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7 无奈的醇亲王/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京城东南,广渠门外,初晴的天地下一片蓝色的人潮是那么的醒目,几率阳光投射在军队上,那些士兵虽然一脸的疲惫但是眼中的精光四射、气势如虹,

明明只有一千三百人的军阵,这时候却有上万人的气势,在他们的面前数千八旗溃兵如同丧家犬一样到处狂奔,

广渠门外的草市现在已经狼奔鼠窜來了一个卷包会,无数乡民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不过是跟着大流一起逃跑,把恐惧的气氛传向四方,

这个时代的北京城可不是后世那个超级大都市的样子,繁华仅限于城墙之内,而城墙外紧挨着护城河的就是一大片原野天地还有村庄,

几乎每个城门外都有大大小小的草市,这是乡民们自发集合起來的集市,不光进行贸易,也给那些來不及进城的商队们提供食宿服务,要知道那时候四九城晚上可是要关城门的,

草市上聚集了四里八乡前來交易的百姓,每一座城门几乎就汇集了哪一个方向京郊所有的信息传递,这帮草市百姓一看蓝色军装的士兵,当时就想起六年前的那一幕了,这群士兵跟洋兵太像了,

整齐的西式军装,一水的洋枪,漆皮大檐帽,人人都有一个豆腐块一样的包裹背在身后,而且所有人都沒有鞭子,全是齐刷刷的光头,里面头发最长的也不过寸许,

更重要的是这群士兵身上的骄傲和狂劲,在他们眼里好像所有人都是土鸡瓦狗一样,

“是不是洋兵,天爷啊……大家快逃啊,洋人又打进來了,快逃啊……”

“怎么搞的,他们不是洋人,他们跟咱们长相一样啊……”

“你丫的别傻了,那都是一群二鬼子,沒准就是肖乐天带來的二鬼子……”

“你们快看,打头的怎么还有一群黄带子侍卫,他们簇拥的人是谁,难道是个王爷吗……”

草市里一片混乱,逃跑的百姓嘴里嘀嘀咕咕的说个沒完,四九城人爱侃大山的习惯就连逃命的时候都沒忘,

在新军军阵之前,正苦苦哀求肖乐天的不是醇亲王奕譞还能是谁,这位晚清有名的王爷自打知道肖乐天在欧洲的一切战绩之后,二话沒说带着一群侍卫就冲出去了,他和哥哥奕?各司其职,奕?负责说服慈安的怒火,而奕譞的目的就是和肖乐天在野外和谈,

“肖先生……肖先生咱们在商量商量……朝廷不会亏待你的,”

“肖丞相……你是琉球藩国的丞相,也就是咱大清的丞相,咱大清承认藩国官职的……您也算还朝廷臣子,要体恤朝廷的脸面啊,”

“开价吧,告诉我你要什么,五十万两,一百万两,还不够……小王我今天就咬牙了,一百五十万两,以后塘沽特区免税十年怎么样,”

奕譞都快急哭了,从他出城后不到二十分钟,他就已经遇到了铺天盖地的溃兵潮,所有人士兵喉咙里只有一个声音“天火啊……肖乐天会用天火……败了,彻底打败啊,”

奕譞连抓了十好几个兵丁询问,这才知道大军是被一种可以在水里燃烧的天火给击败的,这下醇亲王算是傻眼了,一股寒气从脊梁骨一直冲到了脑瓜们,

他也想逃,可是逃不掉啊,他还皇族,他是皇帝的亲叔叔,大清所有人都能逃,他就是不能逃,只能硬着头皮往上冲,

可是越往后看越心酸,这哪里还是弓马娴熟的八旗健儿啊,这都是一群乞丐啊,跑的快要断气的跪在路边,就喝脏水,还沒喝两口呢脑袋一歪就昏倒在水坑里了,

犯大烟瘾的士兵,躺倒在大柳树跟底下,嘴里不停的哼哼,眼珠子都已经迷离了,

至于说那些还在奔跑的兵丁,一个个也如丧家犬一样,绑腿松了跟裹脚布一样在地上拖着,鞋子跑丢的脚心被扎的鲜血淋漓,甚至还有辫子都跑散了的,披头散发跟妖怪一样,

当醇亲王奕譞出现在他们面前之后,这群丧家犬终于找到主心骨了,他跪在地上哀嚎痛哭“王爷救命啊……那肖乐天带的都是天兵天将……他们不是人,他们会用天火啊,”

就在这时候,新军的先头部队冲了上來,就当着醇亲王的面把一个个路边磕头的八旗兵踹倒在地,然后上去唰唰两刀就割掉了双手大拇指,

“啊……王爷救救我啊,疼啊……”惨叫声惊天动地的,可是沒有一个人敢反抗,他们已经被新军彻底吓破了胆子,他们宁可眼睁睁被砍掉手指头也不敢有一个反抗的,

“住手……你们全都给我住手……我是大清的醇亲王,有什么冲我來……不要伤害我的子民……你们这是要遭报应的,”

“什么人,滚下马來……”一群士兵冲上去包围住了奕譞的侍卫队,洋枪刺刀惊的战马都唏律律的叫了起來,

“什么狗屁王爷,我们眼里只有丞相沒有王爷……砍他的手指头,抓他当俘虏,”说话间就有士兵往上扑,那些侍卫都是王爷的家生子,忠诚度不是吹的,当时仓啷啷一片刀子出鞘的声音,

这时候只听啪啪啪一阵稀疏的枪声响起,打头的侍卫钢刀脱手掉在了积水中,每个人手腕都有一个血淋淋的伤口,吓的奕譞差点尿失禁,

枪声过后,一队士兵冲了过來,打头的就是狙击手叶秋和庞朝云,他们两个手中的毛瑟枪口还冒着白烟,这种精准射击对他们來说就是小儿科,

“所有人退下,这是同治帝的亲叔叔,这个人咱们无权处理,交给丞相去……等等,丞相已经來了……”

“丞相万岁……丞相万岁,”先头部队一片欢腾,

一匹大黑马,身上连半根杂毛都沒有,这是乐天洋行专门为肖乐天进口的几匹阿拉伯马,最是神骏无比,可比满清爱用的蒙古马漂亮多了,

虽说阿拉伯马也不是十全十美的,对比蒙古马耐力要差一些,但是肖乐天不在乎,也沒人指望肖乐天去当骑兵打仗去,肖乐天作为一个领袖就是要一个形象,怎么好看,怎么威猛怎么來,

肖乐天一出场就镇住了亲王的气势,肖乐天个头接近一米八,在晚清已经是很罕见的了,再加上高人一头的阿拉伯马更让他在气势上力压醇亲王奕譞,

“哦,醇亲王奕譞……陛下的亲叔叔,失礼了失礼了……”肖乐天手上挽着马鞭拱了拱手随意的行了一个礼,紧接着就开始故意呵斥这些新军士兵“怎么搞得,不是说了要你们速度吗,俘虏不许杀不许虐待,砍两个手指头保证不会在我们身后反抗就行了……都沒听见,战后一人罚二百个俯卧撑去……”

叶秋他们知道丞相这是挤兑奕譞呢,一个个憋笑憋的肚子都疼了,可是表情还要装出委屈的样子來“是,丞相,”然后扭头接着切手指头去了,

醇亲王已经气疯了“肖乐天,你居然如此无礼,这就是你说的不虐待俘虏,砍掉我们八旗兵丁的手指头还不算虐待,”

“你能怎么样,我就虐待他们了你能怎么样,”肖乐天突然很痞子的说了一句,顿时把奕譞的脸都给涨紫了,

“你……你敢**皇族子弟,你敢屠戮八旗健儿……”

“你丫的闭上你的臭嘴,少在我面前摆出大架子吓人……”肖乐天突然大吼一声震的周围人耳膜都疼了,

“**,屠戮,你丫的再说一遍,我把你脑袋塞马屁股里面去,你信不信,”

“你们驱赶无辜百姓冲阵,那里面甚至还有吃奶的孩子和老弱妇孺,那算不算**,你们的白旗健儿,烧杀抢掠十多个庄子,多少家庭甚至被杀了一个绝户,这算不算屠戮,”

“那都是无辜的百姓啊,那都是给朝廷缴税纳粮的顺民啊,你们下手杀人的时候就沒有想过报应吗,老子砍两个手指头那只不过是个利息……”

“老子告诉你,这帐咱们还切得算呢,你丫的等着……”

暴怒的肖乐天惊呆了王爷,狂吼的声音让吓的他战马一个劲的往后缩“误会……这里面一定有误会……”越说他越沒有底气,

肖乐天深呼吸了几口,冷冷的说道“我已经够给朝廷面子了,沒有杀俘已经是我的底线了,你不要逼我……不然我不介意把这些俘虏都集中起來,然后用天火活活的烧死,”

这话真是冷到骨头渣里去了,听的奕譞不由自主的一个哆嗦,

肖乐天懒得理他,抬手给战马一鞭子从他身边冲了过去“兄弟们,老子带你们进北京去……“

“万岁,”又是一阵海啸一样的吼声,

醇亲王是个知道进退的人,该服软的时候就得服软啊,他拨转马头追了过去嘴里大吼一声“京师已经一片祥和安宁了,丞相为何还要进京,请大军暂时驻扎在这里……朝廷马上就有犒赏送來的……”

肖乐天一路快马加鞭,恭亲王追在屁股后面苦劝,到最后价码都提高到一百五十万两了,可是肖乐天还是沒有满足,

他就一句话“我有太后密旨,我今天就要当扶危救难的功臣了,你怎么能阻拦我青史留名呢,实在是沒有道理……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