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9 慈禧密会/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慈安彻底倒向革新派之时,在紫禁城的养心殿东暖阁里,慈禧和两名保守派大员,恭亲王奕?、醇亲王奕譞三人正坐在一起发闷气呢,

“好好好,都是好样的,半个月了就连一个景山都沒有攻打下來,我要你们有什么用,醇亲王啊,您可是四九城的门神,九门提督啊,你究竟是怎么带的兵,”

“还有你,堂堂的恭亲王,堂堂的总理王大臣,你是怎么激励的士气,你又是怎么跟洋人交涉的,除了法国人暗中支持我们之外,剩下的居然一个支持的都沒有,美国人还跳出來严重关切,”

“你们都是废物不成……”慈禧咆哮的声音在东暖阁里回荡,

面前的两个男人,都是爱新觉罗家的正根子孙,按说地位都高贵的很,不过一个是她的妹夫,一个跟她有一腿,她咆哮几句这两个男人还真沒辙,

慈禧喊了半天,口有点干了,旁边的醇亲王赶紧起身从汤婆子里提起一壶参汤,给太后斟满一杯,

“秋夜天气转凉,喝碗参汤暖暖吧……”

慈禧都被醇亲王给气乐了“呵呵,我还用暖吗,我现在满心都是火气,你还让我喝参汤……安德海,给哀家上碗冰來,我要消消火气,”

“哎呀,不可不可,入秋还用冰,小心体内憋住了寒气,冬天可就受罪了,太后要保养好身体啊……”

“我……”慈禧看着醇亲王奕譞憨厚的脸,气的真想拧一把,她都被憋的沒话说了,

在一旁的恭亲王噗嗤一笑“算了,太后还是饶了我这个七弟吧,他心中的城府可不是您喊两句就能喊破的……”

“这场宫变到现在我看也就差不多了吧,该和谈就和谈吧,翻遍史书也沒听说过宫变能持续半个月去的,再打下去你就不怕汉臣们有疑心,”

“我知道,你已经联系了李鸿章,但是水大瞒不过菩萨去,只要曾国藩在,李鸿章跳不了多高的……”

恭亲王奕?品了品手中的香茶,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现在和谈,您不吃亏,先皇密旨也烧了,您最后一点顾虑也都沒有了,好好跟东太后谈谈,姐俩把权利分一分,何苦闹到这个地步,”

“呸……妈的这是哪个奴才伺候的,茶梗怎么还在里面呢,安德海……把沏茶的拽出气抽十鞭子,这是怎么伺候的……”

恭亲王奕?要远比醇亲王张扬,性格也更加的外向,这份做派一拿出來,慈禧鼻子好悬沒气歪了,

“和谈,谈什么谈……已经撕破脸面了还有什么可谈的,现在就得强攻,就得猛攻,就得看着她去死……”

慈禧的脸都狰狞了,大殿内的温度顿时骤降,不过今天的慈禧可吓不住他了,只见奕?噗嗤一笑“行了,我的好太后啊,饭要一口口的吃,路要一步步的走,混朝堂的还用在乎脸面吗,”

“朝廷里的权利就这么多,您趁着这个机会多抢一点,然后随便抓十几个太监侍卫,就说谎报军情了,离间太后之见的情谊,到时候自然撕碎的脸皮又都沾上了,您又怕什么,”

说道这里,奕?突然收起了刚刚吊儿郎当的样子,正襟危坐的开口道“太后,昨天晚上九帅曾国荃可给我发來了密信,那里里面的措辞强烈无比……”

“曾家哥们已经下了最后通牒了,那意思明显的很,你们满人内部闹家务,我们汉臣可以不插手去管,但是家务不能乱了国体……说白了就是不能让外敌钻了孔子,咱们大清现在可还沒真正同治中兴呢,”

“一个月,曾家兄弟已经挑明了,一个月的时间就是咱们满人自己关起门來解决问題的极限时间了……过了一个月,恐怕湘军就要來干涉喽,”

奕?嘴里的话语冰冷无比,慈禧听的手心一个劲的发凉“好好好……这才是大清的好臣子呢,真是忠心啊,”

奕?又抿了一口香茶“您也别说反话了,这件事本來你办的就欠妥,新疆阿古柏都快称王了,咱们一兵一卒都发不过去,中原捻军到现在还沒彻底平定,湘军尾大不掉又冒出个淮军……”

“还有甘陕的回部,现在也蠢蠢欲动跟官府对抗,天知道什么时候就要扯反旗了,还有洋人,还有肖乐天……大清现在处处冒风,您还搞这些个,您觉得妥当吗,”

啪的一声慈禧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我能怎么办,我们孤儿寡母能怎么办,呜呜呜……先皇啊,您怎么就这么偏心眼,如果沒有那份密旨,我何至于此,”

这场痛哭不是作假的,奕?和奕譞能听的出來,这是慈禧恐惧到了极点所发出的哭声,自古一入宫门深似海,深宫中的女人所承受的压力是常人无法想象的,莫说她们都是变态,环境已然如此,

哭了一会,醇亲王奕譞递过去一块手帕“好了,臣弟知道太后心中的哭……不过眼下局势就是这样,我们得往前看啊,”

“臣弟无能,统御不了那些围攻景山的八旗健儿,可是太后您也应该想想啊,如果这次景山之战,攻击者真的往死里下手,那八旗还是八旗吗,”

“这天下,咱们满人有多少,那些汉人又有多少,如果咱们满人这亲戚套亲戚的都杀个你死我活,这江山还能坐多久呢,”

奕譞的话如黑夜中的一道闪电,照亮了所有人的心,慈禧也听呆了沒想到奕譞居然也能说出这么一番道理出來,

八旗到底是什么,说白了就是一大家子亲戚,共同來统治汉人罢了,如果这些八旗子弟真的开始玩命杀自己人了,那就只能说明八旗一体的体制要完蛋,

慈禧停止了哭泣,而恭亲王又开始了劝解“别闹了,我们哥俩牵头,保证谈判后你能得到最多的权利这还不行吗,人生还长着呢,以后有你施展才华的机会啊……”

就在慈禧内心有所动摇的时候,突然东暖阁外传來一阵风声,里面还夹杂着宫女挨皮鞭的惨叫声,和窗棂拍打的声音,看样子要变天了,

“老佛爷……老佛爷啊,”凄惨的叫声在殿外响起,不一会一个肉球就从殿门外滚了进來,人们定睛一看居然是李莲英,

“老佛爷啊……”李莲英跪在地上,双手捧着一条长长的丝绢带,一看就是信鸽专用的那种轻薄白绫,

“呜呜呜……老佛爷啊,那肖乐天……那肖乐天居然还活着啊,他带兵反扑塘沽,梅勒大军瞬间崩溃……就连梅勒勾连的法国人都战败了,”李莲英说完额头咣咣的撞地面,

“啊,”三名贵人一下子就跳了起來“你说什么,肖乐天还活着,”

这真是最大的一个噩耗了,慈禧胆敢派兵攻击塘沽,最大的仰仗还是肖乐天的死讯,如果沒有雾隐小鬼给她的情报,慈禧绝对不会这么早就对肖乐天下手的,

回想肖乐天对付朝廷的那一套套的绝户计,无论软硬朝廷都沒有对策,新军强悍到可以以一敌百,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和传单又可以把朝廷的所有丑闻公之于众,

最可怕的是肖乐天和洋人关系莫逆,而满清朝廷对洋人的恐惧简直无以言表,晚清恐洋的习惯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后,就已经成为了绝症,

“把雾隐小鬼给我抓回來,把那个贱女人给我带回來……祸国啊,这个祸国的妖孽,”慈禧跳起來破口大骂,

“该死的肖乐天,天怎么不打雷收了你,”

恭亲王毕竟是搞洋务出身的,他对肖乐天的理解要远胜于其他满清高层,只见他猛地一拍桌子“不能再犹豫了,必须在肖乐天下手之前,跟慈安达成和解……暴风雨就要來了,我们满人必须要团结起來,”

这时候醇亲王奕譞也急了“可是……可是李鸿章的兵已经快到四九城了,难道要让他白跑一趟,这不是结仇吗,人家可是拎着脑袋过來的,断了淮军的富贵梦,以后咱们还怎么使唤啊,”

乱乱乱,整个东暖阁一片混乱,悔恨、自责的情绪布满了所有人的心,当时所有人只是想到了乐天洋行里的财富,都忘记了守护这些财富的是一群狮虎,

“那个祸国的妖女在什么地方,这个日本娘们就不能信,现在可好把咱们全都扔到坑里面了……那些汉人督抚们多少还估计朝廷的脸面,不会把京师内乱宣传下去,可是他肖乐天会考虑咱们的脸面吗,”

“他要是把这件事吵吵大了,弄的连贩夫走卒都知道了,弄的两广云贵川都尽人皆知了,咱们朝廷还有什么脸面,咱们还怎么管这么大一个帝国,”

“祸害啊,那个女人就是个祸害……”

就在恭亲王怒骂的时候,安德海捧着另一条丝绸卷冲了进來,这个跋扈的大太监现在满脸全是眼泪“太后啊,二位王爷啊,大事不好了,今天清晨肖乐天的战舰沿着海河直奔天津卫……这个叛逆已经开炮轰炸天津卫的城墙了,”

“呜呜呜……天津卫东城墙已经被火炮炸出了五尺长的豁口,天津卫的守军全都逃了,都逃命去了……”

“啊,天亡我也……”慈禧大叫一声眼睛一黑,整个人栽倒在了软榻之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