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8 绿营兵的凤凰涅槃/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场就是一个大熔炉,撒进去的是矿石,练出來的是真金,以前叶秋虽然参加过一些海上剿匪任务,蛇岛野外生存等严酷的考验,但是真正上万人厮杀的大场面他这也是第一次经历,

叶秋和庞朝云他们一直都在鼓励这些绿营兵,甚至老庞都不惜断指告天求他们坚持半个时辰,因为他俩知道这群绿营兵根本就沒经历过这些,甚至连应有的训练都欠缺,

一盘散沙的绿营兵,能让这群狙击手激励到这个份上已经是很不容易了,甚至叶秋脑子里都浮现出一种古怪的想法,

“撤吧,你们撤吧……作为从沒受过训练,甚至不知道国家和民族为何物的中古军人,你们打到这个程度已经够了,你们可以离开了,你们真的已经超常发挥了……”

叶秋心里在呐喊,但是这句话却死活说不出口,

叶秋有这样的想法其实一点都不古怪,绿营兵在清朝开国时期确实是八旗部队的有力助手,但是随着清朝江山稳固,就连原有的精锐八旗兵都开始松懈了起來,就更别说这些汉人为主体的绿营了,

近一百多年來,绿营兵几乎就成了废物的代名词,指望他们救火、巡逻负责一下治安还行,但是指望他们打仗,那还不如现花钱募兵呢,

百战的湘军是怎么起來的,李鸿章的淮军是怎么带出來的,他们宁可去自己的家乡花钱临时募兵训练,也不愿意带着这群绿营兵作战,

一支军人如果连基本的训练都懒得搞,那他们跟普通百姓又有什么区别,

在叶秋的眼里,新军拿着丞相的高额军饷,用着世界顶级的军品,而且之前都曾经往死里操练过他们,别看叶秋、庞朝云只不过是兵龄一年的新兵蛋子,但也是在大海上围剿过海盗的,这场战争之前他们就是杀过人见过血的,

正因如此,新军在战场上才会表现的如此出色,心中有信念,手里有洋枪,拳脚上还有真功夫,所以他们能够打苦战、血战,今天这场大沽口炮台之战哪怕全军覆沒,他们都不会后退一步,

而绿营兵们不行,他们其实就是一群穿上军装的老百姓罢了,他们一个月顶多放六次洋枪,一次给两三发子弹,他们的队列训练完全为零,刺杀格斗训练半年都未必搞一次,更别说真正见血的杀人训练了,

更要命的是,从满清上上下下,就沒有一个觉得这样的状况是不合理的,在他们的眼里,炮台守军能冲大海开炮也就够了,练什么格斗术,练什么刺杀术,练多了体力消耗就大,你就得给当兵的吃好的,猪肉多少钱一斤,菜油多少钱一桶,

怎么那么不会过日子呢,有那闲心干嘛不多贪点呢,还有子弹,那玩意多老贵啊,打一发两发听听响动就行了,你还想一次练过瘾了,

当然了,当官的跟上面走账,那当然是该怎么训练就怎么训练,一个月吃多少头猪,买多少精米白米,多少蔬菜油料,全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反正你要照着账单看下去,绿营兵们一个个都跟生活在天堂里一样,地主都沒他们过得好,

这样的士兵怎么能打仗,这样的士兵比老百姓又能强多少,正因为新军已经彻底看透了这些绿营兵,所以他们谁都沒有对他们抱有希望,

满蒙士兵开始攻城的时候,狙击手为什么放弃远程狙杀而亲身参与肉搏,叶秋明明屁股中弹血流不止,为什么还要挺在最前面去拼刺刀,局势最危急的时刻庞朝云为什么要断指告天向绿营兄弟们发誓,

还不是因为他们太了解这支军队了,如果不这样亲身去激励他们,这群散沙就不可能拥有战斗力,

大沽口炮台的血战,就想是一座炼金的熔炉,敌人就是炉膛中熊熊燃烧的猛火,而绿营兵们就是那一把把充满杂质的矿渣,

而做出榜样的新军,就是那鼓荡的风箱,每一次当绿营兵绝望之时,他们就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用自己的鲜血去鼓舞他们,一直向前,

熔炉中总会有残渣变成飞灰,也总会有真金沉淀下來,这场战争中就连绿营兵自己都数不清到底经历过多少次的绝望和希望,

但是很神奇的是,这群绿营兵居然到最后真的挺过來了,当刘琅将军带着黑人佣兵团一边开火一边向上冲的时候,炮台上的场景顿时让他热泪盈眶,

整个大沽口炮台上到处都是喊杀声,骑兵组成一个个小的突击阵在人群中冲杀,绝望的绿营兵们组成百八十人的方阵正拼死抵抗,

他们或用洋枪,或用刺刀,或用大刀长矛……甚至用拳头用身体去阻拦这些骑兵,这时候绿营兵们与其说是战斗力爆棚,倒不如说已经麻木到忘记了逃命,

弯刀、长枪、战马、火枪……各种各样的武器在这些绿营兵的眼前飞舞,新军、绿营、步兵、骑兵、洋鬼子……甚至还有漆黑如炭的黑人士兵在他们身边围绕,

炮台上到处都是战马嘶鸣,士兵的怒吼,空气中弥漫的全都是鲜血的腥甜,脚下软绵绵的都是残缺的尸骸,一切的一切都证明这里是地狱,修罗地狱,

绿营兵的眼睛已经赤红一片,无休止的的杀戮让他们彻底狂化,现在所有士兵的心中只有一个声音“战斗……我要变强……我要活下去……杀死敌人我们才能活下去,”

杀到这个份上,已经沒人考虑逃命了,他们已经陷入一种物我两忘的奇妙境界,说是杀神附体也不为过,很多绿营兵已经身处土墩子边缘了,只要翻身跳下去就能趁着夜色的掩护逃走,

但是那一刻他们的心中只有杀戮,红了眼的兔子比豺狼还要疯狂,因为他们已经沒有了理智,

当刘琅将军的援兵赶到之后,就好像在这座炼金炉里又加了一股大风,这群绿营兵的士气更加狂热了起來,

“援兵,我们的援兵來了……哈哈哈,就连传说中的昆仑奴都來帮我们了……杀鞑子啊,把这群鞑子杀光,杀赶紧……”

狂笑的士兵显然是疯了,他居然迎着战马冲了过去,拼着被撞死的危险纵身一跃一把抱住了骑兵的腰“想老子死,那就一起死……”

巨大的撞击力带着骑兵砸在地面上,紧接着周围刺來三四根长矛,从肋骨刺入骑兵的胸膛,

发疯的绿营兵抓起地上的弯刀就跟砍木柴一样剁了下去,一刀两刀三刀……最后生生把骑兵的人头剁了下來,

绿营兵吧人头上的辫子缠在自己手腕上,然后高高举过头顶,对着炮台大声吼道“兄弟们,你们看看……这就是鞑子的脑袋,钢刀砍上去一样会掉,他们也会死,”

“有什么可怕的,我们之前到底在怕什么……谁能告诉我,我们以前到底在怕什么,他们这群狗鞑子到底有什么可怕的,”

喊声中这名疯狂的士兵热泪盈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可是眼里就是停不下來,

这才叫火上浇油呢,能战斗到现在的士兵,都已经忘记生死了,勇士的质问他们回答不上了,但是手上的钢刀能回答,冲天的战意也能回答,

“跟他们拼了……血换血,命换命,咱们的人多,就算同归于尽我们也赢定了……杀鞑子喽,”

打到这里,满蒙骑兵终于恐惧了,他们心底里怕的那间事又浮上心头,在这个国家里汉人永远是最多的,少数统治多数怕的就是这个,他们最怕的就是汉人恢复他们千百年前的自信和血勇,

“杀光这群汉人……他们这是真心想造反了,他们就是要推翻我们满人的江山,杀光他们这都是一群邪恶的火种,绝对不能扩散……杀啊,”

吼声中总有那么一丝胆怯在流转,汉人凤凰涅槃后的重生是他们最恐惧的魔咒,

刘琅已经惊的下巴都快脱臼了,这还是他一直以來熟悉的绿营吗,那个就知道混吃混日子,都敢在大炮上晒衣服的绿营兵,现在这群虎狼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绿营兵的影子,

“哎呀……真的是杀出來了,这支军队成军了,从今往后,他们就拥有了自己的军史,拥有了自己值得守护的骄傲,这场血战只要胜利,那就是他们的军魂啊……”

“丞相又捡到宝贝了,血战之后每一个活下來的士兵都将成为骄傲的精锐,好好训练一下那就是铁军啊……”

想到这里刘琅不敢怠慢他大吼一声“射击……开火,掩护绿营兄弟……这都是丞相的宝贝,每一个士兵都是丞相的宝贝……”

啪啪啪……小小的方阵严守射击纪律,那些美国來的黑人技工真的太熟悉枪械了,斯宾塞打的又快又准,在弹雨中一匹又一匹的战马唏律律倒下,满蒙骑兵一边倒屠杀的战局总算是扭转了过來,

就在大沽口炮台陷入僵持的时候,大海上的法军战舰也开始慌乱了,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的炮击,严重的消耗了他们的弹药,罗马号和天琴座号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报告舰长,开花炮弹只剩一百二十发了,实心炮弹还有两百五十发,火药也不多了……”

“该死的清国废物,怎么到现在还沒拿下大沽口炮台,都是一群猪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