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2 加特林机关炮/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加特林机枪是由美国人理查?乔登?加特林, 在1860年设计而出的,并在美国内战中投入实战,并且历久弥新不同时代都有新的型号推出,直到后世美军打海湾战争、反恐战争之时,这款历史悠久的名枪依然活跃在战场之上,

在真实的历史上,1874年同治十三年前后,加特林机枪输入中国,当时称其为"格林炮"或"格林快炮",不过现在有肖乐天这个穿越者坐镇,这款经典名枪自然不会逃过他的魔掌,为了守护琉球和塘沽,肖乐天其实在春天时候就已经向美国下了订单,

或许是因为美国内战刚刚结束,百废待兴人们顾不上生产这种武器,也或者是华盛顿的政客们有点不愿意卖给肖乐天这种战场的利器,反正明明应该夏天到货的四门加特林机枪,一直拖了四个多月直到肖乐天返回琉球,才由美国老船长丹尼尔带到了琉球,

当人类发明了机枪,中古时代的战争模式就再也沒有翻盘的机会了,当大沽口炮台突突突的铜音响起那一刻,四把地狱的镰刀算是敞开了收割,

“绿营的兄弟都趴下……所有人都趴下……加特林开火……”

“交叉火力……不留死角……所有偷袭者一个不留……”

突突突……密集的枪声如同暴雨一样打在敌潮之上,一群群的骑兵再快也快不过子弹的速度去,这场一边倒的屠杀顿时吓傻了所有的人,

四条火龙,交叉呼应,就跟战场点读机一样,哪里人都点哪里,一条条的弹链被塞了进去,换來的是一片片的敌人倒在血泊之中,

战斗打到现在就沒必要军官再上了,司马云、罗火还有野平太、兵太郎四人现在一人守着一个机枪射击阵地,双脚微微岔开,手上还臭屁的一人戴一个白手套,一看就是跟那群欧洲贵族军官们学的,

司马云一手持望远镜,一手握着腰间的指挥刀,冷冷的观察着战场的动态“很好,太棒了,这种六管速射炮果然是战场突击的利器,这种武器非常适合丞相的海军陆战队,我们必须要大量的采购……”

“乖乖,火力比步枪大,而重量要比火炮轻便的多,四人抬就可以满山跑了,这真是特战部队突击的利器啊,”

就在司马云沒口的夸赞之时,突然面前的加特林一顿居然卡壳了,

“笨蛋,说了多少次匀速摇动曲柄,你怎么搞的,这点小阵势你就心乱了,”射手旁边一名连长冲上去破口大骂,

司马云眉头一皱“田大炮仗,又是你,就你会骂人,记住我们这是试验新武器,偶尔的故障也是难免的,丞相都说过这种加特林容易卡壳,必须要老兵操纵,你行你就上,”

田大炮仗脖子一缩,嘿嘿一笑一屁股抢过射手的位置,开始重新装弹链,可是就在这时候射击阵地的死人堆里突然哇哇大叫,跳出四五个身影出來,

“叛逆……纳命來,”这居然是几名八旗士兵,刚刚射击中装死藏在了死人堆里,

现在加特林卡壳了,而那个戴着白手套的男人一看就是长官,军服的样式都比士兵华丽无比,沒准是个大将军也说不定,

几名八旗士兵也是个狠角色,趁着这个机会抄刀子就冲上去了“杀了这个叛逆……杀死这群汉人贱种,”哇哇怪叫的八旗兵吵的司马云直掏耳朵,看着那一张张丑陋的面孔还有喉咙里的小舌头,真是别提多恶心了,

司马云连话都懒得说,伸出戴着雪白手套的食指,对着敌人轻轻的摇了摇,那意思很明显‘你们不行’,

如此的轻蔑让八旗勇士怒不可遏,你我之间只有五步,就算我拼着中弹我也能把刀子砍在你的身上“同归于尽……玉石俱焚……”

扭曲的吼声中,突然从射击阵地唰唰一片太刀出鞘的声音“鸭子给给……保护将军,”黑夜中六把太刀闪烁着火光劈砍过來,并瞬间组成了一个小小的太刀阵,

一米多长的太刀锋利无比,再加上六人同时劈砍,以战阵法迎敌,几名八旗士兵只感觉身体一凉,随后就是无尽的疼痛,

头颅坠落在地上,而他最后的一点意识,就是看着自己的身体碎裂成三块,内脏如瀑布一样流下,

司马云从始至终都懒得看这几名偷袭者,他只是狠遗憾的摘掉了白手套,因为那上满飞溅上了几滴臭血,

死士突击只不过是战场上的一个小插曲,很快田大炮仗操作的加特林就又一次开始喷吐怒火了,在震耳欲聋的枪声中,田大炮仗大声的吼叫道,

“美国工程师说了……这种曲柄摇动的重机枪有一个缺陷……那就是必须要匀速摇动才能保证不卡壳……”

“而新兵蛋子是不能操纵这种武器的……因为他们心理素质不过硬……操,俺田大炮仗也能说官话了……傻小子们你们知道什么是心理素质么,哈哈哈……”

“就是说你们面对尸山血雨……面对冲锋的骑兵……哪怕对面是地狱里钻出來的妖魔鬼怪,你们的心都不能乱……都要给我平静的匀速的摇动曲柄……只有这样才能胜利,”

密集的枪声中,田大炮仗需要大声吼叫才能给身边的射手讲解经验,这家伙嘴臭脾气的,但是作为一名老兵心理素质确实是过硬的,

在汉堡这家伙给普鲁士新兵当过班长,大皮靴沒少踹斯蒂文他们的屁股,在萨多瓦战役中田大炮仗全程经历了那场奇迹之战,更别提法瑞边境的那次突袭了,

经历过这么多血战,这群老兵已经能够笑看生死了,常人看一眼就要呕吐的残破尸体,在他们眼里就跟地上丢下几张废纸一样的无所谓,

“看清楚了吗……按照我刚才说的继续操作……这是多好的练兵机会啊……拿着大活人让你们训练新武器……这可比在训练场上强多了……”

“开火……持续开火……记住你们面前的都不是人,他们就是一群稻草人,开火的时候什么都不要想……杀稻草人你要慌乱个屁啊……”

司马云听着田大炮仗的嚷嚷心中暗自点头“不错,这个大炮仗要是再多学一点文化就好了,妈的他要再多认一千个字,老子立刻提拔他当团长……”

大沽口炮台的战斗现在已经到了尾声,与其说是他们是在战斗还不如说是在练兵,四门加特林重机枪,就是四个学习点,精挑细选的射手们每人打十条弹链,不一会的功夫炮台上就再也沒有站着的敌人了,

这时候刘琅和叶秋庞朝云几个人也赶过來汇合了,司马云、罗火等人一看是灰胡子刘琅将军,赶紧立正敬礼,

“老将军,您怎么也在这里,”

刘琅听了一愣,怎么管我叫老将军啊,可是再一看司马云他们的一身装扮,还有周围这些新军身上的杀气,他就什么都明白了,

面前的这支军队已经不是自己所能指挥的了,灰胡子刘琅已经老了,他所代表的只是太平天国时期的那一段历史而已,萧何信、司马云他们当时是自己的兵,现在对自己也有十二万分的尊重,可是这也仅仅是尊重而已,

自己已经老了,老的跟不上他们的前进速度了,就看这一个个标准的军阵,还有叫不上名字的古怪武器,一切都已经证明自己老了,

“这都是你们带出來的兵,不错真的不错……萧何信呢,他怎么沒來,”

“报告老将军,这些兵都是丞相一手练出來的,我们的练兵方式也是丞相教的,这是丞相的军队……”司马云给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随后又落寞的说道,

“萧何信现在就在碎浪者号上,跟丞相在一起……他的膝盖受伤了,在欧洲中了一刺刀……听西洋医生说……”司马云离开哽咽了起來,他狠狠的抹了一把眼睛,

“有可能萧何信一辈子都得拄拐杖了,”

“啊,残废了,”刘琅心疼的脸上的肉都突突跳了起來“哎呀……怎么能这样,萧何信那是帅才啊,是帅才啊,”

就在所有人惋惜的时候,突然炮台下面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老将军何出此言,我萧何信就算一辈子拄拐仗,也一样是带兵打仗的将军……丞相跟我说了,以后让我骑马作战,在以后让我坐汽车,开飞机指挥……”

“我就纳闷了,这汽车是个什么车,飞机是个什么鸡,哈哈哈……可是丞相死活不给我解释,就说以后全都能懂,”

包着黄铜口的硬木拐杖敲打在石板上,火把的光芒下闪出了萧何信的身影,刘琅冲过去一把抓住萧何信的肩膀“你啊……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说完刘琅眼眶都红了,

萧何信、司马云、王怀远他们跟刘琅一样都是当年第一波北伐军,在天津战败之后就开始四散奔逃,他们这一支小队一直向西突围经过无数场血战之后才算藏身在太行山的深处,

这么多年來刘琅都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兄弟,今天看见萧何信受伤,而且还是最难治好的膝盖,这已经证明了萧何信后半辈子是不能上战场了,

刘琅怎么能不伤心,好男人从此不能再上沙场了,这结果比直接战死还让人接受不了,

萧何信苦笑着推开刘琅将军,退后一步毕恭毕敬的行了一个新军的军礼“老将军不要这样,丞相马上就要设立总参谋部了,想让我任第一任参谋长,这是荣誉啊……”

“啥,总参谋部……这是什么东西,幕僚吗,”刘琅不解的问道,

萧何信心中长叹一声,他很清楚刘琅的思想已经跟不上时代了,他们这一代人注定是要被淘汰的,

“老将军,等战后我跟您细聊,现在丞相有新的军令发布,我们必须要战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