嚷“战士们,不要管这些幽灵一样的射手了,他们打的越凶说明他们越在乎炮台……他们只是想拖住我们,好让炮台上那些窝囊废守军得到保护……”

“冲锋……冲锋……杀啊,”一千多偷袭者丢开叶秋他们跟一群打了兴奋剂的驴一样向炮台冲去,

叶秋和庞朝云当时就懵了,大沽口守军的军事素质怎么样,他们他清楚了,一群一个月只能打六次洋枪的军队,一个为了节省粮食都懒得每天进行体能训练的营头,一个心中毫无理想信念,只知道养家糊口的绿营兵们……指望他们怎么可能和这群虎狼对抗,

三百法军都是有过十年从军经验的老兵,这回脱离军装变身为海盗更增添了三分凶悍,而梅勒挑选的八旗健儿,很多都是关外的旗人和草原上的蒙古旗人,

这些煞神身上还带着祖先的几分血勇,一听冲锋两个字立刻狂化,眼珠子都蓝了“杀啊……屠干净他们……鸡犬不留,”

这下大沽口炮台可算是炸开了锅,那群守军连炮都不开了,所有人拿起一切武器都涌到了西侧,指望居高临下守住炮台这块高地,

火把光芒中,无数张恐惧的面孔带着绝望,他们手中五花八门的武器看起來一点正规军的样子都沒有,

老旧的鸟铳,前装的滑膛枪,最新的后装步枪组成了松散的火枪射击队列,在他们后面甚至还有数百人拿着竹片弓往外射箭,

最前面的土台边缘,甚至有一溜士兵端着长矛就往下面捅,中古时代的战术和现代的火器让他们这一结合,总有点莫名其妙的喜感,

大沽口炮台属于平原土墩式炮台,由于沒有山势可以借,人们就只能平地起一个三米左右的土墩子,所有的火炮都架在上面,也算是有点居高临下的意思,

可是三米多的土墩子怎么可能拦住这群老兵,三百法军一次齐射就把炮台边缘的长矛兵给打杀了一片,尸体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射击,严守射击纪律……三连射后由八旗步兵冲锋突破……杀过去,”啪啪啪啪,炒豆一样的枪声中死亡缺口在迅速扩大,三连射之后蒙族满族士兵嗷嗷叫的冲了过去,居然在土墩下叠罗汉,

虎背熊腰的战术两人一组双手紧扣,后面的持刀猛士向前狂奔飞跃而起,脚尖在双人紧握的手心中一点,下面双人再给一点向上的助力,三米的土墩居然一跃而去,

“飞入,妈呀,飞人啊……”绿营兵们顿时炸锅了,谁也想不到天下还有人能一跃三米多高,

哇哇怪叫的八旗飞人们,还沒落地就把长刀舞动生风,锋利的刀尖刺破绿营兵的喉咙,等到他撞入人群已经有三名士兵命丧他的刀下,

“长生天的子孙,自有长生天的护佑……懦弱的汉人,拿命來……”这还是一个蒙古八旗的士兵,信仰的居然不是最流行的的喇嘛教,而是古老的长生天,怪不得一身野性呢,

精锐就是精锐,蒙古战士跃入人群并不孤军深入,他反而狂耍起了近身刀法,匹练一样的刀光中他把自己的前后左右保护的严严实实,

这是几千年來蒙古族士兵口耳相传下來的攻城经验,当年攀爬上南宋城墙的蒙古士兵们也是和他一样的,第一个跳上城头,不恋战只是守住缺口等待援军,

飞上土墩的飞人越來越多了,那名长生天的子孙终于得到了支援,当他的左右两翼都有满人士兵所保护后,凶悍的草原狼立刻转守为攻,

一个突刺带走一条人命,一道横扫撒出一片热血,沒有了后顾之忧的北方蛮族现在终于找到了杀人的感觉,

“啊哈哈哈……杀杀杀,杀的好过瘾……成吉思汗当年就是这么杀汉人的,我是大汉的子孙……”

小小的突击部队刚开始是三人,后來变成六人、十人甚至更多,而大沽口宽阔的炮台上几十个这样的突击部队已经撕碎了绿营兵的阵型,

这时候的绿营兵们已经彻底的绝望了“顶不住了,这都是群杀神啊……我们顶不住了……”

“长官啊,咱们撤吧,向北游过海河,咱们也去特区里面……除了新军沒人能挡住他们啊,”

“闭嘴,你们还有退路吗,知道这都是一群杀神,知道他们甚至要向咱们的九族下手了,你们还想逃,他们怎么可能放过你……继续杀,”

军官一个个虽然在坚持,但是喊声中已经带出了哭腔,

“老少爷们啊,就冲丞相补给咱们的饷银,就从丞相给咱们的这几顿饱饭,咱们也得打下去啊,我们有五千多人,他们只有一千多……”

“我求求你们了,不能退啊,我们真的不能退啊,退了可就在沒咱们的立足之地了……”

军官们哭了,老兵们也哭了,新兵蛋子里面很多也吓哭了,道理他们都懂,现在天下虽大但是也只有肖乐天能够接纳他们,保护他们,

如果他们五千人还受不住一个大沽口的话,如果他们连着一千多偷袭者都打不过的话,恐怕他们自己就沒脸在肖乐天手下混饭吃了,

“拼了,跟他们拼了……”无数人的吼声中,透出的却是绝望,

跟绿营兵低迷士气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满法联军的气势如虹,这群杀人成瘾的强盗们现在都已经疯了,法军指挥官看着满蒙士兵的娴熟战法也兴奋的狂呼了起來,

“好样的,上帝保佑你们,你们的冷兵器战法真的太棒了,怪不得蒙古人征服过汉人,满人也征服过汉人……你们就是最强大的,”

“兄弟们开火,支援这群中世纪战士们战斗,”

法国爹的鼓励让炮台上的飞人们更來劲了,他们祖宗留下來的各种灵活战术全都运用出來了,什么三角形的突击阵型,圆形的防御射击阵型……都是他们老祖宗给留下的杀人经验,

从这就已经可以看出文明和野蛮的分野了,中原汉族文明父父子子口儿相传的是什么,是忠臣孝子,是明君清官,是温文尔雅的吟诗作对,也有甘苦与共的田园生活,

总之一句话,汉人文明从始至终都在传承着善良和彬彬有礼,

反观这些野蛮人,他们几百年几千年的绵延中,继承的都是什么,都是上古的神话还有杀人的技巧,

一个晚清同治年间的蒙古汉子,却能使用出灭南宋时候的攻城战术,一个东北野女真到现在都能恢复努尔哈赤时候的突击战法,

这也是一种传承,爷爷传给孙子,父亲传给儿子,传承的只是掠夺的技巧,和杀人的方法,因为他们几千年來都依附于汉人这群绵羊,杀羊的技巧当然要娴熟,再娴熟一点,

“杀死他们,杀死这群汉人……他们都是一群胆小鬼,只要死亡率超过两成,他们就会崩溃的……”

“别看他们人多,他们就是一群待宰的绵羊,杀过去……”

豺狼说出的话很刺耳,但是却无法让人反驳,因为那是他们千百年來和汉人作战所积累下來的经验,汉人这群绵羊,如果沒有英雄來指挥,真的就是一群松散的懦夫,战损率一旦超过两成,就沒有不奔溃的,

蒙古人入驻中原的时候是这样,满人入关的时候还是这样的,几千年的历史上,又有几个远征漠北的汉武帝和明成祖呢,

炮台上绝望的气氛越來越浓了,叶秋和庞朝云现在都要疯了,虽然他们此刻一直压着敌人进行射击,可是这群偷袭者就好像无视他们的存在一样,任由你们拼命的开火,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绿营兵,

你杀多少满法联军,他们就要杀十倍的绿营兵,报仇的怒火全烧到炮台守军的头上了,

现在已经是崩溃的边缘了,炮台上守军一个个已经胆寒,他们端着武器包围着敌人就是不敢动手,甚至那些蒙古武士一声爆喝都能吓退一群人,

庞朝云再也忍不住了,他冲着炮台上怒吼道“绿营的兄弟们,想想你们的父母妻儿,想想你们的兄弟姐妹,就算是为了你们自己,也被当孙子啊……挺住啊,一定要挺住,哪怕为了你们自己的命,也要抵抗下去,”

“这群法国鬼子,和狗鞑子是不会要俘虏的……他们都想诛你们九族,你们还看不透吗,他们就是要杀绝了你们……”

叶秋这时候也疯了,他掏出刺刀装在枪口“狙击手们,现在停止射击……杀回炮台去,跟敌人肉搏……丢掉的士气,用我们的血來弥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