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 就要开始反击了/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战之后百废待兴,数千的俘虏需要一一遴选,罪大恶极的要杀了平民愤,中等罪过的要砍手剁脚用來打击敌人的士气,就算那些罪过不大搞后勤的辅兵们也要狠狠的干一段时间苦役,好好洗洗脑才能放,总之不能让敌人这么舒服了,

既然满清撕破脸真刀真枪的开干了,那么新军也不会留情面,肖乐天的铅笔在塘沽地图上游走了一遍“从南向北,小站镇、葛沽、军粮城……再向北一直到宁河以南的营城,这里全都要画成我们新军的势力范围……”

“这一县之地就是我肖乐天从满清身上割下來的租界,他们英法可以有租界,我肖乐天为什么不可以有,”

“派兵上去,就以清剿土匪溃兵的名义,接管地方治安,按照我在地图上画的这条线给我修关卡……无论道路还是河流,都给我建永固哨卡,派兵警戒……”

“咱们不是有起义的绿营兵吗,好好训练几个月,以后他们就是塘沽的守军……”

“碎浪者号再加两艘飞剪船,给我沿着海河向上冲,让天津卫的百姓看看咱们雄壮的兵威,既然满清想玩大的,那咱们就玩的再大一点……”

“那些洋人工程师呢,那些自愿加入我们军队的志愿兵呢,把他们武装起來一起进攻天津卫……让他们打出赔偿的旗号來,就说梅勒的大军抢夺了他们的财产,他们要向清政府抗议……”

肖乐天不停的下达命令,手下的军官们开始在本子里面速记,每一项任务都安排了合理的负责人,门口的传令兵每两三分钟就跑出去一名,跟走马灯一样川流不息,

“丞相,这样刺激满清可以吗,会不会逼他们调动更多的军队來围剿啊,就算沒有大军,京城的庆三爷呢,夫人可也在景山呢……”会议中有人问到,

肖乐天冷笑着说道“这都不用我解释,皮埃尔先生早就有过判断了……”说完肖乐天向皮埃尔一摊手,意思是让他讲两句,

皮埃尔懂英语和德语,而这两种语言肖乐天的手下军官都能听懂,所以皮埃尔和新军之间的沟通并沒有什么问題,

“对于满清,我的分析结果还是比较乐观的,首先,一个只有得到肖乐天死讯之后才敢动手的朝廷,你们以为他们还有多少胆量,现在肖乐天已经活着回到中国了,他们还敢开战吗,”

“其次,我们的首相大人手中拥有清朝第一份现代化报纸,这可是比那些清流利口更厉害的舆论工具,他可以轻易的撕碎满清的谎言,你们以为他不怕吗,”

“最后一点……虽然首相沒有给我太多的情报,但是就凭眼前有限的信息,我就能肯定满人政权里面不是铁板一块,里面的派系一定比我想的还要多,”

莫里哀耸了耸肩“我就不信,我们的首相大人会沒有安排,你们说的那名庆三爷也不是易与之辈……”

就在这时候,突然门外传來响亮的报告声“报……王怀远、春十三娘求见丞相,”

“进來……你俩可算是回來了,大家起立,鼓掌感谢怀远和十三娘帮咱们守住了老家,”肖乐天带头站了起來,书房里一片掌声,

王怀远和春十三娘一进屋都愣住了,他俩哪想到会受到如此的礼遇啊,尤其是十三娘这个四九城有名的大姐大,居然在那一刻脸全都红了,

“不敢,不敢……臣下沒有守住京师重地,已经很惭愧了,”两人赶紧抱拳抱歉,

“这是什么屁话,要说责任,我肖乐天认第一重则,不是我非要去欧洲,敌人也不会趁机作乱,來來來,我给功臣搬椅子……”

说完肖乐天亲自搬了两把椅子摆在自己左右,他一手抓着王怀远,一手抓着十三娘硬给塞到了椅子里面,

荣耀啊,这真是无上的荣耀,肖乐天作为一个穿越者,他生活中一些下意识的平等举动就能让手下人感到心中一暖,

也许就是这些小小的感动,才让这个团体凝聚力越來越强吧,

“启禀丞相,北京城我们的情报网确实损失严重,但是值得庆幸的是,损失的都是三四线的细作,真正一二线的卧底都隐藏的很不错,总的來说只要局势缓和了,我们能在三个月之内恢复我们的情报网……”

“京师损失的大一些,但是也有好消息,我们在地方的情报人员几乎就沒有收到冲击,尤其各府县的细作网,拿着几百两运作一下就能买个平安了,这群贪官污吏简直什么都敢卖啊,”

十三娘这是第一次参加如此高级别的会议开始说话还有点不自然,但是在肖乐天鼓励的目光下,很快就平静起來了,

“现在景山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萧何信面色阴霾的问道,

“很诡异,非常的诡异,现在景山哪里已经完全僵持住了,也不知道这群满人到底在干什么,每天就是上午冲一波,下午冲一波,进攻和防守的就跟唱戏的一样,完全不知所谓,”

在春十三娘的嘴里,一场奇葩无比的景山攻防战画卷在大家面前徐徐展开,

景山攻防战到今天已经持续了足足半个月,庆三爷还有紫禁城老祖宗包括亲军营的带到护卫,再加上二毛手下的一群死士,足足有三百人把景山守护的跟铁桶一样,

开始慈禧还指望人多势众能够一勺烩呢,可是沒先到二毛居然在景山上和北海湖底暗藏了无数先进的武器,尤其是斯宾塞洋枪,现在肖乐天已经暗中对斯宾塞公司入股30%这种步枪大清一支也甭想买到手,

还有数不清型号的手雷,充足的食品供应,这让景山守卫的士气一点泄的痕迹都沒有,在最开始的三天,慈禧真正下了死命令了,攻击的人潮一波又一波,景山面积不大一次投入千人就已经人满为患了,

但是庆三爷他们的反击更是激烈,洋枪齐射、手雷飞舞,时不时老祖宗还组织绿林高手來一次防守反击,打的进攻者屁滚尿流,

最让慈禧恐惧的是,这个比她小两岁的东宫太后居然胆子这么大,每当战斗最激烈的时候,这个疯女人居然敢露面,亲自站在山顶痛斥进攻的士兵,而她的身边只有两面铁盾做保护,

这个伶牙俐齿的女人,认识每一名带队进攻的军官,她能从军官的祖宗一直呵斥到他儿子,在他的嘴里君臣大义已经成了比子弹还要犀利的武器,凡是被点名骂到的就沒有一个不面红耳赤的,

君臣大义已经讲了两百年了,满人对这个更在乎,带兵围剿东太后,这种事情偷着干还行,现在大白天就这么干,所有人心里都沒有底气了,

“慈禧的强攻进行了三天,随后进攻的强度就降低了,攻守双方好像达成了什么默契一样,每天上午冲一次,下午冲一次,放几排枪就往下退,跟走过场一样……”

“再后來……那些包围景山的九门提督府官兵,竟然开始收咱们的贿赂了,二毛的消息从第五天之后就能传递出來了……甚至我们还能送进去一些食品还有药品什么的,”

听到这里肖乐天猛一拍桌子“对了……这就对了,慈禧不能保证闪电战,她沒有斩首成功,就会遇到这样的难題,我敢坚信曾国藩还有更多的督抚已经开始给慈禧压力了,”

“沒错,慈禧现在实力还弱的很,她根本就控制不住全国,政变的开始大家都懵了,所有人都在观望风色还有左右串联,但是总有地方督抚发声的时候,那时候君臣大义就是压死慈禧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我敢肯定,慈禧现在要么谈判,要么就有最后的杀招,京师大乱就在眼前了,”

听完肖乐天的话,所有人都正襟危坐“丞相您就下令吧,让新军怎么打,只要一声令下,我们给您攻下北京城,”

肖乐天望着这群一脸朝气的军官团点了点头“单纯的动武是不行的,但是不动武也是不成的,我们必须要做好一切准备,让满清用八抬大轿把咱们请到北京城去,那样才叫真威风,”

一句话说楞了在场所有的人,第一个开口的居然是莫里哀“计将安出,”哎呦,这大鼻子老外居然也学会了几句中国话啊,这么深的成语他都能懂,

就在肖乐天想给大家解释的时候,突然从内宅传來一片哭声,那声音大的让前院书房里的人都吓了一跳,还沒等肖乐天动问呢,那片哭声中又传來了一阵笑声还有欢呼声,

“这是干嘛,都疯了不成……”就在肖乐天不解的时候,福慧的老管家颤巍巍的走到了书房的门口,想说活又不敢,

司马云是个心思缜密的,一看就知道老管家有话说赶紧起身请他进來了“丞相,内宅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老管家您随便说吧……”

老管家颤巍巍的想打千,结果让司马云给扶住了“丞相啊,您都会议了半个时辰了,大厨房里给诸位将军也准备了接风宴,您看是去内宅用餐啊,还是跟诸位将军一起用,”

“另外,塘沽同知周大人已经在门房等候多时了,老奴想來禀告一声,可是周大人听说老爷有军事会议,就死活不敢打扰,就在门房苦等呢,”

“还有内宅现在都疯了,老爷给的那些新闻纸,让姑娘们一会哭一会笑的,连小厮都不干活了……起的我连打了好几个,可是还是看个不停,要么您管管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