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6 伏击老祖宗/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祖宗依然是那么仙风道骨的,雪白的胡须配上一尘不染白衫,远远望去真像画里面那些深山幽谷的隐士一般带着一股出尘之气,

但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就是一把依附于皇权的利刃,出尘的表象掩盖不了他对权利的崇拜,他曾经无数次跟徒弟们说‘学成文武艺,货卖帝王家,除此之外沒有其他任何的选择’,

在他的眼里,绿林武者一辈子辛辛苦苦学艺有什么用,乱世时候可以当一个大将军,可是一旦治世了,肯定会有文人踩在你的头上**你,

而且历朝历代开国帝王就沒有不杀武臣的,他们只是当武臣为擦屁股纸,用完就要丢弃而且还嫌臭,

这个天下,永远是他们文官和皇族的,也只有那两拨人可以相互交换权利,对于武将,他们永远都是联手压制,用尽一切办法压制,

老祖宗算是活明白了,武人想要过得好,就得投靠皇族,安心当奴才皇族才可以包容你,让你发财过好日子,就别总想沾染朝廷里的权利,那玩意文人可以摸,但是武人一抹就要出问題,

正是在这种思想的左右下,老祖宗成功的把自己洗成了一个最忠诚的奴才,追随三代帝王依然宠信有加,这真的是一个异数,

在老祖宗的眼里,奴才就要有奴才的样子,你雾隐小鬼既然选择了当慈禧的奴才,那么到最后你就得來擦屁股,用你的命來成全主子,

自古宫斗就是血淋漓的,你雾隐小鬼既然参与进來了,那就是赌命,胜利了,你自然升官发财,败了你也得有自尽的觉悟啊,你得护住主子啊,怎么能逃跑呢,

这是一个用人命搭建的赌场,既然你敢下场,就必须要有愿赌服输的觉悟,慈安的怒火必须要由你雾隐小鬼的命來平息,整个宫变必须要由一群人头來当替罪羊,这里面绝对少不了你雾隐小鬼,

“站住吧,不要让我费事了,你知道激怒我你是沒有好结果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你以为你冤枉吗,你并不冤枉,先皇密旨是你偷的,也是你烧的,给西太后献毒计的也是你,想污东太后名节的也是你……甚至连假情报也是你伪造的,你骗了多少人啊,你死不足惜……”

雾隐小鬼在前面逃,老祖宗和徒弟们在后面追,洪钟一样的声音传到雾隐小鬼的耳朵里让她烦躁无比,

“这个死老头子,这么玩命干什么,真拿我当面捏了,老娘我才不会效忠你们这群满清懦夫呢,瞧瞧你们把这个国家治理成什么样了,如此富庶的一片土地如果给了我们幕府将军,那会是多么灿烂的一个文明啊,”

“姑奶奶我只效忠幕府,我是德川家的忍者,一生都是,永远不会背叛,我瞧不起你们,这群清国奴,”

雾隐小鬼最终还是下了狠心,她跺脚向北京城西南方冲去,哪里就是她苦心经营的一个大本营,她所豢养的死士就藏在哪里,

一群人在雨后的民居上穿行,吓的无数百姓惊呼,幸亏现在四九城的兵力都去防御肖乐天了,要不然大街上早就乱起來了,

这些都是真正的轻功高手,穿房跃脊不在话下,很快的雾隐小鬼就冲到自己藏身的小院,那是一间三进的大宅子,也不知道她哪里搞來的钱买到的,

“老匹夫……你有种就追进來,反正姑奶奶我不会白白的去死,你休想得逞……”

挑衅,这纯粹就是挑衅啊,老祖宗怎么能受这个气,身形瞬间加速就冲了上去,

“师傅小心有埋伏……”徒弟们大声喊道,但是老祖宗艺高人胆大根本就不在乎“怕什么,肖乐天的新军火枪阵我也见识过,谁能奈我何……”

一袭雪白如同鸿雁一样从屋脊飞过,在半空中画出完美的曲线,直扑雾隐小鬼而去“贱婢,你往哪里逃……”

话音未落,只见雾隐小鬼身形翻滚撞入一闪窗棂之内,几乎是同一时间小院内传出轰轰轰三道巨大的爆炸声,从东北西三个方向发生了三场剧烈的爆炸,

冲击波扯碎了房间所有的窗棂,如同暴雨一样的铁钉和铁皮从房子里冲了出來,向一片乌云一样扑向老祖宗,

“不……”房顶上顿时一片吼叫,老祖宗的徒弟们一个个吓的脸色苍白,整个魂都被抽走了,

这可不是老祖宗曾经面对的肖乐天的火枪阵,现在爆炸冲出來的铁钉铁皮完全是一片密云一样扑了过來,老祖宗一个旱地拔葱身形猛然向上冲去,可是这道冲击波还是扑在了他的下半身上,

“啊,”老祖宗一声惨叫顿时跌倒在地,徒弟们一看师傅从小腹部开始一直到脚就沒有一寸好地方了,殷红的鲜血顿时渗了出來,

“师傅,”所有徒弟目呲俱裂,他们万万沒有想到,神一样的师傅居然就在自己眼前陨落了,

当初在塘沽,老祖宗执行朝廷密令去暗杀肖乐天,虽然沒有成功但是肖乐天的火枪队也沒有奈何的了他,老祖宗有一项绝活就是如同禅定一般猜测到敌人的企图,

那时候新军士兵只要心眼手发生一点变动,老祖宗就能敏感的察觉到子弹即将射出的轨迹,他可以在对手沒有射击之前就可以判断子弹射出的方向,

就是凭着这种奇异的直觉,才让老祖宗从肖乐天的手上全身而退的,而这种近乎于禅定的奇异功法,满大清也只有他一个人能够掌握,

如此逆天的神迹,自然会让老祖宗无比的狂妄,他对西洋人的火枪无比的痛恨,在他心里面对火器已经是发自内心的仇恨了,他认为火器就是灭绝中华武功的罪魁祸首,

在他的眼里,只要大清人人都学他的本事,自然是战无不胜称霸四海,区区洋人算个狗屁,

可是今天,他根本就沒有想到埋伏在这里的不是武林高手,也不是西洋火枪队,居然是三门大炮,

沒错,雾隐小鬼藏在房间里的就是三门土制的树干大炮,这是她从大号火铳上得到的灵感,

选取笔直粗大的关外松木,截取五米长最粗大的部分,然后掏空树心做成炮膛形状,然后用铁箍一道道把树干箍紧,

这种空心的炮膛里塞满颗粒黑火药,再加上一碗碗的铁钉和铁皮,最后在尾部钻出一个小孔,插入导火索,

简单吧,这是多么简单的一门大炮啊,经济实惠而且有效,唯一的缺点就是只能发射一次,火药爆炸的力量会把木头炮管冲的粉碎,

不过那都不重要,只要爆炸产生,按照物理学的定律,主冲击波和铁片、铁钉都会从炮口冲出去,只有少量的力量会泄露在其他方向,

紫禁城的老祖宗就是败在这样的利器之下,毕竟他沒有亲眼看见大炮的存在,他那种自觉也就自然消散了,

破片冲破了窗棂扑向老祖宗,整个下半身已经被打的不成人形了,雾隐小鬼和她的嫡系们一个个兴奋的从屋子里冲出來,狂呼乱吼,

“我们杀了老祖宗了……他这回死定了,”可是就在他们吼叫的时候,房顶上的鹰爪孙们立刻行动了起來,暗器如雨一样洒下,

“救师傅……杀叛徒……杀啊,”哭泣的徒弟们冲了下去,不惧生死的向敌人发动进攻,哪怕是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撤退,沒有这个老家伙捣乱,咱们全都能逃出四九城……姑奶奶我带你们去享福了,走啊……”一帮死士在雾隐小鬼的带领下消失在了南城,这里只留下生死不明的老祖宗,

“师傅啊,”徒弟们抱着老祖宗痛苦流涕,而这一刻老祖宗睁开了眼睛嘴里只说了一句话“去东交民巷……去找英国医生巴克……只有他能救我……”说完脑袋一歪彻底晕了过去,

这个最痛恨西学的老祖宗,在最后一刻还是选择了西医,因为他知道这种伤只有西医最拿手,

“让路,让路……所有人都滚开,”一辆疾驰的马车在四九城里横冲直撞,老祖宗的徒弟一个个哭成了泪人,他们的皮鞭拼命的在马背上抽,枣红马累的都快吐白沫了,

大街上甭管官民谁都甭想拦他们,就连九门提督的兵丁都被他们冲散了,皮鞭打的这群绿营兵哇哇乱叫,

“紫禁城老祖宗再此……谁敢造次,都给我们让路,都滚……”

当他们赶到东交民巷巴克医生的宅邸之时,这位和肖乐天非常交好的医生,才刚刚从琉球赶回北京,

“洋大人啊,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师傅吧……求您救命啊……”一帮徒弟跪在巴克的面前磕头如捣蒜,他们怀中的银锭和金叶子哗啦啦的掉在泥水里,

“您要多少钱我们都有,求您救命吧……这是我们中国武林最后一位高人了,师傅沒了,我们中国武林至少要失传二十种绝学啊,求求您救命啊……救命啊,”

巴克医生不管你老祖宗对中国武林有多么重要的地位,他眼中所有的病人都是一样的, 一看伤势他就喊了起來“马上准备手术,我们救人……”

几乎是同一时间,远方西南放的城墙处突然传來一阵山呼海啸的声音,半坐北京城已经轰动了,那股声浪传來之后所有人听了半天才听明白,

“肖乐天……肖乐天……肖乐天來了,”北京城被这一个名字给彻底掀翻了,

注:宣传一下心净完本的老书《星际猎国》非常有特点的一本星际战争文,已经200万字完本了,大家可以在17k小说网搜索观看,心净的质量你们还不相信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