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9 战场僵局/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站住,你居然如此轻视老夫……”李鸿章啪的一声猛拍桌子,勃然大怒,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肖乐天就算手下有一支强军,就算今天自己沒有讨到便宜,可是他怎么会如此的侮辱自己,

“你以为你今天赢定了,你所面对的不过是十万淮军中的一部分而已,就算我十万淮军也不过是大清几百万军队中的一朵浪花而已,你真以为自己是无敌统帅了,”

“朝廷真想对付你,有的是办法,五十万湘军,百万绿营就能活活的把你淹死……你有什么了不起,不过就是长毛刚平,捻军未定,朝廷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你不要把朝廷的仁慈当成软弱,”

肖乐天扭头看了他一眼“你还是好好当官去吧,你这种人心中沒有一个大国之梦,你不过就是守家犬罢了……”

“放肆,”李鸿章一声吼差点引发两军擦枪走火“大国梦,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不就是老夫对新疆的论点吗,我有什么错,那新疆到处都是戈壁荒滩,雪域高山,民少地贫,究竟有什么可守的,”

“我们汉人只要守住嘉峪关一线,自然就如泰山之靠,那浪费钱粮之地要他有什么用,我们为什么不把有限的钱粮集中到沿海來,要知道洋人的兵船才是我们的心腹大敌啊,”

“我们把钱集中起來,在沿海修造炮台,购买大型的岸防炮,只要守住海防,洋人还能攻打进來吗,我们大清的赋税重地不就保住了吗,”

李鸿章咆哮的吼道“我有什么错,我到底有什么错,”

“哈哈哈……”肖乐天狂笑着说道“海防,就凭你们还懂海防,你们除了用石头堆砌一些炮台,然后再买一些落后陈旧的火炮之外还能干什么,对了,你们还能贪污,建造一座炮台你们至少要贪污走一半,你所说的大清赋税不就是这样进入你们的腰包吗,”

“当然了,你们也会买几艘洋人的战舰來充门面的,看起來威猛无比挺吓人的,但是除了能给朝廷增加点脸面之外就什么都干不成了……你们不会购买最新的大炮,也不会添全新的开花炮弹,你们甚至会在大炮上晾衣服……”

“在你们的眼里,国防经费都是可以随便贪污,随便挪用的,你们甚至会在炮弹里面塞沙子,目的就是为了赚那一点黑心钱……”

肖乐天几乎已经吼了出來“到最后,你们会带着这样的一支舰队被最弱小的敌人击沉在海底,然后那些炮台一个个被敌人的陆军拆毁……甚至他妈的会有两个异国军队在大清的土地上开战,而你们却不敢丝毫干预,反而保持中立,”

“这就是你的战略,老子鄙视你们……”

李鸿章都被骂傻了,他的手都抖了起來,指着肖乐天就跟打摆子一样“你你你……你在胡言乱语什么,你难道失心疯了不成……”

也甭怪李鸿章骂人,肖乐天所说的话除了他自己之外根本就沒人能听懂,因为他说的是未來还沒有发生的事情,

虽说是未來沒有发生的事情,但是就冲李鸿章对待新疆叛乱的态度,还有满清一直以來的惯性思维,恐怕历史上的悲剧照样还得重演,

肖乐天骂的解恨,但是李鸿章冤枉啊,他自己永远当自己是忠臣是有本事的名臣,莫须有的罪名他可不认账,

“肖乐天你给我站住,你凭什么凭空污我的清白,你给我说清楚了……”李鸿章把桌子拍的啪啪响,他手里要是有刀子绝对捅他一个透明窟窿,

肖乐天伸手指着那些收拾伤兵的难民百姓冷冷的说道“你都已经驱赶百姓当肉盾扑阵了,你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來,你想要清白,你告诉我你的清白在什么地方,”

一句话塞的李鸿章脸色发白,他咬着牙说道“那是事急从权,慈不掌兵义不掌财,我就不信你肖乐天遇到强敌了不会这么干,不要把自己说的太高了……”

“呸……”肖乐天一口浓痰吐在了地上“不知道你死后有沒有脸去见历代圣人,也不知道孔子会给你一个什么评语,”

“好了,别废话了,现在摆在你们淮军面前就两条路,要么让开,要么战斗,别以为你们藏在水渠里我就对付不了你,你们最好不要逼我,”

谈判就此陷入了僵局,李鸿章发现肖乐天就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自己已经放下身段了,可是他连谈判的门都懒得打开,

“肖乐天,就算你要造反,也沒有如此跋扈的,王莽未篡谦卑时……你这是自取灭亡,”

肖乐天大步流星向自己本阵走去,连头都懒得回只是摆手说道“要战你便战,要走你便走,哪有那么多的废话,想靠苏秦张仪的利嘴说服我,你还是省省力气吧,”

当肖乐天回到本阵之后,他冷笑着说道“很明显,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咱们在欧洲干了些什么,一个个还都当自己是大爷呢,我从他的眼睛里看见了轻蔑,李鸿章根本就瞧不起我……”

“这群白痴,要是他们知道了咱们已经连续两次战败了法国人,还有奥地利估计他们早就跟摇尾巴的狗一样冲过來了,”

莫里哀在一旁说道“这样也好,就是这样的时间差才让首相的兵威有施展的余地,一场狂胜,要比您费尽口舌还要有用,哎……这就是情报传递效率太低的恶果啊,”

沒有错,这次满清朝廷失败就败在情报传输效率低上了,如果满清听取曾国藩和福庆的意见,投资修一条贯通南北的电报线,一年多的时间足够从北京扯到上海了,

最早的电报线结构简单的很,只要花点钱沿着驿道修一路木头杆子,轻飘飘的电报线也就牵过去了,只要不贪污这样的一条电报线路有二十万两银子足够了,

这点钱对满清还算钱吗,皇族从伙食费里省一口就有了,只要有这条电报线,南洋的消息就会瞬间从南方发送到京城,只要慈禧脑袋沒有进水,她就不可能在明知道肖乐天欧洲狂胜的情况下,还发动对塘沽的战役,

老古语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但是真正的战争不是这样的,真正的战争永远都是情报先行,陷入沒落的满清是不懂的这个道理的,或者说他们压根就不相信西方的科技,千里传音对于他们來说就是一个神话,

李鸿章和肖乐天都退回去了,战场暂时陷入了僵局,肖乐天虽然拿话激李鸿章,让他赶紧决战,但是李鸿章也不傻肖乐天那四门速射枪到现在他也沒有想出应对之策,

偷袭的淮军对外宣布是三千人,其实足有四千五,其中一千五都是疑兵,李鸿章本以为小五千的兵力偷袭一千三是稳胜的局面,可是沒想到打成了这个惨样,

李鸿章不知道肖乐天军队还有多少弹药补给,但是他清楚自己剩下这三千多条人命可能是不够的,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等待京城的援兵,

既然淮军不动,那就新军动,王怀远一共组织了三次冲锋企图突破敌人的防线,但是淮军充分发挥了地形的优势,利用沟渠和树林和冲锋的新军打肉搏战,三次冲锋都沒有达到预期的目标,战场态势一下就僵持住了,

主战场僵持住了,但是在战场西北靠近廊坊的官道上,一直洪流正盯着风雨在急速前行,正是那三千战马和一万东拼西凑的京师驻军,

慈禧这回算是下了血本了,这群士兵有一个算一个先发十两的卖命钱,多亏西太后的小金库还算充足,要是但凡穷一点的这仗还就沒法打了,

不仅如此,在场的还有记赏的银子,每人又是五十两,只要打胜了立刻兑现,关在内务府的梅勒也给放出來戴罪立功了,就连内务府的几位总管也派遣了出來,

更让人惊讶的是,安德海都被慈禧给派出來当监军了,这一万人是最后的希望了,慈禧必须保证万无一失,

从北京一路跑到廊坊也不过一百多里地的距离,后世只要不堵车开车一小时也就到了,换成新军强行军,也不过就是六七个小时的样子,

但是对于这些养尊处优的八旗大爷兵们,叫苦连天队伍走了整整一夜才走了一半的路程,等到今天上午淮军和新军开始交火了,那群大爷兵们还沒看见廊坊的影子呢,

“哎呀,我的祖宗啊,我们实在是跑不动了……整整一宿啊,爷我就沒有受过这么大的罪……”

“就是,不跑了,都不跑了……让廊坊给咱们开火,我们要吃饭,饿着肚子我们沒法打这个仗,”

“行行好啊,那位爷手里有个泡啊……我他妈的拿十两银子买,狗日的这钱就是王八蛋啊……”

当新军和淮军僵持在一起的时候,朝廷的援军总算是到了,这时候他们距离战场连五公里都不到,

梅勒今天是要戴罪立功的,他骑在战马上來回疾驰,在死蛇一样的队伍中大声叫骂“都起來,妈的都起來,现在连十里地都不到了,半个时辰就能冲过去……养兵一世用在一时,朝廷养你们就是看现在的,都给老子滚起來,”

梅勒要是说好话也许还有人听,这一骂人大家伙可不干了“操你姥姥的,梅勒你丫的给我滚下來……爷我也是上三旗的大爷,你小子跟我耍横呢,你连大爷撒泡尿都能淹死你,”

“弟兄们揍他,这王八蛋连着打败仗了,还敢对咱们吆五喝六的,揍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