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7 避难的商队/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我们说,求丞相大发慈悲,别杀我们……这是梅勒身边的师爷,我们都管他叫酸秀才,记得好像是姓田……”

“就是他,是他出的主意让梅勒出兵洗劫村庄的,就是他说的洗劫村庄能恢复大军士气……丞相饶命啊,我就是后营里面看管马料的,我真沒杀过人啊,我真不会杀人啊,”

绝望的两人磕头如捣蒜,把这几颗头颅的來历一一说了一遍,

罗火一听这王八蛋居然心这么脏,气的上去一脚把头颅狠狠的踩在了泥土里,紧接着又一口唾沫吐在了上面“來人啊,返回村子里去,把那几个尸体剁碎了喂狗,”

“丞相,分给我几个刑堂的弟兄,我罗火就算追到北京城去,也要把梅勒剁碎了,”

在罗火愤怒的吼声中,肖乐天总算知道梅勒逃跑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梅勒毕竟是八旗子弟,自幼弓马娴熟,坐在马背上可以连跑一天一夜也不用下地,而新军最大的软肋就是沒有骑兵,也许从一开始肖乐天就把自己的军队定位好了,就是一支战斗力超强的海军陆战队,

以后肖乐天的势力范围,就是在战舰火炮可控的范围之内,新军不搞什么大战略大迂回,新军只是用战舰控制海岸和大江中的港口,

因为这些地方才是中国财富的集中地,沿江沿海地区注定是肖乐天的势力范围,

正因如此,新军的骑兵训练一直就沒怎么严格要求,这场追击肯定是梅勒他们占优,当战场越來越远,当喊杀声已经渐渐听不见的时候,梅勒一行人终于放心了,

“将军,前面有个村庄,咱们躲一躲弄点吃的吧,就算人能坚持,战马也得休息啊……”有护卫气喘吁吁的说道,

梅勒看了看胯下口鼻冒白烟的战马,知道不休息是不行了“你们四个先去打探一下,看看有沒有危险……”

“嗻,”四民亲兵打马就冲入了村子,不一会的功夫就吼起來了“村子是空的,沒有人……等等,这里有几个漏网之鱼……”

一阵叮啷咣啷的乱响之后,亲卫高喊“将军进村吧,已经安全了……”

这个村庄非常安静,百姓早就逃干净了,一间间的房子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的,连一粒米都沒有留下,

梅勒现在肚子咕咕叫,看着面前空空的米缸气的一脚就踹过去了,只听咣当一声响“哎呦……”梅勒撞到大脚趾头了,疼的他抱着脚來回的跳,

“将军,在这里呢……我们抓到了一个商队,妈的藏的还挺隐蔽的……”隔壁大院传來吼声,梅勒这才知道自己走错了院子,

进入隔壁大院之后,门口躺着一具身首分离的身体,鲜血喷溅了半面院墙,而尸体的旁边跪着四名瘦弱的小伙计,一个个吓的抖如筛糠,四名虎狼一样的亲兵拎着刀子正翻动那些货物呢,

“乖乖啊,你们看……白狐皮、熊皮、狼皮,这里还有干的口蘑,黄羊肉干,玛瑙玉石……不愧是四海商号的商队,这生意都做到口外去了,”

“先别管这些不能吃的东西,先找粮食和马料,凑合吃一口咱们还得上路呢,”说到这里梅勒手一指哪个年龄最小只有十七八的小伙计“你过來,爷我有话要问你,”

吓的小脸苍白的伙计跪了过來,梅勒用马鞭挑起伙计的下巴“你叫什么,为什么藏在这里,这些货物都是给谁准备的,老实回答或许我饶你一名……”

“我我我……我叫牛子,这是四海商号的货……都是洋人找俺们掌柜的订的货……沒想到回來的路上,遇见打仗了……我们沒地方去,就只能藏在这里了……”

这时候从一名亲兵从后屋走了过來,手里拎着个花布包裹皮“将军,这里有炊饼还有点酒,货车上现成的黄羊肉条,咱们随便吃几口吧……后屋有马料,一会就能喂好,”

梅勒结果干炊饼羊肉条,放嘴里大嚼“牛子啊,你跟我说说这几车货都值多少银子啊,最值钱的是什么货……”

“给我点水來……你老老实实的说,我就饶你一命你看怎么样,”

“我说,我这就说……这五车货物总价十万大洋,其中最值钱的就是一尊岫岩玉佛,是商队想尽办法从关外带进來的,正经的岫岩老玉……”

“哦,”梅勒惊的手里的炊饼都掉地上了“你说的是真的,关外岫岩产的老玉,”梅勒怎么能不激动,身为满人他太清楚关外的那点宝贝了,人参、貂皮、东珠、海东青、岫岩还有玉石出产,那都是满人的骄傲啊,

尤其是满人入关之后,就把关外龙兴之地给保护了起來,根本就不许民间私自开发,人为的制造市场短缺,

这也不是说满人有经济头脑,他们其实就是保护着关外,给他们留一个退身步,将來汉人真的又出一个朱元璋,他们打不过还能回关外过自己的日子去,

在肖乐天的记忆中,岫岩县产的岫玉并不贵,这种玉石产量还是很高的,几千块就能买一块品相很不错的,可是在清朝统治时期,岫岩玉可是能跟和田玉齐名的美玉,人家皇族都喜欢,民间自然有样学样,

梅勒一把抓住小伙计的手腕厉声问道“真是岫岩玉,什么样的玉佛,多高多大,”

“疼疼疼……将军您手轻一点……绝对是岫岩玉,我们掌柜的托了无数人的关系才弄到手的……足有一尺半高,通体翠绿温润的很……”

梅勒这下可算是回來神了,一尺半高的岫岩玉佛,品相还那么好,这要是放到北京城去,至少五万两啊,再加上自己家里的浮财,敛吧敛吧也能凑出十多万的整数了,

“这玉佛老子要來,这是老子的保命符啊,真是天不绝我,只要有钱死罪就能变成活罪,活罪就能变成无罪……哈哈哈,这真是菩萨保佑,”

田秀才赶紧上前拍马屁“大人好福气啊,有了银子开道,我这还有一份新军底细的折子,这两样绝对是您的保命符啊,贺喜大人,恭喜大人啊……”

梅勒的脸色总算是有点红晕了,他揪住牛子的衣领子狠狠的说道“把玉佛给我请出來……你给我小心点,如果碰掉了一丁点玉渣子,老子就千刀万锅了你……”

就在牛儿准备解开货车绳索的时候,后面那三个伙计突然跪地猛磕头“牛子啊,不能给他们啊,玉佛丢了咱们会被掌柜的打死的,呜呜呜……”懦弱的伙计一边哭一边磕头,

暴躁的亲兵上去一通乱踹“哭什么丧,再闹出动静來,立刻砍死你们……一群贱种,”

牛子现在眼睛也红了,眼眶里缀满了泪水,他小心翼翼的解开最里面一辆大车的,身后的哭声他就假装听不见,

一堆顶级的狐狸皮和狼皮中间,藏着一个很朴素的硬木盒子,那盒子果然一尺半高半尺多厚,盒子外面还用羊皮紧紧的包裹了起來,

当这个盒子露面之后,梅勒和身边所有的人都面露贪婪之色,一尺半高的岫岩玉佛就要到手了,这可是好宝贝,

“打开,小心点……别碰坏了我的心肝宝贝……”梅勒眼珠子瞪得跟铜铃一样大,

这时候的牛子突然脸色一变,一股狠厉的表情完全不象一名十七八岁的孩子“你想要,老子就给你……”

牛子大吼一声抖开羊皮,一把就掀翻了木头盒子,等盒子摔在地上之后再一看,里面哪里有什么玉佛,里面一根根的全是特区秘制的竹筒手雷,是肖乐天手雷库里最老旧的那一批型号,

牛子抓起一把手雷往身后兄弟那边一扔,紧接着手里攥着两只竹管手雷冲着梅勒就扑过去了,

“想要玉佛,去西天跟我一起看真的去吧……该死的狗鞑子,俺要给我爹报仇,”竹管前面的蜡封敲在大车的硬木把手上,露出了里面的黄磷引火层,

“将军小心……咱们中计了,门口砍死的是这个小崽子的亲爹,他这是要报仇了……”梅勒身边的亲卫都是跟了他家几辈子的家生子,这份忠诚确实是一点假都不掺,抓起梅勒一把就给丢出院墙了,

“救救我,大人救救小的啊……”田秀才见过这种自燃的手雷,一旦爆炸五步之内不会有活物的,他趴在地上连滚带爬就往外逃,

那几名亲卫一看黄磷层都冒烟了,知道时间紧迫根本就不敢纠缠,扭头就往外逃,而这时候的牛子已经如疯虎一样扑了过來,双臂紧紧的抱住一条大腿,

“要死一起死……给我爹报仇啊,”

“小杂种你放手……”亲兵铁拳咣咣的砸在牛子的后背上,两拳下去牛子嘴角就见血了,可是他依然死死的抱着大腿不撒手,

另外三名伙计也发疯了,这些天他们都看见周边村的惨剧了,对这些鞑子兵心中的恨倾尽海河水也无法熄灭,

“你想我们死,那就一起死……”那三名伙计也捏碎了手雷蜡封,黄磷涂层开始冒烟,三人冲上去一人抱住了一名亲兵,双手死死的锁住,

“一起死吧……同归于尽,”

“疯子,你们都是疯子……”

梅勒身边就剩六名护卫了,现在一下就被困住了四名,剩下两个沒义气的扭头就跑连地上的酸秀才都顾不上了,

“丞相……报仇啊……”话音到此为止,只听院子里轰轰轰几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所有的吼叫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注:主站盖蛋糕活动,还有7天就结束了,还有沒有土豪出手相助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有钱的捧个钱场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