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5 隐龙之吼/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类的战争史并不是进入热兵器时代,就把冷兵器给彻底淘汰了的,无论在十九世界还是后來的一战、二战,甚至二战后的局部冲突中,各国都沒有放弃格斗术尤其是刺刀格斗术的训练,

因为所有军事家都知道,冷兵器格斗训练包括徒手肉搏,这是最最锻炼士兵的一种练兵方式,一个普通老百姓升级为一名老兵,这种训练是绝对不能缺少的,

说的简单一点,器械训练只不过是一场‘唯手熟尔’的游戏,一个蓝领工人你给他一把洋枪,沒准半天他就能打出一个好成绩來,就算是农场里种地的小伙子,你让他连着玩三天步枪,子弹敞开了供应,也是能训练出來的,

但是我们要记住,手艺能训练,人的杀气怎么训练,中华民族自古都是农耕文化,祖祖辈辈都是传授后代生活的技巧,还有做人的道理,田间地头上白胡子老爷爷跟孩子们讲的故事,都是忠臣孝子、戏曲笑话什么的,最不济还得讲讲种田的一些规矩,比如说‘清明前后种瓜种豆’再有‘燕子低飞蛇过道,大雨眨眼就來到’这类的,

您瞧瞧,这就是中国人的文化传承,您总沒见过村头白胡子老爷爷,跟着一群开裆裤孩子们传授杀人技巧吧,

“刺刀从心窝里扎进去,要搅一下他才死的快……刀子一定要磨血槽,要不会卡住的……脖子侧面是大动脉,只要小刀子一划破那就沒救了……”

“都记住了,沒饭吃就去抢,沒媳妇也去抢,谁敢阻拦你就一刀杀过去,谁杀的多谁最光荣……那个李家的小子,都丫挺的十岁了,还连牛都不敢杀呢,明天让他杀个人去练练胆子,”

您瞧,要是在中国,身边有人这么教育孩子,用不了三天官府就得出面抓人了,这可不像人家满蒙八旗子弟们,打小听的就是成吉思汗、铁木真、努尔哈赤杀人的故事,从小就训练孩子弯刀战马,杀人的技术,

杀气不是与生俱來的,那是要经过后天的培养的,当一个人可以心静如水的将冰冷的铁器刺入别人的身体,当他夺走一条活生生的生命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时候,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在这之前接受过怎样的训练,

军队是一个需要杀气的地方,上了战场不敢杀人那还了得,所以欧洲就算提前进入了火器普及的时代,这刺杀训练也沒有停止过,

在克里米亚战场上,英法联军端着刺刀在火炮的轰鸣中向哥萨克发起冲锋;在普奥战争的萨多瓦战役里,几十公里的战线上数百万陆军打光了子弹就撞到一起拼刺刀;还有石桥高地的奇迹,多少次战局最危急的时刻,都是肖乐天带着拔刀队冲上去用刺刀和太刀扭转的危局,

无论任何时代,哪怕以后进入星际战争时代,敢于肉搏的军队也比那些只会操作器械的有种,这是军之魂轻易不能丢弃,

而现在的战场形势,再一次证明了肖乐天的观点,军人不敢肉搏那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绿营兵们从一开始就沒接受过格斗训练,他们身上的杀气比老百姓都多不了多少,今天这是让狙击手们给刺激到了才超常发挥的,

这种一时间的血勇上头,虽然爆发力强但是持久性太差,打顺风仗就会越战越勇,一旦局势受挫死的人多了,自然士气就会直线雪崩,

听着远方越來越逼近的马蹄声,狂妄的骑兵在夜风中嗷嗷鬼叫,给战场增加了更多的紧迫感,炮台的守军们之道不堵住这个缓坡是不行的,如果让战马闯进來,不用骑兵动手光靠战马的冲击力就能把炮台彻底搅个底朝天,

可是谁能想到这群法国士兵居然这么顽强,绿营兵离远了他们也不追就是密集的放枪,冲上來也不躲,就如同磐石一样拼刺刀,倒下一个后面就离开补上一个來,这道刺刀防线岂不是钢铁铸成的,

“老少爷们们啊……再冲一次,咱们再冲一次……骑兵上來了大家都活不了……跟他们拼了……”绿营兵种的军官们嗓子都喊哑了,可是大家已经连着扑七八次,死尸丢下了四五百具,所有人的心中那股火都渐渐的弱下去了,

叶秋一看这还行,冲锋的士兵脚步越來越散乱,手中的的武器甚至都抖了起來,他们眼中已经流露出了退缩之情,每经过严酷训练的士兵太不可靠了,

“冲过去,冲过去……你们这群该死的狗鞑子,都去死……”叶秋手中刺刀闪烁又挑死了一名八旗士兵,可是面前的人墙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突破的,对面的战局他实在是鞭长莫及,

事到如今叶秋也顾不得许多了,他从怀里掏出一根信号烟火就想捏碎蜡封,结果旁边的庞朝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你疯了吗,特区那边已经是腹背受敌了,怎么还能向他们求援,”

叶秋手中的烟火是紧急求援的信号,在他们离开特区前往炮台支援的时候,刘琅将军亲手塞给他的,而且将军还说了“大沽口炮台有多重要,就不用我來说了,信号就是军令,只要信号亮起來,我亲自带兵支援你去……”

不到万不得已叶秋是真不想掏这根烟火,可是眼前的局面已经由不得他了“沒法子了,大沽口炮台一旦失手咱们可就算三面被保卫了,西面是梅勒的大营,南面是炮台的火炮,东面是法国的战舰,我们就剩一个北方还算相对安全……可是那边是一片盐场,是绝地啊,”

叶秋说的沒错,自从法国战舰堵在特区码头外之后,大家就已经陷入了绝地,以前打不过还可以乘坐海船逃,可是现在只有死守这一条路了,

“向北突围这条路你就别想了,越往北越是满清的固有地盘,你总不能打到关外去吧,现在要么守住,要么就一起死……”

叶秋说完狠狠捏碎了蜡封,薄薄一层黄磷迎风燃烧起來,很快明亮的信号弹冲天而起,向特区发出了最后的求援信号,

“绿营的兄弟们……再坚持半个时辰,我叶秋求你们挺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之内我们的援军必到……”

叶秋的吼声震惊了所有的人,无论是法国人、八旗兵丁还是绿营起义军们,那一刻都愣住了,

最先反应过來的是八旗兵丁,他们怪叫着骂道“放屁,你们等死吧……梅勒大人和海上的战舰早就包围住特区了,你们就等死吧,”

“哈哈哈……这是多么可笑的笑话啊,在我们法国人的炮火下,你们想在夜幕下,在炮火的覆盖下用一个小时调兵,你在逗我发笑吗,”

“翻译……告诉这些士兵,他们的抵抗赢得了法国军人的尊重,他们可以投降了,我免除他们的死罪……”

这话说的真傲气,真不愧是十九世纪第一陆军的名头,就冲说话这气场就能噎死一大批人,

绿营兵们还真是到崩溃的临界点了,他们活这么大就从來沒想过会遇到这样残酷的战争,无论是他们的身体还是精神上都沒有做好准备,

现在居然听到了法国人的承诺,他们居然不杀俘了,居然给了在场的绿营兵活下去的希望,那一刻至少有一半的士兵眼神中的犹豫更浓了,

庞朝云敏锐的感受到了这种气氛,他突然拔出刺刀,高举左手耗尽肺里空气吼道“绿营的兄弟们……听我一言……就听老子我说最后一句,”

“兄弟们都走到这一步了,退后就是前功尽弃,就算清妖不杀你们,你们在大清还能干什么,都回答我……”

“我庞朝云今天断指告天……我用我的命发誓……半个时辰内援军不到,我自尽在你们面前……而且到时候你们可以随便离开这里,我们再也不会拦着你们……”

“兄弟们,就信我们最后半个时辰吧……就最后半个时辰,”

庞朝云的吼声震动了整个炮台,那把雪亮的刺刀卡在无名指和小手指中间,刃口已经刺出了鲜血,

“不要……老庞你发疯了……”叶秋下意识的就想去夺,可是庞朝云的刺刀已经动了起來,他猛力往下一拖,一串血珠喷射了出來,

“嗯……”一声闷哼,庞朝云疼的脸都惨白了,他右手一翻稳稳的抓住了那一截断指高举过头顶,

“老子断指告天发誓……只求你们半个时辰,如若反悔,就让老子我天打五雷轰,”

这是让人难以想象的一幕,这是在场所有人终身难忘的一幕,谁都沒想到这群新军居然这么狠,断指告天激励士气,

“罢了,罢了……这一百多斤就留在这里吧……爷爷我这辈子就给好汉牵马坠蹬去了,死了我也无怨无悔……裤裆里面还有卵子的,跟我扑过去用命砸也要砸开这个该死的刺猬阵……”

鲜血,只有鲜血,战场上只有鲜血能够激励出更多的鲜血,至阳至刚的战场上,永远不缺舍生忘死的好男儿,他们所需要的只是一个理由,能让他们坦然赴死的理由,

壮哉,新军,壮哉,我们的兵王,

也不知道谁是第一个,狙击手中响起了一道低沉的歌声,那是肖乐天曾经教过他们的一首歌,一首谁都不敢在大清土地上唱起來的军歌,

“我上山是虎,我下海是龙,我在人间是堂堂的大英雄,我挥手起雨,我舞动生风,看我东方升腾的中国龙,经过多少雷雨,迎过多少风,经过千场冰霜,我度过万个冬,何惧风,何惧雨,何惧山摇地动若我一震腾空,其势可吞长虹……经过腥风血雨,听过雷电鸣,有过沉浮升腾, 却不为其所动, 任沉浮,任升腾, 任凭地裂天崩, 永远向往着东方的太阳红……”

“我上山是虎,我下海是龙, 我在人间是堂堂的大英雄, 我挥手起雨,我舞动生风, 看我东方升腾的中国龙, 普天龙的儿女拧成一股绳, 不信幽幽神州我不领世界风, 浩荡气如涛宏,汹涌亿万龙种, 风起云涌之中有我中国龙…… 虽也经过磨难,虽有过苦痛, 经磨难经苦痛龙族仍显峥嵘 你觉不平凡,我也觉不普通, 你和我心目中只信龙种龙族,光荣……”

这是肖乐天的战歌第一次在大清的土地上响起,这是真正的隐龙之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