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1 看不懂的计策/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的一声,所有人都笑了,老管家就是个人精,在四九城管家行里混一辈子了,说活都非常能拿捏轻重,三句话其实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内宅的女孩子们都一年沒见老爷了,也得去安抚一下不是,后花园着火那滋味可不好受啊,

“丞相大人,刚刚的工作就够我们忙一阵的了,大人您还是好好吃顿家宴吧,周明奎我们去搭对,要不让他明天再來……”

屋子里顿时都是叮了咣啷的拉动椅子的声音,刚刚肖乐天已经安排了很多工作了,这些都需要大家伙一起通力合作,去执行,

肖乐天长叹一声“我送送你们吧……”他知道内宅的女孩们都盼着他回去呢,并不是说女孩们有什么想法,而是两名女主人都不在家,他们心里已经彻底的沒底了,

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里,这些从小就被教坊司训练过的女孩们,人格其实都不是完整的,这些女孩子就算象平儿那样自主有能力,又或象晴雯一样火辣不服输,但是内心里总是渴望有个主人來保护的,

肖乐天是老爷,福慧和虎妞是两位太太,这个家就是他们避风的港湾,在这里能够丰衣足食,在这里沒有冷眼恶语,在这里更不会有疯子一样的男人扑到她们身上**,

这座大宅门,就是女孩子们的天堂,但是天堂里必须要有主人,

福慧被困在景山上了,虎妞留在了琉球陪伴范镰老掌柜,现在能够安抚这些女孩子的也只有肖乐天了,

“丞相留步,您还是回内宅去吧……再晚点恐怕就起火了,哈哈哈……”这群促狭鬼,一路上沒数的催肖乐天回去,

当一行人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坐在门房喝苦茶的周明奎一个健步从房间里窜了出來,干净利落的给肖乐天打了一个千,

“丞相在上,请受下官一拜……”

肖乐天拱手送走了萧何信他们,扭头扶起了周明奎点头道“嗯……你很不错,这次大战你能严守中立,这证明你还是聪明的,不愧我对你花的心思了……”

周明奎一听居然沒有呵斥自己,甚至还说中立是对的,一下子就找不到北了,他还以为肖乐天说的是反话呢,

“丞相大人啊,卑职……卑职胆小怕事,沒有旗帜鲜明的站在特区一边,求大人体谅啊,”说完还想下跪,

肖乐天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也不生气“好了,别再跪了,再跪下去我可真就不管你了,我这还有新任务交给你呢,甭耽误老子吃饭的时间……”

沒想到满清的官员还真就是一群贱种,你和颜悦色他以为你是要暗害他,你对他严厉起來他反而精神抖擞了,

“请丞相吩咐,下官洗耳恭听,”

肖乐天很看不上他这副贱样,探口气摆摆手说道“你现在的工作只有一个,就是去安民,我给了萧何信一份地图,你去要一份,凡是我铅笔圈到的地方,你都给我走一遍……”

“当地的大户,驻军,还有小吏,你都要接见一通,让后告诉他们,我肖乐天的新军只不过是租界这片土地,不是要造反,大清的官照样干,他们的税照样交……不要胡思乱想,告诉他们这片土地还是大清的,沒人逼他们当反贼,”

周明奎一听差点惊的原地跳了起來“丞相此言当真,你们莫不是诓骗下官,您已经连着三次击败朝廷的大军了……您到底是图什么啊,”

周明奎毕竟是名官员,他在门房等候的时候,就已经看过肖乐天带來哪些狮城翻译的报纸了,肖乐天在欧洲的所做的一切已经彻底折服了他,

中国文人对气运这种东西都是异常敏感的,肖乐天名义上是琉球的丞相不过这骗不了他,肖乐天现在就是琉球的曹操,

别看琉球小,但是肖乐天的新军强啊,日本人、法国人、奥地利人都在他手里吃了苦头,美国人、普鲁士人甚至英国人现在也对他万分尊重,拥有这样声望的人,就算不能问鼎天下,也足够称霸一方了,

肖乐天能不能当皇帝,这周明奎可不敢乱想,但是肖乐天绝对够一方霸主的实力,在中国历朝历代中,盘踞一方的霸主可多的很,势力强悍之时就连皇帝都要退避三舍的,

现在肖乐天外有强援,内有盟友,手里还有一支强军,这样的霸主居然要主动对满清示弱,他可真有点看不明白了,

肖乐天拍了拍周明奎的脑袋“看不懂了,那就不要看了,听我的沒错,你小子命好啊,估计这次又得升官了……给你三天时间跑完这些城镇,回头给朝廷写一份奏折,我给你送到太后面前去……”

肖乐天摆了摆手扭头就往内宅走“快去快去,记住了这份奏折要让所有的官吏联名作保……我要告诉紫禁城里的诸位大臣,我肖乐天可沒空造反……”

丞相的身影消失在了月亮门洞之外,只留下傻愣愣的周明奎在原地发呆,他可真不懂肖乐天的算计了,

足足过了十多分钟,周明奎才跺脚离开了这里,现在他沒有任何的选择,只有完全听命于肖乐天了,

可是当他回到塘沽城之后,海河边上混乱的场景就让他浑身汗毛都立起來了“老天啊,肖乐天还说自己不想造反,这不纯粹骗人吗,”

在海河边上,那艘碎浪者号正停靠在河道中间,霸气十足的堵住了海河的出海口,身后还跟着两艘人影晃动的飞剪船,

在海河北岸,新军们正在集合乘坐小艇上船,此起彼伏的口号喊的整个城市热血沸腾,

“打到天津去……炮轰天津卫……新军威武,”

“攻占天津城……制霸北中国……新军万胜,”

周明奎脚一软差点瘫倒在地,刚刚丞相还说不会造反呢,怎么转眼就要炮轰天津卫了,这跟造反还有什么区别,

旁边的捕头周兴知道大人在想什么,他哭丧着脸说道“您以为这就完了,您往那边看,这回朝廷可算捅马蜂窝了……”

顺着周兴的指头周明奎一看,顿时眼前一黑栽倒在周兴的怀里“怎么……怎么连洋人都掺和进來了,”

在海河边上,四五十名正在整理步枪和弹药的洋鬼子正吹着口哨一脸轻松,他们吊着雪茄看着士气如虹的新军,不时爆发出掌声和欢呼,

“上帝保佑你们……战无不胜的铁军,我们的利益必须靠我们自己去保护……让皇帝赔钱,赔我们的损失……”

这群洋鬼子真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一听说肖乐天请他们去闹事还有津贴可以拿,一个个笑的嘴都合不拢了,

这年月敢横跨半个地球來中国讨生活的洋人,骨子里就有冒险精神,他们不是牛仔就是冒险家,天生就崇拜强者,肖乐天这种牛人最对他们的胃口,

让周明奎震惊的还不止于此呢,在另外一个角落,一群初步甄选出來的俘虏被绳子串成长长的一串,跟蜈蚣一样的走了过來,

几名穷凶极恶的新军士兵,抓过一个俘虏随便问几句口供,然后就是一句“认罪吗,”如果俘虏说认罪,那么马上就有人把他踢跪在地上,抄着斧子的老兵咣咣就砍断了他的两根大拇指,随后还有一名老兵把刺刀在火焰上烤一烤,紧接着就挑断一条脚筋,

惨叫声吓的俘虏群一阵阵的躁动,有些不甘心的当场就想造反,可是他们那里是新军的对手,一通刺刀过去尸体就被挂了旗杆,

血淋漓的镇压让那些八旗士兵总算是认命了,在新军面前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死,另一个就是当残废,

沒有任何人会说肖乐天不人道,在19世纪中叶,战争依然保持着中古世界的残酷性,既然你敢把屠刀伸向无辜的百姓,那么随后的惩罚无论有多大你都甭抱怨,那就是你应得的报应,

那些残废的八旗兵丁,被拖到一条又一条的漕船上,这群臭虫可沒资格上新军的巨舰,他们他们只配在高大的军舰后面吃屁罢了,

这时候就连驾驶漕船的船老大也不怕这些丧家犬了,一口口唾沫往船舱里喷“日你八辈祖宗的,你们这就是遇到丞相心眼好了……要是依着我们的心思,都把你们丢海河里喂王八去……”

“丞相真是菩萨心肠啊,居然还放你们回家,哎……这是怎么想的啊,这都是怎么想的啊,”

周明奎已经彻底看不懂一切了,他扶着周兴的胳膊站了起來心有余悸的说道“马上安排人手,咱们下乡去,丞相的命令打死就算不懂也得执行……怪不得之前有隐龙传闻呢,这种布局绝对有道理,可是我这笨脑子怎么就看不明白呢,”

周明奎去执行肖乐天的任务了,就算不懂他也得干,不仅是他整个塘沽所有的势力这一刻都在听从肖乐天的指挥棒起舞,

但是就在所有人都忙碌的要死之时,东海肖丞相却已经美美的钻入浴池之中,整个身体都被水汽所包围,舒服的他都叫了出來,

“哎呀……还是家里好啊,晴雯……给爷端碗冰镇葡萄酒來,泡温泉不喝酒岂不是罪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