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4 新军开拔/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哈哈哈,兄弟们看看吧……慈安还真是个明白人啊,知道现在京畿之地谁的兵最强,谁的兵最可靠……这就开始封官许愿了,”

“知道我现在是琉球的丞相就沒给我实缺,先给了我一个一等轻车都尉的爵位,而且平乱之后还保证最少封侯……哈哈哈,瞧瞧吧,我杀了他们的兵,到最后还得给我封爵,这不是天下最大的笑话吗……”

舰长室内一片喜色,慈安这道懿旨一下子就把新军的行动从叛逆给转换成平乱了,而且大家一看入北京有望,所有人眼睛都亮了,

“大人好机会啊,丞相咱们必须出击,只要我们能够踏上北京城头,我们新军才能算正式成军,只有那样我们才算在列强中有一号……”

“干了,干了……定一国之都,这功劳是老天爷白送來的,推者不祥大人您要早下决心啊,”

肖乐天看着手下一脸兴奋的样子,心中无比兴奋,回想这些人的过往再和现在比比看,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萧何信、司马云、王怀远他们都是太平天国的老兵,北伐战败后藏在太行山里当起了土匪,时光一点点的消磨他们的意志,当南风不好的消息一条条的传來之后,他们心情的低落可想而知,

那时候别说攻入北京城了,他们想的更多的则是在满清的重压下如何活下去吧,

再看看罗火,还有沒参加会议的楚昭、卢英等人,当然还有庞朝云、叶秋几个,这些都是从百姓里走出來的佼佼者,他们有的是商人的后代,有的是商队护卫出身,

那时候,他们的脊梁是弯的,面对贪官污吏的盘剥都不敢反抗,可是现在他们居然盯着满清的都城一脸的杀气,这上哪说理去,

还有野平太、兵太郎这些日本人,还有琉球那些土著,几千年來看着还对岸的中原,无不是崇拜的五体投地以藩国自居,但是这一次他们居然有机会能以军人身份杀入满清都城,

从他们兴奋的眼睛里,就已经能读懂他们的心了,

还有那几名洋人顾问,金牌情报官皮埃尔,战地记者雷奥,总工程师迈克,今天都列席了这次会议,他们骨子里都是一群冒险家,能够去北京城看看是他们共同的心愿,

“呵呵,怎么着,都有意思去北京城转转,那我得问问你们了,我们胜算有多少,我们的阻力又有多少,”

“多算多胜,少算少胜啊……”肖乐天笑嘻嘻的说道,

王怀远第一个站了起來,他是刑堂的负责人,肖乐天的情报头子,这时候正是他卖弄的好机会,

“大人不必担忧,这次我们入京胜率绝对超过九成……北京城的驻军我们都观察了两年了,说他们是纸面上的军队一点都不为过……”

“驻军一个月才训练六次,而且都是华而不实的战阵训练,远看摆出一个个梅花阵、八卦阵好像挺厉害的,其实都是花架子……”

“官兵一半以上都抽大烟,很多人连正常站岗都费劲,需要临时花钱雇脚夫站岗……打仗必须要有银子鼓励,沒钱哪怕紫禁城着火了跟他们也沒有关系,总之这是一支松散自私到了顶点的军队……”

“如果是以前,那还好点朝廷也知道这些驻军都什么样,所以不停的都在对军队进行轮换,从地方选拔健儿,或者从白山黑水那些沒有被花花世界腐蚀过的满人部落里挑选精兵,另外蒙古健儿也是一个补充……”

“那时候负责京畿之地的守军还有几分精锐的样子,但是可惜的是六年前僧格林沁一场血战几乎葬送了九成军中精华,京畿之地的八旗元气大伤……”

“现在,愚蠢的梅勒又搜罗了一遍,那些最勇敢的战士以及被咱们葬送在了塘沽城外,现在京师周围别看兵多,但是早就沒有了骨头,只剩下一摊臭肉了,我们焉能不胜,”

王怀远的一番话点燃了在场所有人心中的热情,罗火心中好像有一团火无法熄灭,他把帽子丢在桌子上,解开了领口的口子“妈的,我们在欧洲跟法国人、奥地利人都干过了,现在还怕这些抽大烟的废物吗,不用多了,给我一千兵,我帮丞相拿下紫禁城,”

“何必一千,只要有四架加特林,给我八百人就能横扫京畿……”

“加特林也用不上,刑堂在四九城内遍布细作,到时候内外夹击所有城门都能打开,我们有六百精锐,如一把尖刀一样直刺景山……反正也不是永久占领这个城市,只要把景山攻占,把东太后救出來不就完了吗,给我六百精锐……”

好家伙,这帮好战分子眼瞅着就要打起來了,所有人就沒有一个退缩的,一连串的胜利让他们现在的情绪无比狂热,

就在这时肖乐天突然冷哼了一声“脑子别太热了,要知道李鸿章的三千淮军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等着我们呢,那可不是满清抽大烟的废物兵,他们可都是刚刚从平捻战场上下來的百战老兵啊……”

“丞相何苦涨他人的士气灭自己的威风,淮军就算再厉害还能强的过法军、奥军去,三千兵丁也不多啊,而且他们又是接受慈禧密旨而來的,根本就不能带火炮,只要敌人沒有火炮的支援,您说我们还用怕他们吗,”

“战斗……战斗……战斗……”一群疯狂的军官都开始敲起了桌子,

这时候萧何信也开口了“对付淮军,我觉得还是要依靠刑堂的兄弟们了,李鸿章如果真的要对付咱们,那么他下手的地方只有两地,一个是北京城下野战活着依托城墙防守,而另一个关键点就是在这里……”

萧何信手点了点地图上的廊坊“或者在这里设伏,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王怀远听到这里立马起身“丞相,我先告退了,我去安排细作还有信鸽站,给大军打前站……”说完扭头就走,

肖乐天这时候哭笑不得“你们什么意思,这就要绑架老子我了,我这还沒下令呢,你们就要动手了……”

“丞相,”所有人都站起來了“丞相心中难道不想打一打吗,就算咱们这次不能改天换地,咱们也要立威啊,让整个大清都知道咱们的厉害,以后您的经济布局谁还会作祟呢,”

“满清这种色厉内荏的货色,就得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气氛到现在,就连皮埃尔都坐不住了,他在一旁敲锣边“首相大人,军心已经这样了,不能寒了人心啊,”

肖乐天瞪了他一眼“我沒说不打啊,我说的只是多算多胜罢了……湘军呢,你们有沒有考虑过曾国藩的想法,他要是动手了,你们怎么挡……五十万湘军分出一个零头來就够我们喝一壶的了……”

一提到湘军,在场的狂热的气氛顿时一冷,肖乐天冷笑着说道“都闹啊,全都闹啊,曾国藩现在就在河南,大军正在平定捻军,如果他想动手,随时都能分出二十万重兵來对付咱们……”

“瞅瞅你们那一个个狂热的劲,当战争是儿戏吗,你们给我记住了,新军只有我能做主,你们谁都不行……”

肖乐天上來脾气了,在场的兄弟每一个不怕的,大家都是他一手教出來的,师傅怒了弟子自然一个个头都低下去了,

看着一个个垂头丧气的面孔,肖乐天知道这盆冷水算泼对了,这时候他才正式下令,

“传令下去,琉球急速调兵一千配合起义的绿营兵驻守塘沽,在我所描绘的分界线上快速修筑防线,这片土地我肖乐天占定了……”

“铁头陀负责新军的物资补给工作,除了广招民夫之外,允许你指挥一千起义绿营兵……刑堂王怀远负责所有情报工作,春十三娘立刻带人快马渗透回京师提前做好接应的准备……”

“至于剩下的人,马上做好开拔准备,我肖乐天带你们去北京,”

一道道命令下达了,到最后舰长室内一片欢呼“万岁,杀到北京去,”

夜色中一只只信鸽腾空而起,顶着烈风向四面八分飞去,河道大堤上到处都是狂奔的战马,传令兵嘶喊的声音响彻四野,

从塘沽支援过來的士兵,现在正在熟睡,可是在紧急起床号的命令下,所有人都从热被窝里爬了出來,拆帐篷、打包物资、检查武器,各级军官集合队伍忙的不可开交,

集合好一支队伍就立刻向西南开拔,黑暗中火把的光芒如长龙一样连绵不绝,旷野中无数村庄的家犬被惊动对着长龙狂吠,

胆小怕事的清国百姓,推开窗户一看这架势吓得都尿了裤子,上千人组成的火龙在黑暗中前行,这么壮观的场面他们可经受不起,一个个全都吓的缩回了屋子,

碎浪者号在海河上缓缓前行,甲板上的肖乐天看着陆上的火龙目光炯炯有神,而他身后的莫里哀却不解的问道,

“直到现在你都沒有解释你准备怎么对付曾国藩,你真不怕他的湘军吗,”

“怕,我当然怕了,不过我是不会打无准备的仗的,曾国藩不是腐儒,如果大清里面只有一个人能了解我的话,那我相信就是他,”

肖乐天并沒有提到,他的怀里就塞着一份曾国藩的密信,那是由信鸽从遥远的南方带來的,那上面只有一句话‘不要造反,时机未到,最后受苦的还是汉人,’

曾国藩沒有多说一个字,他也沒有动兵的打算,因为他知道肖乐天骨子里和他是同类人,塘沽那番隐龙论,也只有真正的隐龙能够听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