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7 绮望楼之乱/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后,大议并不现实,全国的督抚总不能都不干活了,全跑北京城里來开朝会啊,要知道现在捻军未平,长毛余孽还在……”

“要真是大议会,甘陕來不來人,准格尔王爷们來不來人,要知道回部和新疆也动兵呢,总不能让他们也不干正事了吧,”

“太后心中有气不如心平气和的说出來,相信朝廷也不会白让太后受委屈的……”

这是一道很平静的男声,二位王爷寻着声音一看,居然还是个熟人,

“大胆福庆,这里是什么地方,哪有你说活的份,本王还沒计较你跟肖乐天暗中串联之罪呢,你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奕?一看福庆就來气,就冲这段时间福庆在景山上的抵抗,就已经证明了他和肖乐天走的非常之深,

奕譞冷冷的说道“福庆啊,你要记住了,朝廷派你去塘沽,不是让你跟肖乐天蛇鼠一窝的,你姐姐嫁给肖乐天也是去监视他的,可别忘了本啊……”

两位王爷的话一下子刺激的福慧福庆二人满脸通红,按照这种上不了台面的话心知肚明也就罢了,今天却给明甩出來,这就是打脸了,

两位王爷的潜台词很明白,你俩别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人物,你们不过就是朝廷的工具,爱新觉罗家的奴才,

这场宫变里面太后是沒有过错的,有错的只有下人,你小子杀了不少八旗兵丁,以后早晚有清算你的时候,

“说什么呢……”慈安拖着长长的声音说道“要沒有福庆拼死护驾,恐怕现在哀家早就是一具尸体了,这是哀家的巴图鲁,你们也想折辱不成,”

慈安扭头满眼慈祥的对福慧说道“可怜见的,别害怕,过來给哀家揉揉肩膀……”紧接着又对着福庆说道“你现在也是堂堂正二品的大员了,想说什么就大胆的说,有哀家给你做主呢……”

“啊,太后这是何意,福庆什么时候成正二品的大员了,”两名王爷吓的都从地上跳了起來,

“这是哀家的口谕,从即日起福庆为正二品总理衙门办事大臣,仅次于你奕?之下,专管全国的特区和革新事项……福庆啊,还不赶紧给你的顶头上司见礼,”

“太后,这不和规矩啊,二品大员的任命沒有朝廷诸公商议,就您一个人任命可不成,而且总理衙门什么时候多出一个部门了,这管理全国革新究竟算是个什么活计,”

奕?已经感觉到了非常强的威胁感,他突然觉得软榻上的那个女人自己已经不认识了,从她身上散发出一股非常强的危险味道,

两名王爷跪求太后尽弃前嫌沒有用,翁同龢脑门磕流血了哀求也沒有用,安德海带來慈禧的善意更沒有用,可是福庆一句话这慈禧漫天的怒火就消了,这真是活见鬼了,

等等,慈安看福庆的眼神怎么不对劲,奕?也是女人堆里泡大的,号称偷情的老贼,就连慈禧他都上手了,可见平日里多少女人糟蹋在他的手上,

正是因为经验异常丰富,他才对男女那点事非常敏感,福庆看慈安的眼神还比较正常,但是慈安看福庆可真有问題,

“该死的,难道慈禧那娘们沒造谣,难道慈安真的偷男人了,”

不过现在不是分心多怀疑的时候,慈安已经出招了,自己必须要有应对之策,想到这里奕?大声说道“朝廷授予二品高官,自有其固定的程序,太后不能因私废公,御赏、同道堂两枚印章如果不盖起了,请恕难从命……”

“那好啊,哀家就等着慈禧盖章呢,什么时候盖章了哀家什么时候走……去找慈禧用宝去吧,”

“你……”奕?让慈安顶的顿时哑火了,心说这不是耍无赖吗,

奕譞一看哥哥沒话说了,赶紧打圆场“太后太后……您这话怎么说的,有话好商量,两宫太后是国本啊,既然东太后吩咐了,西太后自然会萧规曹随的,只要太后移架宫中,万事都好商量……”

慈安一听这个话口冲福庆使了一个眼色,三爷赶紧从袖筒里掏出一张纸递了过去“王爷,现在您兼任着九门提督一职,那么这件事下臣就找您來商量了……”

奕譞下意识接过纸张一看,顿时勃然大怒“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请九门提督王爷您,放人而已……”三爷淡淡的说道,

在那张纸上写着一大串人名,而这些人名醇亲王都非常熟悉,木格、额勒苏、程怀、石山、石水……后面还有一大串人名,居然都是朝廷所认定的改革派,

再往后面看,居然还有一批沒有被抓的人名,看样子也是希望朝廷停止对他们的抓捕,罗浩、闻秀等人的名字也在上面,

这次慈禧发动的宫变,能够得到无数王公大臣们的支持,也是因为她打着镇压改革派的名义而行的,

醇亲王这段时间统领九门提督和顺天府兵丁,干的最多的就是这个活计,

“福庆,原來你也是改革派,难怪啊,你跟肖乐天那么就,还结了亲,你自然就是一个改革派,你想变祖宗的家法吗,”

三爷摇了摇头“我所在乎的只有咱们大清的国祚,我所关注的只有咱们大清的江山,至于什么祖宗家法,有用的咱们保留,那些沒用甚至有害的自然要丢弃……”

“大胆,你敢侮辱祖宗家法……”奕?破口大骂,不过还沒等他骂完呢,从门外猛然冲进一个人影,冲着三爷就扑过去了,

“改革,改革,改革……你先把老夫的命改革掉,今天改祖宗家法,明天你们就得改圣人言了……”冲进來的正是额头飙血的翁同龢,这位清流领袖如同疯狗一样扑向了庆三爷,

三爷怎么会跟他一般见识,身形闪转腾挪就是不让翁同龢近身,一会就把他气的呼哧乱喘了,

“你已经被西方邪魔给洗了脑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盘算,你们是不是想要废掉科举,你们是不是想搞洋人那一套,畜生啊……”骂完了他又一头冲过去了,

整个绮望楼里一片大乱,翁同龢跟狗一样在追庆三爷,而三爷就带着他满屋乱跑,周围还一群太监帮忙拉架,不一会的功夫屋子里全都是烟尘大涨,

慈安呛得一个劲咳嗦“咳咳咳……放肆……咳咳咳……你们这才是造反呢,你们要逼死我不成……咳咳咳……”

一直在殿外巡视的老祖宗实在看不过眼了,他如一阵风一样冲进大殿,抓住翁同龢的衣襟就丢到椅子上了,顺势他又在老翁的手臂、膝盖的麻筋处弹了一下,这下他可动不了了,浑身酸麻在椅子上颤抖,

“有老奴我在,我看谁敢造次……”这位从道光初年就在宫中供奉的老祖宗,须发皆张眼睛里都快喷火了,就连两位王爷也都有点退缩了,

屋子里沉默片刻,庆三爷摇了摇头抛开一切杂念,走到中间说道“既然已经是敞开天窗说亮话了,那就都别藏着掖着了,二位王爷代表西太后來当说客,自然就要拿出诚意來,沒有说上下嘴皮一碰,太后就全依你们的道理……”

“二位王爷这是不许我们开价了,”

“你……”翁同龢颤悠悠的说道“国家大事,怎么就成了商贾之事了,你已经被洗脑了,你已经被肖乐天洗脑了,”

“怎么不是商贾之事,讨价还价这是天经地义的,凭什么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堂堂东太后你们也要管控不成,难道你们当太后是提线木偶吗,”

一声吼吓得在场人齐声说不敢,

“太后受委屈了,名声受损了这些难道不要补偿不成,一场宫变死伤那么多人,难道就都白死了,西太后做什么都是有情可原的,而东太后提出条件就是胡搅蛮缠吗,”

说到这里三爷咬着后槽牙幽幽的说道“莫非,你们想废掉东太后,让西太后独尊不成……”

“胡说八道,福庆你敢血口喷人……”两名王爷就跟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尖叫,

慈安气的脸色发白“是不是胡说八道要看你们都做了些什么,哀家的条件就这些,福庆你给我念,”

“谨遵太后令,太后懿旨,总理衙门内设立洋务部,由二品总管大臣福庆负责,专管大清特区以及洋务事宜……”

“从即刻起,释放所有改革派,不得以改革派的名头入罪,满汉臣民都可自由议论革新事宜……”

“肖乐天乃是朝廷首肯的塘沽工业特区负责人,保护特区并无过错,为弥补梅勒犯下的罪孽,特允许塘沽特区升级为渤海特区……肖乐天无罪有功,”

“还有,大清必须要有自己的电报线和铁路,从即日起由总理衙门洋务部领头筹办……也就是在下我了……”

三爷晃荡晃荡面前的纸“瞧瞧,都瞧瞧啊,太后沒有给自己要一丁点好处,直到最后都是为了咱们大清的江山社稷考虑……”

“只要朝廷答应了太后的条件,那么这场闹剧自然一条云雾全散,太后自然会回宫里去……”

还沒说完软榻上的慈安突然开口了“再加上一条吧,以后哀家就住在景山了,北海这一片我住的还算舒服,以后除非有大朝会或者庆典,我就不进紫禁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