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8 临战谈判/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怀远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不光可以搞地下工作,他也是能够带兵征战的,当四台加特林被抬到半人高的土台上之后,一场现代对抗古代的杀戮正式开始了,

“加特林……开火……自由射击……无限制杀伤敌军,”

突突突……一片铜音在暴雨中震颤,四条火神在战场上左右摇晃,如同死神的镰刀一样开始收割生命,

射击手双手握着把手缓慢的移动枪口,射击让他的脸都抖动了起來,在他的视线尽头人群随着他手上的移动而成片成片的倒下,

射手身旁还配备一名摇动曲柄的操作手,和一名安装弹链的装弹手,这两人长着大嘴耳膜都快被加特林的巨响给震聋了,

加特林是人类史上第一台重机枪,每分钟三百发子弹的射速根本就是中古军队所不能想象的,

在暴雨中,重机枪的弹道轨迹肉眼清晰可辨,淮军眼睁睁的看着一条死亡弹链向他们扑來但是任何人都沒法躲避,

这场屠杀的新军自己都发毛了,他们能够感觉到重机枪子弹在头顶飞过的余威,嗖嗖的声音让人牙酸不已,

对面的淮军成排成排的往地上倒,甚至有人从胸口处就被子弹活活打成两截,

再凶悍的敌人也架不住这样的屠杀啊,那些鲜血冲头丧失理智的士兵向新军发起了决死的冲锋,但是能够冲到刺刀阵面前的淮军寥寥无几,几把刺刀一闪就把他挑死在了阵地上,

“报仇……兄弟们报仇啊……”胸口中刺刀的淮军士兵可能真的是疯了,连中两刀他还要挣扎着往前扑阵,

“凶悍,果然够凶悍……这种靠乡党血脉凝聚起來的军队太可怕了,可以预见淮军将永远成为我们新军的死敌,”肖乐天说道,

在一旁的皮埃尔也不由自主的长叹一声“自古强军的军魂,要么靠宗教,要么靠血脉,还有就是靠荣誉,中世纪十字军靠的是宗教,欧洲骑士团靠的是荣耀,而李鸿章这类将领所依赖的就只有血脉了……”

“刚刚你说的沒错,今天我们杀的淮军越多,我们结下的仇人也就越多,这是无法化解的血脉死仇啊,首相大人您就不怕几百万人同时骂你吗,”

“怕,我肖乐天什么都怕,子弹我怕,飞刀我怕,老婆不让我上床我也怕,但是就是不怕挨骂,想搞舆论杀人,那就试试,谁怕谁啊……加特林,给老子我狠狠的打,子弹老子我买了三船舱呢,足够你们杀个痛快了……”

皮埃尔耸了耸肩“无所谓了,反正我估计李鸿章也要下达撤兵令了,战损都达到三成了,我想他是坚持不下去的……”

正说着呢,突然西方树林中响起一阵鸣金收兵的响声,那些被加特林压制的抬不起头的淮军赶紧往后撤,不一会身形都消失在了水渠树林中,

“停止射击,检查武器弹药,各单位补充子弹……”王怀远开始下达命令打扫战场,不过当他看见那群蹲在烂泥地里的百姓之后,心中的火气就不打一处來,

妈的,一个个瞪着眼睛看西洋景呢,一群懦夫,

“來人啊,组织这些百姓去战场上救治伤兵,咱们又不是屠夫,基本的人道还是要有的……把淮军的伤兵集中起來,”

新军冲进难民群里,把所有男丁都给驱赶了起來“走走走……打仗你们不敢,跟我们去救人难道还不敢吗,马上起來,”

一群群的百姓被新军驱赶到战场上开始寻找伤兵,无数淮军的伤员被集中了起來并给予简单的救治,

不一会的功夫,从西方树林里走出一名士兵,高举双手示意自己沒有武器“对面的新军听着……我家大帅感谢你们救治的情谊,但是我们是朝廷的大军,必须要听朝廷的命令,这场仗我们不得不打……”

“我家大帅说了,请东海肖丞相撤军可好,从现在掉头往东走,回塘沽去吧,我们保证不会阻拦……请丞相考虑一下,”

肖乐天一听,随后给龙爷耳语几句,龙爷走出战阵拱手中气十足的说道“丞相说了,新军向京师开拔,是接受了太后的请求,我们是按照密旨行事的,任何人都不得阻拦……”

“奉劝贵军,想战那就接着战,如果打不动了,那就让开大路,我们新军也不会赶紧杀局,”

“这是你们丞相的原话,让肖乐天出來,让他亲口跟我说……”那名淮军军官大声的吼道,

龙爷一听就來脾气了,你一个当兵的居然敢直呼丞相的名讳,简直胆大包天,龙爷一个闪身冲了过去,沒等对方反应过來一个小擒拿控制住士兵的手腕,接着左手一探就把士兵的下巴给摘钩了,

“妈的,丞相的名讳也是你叫的,你想跟丞相直接谈判你也配,要不是看你是阵前使者,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滚回去把,想跟我们丞相面谈,就让李鸿章自己來,我看他敢不敢……”说完手一推把那名士兵推到在烂泥之中,

士兵跌跌撞撞的跑回去了,过了十分钟十多名淮军士兵开始扛着一卷卷的牛皮跑到了战场中间“不要开枪,我们在这扎一个帐篷,我家大帅愿意在这里和肖丞相谈判,一对一的谈判……”

新军沒有开枪,任由他们叮了咣啷的搭建帐篷,很快一个只有顶却沒有四周帷幕的牛皮帐篷出现在了阵地上,

“请禀告肖丞相,双方谁都不带护卫,单对单的在这里谈判,沒有四周帷幕就是让大家都放心,我们谁都不准带兵靠近……”

“丞相,您去不去,”司马云问道,

“去,我为什么不去,都是东亚有头有脸的人物,你害怕我俩端枪决斗吗,这又不是美国西部……”

肖乐天和李鸿章几乎是同时出现在战场上,一个身披蓑衣斗笠如同国画里走出來的隐士,一个穿着淡蓝色军装披着油布披风,大檐帽遮挡着冲向眼睛的雨水,一看就英气逼人,

帐篷不大,只容得下一张方桌两把椅子,四面的风雨时不时的往里卷,就算站在里面身上的披风和蓑衣也不能脱,

李鸿章摘下斗笠轻轻放在桌子上,向肖乐天拱手行礼“这位就是赫赫有名的东海肖丞相了吧,不知道兄弟可有表字……”

肖乐天一笑摇了摇头“在下是世人眼中的二鬼子,学的不是圣人之言,我沒有表字,就叫肖乐天,”

“哦,沒有表字啊,那么兄痴长几岁,送你一个表字可好,以后在朝堂之上大家也好有个称呼啊,”

肖乐天一听就撇嘴了“不必麻烦了,我爹妈给我起的名字就是肖乐天,我今天叫肖乐天,百年后也叫肖乐天,我沒有让别人起名字的习惯……至于说朝堂,您觉得我还有上朝廷的机会吗,”

被肖乐天软钉子一碰,李鸿章面露几分尴尬,他算领教了二鬼子的厉害了,这根本就不在乎任何国内的规矩啊,

不过官位做到李鸿章这个份上,几分涵养还是有的“既然兄弟不愿意有表字,那就算了,不过咱们大清朝堂怎么会沒有你的一份位置呢,兄弟年轻有为,汇金有术,练兵得法妥妥的大清才俊,只要你愿意朝堂怎么会吝惜官位,”

“学得文武艺,货卖帝王家,你已经是大清西学第一人了,何必妄自菲薄,听老哥一声劝,只要你掉头回塘沽去,给朝廷留个面子,朝廷自然也就不会亏待你……”

“你想要什么,官位还是爵位,特区想不想扩大几倍,乐天洋行难道就不想在内陆开分号吗,只要你提出來,我想朝廷是不会吝惜的……”

肖乐天一听就笑了“罢了罢了,我肖乐天已经是琉球丞相,官位不可谓不高,至于爵位那都是虚名,我也不在乎……你说工业特区,我早已经扩大了十倍不止,塘沽一地我准备向朝廷租借了,我管你们答应不答应,”

“至于乐天洋行的业务,你们就甭操心了,我们赚钱的法门,你们也学不会,”

一通硬钉子撞的李鸿章半天说不出话來“那你到底想要什么,你就是铁了心的要造反了,不对不对,师傅曾经三番五次的向我保证你是不会造反的,那么你到底想要什么,”

肖乐天沒有回到李鸿章的问題却反问了一句“李大人,现在新疆阿古柏在俄国人的支持下作乱天山,都已经快建国了,请问大人应该如何应对,”

李鸿章被问的一愣,但是他看了看肖乐天严肃的表情知道这个问題如果不回答后面的谈判恐怕就无法继续了,

他想了想,说出了后世有名的那套论点“朝廷近日财用极绌,人所共知,欲图振作,必统天下全局通盘合筹而后定计,新疆各城自乾隆年间始归版图,无论开辟之难,即无事时岁需兵费尚三百余万,徒收数千里之旷地,而增千百年之漏卮……况新疆不复,于肢体之元气无伤;海疆不防,则腹心之大患愈棘……只此财力,既备东南万里之海疆,又备西北万里之饷运,有不困穷颠蹶者哉……”

听到了,肖乐天终于亲耳从李鸿章嘴里听到了那一套放弃新疆的大道理,新疆不复,于肢体之元气无伤……这说的就是新疆就算是丢了,也是无所谓的,

“好好好,李大人真是好论调,在下佩服……佩服,”说完肖乐天扭头就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