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4 法军冲锋/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古将为军中之胆,帅为军中之魂,叶秋和庞朝云他们这些狙击手,现在就是一个军心稳定器,

三十多人就让他敞开杀,就算他们是修罗附体又能杀多少,对面可是一千三百多八旗和法国联军,

但是这三十多人却成功的挽救了五千绿营兵的士气,在战场上一句跟我上就是比给我上效果要好,如果当官的能冲在最前面那么大头兵们还有什么豁不出去的,

这就是羊群效应,当领头的头羊义无反顾的冲向悬崖之时,后面的群羊也会紧随其后,现在就是这样,叶秋他们已经点燃了新军心中的男儿之火,现在对面别说是悬崖了,就算是地狱他们也会跳,

“护住长官……护住侧翼……欠命还命啊,”无数绿营兵们如飞蛾扑火一般向刺刀阵的左翼冲过去,他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住了那道弹雨,三次暴雨一样的齐射,刺刀阵的左翼牢不可破,

“我们可以死,但阵地不能乱,长官不能受伤……能不能淬炼成铁军精锐,就看能不能在死神的镰刀下活过來了……”无数人心中只有这么一个念头,他们现在早就失去了理智,

田二蛋左肋让子弹咬了一口,伤口拖的挺长但是并不致命,这位朴实的农家汉子现在已经满脸都是狠厉了,疼痛大量激发肾上腺素,他的胸口里有一团火在燃烧,

“兄弟们干的好……不过就是有点傻帽了,地上那么多盾牌、木板你们好歹拿起了护身啊,结阵……所有人结盾墙,”

一句话提醒了在场所有的人,昏头的绿营兵们纷纷从地上捡起能护身的杂物,有破口的盾牌,有装炮弹的木箱子,甚至还有人不知道从哪里踅摸出几个大锅盖來,

这道五花八门的盾墙别看破烂,但是却如长城一样死死的钉在了刺刀阵的左翼,无论敌人的弹雨多猛烈,他们死一个就补上一个來,生生用血肉填起这道长城,

“我在军阵就在……挺过这一刻,咱们就赢定了,”

无数狙击手被感动的热泪盈眶,要不是有严酷的刺杀纪律约束着他们,他们恨不得冲上去亲身以代,

“突刺……挑死这些狗鞑子,”庞朝云的喊声里都带出哭腔了“兄弟们啊,侧翼就拜托你们了,今晚之后你我都是兄弟……我们不会输,有丞相在我们就不会输……丞相肯定会带着援军來救我们的,只要我们能挺住,”

“突刺……突刺……”一把把沾血的刺刀扑向敌人,刚刚还狂妄无比的满蒙八旗士兵现在跟串糖葫芦一样被捅穿,

土墩下的法国士兵也都看傻了,这群懦弱无比的清国士兵什么时候懂得牺牲和奉献了,他们怎么突然爆发出如此的勇气,居然用血肉之躯挡子弹,他们不怕死吗,

无论法国人的问題有多少,但是有一点他们很清楚,他们知道这群绿营兵是玩真的了,这群瘦弱的士兵眼睛里是果决和坚韧的光芒,绵羊居然有了豺狼一样的眼神,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该死的,这群亚洲黄猴子居然玩真的了,”法军指挥官眼神四顾最后冲着北面一个缓坡说道“法兰西的勇士们,该到了我们拼命的时候了,看见那个缓坡了吗,冲上去占领他……”

大沽口炮台是一个平地起的土墩子,大概有三米多高,围绕着土墩子有不少的台阶和缓坡,台阶是走人的,缓坡是推车拉货的,而眼前这个四米多宽的缓坡就是货物出入的平台,

现在缓坡的上端,已经让无数的沙袋和破箱子给堵死了形成一道简易的掩体,数十支步枪搭在了上面,

现在是这道掩体防御最薄弱的时候,炮台上已经战成了一团,不少绿营兵都去支援后方了,现在缓坡这里都是一群老弱病残在坚守,

法国指挥官战场经验丰富,他知道一道门如果打不开的话,最好别死心眼跟门较劲,沒准周围就有半掩的窗户等着你呢,既然齐射无法对付新军,那么就另辟蹊径吧,

从一开始,法国士兵就沒想和这群八旗纨绔们一起玩冲锋肉搏,当然了梅勒也不敢动用人家法国亲爹,从一开始法军的任务就是负责战场上的火力支援和战术指挥的,

人家法国亲爹的命多金贵啊,折了一个梅勒就得赔出上万两的抚恤去,

但是法国人不愿意参加肉搏突击,不代表他们不会或者不敢进行白刃冲锋,想当年在克里米亚法国士兵呐喊着都敢向沙皇哥萨克骑兵发起冲锋,现在面对小小绿营又有什么不敢,

法军不动,只是因为战况沒有危急到那个份上,现在战况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他们也只能捋袖子自己亲自上了,

这场窝囊仗法国老兵们早就打烦了,看一群黄皮猴子拿着大刀长矛还有原始的火器互殴真的是很沒有意思,虽然那些神射手打的可圈可点,但是人数太少了还不停的跑动,这让法军心里窝火无比,

现在指挥官总算是下达冲锋的命令了,压抑了半天的战意顿时爆发了出來“万岁,冲锋……”三百法军如潮一样向缓坡冲了上去,冲锋中还有噼啪作响的弹雨打在掩体行,后面那些绿营兵根本就抬不起头來,

“回援,堵住缺口……”混乱中无数绿营军阵放弃了眼前的目标开始回援,战场已经够混乱的了,实在是架不住敌人再添这么一支虎狼之师,

短短的缓坡也就十几米长,三百法军组成两股人流交叉掩护,自始至终都有弹雨泼洒在掩体上,绿营守军连开一枪的机会都沒有,

等到法国人的枪声平息之后,守卫的绿营兵这次发现刺刀已经指到了鼻子,

“杀,”一声爆喝,一片雪亮的刺刀迎风刺了过來,绿营兵们一片惨呼被瞬间捅倒下一大片,破烂堆砌的工事根本就拦不住这些职业士兵,

仅仅一个冲锋,缓坡就被突破了,冲上來的法军七手八脚的把破烂往炮台下丢,很快四米宽的缓坡就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法兰西的勇士们,不用扩大战果了,守住这里就是胜利……发信号弹,”嗖的一声明亮的烟火冲天而起,整个塘沽地区都看的清清楚楚,

“不好……法国人在喊援兵,他们居然还有后手……”那一刻不光是狙击手们,就连绿营兵都看明白了,这群洋鬼子心可太黑了,

“冲上去……把洋鬼子赶下炮台……”第一个回援过來的绿营军阵二百多人,嗷嗷叫着就扑上去了,

而那名法国军官只是不屑的看了一眼“两轮齐射之后,用刺刀结束战斗……这群弱者,”

防守缓坡的法军一排半蹲,一排站立,啪啪啪……一通密集齐射打的对面绿营兵血肉横飞,

子弹在半空中嗖嗖的飞,噗噗的打入身体入中败革,狂奔的绿营兵顿时栽倒一片,而那些幸运躲过弹雨的士兵,又迎來了一片白花花的刺刀林,

噗噗噗……一阵刺刀入肉的声音中,空气中血腥气顿时一浓,胸口中刀的士兵双手紧紧的攥着敌人的步枪,仇恨的眼睛盯着对面的敌人“该死的洋鬼子……狗鞑子……”说话间一口鲜血喷了敌人一脸,

“勇士们,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刺刀格斗,让这些亚洲猴子们知道知道什么是勇气,“

“挑死他们……让这一场杀戮彻底断绝这些奴隶的反抗之心,让他们在未來一百年、两百年,乃至一千年里,都不敢正视我们高贵的欧洲人,杀戮开始了……”

伴随着军官嚣张的声音,是西方黑暗中突然隐隐传來的雷声,不一会的功夫雷声已经练成了片,所有人都听清楚了,那是战马践踏大地的声音,

“骑兵……狗鞑子的骑兵,缓坡是给骑兵准备的……这群洋鬼子居然还有后手,快冲上去,跟他们拼了……”

战场已经到了十万火急的地步,狙击手的刺刀战正艰难的从炮台南边向北方推,中间隔着数百负隅顽抗的满蒙八旗士兵,

这群满蒙士兵也知道胜负就在这一线间了,他们也豁出命的堵了上來,一bobo的如苍蝇一样企图挡住狙击手的脚步,

叶秋现在裤裆里已经全湿透了,那不是害怕的尿裤子,他屁股上的伤口已经折磨了他半个多小时,他现在靠的就是意志在坚持,

“再加一把劲……兄弟们闯过去啊,让我们跟那群法国鬼子拼刺刀,把眼前这些拦路的苍蝇都给我轰走……”叶秋急的鼻子眼往外冒烟,他知道凭着这些沒有训练过的绿营兵想和敌人玩这些刺刀见红的搏杀那根本就就沒有胜算,

事实证明了叶秋的判断,现在隔着人群在斜坡出口哪里,一场单边倒的杀戮已经开始了,

绿营兵今天的表现绝对是近百年來最出色的一次,疯狂的士兵向海浪一样拍打上去,死一批然后退下,组织起來再拍打上去,再死一批退下,绿营兵们从來都沒想过自己会有这么勇敢的一天,

可是他们谁都想象不到这群法国士兵战斗力会这么强,居然如同磐石一样纹丝不动,所有人都严守射击和突刺纪律,一个个就像毫无感情的机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