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3 一败涂地!/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磷弹,这是一种非常恶毒的武器,你可以把它归类到燃烧弹的范畴,也可以归类到化学武器的范畴,甚至你还能当他是一种大号的烟雾信号弹,

在肖乐天的前世,把白磷弹用于实战的国家除了美国之外就剩一个以色列了,肖乐天曾经看过白磷弹攻击后的尸体惨状,白磷火焰足能烧穿皮肉直到骨头,而且带有大蒜味道的烟雾能够有效的毒杀目标,

对付这种火焰除非将整个人体至于隔绝空气的环境里,想靠普通的浇水法和沙土覆盖法根本就是白费力,

五百枚胖子形成的火场震慑了在场所有的人,就连那些心理异常强大的新军官兵们也都流出了不忍的表情,

再看看那些青壮,一个个已经跪倒在地痛哭战栗,这群人恐怕一生都有心理阴影了,

“天火啊,这是天火,这是不怕水的天火……丞相不是凡人,丞相是天神下凡啊,”

“丞相饶命啊,我们不是有意窥探天机的,求您别带走我们,我们上有父母下有妻儿,求您绕我们一命……”

这群难民围成一圈冲着肖乐天猛磕头,这些受到传统迷信思想教育的草民,都以为自己已经窥探到天机了,一个个生怕肖乐天灭口,

这时候的肖乐天哪有功夫搭理这群人的胡闹,他现在全部精力都击中在了战场上,那一片火焰地狱,

浑身燃烧的战马四散奔逃,冲乱了一个又一个的淮军军阵,凄惨吼叫的八旗骑兵在积水里打滚企图扑灭大火,可是谁都想不到那些白磷飘在水面上还能燃烧,人们越滚这火焰就越大,

狙击手和加特林机枪死死的守住战场,凡是有往本阵冲來的战马和士兵,全都被打死在当场,白磷火焰绝对不能传道到新军阵地上,

“贵啊,”身在大后方的安德海一看这样惨的火场,吓得大叫一声拨转马头就跑,一边跑一边还吐,把抢來的那点粮食都给吐出去了,

其他的那些内务府总管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闻着空气中弥漫的人肉味道,一个个在马背上脸苦胆汁都吐出來了,

李鸿章现在已经彻底呆滞化了,他任由身边的八旗士兵狂奔逃命都不知道阻止一下,他嘴里喃喃自语“这是诸葛亮火烧藤甲兵啊,肖乐天你要折寿的……你要遭到报应的,”

“报应……肖乐天你用如此惨绝人寰的毒计,你是要遭报应的……”

李鸿章在战场上大吼大叫,可是他那些子侄护卫们,可不管那么多了,策马冲过去牵着马缰绳就往南方逃,

“全都撤退……淮军的爷们向南方撤,咱们在沧州集合……妈的,肖乐天就不是人,咱们对付不了,让他们满人去死吧……”

淮军眼里自家兄弟的命是第一的,至于什么满人大清的都是狗屁,要是早知道肖乐天能够操纵天火,傻逼才打这一仗呢,可怜那些兄弟白白送死了,

李鸿章已经疯了,他用马鞭左右猛抽“你们放开我,让我去死,朝廷对我不薄啊……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邪魔如京城,大清江山不能变啊……我怎么对得起那些惨死的兄弟啊,呜呜呜……”

身边亲卫都是老李家一个族谱的子侄,他们硬顶着皮鞭还嘴说道“咱们平长毛,杀捻军,够对得起朝廷了,现在这场祸事是他妈的慈禧自找的,我们凭什么白提他们死,咱们淮剧的粮饷都是江南自筹的,跟朝廷有个狗屁关系,”

“撤,咱们都撤出去……”一群亲兵簇拥着李鸿章向南一路疾驰,

当身后的安德海已经看不出影子之后,李鸿章突然一改面色“行了,都别围着了,马上分兵去京师,调动咱们的人脉把朝廷大败的消息传递出去……”

“该死的,现在只有把肖乐天的天火说的神乎其神,只有让八旗败的比咱们还要惨,这才能掩住咱们的败绩呢……真是国难出妖孽啊,这肖乐天怎么如此妖孽,”

人类总是对未知充满恐惧的,当一种前所未有的武器出现在人们面前,当一种无法解释的现象发生之后,胆怯的人类总会第一时间跟各种迷信传说连在一起,

尤其是这群八旗纨绔们,他们天生就对自然科学不感冒,当这种不怕水的火焰烧起來之后,他们第一时间就把这玩意当成了天火,

“跑啊,全都跑吧……操他姥姥的,朝廷真坑人啊,明知道肖乐天是邪魔还让咱们上,朝廷养的那些和尚、道士呢,京西的喇嘛呢,怎么不让他们來上……”

“兄弟们,咱们拿的粮饷是让咱们跟人打仗的,那肖乐天就是地狱里來的邪魔,这不归咱们管啊,都逃命去吧……”

三千骑兵已经被一把大火烧沒了,剩下的一万步卒早就吓破了胆子,回头一看安德海还有那些主管们都逃了,就连李鸿章李大帅也遁了,他们不跑等什么呢,

一万多溃兵带着发自灵魂的恐惧四散奔逃,其中有一小半脑子灵活的沒有往北京城的方向撤,而是想南北两面逃去,而这些人也是战后活下來最多的,

而一大半的傻瓜,那一刻就记得北京城里的小家了,扭头跟着安德海的马屁股就跑,他们也不想想肖乐天追过來怎么办,

“新军全都听令,急行军追上去……黏着这群鸭子往北京跑,让他们把对我们的恐惧传遍全天下……新军冲锋,咱们杀到北京城去……”

追杀溃兵,这是所有官兵最爱干的活,真正的战绩就从这里出呢,新军荷枪实弹一个个杀气腾腾的扑了上去,那些抽大烟的八旗兵怎么可能跑的过这些猛士,不一会就被咬到尾巴了,

啪啪啪……新军不停的装弹开火,把那些跑的最慢的打死当场,血淋漓的杀戮让八旗兵们更加惊恐,他们逃命的速度更加快了,

这群八旗大爷们从來沒有想过自己会跑这么快,如果之前就有这样的速度,恐怕不用一整夜,有七八个小时就能冲杀到战场了,果然还是死亡的威胁最能激发人类的潜力啊,

“别追了,我们不打了,求求你们饶了我们啊……”那些实在跑不动的大烟鬼们,一个个跪倒在地拼命的磕头如捣蒜,求新军放他们一条生路,

不过新军们还真缺德他们也不打也不杀,抓住一个跪地求饶的俘虏,上去唰唰就是两刺刀,直接就把双手的大拇指给切掉了,

“啊……”疼痛难忍的士兵大声惨叫,可是新军根本就懒得搭理他,只不过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话“绕你一条狗命,再敢攻击我们新军,下次就割你的老二……我们也不杀你,让你当太监去,”

一句话吓的俘虏们脸色苍白,忍者疼痛谁都不敢吭声了,

也许是新军的暴行激怒了这群逃兵,最后居然有一批胆子大的冒死向新军发起了反冲锋,这些最多白人群体的冲锋军阵,都不用新军开枪只要一枚胖子丢过去,顿时火焰吞沒了一切,

“天火,又是天火,跑吧,这肖乐天是绝对打不过了……”几枚胖子燃烧弹过后,八旗兵心中最后一点勇气也被烧尽了,

那些管道两旁刚刚饱受八旗兵摧残的百姓,扭头就看见了这么神奇的一幕,刚刚还抢粮食侮辱女人的八旗大爷们,怎么一下子全变成了丧家犬了,被一片蓝色军服的士兵撵鸭子一样的杀,

官道上三三两两全是跪地求饶的八旗兵丁,时不时还有能喷火焰的瓶子在人群中爆炸,然后就是一片鬼喊天火的吼声,

“该,活该……这就是报应,就是现世报……一群该死的畜生,”无数百姓冲出家园对着八旗兵破口大骂,

战局到这里就已经无法逆转了,本來这群大爷兵就不是能上战场的,再加上也沒有个好的统帅带领,最后遇到‘天火’士气自然也就降到了冰点,

就在朝廷的大军向北京城溃败的同时,紫禁城此刻也大乱了起來,原因只是刚刚一骑快马带來的绝密情报,那是曾国藩给朝廷送來的最新南方情报,

“报……”一声急吼吼的长音在紫禁城里响起“报……曾国藩八百里加急,请太后预览……八百里加急啊,”

“让路让路……快让路,曾大帅送來的紧急军国情报,不能有片刻耽搁……”

当声音传到东暖阁的时候,正在念佛的慈禧手一抖,一串珊瑚念珠突然断裂,108颗圆润的珊瑚子滚的满地都是,

“快……快服哀家起來,把情报和信使都带进來……”

不一会的功夫,安德海带着四名太监搀扶着一名气喘吁吁的骑兵,走进大殿,那名骑兵噗通跪在地上,从怀里捧出油布包裹上火漆一点都沒破坏,

“太后……这是,这是曾大帅发來的顶级机密……”说完双手高高举过头顶,

等李莲英接过油布包之后,那名筋疲力尽的骑士脑袋一歪就累昏睡过去了,小太监们赶紧把他抬了出去,

当慈禧打开油布卷,看到里面的文字之后,老妖婆足足十分钟沒有说话,她的表情已经彻底呆滞了,而十分钟后就是暴风骤雨,

啪的一声炕桌被掀翻了,前明的白瓷盘连着水果砸向了玻璃镜子,哗啦啦红毛国进口來的玻璃镜被打了一个粉碎,

“天啊,祖宗啊,我们大清这是做什么孽了……怎么遇到这么多邪魔妖怪啊,呜呜呜……长毛平了,出來捻军,然后还有洋人捣乱……现在又來一个肖乐天,他怎么就这么能折腾啊,”

报纸洒落一地,李莲英眼睛一扫就吓出了一身白毛汗,那上面全都是肖乐天欧洲狂胜的报道和照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