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1 雾姐献计/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津卫的陷落无疑是给慈禧一记致命的一击,她的耳边一直还回荡着曾家兄弟的变相威胁之声,你们满人关起门來闹家务不是不可以,但是不能动摇国本,损伤了江山社稷那可不行,

在大清敢这么威胁朝廷的也就只有曾国藩一人了,毕竟人家是道光皇帝选拔并且咸丰皇帝重用的老臣,身份地位在这摆着呢,

当年朝廷高层闹辛酉政变,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大学士肃顺三人被处死,其余五大臣罢官流放之时,曾国藩都沒有反应如此强烈过,

原因很简单,当年的辛酉政变可沒这么墨迹,那是快刀斩乱麻毫不拖泥带水,等你地方督抚知道消息后,人家该杀的杀完了,该流放的也都上路了,根本就沒法更改,

更重要的是,那次政变并沒有产生军事冲突,更别说两派人都动起火器了,国本其实沒有动摇,

这次慈禧搞的宫变可是太失算了,本想打个闪电战,结果让肖乐天的势力一掺和就变成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打來打去法国人和肖乐天居然插手越來越深,

慈禧想來想去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在什么地方了,慈安用密旨威胁自己的地位难道不应该铲除,肖乐天羽翼丰满渐渐尾大不掉难道不应该镇压,更何况那个该死的东西不停的在宣传西学,不停的蛊惑人心,长此以往大清还怎么立国,

“该死,该死……”慈禧如同困兽一样在宫殿里來回乱转,刚刚传來的消息让她彻底乱了阵脚,不仅肖乐天还活着,梅勒大败,现在居然连天津卫都丢了,

虽说肖乐天只是象征性的占领了一天,抢了不少银两之后就退兵了,可是天津卫毕竟已经成了一座空城,现在沒有那支部队敢去接防的,

更要命的是这件事的象征意义,肖乐天用他的实际行动向全天下昭示,他已经拥有了攻城略地的能力,大清的当权者排行榜上,他要分走一个位置了,该死的他分的可是民心啊,

“都怪雾隐小鬼……对对对,就是怪那个该死的日本女人……哀家怎么就一时糊涂相信了这个妖孽的鬼话……”

“安德海,雾隐小鬼那个孽障怎么还沒有带來,连她也要反了不成……”

骂声中,一名黑衣女子在一群太监恶狠狠的眼神环绕下,慢慢走近了殿内,这就是慈禧很不得吃肉的雾隐小鬼,雾姐了,

“奴才叩见太后,不知太后传唤有何指使,”雾姐就好像感觉不到殿内的愤怒一样,一脸的平静,

慈禧气的胸脯一起一伏的“你你你……你这个祸害,哀家问你,肖乐天到底是死是活,”

看着慈禧愤怒的表情,雾姐突然噗嗤一笑“太后因何动怒,之前法国人告诉我肖乐天已死,那就是死了呗,现在他又回來了那就是活了呗,难道太后要追究我谎报军情之罪,可是奴才只是口耳传递了法国人的消息罢了,奴才可从沒说过情报一定准确……”

“大胆……”安德海一声吼几名太监就跟变戏法一样手中几根精钢峨眉刺就对准了雾隐小鬼的咽喉,

看惯了生死的雾隐小鬼一动不动,双眼只是静静的看着慈禧,也许是这道无比自信的目光震撼了西太后,慈禧手一抬阻止住了太监们所下的杀手,

“你在向我挑衅,还是你有话说,撮尔小邦哪里來的胆量,我真的是很好奇……”

“多谢太后在奴婢临死之前给了说话的机会,太后想让奴婢死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有沒有罪过,有沒有过错那都不重要……”

雾隐小鬼浅浅一笑“但是如果太后盛怒杀奴婢,那可就不值了,因为您是高高在上的太后,沒必要因为我而愤怒……”

“我承认,奴婢是上了法国人的当,肖乐天的死讯就是法国人为了报仇而放的伪情报……但是这又能怎样呢,太后真的吃亏了吗,”

“先皇密旨已经被奴婢烧了,东太后最大的仰仗已经沒有,四九城内遍布太后亲信官兵,东太后的势力被一扫而空……”

“再看看各地督抚,在这半月里除了嘴上喊两句口号之外可还有其他的举动,而东交民巷的洋人呢,就算和肖乐天最交好的美国人不也只是抗议了两句吗,”

“我真的不明白,太后您到底失去了什么,失去了梅勒的一万大军就值得愤怒吗,不能打胜仗的军队要他何用,”

雾姐冷冷一笑“莫非是太后怕了肖乐天不成,您害怕了那个二鬼子,要是那样,就请拿走奴婢的头颅,去送给肖乐天,看看他会不会平息怒火从大清地界儿退兵,”

“呵呵,恐怕到时候他肖乐天照样捏着塘沽特区不放,到时候照样揭帖满天飞,谣言遍地跑……我就纳闷了,趁着敌人弱小的时候一把掐死然后把根给刨了,这又有什么不对,”

“太后您可知道奴婢这几天在忙什么,您可知道我回到大内來是自投罗网吗,错了,奴婢一直在外奔波,一直在为李鸿章李大人传递情报……”

“您可知道,现在淮军已经在廊坊集结,等的就是肖乐天的先锋部队,”

“什么,”慈禧勃然大怒“我让他带兵入京城,他去廊坊干什么,他也要学那些汉人的滑头吗,”

雾隐小鬼突然提高了声调“不,太后您错了……李大人才是真正的智将,他对奴婢说过,现在景山上被围困的那些人唯一的外援就是肖乐天,就连曾大帅也不会过分插手满人内部的权利分配……”

“李大人还说了,东太后跟那几百名侍卫能够坚守半月有余,这里面要是沒有肖乐天的支援那就是不可能的,肖乐天的刑堂在京师渗透的非常深,而满人八旗又都自私贪财,景山包围圈里要是沒有敌人私下对外沟通的暗道,他就把脑袋输给太后您,”

“现在最可怕的不是湘军,也不是蒙古的王公大臣,更不是天下的督抚……现在最怕的就是慈安一道懿旨给肖乐天名分啊,如果慈安铁心了要让肖乐天新军入京勤王,到那时候可就是汉人攻破四九城了,”

雾隐小鬼一头磕在地上“太后啊,肖乐天才是最大的威胁,您宁可跟东太后妥协,也不能让肖乐天打进來啊……汉人要是带兵攻入北京城了,这天下就会大乱的,”

“让淮军上,让他们汉人和汉人拼个你死我活去,无论胜负这抢來的时间都够太后摆平京师里的乱局了……慈安是个明白人,现在她手里一沒有密旨二沒有强兵,她除了妥协还能怎么办,”

说到这里雾姐头一抬“太后啊,权利要一点一点的抓,饭要一口口的吃……您完全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奴婢坚信这件事过后太后您的地位非但不会动摇反而能更进一步,最终占便宜的还是您啊,”

慈禧已经听傻了,她真是当局者迷了,这段时间的景山之战久拖不下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耐心,对时局的判断力已经不如以前了,

东暖阁里的气氛渐渐的平缓了,安德海一看太后的面色就知道应该干什么了,他使了一个眼色,那些会武功的太监悄无声息的就退了出去,

慈禧好半天沒有说话,最后长叹一声说道“她慈安真的会低头,哀家逼迫她到这个地步,她会和我和解,”

“会,一定会的,”雾姐抬头说道“君子可欺之以方,慈安知道现在的大清四处露气,为了大局她会同意的,不仅会同意她甚至会放弃一些权力……”

雾姐的眼睛里突然冒出一丝狡黠的光芒來“太后您别忘了,她手上的密旨已经沒有了,而且她现在已经被泼上了一身**宫闱的脏水……”

“甭管是不是真的,反正那些无知的小民都喜欢听这种荤笑话,就算明知道这是谣言,他们也会传扬的……一个名誉不纯的太后,还有什么脸要权利呢,”

慈禧一听笑了,她还真把这一茬给忘了,这天底下的事情总是要脸的人吃亏,不要脸的人占便宜,而慈安就是典型的要脸之人,

“哈哈哈……我倒是忘记了,这毒计还是你献上來的呢……”

就在这时候,突然东暖阁内殿传來一声低吼“无耻,你这个贱婢无耻之极,來人啊,拖下去杖毙,”随着声音冒出來的正是同治皇帝,爱新觉罗载淳,

小皇帝怒气冲冲的跑进來,抬脚就踹在了雾姐的肩膀上,九五之尊想踹人了雾姐根本就不敢躲避,只能硬挺着,

被踹倒的雾姐赶紧磕头如捣蒜“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慈禧也一脸惭愧,抓住同治帝的胳膊苦劝“这么晚了陛下不去休息,还出來干什么,小安子,赶紧带陛下回宫去……”

同治帝牛脾气也上來了,他冲着母后大喊大叫道“您就这么信这个贱婢,他说怎样就怎样,想开战就开战,想和解就和解,当别人都是傻子吗,”

“还说什么以淮军克新军,你们有什么把握淮军就一定能胜,如果淮军败了你们又用谁來抵挡肖乐天呢,回答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