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9 回家不易/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传我的命令,从即刻起遴选战俘,挨个给我审问,主动认罪的,告发他人的可以免死,负隅顽抗的就全送给新兵们练刺刀去……”

“雷奥,现在不要再拍我了,你这段时间去搜集罪证,把狗鞑子们犯下的暴行都记录下來,塘沽不是已经有两套美国印刷机了吗,让工人们组装调试,媒体战就看你的了……”

“铁头陀……你负责行刑,那些脱了死罪的战俘,全都砍掉双手大拇指,然后挑断一条脚筋……妈的,凑够一车就给我拉到天津去,拉倒北京去……”

“周明奎呢,这个王八蛋不死不活的干什么呢,让他给我滚过來……”

愤怒的肖乐天开始下达各项命令,传令的战马一匹又一匹的向四处狂奔而去,庞大的战争机器开始全速运转,

塘沽同知衙门,这段时间就如台风中的一处孤岛一样,被所有人遗忘落寞的藏在城区的角落里,大门紧闭如同鬼蜮,

这段时间周明奎还有他的手下们一个个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坐卧不宁,自己说到底就是一颗墙头草罢了,名义上是大清的官,但是实际上是由肖乐天來管,朝廷早就失去了对塘沽的管控,

这场战斗,无论谁赢了,他周明奎都要得罪一方,梅勒赢了朝廷会不会治罪,肖乐天会不会报复,

可是如果肖乐天赢了呢,会不会埋怨自己战争中沒有旗帜鲜明的支持新军,朝廷会不会认定自己就是个叛逆而诛九族呢,

这真是热锅烙烧饼啊,两头都烤熟了,这种不安的情绪到肖乐天返回达到了顶点,当他听到万民狂呼丞相万岁的时候,周明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整个人都吓瘫了,

从半夜一直瘫软到天光大亮,多少人拉他出去主动见丞相,他都不敢动地方,他整个就成了一条死狗了,

知道捕头周兴从前门跑了过來,一句话就把他从椅子上吓跳了起來“大人啊,丞相传唤您呢,丞相招您过去议事……”

噌的一声,周明奎屁股底下就跟安上弹簧了一样跳了起來“丞相,真的是肖丞相……坏了坏了,这是要兴师问罪啊,我当初为什么不旗帜鲜明的躲到特区里面啊,我真是糊涂啊……”

周兴看着长官满地转圈,急的火冒三丈,一把拽住了他“行了,大人您就不能往好里想想啊,这场战争里您保持中立,这不也是给丞相和朝堂中间留下了一个对话的余地吗,有时候一些台面上沒法说的话,您就可以相互传话了……”

“丞相那是多聪明的人啊,怎么会看不透这一点,您放心吧,我用脑袋担保丞相不会惩罚您的,”

周明奎一听眼睛就亮了“你说的是真的,”

“哎呀,我的老大人啊,您这么聪明的人还看不透这点事情吗,您就是当局者迷了……如果我猜的沒错,以后朝廷还得重用您呢,沒准就有人來秘密跟您联系……”

周兴连哄带推,逼着周明奎换了身衣服,赶紧坐轿子去找肖乐天了,

这时候的肖乐天可沒在战场上,他已经返回了工业特区,特区围墙的保护下,他的宅子就在特区的正西方,

原本是黄举人的大宅子,经过了一次兵灾又经历了一场大火,历经两次休整现在已经成了一片巨大的建筑群,里面光三进三出的四合院就有六所,其中还点缀着数不清的花园绿树,肖乐天甚至还引來了一道活水,一条小河在里面蜿蜒流淌,上面甚至能行小船,

按照老北京的习俗,一座大型四合院占地面积至少要到六百平米以上,六座就是三千六百平米,如果加上等同面积的绿地,肖乐天这座宅子已经超过了七千平米,

这是后世宅男想都不敢想的大宅院了,占地十亩啊,跟后世赫赫有名的乔家大院相比也差不多了,当然了如果非要和江南名园甚至北京园林相比,那肖乐天的宅院可就一般般了,

不过肖乐天不在乎,琉球有丞相府,汉堡的花园人家卡尔亲王也送给他了,以后沒准还要再美国建几座庄园,肖乐天就是一个处处留窝浪子,他可不会把自己拴死在土地上,

战马刚刚进门前街,就看见大门口一片莺莺燕燕的,鸳鸯、琥珀、晴雯、袭人、香菱……一大群随着福慧陪嫁过來的丫鬟们,再加上肖乐天在塘沽当地雇佣的丫鬟们,一个个都翘首以盼呢,

肖乐天第一次发现自己家里的女人居然这么多,以前怎么从來都沒有发现,今天一看乌泱泱的得有好几十,

“哎呀乖乖,我家女人有这么多吗,我印象中就十几个吧,”

肖乐天这无耻的问題,让周围的兄弟们都看不过去了,他的干儿子肖兵太郎嘟嘟囔囔的说道“何止……听龙爷说过,父亲您光内宅伺候的就有五十多人,外宅伺候的有七十多人,不算家丁小厮,您就霸占了120多名女子……”

“哎呀,臭小子你说什么呢,”恼羞成怒的肖乐天上去找后脑勺就是一巴掌“什么叫霸占,我还一个都沒摸过呢,放心吧我早晚把他们都给安排了好人家,”

“您舍得吗……”挨了一巴掌的兵太郎不敢大声说话,只是在肚子里低估,

肖乐天这一出现,顿时惊动了门前一片,当场就是一片哭声“老爷啊……您总算回來了,”

站在大街上的,正是跟随福慧一起过來的老管家,庆三爷都是这位老管家给看大的,也算是富察家的家生子了,

一看姑爷回來了,老管家鼻子一酸眼泪噗嗤噗嗤的就掉下來了,随后他洪钟一样的声音喊了一嗓子“老爷回府……跪迎,”一嗓子过后,门前的小厮丫鬟们全都跪下去了,乌泱泱一片,

肖乐天赶紧翻身下马“都起來吧,咱家不讲究跪拜礼,都起來吧……你们看家辛苦了,都有赏,都有赏……”

要按照往常,主子一说有赏,下面指不定得怎么乐呵呢,现场就得一片谢赏的声音,如果主子不说赏多少,那么赏格就由管家做主,肖乐天本來就有钱,一出手怎么一人也得十块大洋啊,

但是今天就奇怪了,在场的所有人沒有一个谢赏的,反而哭的更冤枉了,

“姑爷啊,求求姑爷救救小姐吧……小姐为了您已经愁白了头发,她跟三爷现在已经被捆在景山上了……京城的家也被抄了,我们除了您已经沒有任何人可以仰仗了,求姑爷救救小姐和少爷吧……”

老管家身后的那些陪嫁丫鬟们这会哭的更邪乎了,一个个哽咽难忍都要抽搐的断气了,向袭人、香菱那样身子骨弱的,都快晕厥过去了,

小辣椒一样的晴雯嘴跟刀子一样的锋利“老爷您要是不管小姐了,那就放我们走,我们去景山一头碰死在那,也算我们小姐沒白疼我们一场……也省的最后落一个人老珠黄被发卖的下场,”

肖乐天一听这个话气得脑门青筋直蹦,心说你们又不是福慧的家生子,都是临时慈禧给陪嫁过來的,你们这是闹哪门子忠心耿耿啊,

可是他并不知道,福慧深谙大户人家的管理哲学,在肖乐天忙事业的时候,他已经用巧妙的手段尽收人心了,在加上晚清时期人身依附现象非常严重,侍女们能遇到一个有良心的主家,那真是八辈子烧高香了,肖乐天这个家她们沒一个愿意离开,

肖乐天好言相劝,换來的是更多的哭泣,最后气得肖乐天把帽子都给摔了“都给老子爬起來……你们要是再哭哭啼啼的我就彻底丢开手,老子什么都不管了,”

“走了一年了,风餐露宿、枪林弹雨的,我容易吗我,你们居然一回家就给我哭脸看,丧气不丧气,再哭一个,都把你们赶出家门……”

别说,人就是贱骨头,你说好话他们反而來劲,你要是蛮横起來他们离开就老实了,一看老爷真生气了,一群人全都爬了起來,

老管家颤巍巍的说道“老爷别生气,我们知道老爷不会不管小姐的,我们就是心理难受啊……还愣着干什么,烧香汤伺候老爷沐浴,赶紧准备酒宴,主心骨都回來了,你们还哭什么哭……”

一群小厮丫鬟轰然而散,开始各项的准备,而老管家则一步不离的守着肖乐天,还有袭人和晴雯两个大丫头,也紧跟着肖乐天的身后伺候,

这时候身后一群军官就沒法跟随了,丞相都让美人给‘绑架’了,他们谁都不敢这时候饶舌,生怕搅合了丞相的雅兴,

肖乐天左看看又看看,知道不给内宅一个交代是不行了,他叹息说道“你们真是痴人啊,我媳妇我能不着急吗,我既然回來了就肯定会管的……实话告诉你们吧,北京城里那场骚乱看起來雷声大,其实沒有几点雨滴的……”

肖乐天从口袋里掏出一卷报纸出來“拿去内宅分看,识字的给不识字的念念,这里面就是爷我在欧洲一年來都干了些什么,看了这些你们就明白了,爷我现在就是泰山一样的牢靠,你们以后就等着享福去吧……”

老管家、晴雯、袭人的眼珠子一看见狮城翻译过的报纸,当时就楞住了,那里面的事迹和照片,已经完全超出了她们的想象了,

直到这时候肖乐天才抽身而退,对着手下说道“走,咱们去书房议事,这里让他们自己研究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