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 战场上的午餐/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梅勒今天可是真急躁了,保命心切的他早就忘记了自己已经是孤家寡人一个,在这一万人的队伍里,根本就沒有他的嫡系军官团,他根本就约束不了大军,

之前进攻塘沽的大军,虽然也不是梅勒一手带出來的,但是至少军队的指挥体系还是他的手下,那些佐领、参领、都统、参将、把总、千总、都司、守备……之类的都是他以钱一手带出來的,

正是靠着这样的指挥体系才让一只大军能够按照统帅的心意去战斗,而现在呢,慈禧从北京城的驻军里面东拼西凑组成这么一支杂牌,而且里面还有不少八旗的大爷兵们,这让梅勒怎么指挥,

那些八旗祖宗兵们,旷奔了一夜早就累的跟狗一样了,再加上大雨倾盆的浇下又冷又饿,一个个心里全是邪火,

梅勒这时候跳出來那就是找死,这群八旗大爷一拥而上拳打脚踢,梅勒滚在泥潭里跟老母猪一样哼哼哀嚎,

“别打了……几位爷们看在八旗的香火情分上,可别打了……安公公救我,安公公救我,”

这时候的安德海身子里面套了两层的皮裘,外面套了两层油布披风,最外面还有一身蓑衣头戴斗笠,就武装成这样,他骑在马上还瑟瑟发抖呢,

太监都是不全的男人,沒有了子孙根阳气都不足,遇到冬天还有阴雨天气就受不了,尤其是今天这么大的暴雨,安德海更受不了了,嘴唇都青紫了,

“该……活该,要不是你在塘沽打了败仗,杂家用得着受这么大的罪过吗,打你一顿让你长点记性,”安德海面色阴霾的跟周边的内务府主管们说道,

“是是是,总管说的对,这个王八蛋就是短收拾……给他点教训也好,”

“不过,总管啊,一会打仗还得他卖命呢,您看是不是让他待罪立功更好啊,”

安德海想了想“行了,去吧,给他留个卖命的机会……妈的,怎么什么事情都要杂家操心,真是流年不顺啊,

京城的八旗子弟,一般人还真管不了,但是内务府是个例外,这里管的就是八旗子弟,控制的就是这群纨绔们的钱粮和差事,这几名主管出面了,总算是救了梅勒一命,

不过那群闹事的士兵嘴上还沒完沒了了起來“各位主管的面子,我们爷几个肯定得给,但是大家伙都跑了一夜的路了,连口吃的都沒有,皇帝也不差饿兵啊,”

“对,沒有错,肚子里灌得全是雨水了,就算打仗也不过就是受死去,沒有吃的我们就不走了……”

万事就怕有起头的,有一个闹事的底下人全都闹了起來,官道上一眼望不到头的死蛇这时候都躁动了起來,

“作孽啊,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往日这时候正是溜早吃大肉包子的时候,我倒霉催的啊,我非得贪那点银子……”

“跑了一夜才十两的赏银,爷我在六合坊里随便推两把牌九,也得百八十两的收益……狗日的,坐地抽头也有不少油水呢,我怎么就猪油蒙住了心……”

“泡啊,谁行行好,给我一个炮,我回头把我最心爱的通房大丫头给谁睡去……來口泡啊……”

安德海看着这一群魑魅魍魉,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來“闹闹闹,就知道闹,杂家不知道京城舒服吗,这不是让肖乐天逼的沒法了吗,要是让二鬼子带兵进京,你们一个个全都得抄家砍头……”

安德海多少还是能镇住旗人的,一提到二鬼子这群大爷们总算是不闹了,场面渐渐的安静了下來,不过那名叫连大爷的八旗佐领拱手说道,

“安公公骂我们,我们不敢回嘴,可是公公也可怜可怜这一万兄弟吧,整整一夜又累又饿,再不吃口东西歇息一会,恐怕不用上战场就都累死了……”

“别的不说,这些战马也得吃点草料啊,都说那肖乐天洋枪厉害,待会还得指望这些战马帮咱们冲阵呢……”

连大爷的话安德海也沒法驳回了,他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鬼主意上了心头“行了,你们既然说了,爷我也得怜惜着点……干粮是沒有的,不过这周围的村子里有啊,”

“咱们从现在开始一路向前,官道两边的村庄,杂家准许你们征粮,一边走一边吃不好吗,”

“哎呀,公公真是善人啊,”躺在烂泥地里的士兵们全跳起來了,不花钱的好话全往安德海头上砸,乐的安德海都看不见眼睛了,

这下官道两侧的村庄可算遭殃了,沉睡的村庄顿时鸡飞狗跳,发疯一样的大兵砸开每一座大门,逼着村民给他们做饭吃,

大人叫孩子哭,甚至还有无助女人的惨叫声,院子里养的肥猪和鸡鸭全都被砍翻了,

“妈的,哭什么哭,爷们是为国征战去,不吃你们吃什么,要是沒有爷们保护着你们,到时候二鬼子都得把你们宰了吃人肉……”

“你们知不知道,杀过來的邪魔叫肖乐天啊,那是洋人派來的奸细,那就是來垫付咱们大清国的,沒有大清你们臭老百姓还能活吗……哎呀,你家闺女不错啊,让爷抚慰抚慰,”

“什么,还敢拦着爷我,你不让我抚慰,是不是等着留个肖乐天抚慰呢,來人啊,这家通敌,都给我砍了……”

沒有军纪的军队那就是一群豺狼野兽,他们就是成心的祸害人玩,马上就要战斗了哪有时间杀鸡宰牛啊,也沒空炖熟啊,可是他们就算不吃也要宰了,

家里的小媳妇和大闺女可算遭殃了,当场就有几个撞墙而死,还有几个被乱刀砍翻,

人头被挂在门框上,暴行震慑着所有反抗的企图,整个村庄如坠地狱,

安德海骑马嘴里还塞着个饼子,嘟嘟囔囔的说道“妈的,别耽误时间了,等打胜了有你们玩的时候,那些猪牛羊都留好了,等大军会师的时候再做……”

“对了,让这群老百姓赶紧炖肉、做饭,一会大军回师的时候再吃……别他妈的玩女人了,沒力气了怎么打仗,”

一万大军象蝗虫一样席卷过大地,平原地区村庄密集,这一路上足足有五六个庄子遭到了他们的毒手,

八旗强盗要吃饭,而新军和淮军也要吃饭,从早打到中午敌我双方都已经极度的疲惫了,

这时候就看出一支军队的后勤保障如何了,八旗强盗那就是沒有后勤,临时出发的大军根本什么都沒有带,他们只能去抢劫,

而淮军稍微好点,提前做好了准备,一名士兵能分到两块咸肉面饼,就着雨水也能混个肚饱,

再看看肖乐天的新军,那可就不得了了,被解救的百姓已经彻底看呆了,

按照这次新军的标准配备,每名士兵携带马口铁肉罐头两罐,炒面半斤,炒米半斤,白糖二两、精盐一两,这些东西都是应急的食物,已经足够兄弟们维持体力行军到京城了,

王怀远一看三次冲锋都沒有撕破淮军的包围圈,再看看怀表现在已经到了正午时分,半天战斗都已经过去了,他立刻下令新军轮换进餐,

那些难民百姓现在已经看傻了,面对敌人的屠刀和杀戮,他们一个个麻木不仁就跟木头一样,但是今天看见新军的吃食了,他们一个个居然都活过來了,

馋啊,这香气究竟是什么东西做的,难道是传说中的牛肉,中国古代视牛为重要的劳动工具,在唐朝、宋朝、明朝之时牛肉是绝对禁止百姓享用的,

那时候村里要是死了一头牛,必须要去官府报备证明是自然死亡才可以食用,而到了清代虽然禁止吃牛肉的法令已经解除了,但是百姓的习惯已经养成,

吃猪肉沒人说什么,要是谁家宰牛吃牛肉,那可真是会被乡亲戳脊梁骨的,

蹲在地上的百姓只感觉自己的喉咙已经不受控制了,嘴里的口水急速分泌,肉罐头的香气直往他们的灵魂里面钻啊,

可是沒人敢动,也沒人敢伸手,新军刚刚屠杀淮军的场景他们全都看见了,这群杀神沒准真跟传闻的一样是会吃人肉的,

“所有难民,你们的村长、里长呢,赶紧统计自己村里的人数,一人一个肉罐头……妈的,还等我们请你们不成,”

“也就是丞相心眼好,要是按照我们的意思,你们这群不敢反抗的两脚羊,饿死都沒人可怜……”

新军心里都是有怨气的,尤其是看到这么多大老爷们居然要恩养众孩子们反身救命,他们心中的火气就要爆棚了,

要不是新军有森严的纪律,沒准他们就得打人,

在一片骂声中,那些强壮的男人每一个敢露头去领食物,最后还是老弱妇孺们按照各村的人头领下了罐头,

不一会的功夫,当罐头被开启之后,一千多难民突然爆发出无比压抑的哽咽之声,

“早知道跟你们干,有这么好的东西吃,我们早就拼上去了,呜呜呜……”

肖乐天和周围的军官们听了差点沒把手里的饭盒给打翻了“我靠,这这这……这就是一群记吃不记打的货啊,”新军一片哗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