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2 天火降临/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国历史上带兵的太监真的不少,比如宋朝的童贯还有大明朝的三宝太监郑和,至于说当监军的太监那就更是不胜枚举了,

安德海作为慈禧坐下最受宠的大太监,自然也是想跟前辈们比肩的,这要是有过一次带兵打胜仗的资历,这辈子可就有的吹了,

兴奋的安德海当场下令全军冲锋,也不管什么队列战法了,战马和士兵黑压压一片就冲新军的军阵压过去了,骑兵潮中打头的正是想要将功赎罪的梅勒,

人若上万,无边无沿,再加上三千战马的冲锋,那势头果然如天崩地裂一样,大地开始剧烈的颤动,人喊马叫如同鬼哭,

这下新军中的那些青壮可吓傻了,他们那里见过如此规模的大决战啊,一个个两股战战甚至有尿裤子的,

这时候就看出新军的战斗力了,尤其是经历过欧洲战场考验的士兵,一个个目光坚毅握着武器的手也稳健无比,

“怕什么,几百万人的大会战我们都挺过來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所有雇佣兵听好了,你们所要做的就是听我们的口令,一会我们老兵带着你们冲出去,把手雷丢干净就算你们完成任务了,到时候你们就算扭头逃命我们也不拦着……”

“别害怕,乡亲们,我们花钱就是雇你们丢手雷的……手雷丢完了你们就可以逃了……”

新军在喊,恩养众在劝,最后就连肖乐天都吼了起來“鬼哭什么,老子把赏格再加一倍,绝对不让你们吃亏就是了……头上有青天,我要黑你们的卖命钱,就让我天打五雷轰,”

还别说,古代人就认发誓,在重金的鼓舞下,那些青壮也都爆发出了几分狠厉既然选择了卖命这条路,那么就算跪着也要走完他,

冲锋的梅勒已经疯了,鼻青脸肿的他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这次还输了,那么朝廷绝对不会绕过他,

“冲锋,冲锋啊……驱赶战马撞上去,撕碎他们的队形,阵斩肖乐天……”面孔已经狰狞的他现在已经彻底狂化,

而那些堵住三面的淮军也都疯了,这一刻他们再也不害怕那些狙击手的威胁了,一个个跳出水渠和密林,站在雨幕中挥舞着武器狂吼,

至于说站在战场最后面的安德海和李鸿章他们,现在已经醉了,他们已经沉浸在即将到來的胜利气氛中无法自拔了,

李鸿章拍手笑道“好好好,就算那四台速射枪火力再猛,也无法撕破如此厚重的进攻人潮,尤其是那些战马只要冲入阵型咱们就赢定了……”

安德海也笑了“杂家说的怎么样,打仗还是得靠人多,那肖乐天就带着一千多条枪,让他玩命开火,又能杀死多少,这就叫失道者寡助啊,哈哈哈……”

冲锋的军阵越來越近了,大雨和烂泥地制约了骑兵的速度,现在这群骑兵连往常三分之一的速度都沒有,而这一切都看在了肖乐天的眼里,

“呵呵,骑兵沒有了速度,那就是一群活靶子,今天这场屠杀的罪过我肖乐天背上了,这是你们逼我的……新军动手吧,”

肖乐天一声令下,战阵中的无数老兵开始齐声下令“跟着我冲出去……不要害怕,听我的命令,丢完手雷咱们就走……不要害怕,听命令就能活……”

“杀啊,”满脸狰狞的青壮们,可能一辈子也就疯狂这么一次了,被重赏激励的他们跟着老兵的步伐,迎着那群骑兵就冲了上去,

一百米、七十米、五十米当冲锋的人潮冲到四十米的距离后,这群青壮已经吓的腿都软了,而这时候队伍中的老兵大吼一声“丢出去,炸死他们……”

长长的燧发拉绳被拽掉了,导火索的白烟从手雷根部冒出來,青壮门用尽浑身的力气吧那一枚枚‘胖子’丢了出去,在骑兵潮的头顶爆裂开花,

砰砰砰……战场上出现一阵闷响,这不是真正手雷那种轰然的炸响,反而是一阵阵沉默的爆炸声,其中还有玻璃炸裂的碎响,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鬼东西……”无数人下意识的问道,因为他们发现头顶上爆炸并沒有产生冲击波和破片,而是随着雨水泼洒处了无数浑浊的液体,

“啊,”突然间一名骑兵惨叫了起來,紧接着他胯下的战马也唏律律的叫了起來,并且仰身把骑兵和周围的战马都掀翻了,

所有人定睛一看,那名骑兵身上居然燃烧着橘黄色的火焰,那火焰居然连大雨都无法浇灭,

“啊……杀了我啊,疼啊……”地上挣扎的士兵沒喊几句就被马蹄给踩死了,但是他身上诡异的火苗却沒有熄灭,甚至在水面上还可以燃烧,

还沒等士兵们反应过來呢,更多的手雷在半空中炸响,无数可怕的浑浊液体混着雨水泼洒在人们的身体上,只要接触皮肉就会立刻燃烧,

五百青壮一次投掷就是五百枚‘胖子’手雷,丢完之后老兵大吼一声“撤回本阵去,节省使用……”可是总有莽撞的人,手一抖就把最后一枚手雷的拉绳给拉开了,那枚胖子就在他手边爆炸,周围十好几名青壮全部被浑浊的液体给泼洒上了,

“快躲开他们……这种火焰是沒法灭的……快躲开……”老兵们带着青壮就往后撤,就留下那十多名浑身燃烧的青壮在战场上惨呼,

皮肉被火焰烧焦,露出里面鲜红的血肉最后直接烧出了骨骼,惨叫声顿时响彻云霄,队伍里那些青壮的乡亲们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可是所有新军都控制住了他们,死活不让他们去救,

“站住,所有人都站住,胖子的火焰就连暴雨都无法熄灭,你们谁沾上谁死……记住他们已经拿过卖命钱了,”

这时候对面的骑兵潮已经被这场诡异的大火给淹沒了,五百枚胖子手雷在半空中爆炸,浑浊的液体覆盖了将近三分之二的队伍,大火已经在军阵中熊熊燃烧,数不清的骑兵和战马被火焰吞沒,惨叫声惊天动地,

“啊,救救我啊……疼啊……谁來救救我……”

“给我一刀,老少爷们给我一刀……让我痛快的死过去,求你们给我一刀……”

“这是什么,老天爷这到底是什么……”

这下骑兵潮可无法凝聚了,吃疼的战马东奔西跑,新军的加特林和狙击手们也开火了,把那些漏网之鱼全都给撂倒在了战场上,

骑兵潮一旦崩溃,后面的步兵更傻眼了,那些八旗子弟谁敢闯这片火海啊,一个个吓的站在原地,眼珠子瞪的跟鸡蛋一样圆,

“天爷啊,这难道是天火,我操,肖乐天能够控制天火啊……”所有人都崩溃了,因为他们谁都沒见过大雨都无法扑灭的天火,这根本就不是人力能够对抗的武器,

肖乐天眼眶都红了,他强忍着心中的恶心感,低声说道“我难道也变成魔鬼了,我怎么能把这种武器带到人世间來,我真的变了,”

白磷弹,这是肖乐天带到十九世纪的一种非常恐怖的化学武器,他的制作方法很简单,但是也很危险,在一个普通的酒瓶里灌入白磷和水的浑浊液体并用木塞和蜡封紧紧的塞住,

白磷是一种非常易燃的剧毒危险品,只要四十摄氏度就可以点燃他,而且白磷可以在水上燃烧,就跟石油一样用水根本就无法扑灭,

白磷放在酒瓶里面,由于无法解除空气所以可以在常温中保存,然后在这个酒瓶外面套上一个薄铁皮外壳,酒瓶和铁皮中间掺杂着一层颗粒火药,

当手雷的燧发装置被点燃后,延时导火索点燃的就是那一层黑火药,轻微的爆炸可以震碎玻璃瓶,并且把白磷和水的浑浊液抛洒出去,

只要白磷遇到了氧气,而且火药燃烧还带來了足够的温度,这种液体就会附着在一切物体上面开始剧烈的燃烧,火焰温度能够达到恐怖的一千摄氏度,

这就是胖子的原理,一个最简单的化学武器,不仅仅是燃烧带來伤害,白磷燃烧冒出的烟尘更是有毒的,战马闻到这种带有大蒜气味的毒气不惊才怪呢,

在肖乐天的前世,以色列人攻打加沙时候用过这种武器,美军在两次海湾战争中也用过这种武器,当然了他们所用的是升级版而肖乐天这个则是最原始的型号,

不管原始不原始,效果是惊人的,尤其是对付中古时代的军队,一种无法被雨水熄灭的火焰只能让人们往天火上面去联想,迷信思想瞬间占据了所有人的心,

梅勒幸运的躲过了白磷之火,可是他心中最后一点战意也被这突如其來的大火给烧成了灰烬,他望着身后一片火海地狱,又看了看面前长枪短炮的新军阵地,他知道自己最后的时刻已经到了,

“皇上啊,太后啊,怎么就沒人收了肖乐天这个妖孽,我们大清这到底是怎么了……杀,”梅勒攥紧马刀向着新军的军阵冲了过去,

“懦夫,你们都是懦夫……谁敢和我一战……和我堂堂正正的打一场……老子我不服,老子弓马娴熟,老子是大清的勇士巴图鲁,”

啪……一声悠扬的枪声过后,叶秋轻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给自己的毛瑟上子弹“还巴图鲁呢,老子是新军的狙击手,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谁还跟你玩刀子,傻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