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9 大军入城/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清的民众从來沒有见过如此敢拼命的军队,哪怕是六年前的英法联军沒有这么拼的,子弹象暴雨一样往上射击压的城头八旗兵一片惨呼,一瓶瓶奇怪的手雷在红衣大炮上炸响,明亮的火焰冲天而起,

拖着十多米长绳的飞爪被丢到城头,无数的士兵攀援而上,在整场战斗中沒有任何一个人有丝毫的犹豫,所有士兵爆发出來的敢战勇气是晚清民众根本就不敢想象的,

“老天啊,这肖乐天到底给这群士兵多少卖命钱啊,这还真是个骑着黑虎的财神爷啊……”

沒有人能够了解肖乐天还有这支有理想的军队心中所想,被封建思维的铁笼囚禁的人心无法理解自由者的心灵,

“突破了……咱们的兄弟突破了……”数千人集体狂呼,在所有人的视线里,蓝色的身影已经通过长绳攀上了城头,紧接着就是手雷在城头炸起的浓烟火光,

驻守广渠门的八旗兵士气在这一刻彻底崩溃了,他们一辈子也沒见过这种打法啊,加特林弹幕压制,狙击手定点清除,手雷跟不要钱一样往上丢,最后还有能在水上燃烧的天火,

在他们的心中,这些蓝色的身影已经不属于人类的范畴了,他们就是一群会飞的天兵天将,

“跑吧……王爷都拦不住肖乐天,咱们白送死干什么……跑啊,”一声大吼广渠门内的士兵丢掉兵器扭头就逃,甚至还发生了几次小小的践踏事件,

不一会的功夫,广渠门的城门就被打开了,早就等候进城的新军冲进了瓮城,紧接着瓮城城门也已经被打开了,北京城的街道终于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杀入皇城,救太后啊,新军清君侧喽,”士兵们喊着口号聚集在瓮城里面,虽然面前就是北京城的大街,但是沒有一个人向内踏入一步,

这一刻荣耀只属于肖乐天,最先进城的只能是肖乐天,

“醇亲王,您看看这事儿闹的,到最后我也沒发现新來的懿旨啊,您说那懿旨到底在那呢,”肖乐天到这时候还不忘调侃一下奕譞,而这时候的王爷脸色已经如死灰一般,

“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啊……慈安不会这么不识大体的,她不会不顾大清江山的……”奕譞已经歇斯底里了,

噗嗤一声,肖乐天就笑了“果然是强盗逻辑啊,你们可以随便打杀人家,就不许人家反抗,一看打不过了,就用道德的大帽子压人,就冲你们这种欺负老实人的本事,这大清也好不了,”

说完肖乐天催动战马,在新军组成的人胡同里缓缓向前,那一刻新军彻底沸腾了“入城……入城……入城……”人群有节奏的怒喊着,

战马缓缓向前,闯过漆黑悠长的城门洞,肖乐天伸手抚摸着潮湿的城砖,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幅想象的画面,古时候的燕地之城,金中都、元大都、然后就是明清两代的帝王之城,

多少权利征伐在这里上演,多少场兵祸在这里爆发,这是一座用人血浇灌出來的都城啊,

“最艰巨的考验已经來了,看看我肖乐天到底能不能过关吧,”肖乐天心中暗自较劲,

“走了,兄弟们……咱们进京了,”肖乐天催动战马跃入四九城的大街上,身后就是滚滚人潮,

当他们刚刚冲入北京城的大街之后,眼前的景象顿时让所有人震惊了,他们万万沒有想到,现在的北京城已经彻底陷入暴乱之中,整个城都炸锅了,

大街小巷到处都是狂奔逃难的百姓,溃兵冲入店铺抢夺所有能看上的货物,远处甚至有滚滚浓烟冲天而起,

“妈的,有人在浑水摸鱼,”后面冲上來的王怀远一眼就看出端倪了,他是搞情报工作的,煽动民众就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丞相你看,人群中有人故意散播恐慌……”

肖乐天也发现了,凡是人群最多的地方,总有人在扯着脖子高喊“败了,朝廷的大军败了,安德海带着一万多八旗大军,被肖乐天一千多人就给杀光了,肖乐天已经攻打过來了……”

“跑啊,那东海肖丞相,会调动天火作战,那火连大雨都浇不灭……朝廷已经沒法对法他了,咱们快出城躲一躲吧……”

各种各样的谣言开始在城市里传播,信息闭塞而且胆小迷信的百姓被恐怖气氛所裹挟,纷纷加入逃难的大军,

“怪不得慈安的新懿旨传不出來呢,这北京城已经彻底大乱了,街头哪里还有维持治安的啊,这是谁干的,是不是咱们的人,”肖乐天问道,

“不是,绝对不是,那些人看见我们就躲开了,说明他们属于其他的势力……不过沒关系,他们这么一闹对我们也有好处,至少打乱了满清的信息传递,这是好事,”

“嗯,先不用管他们了,北京城越乱,朝廷也就越心焦,这对我们的谈判有好处……记住了,回头好好查查这些人的身份……走了,”

肖乐天现在可沒空平乱,现在他唯一的目标就是紫禁城,就是大清的权利中枢,

大军从广渠门进京,斜向北方直奔崇文门,这时候的崇文门只有两百多个胆怯的九门提督兵在驻守,一个个手持长矛两股战战,当他们看见蓝色人潮扑过來之后吓得嗷一嗓子扭头就逃,

崇文门不战而下,大军继续斜插过去沿着东城的大街直扑大清门而去,这一路上士兵不少,有八旗兵也有绿营兵,但是无一例外的所有人看见肖乐天他们就逃,跑的比兔子还要快,

再强大的炮弹也比不过流言的威力,尤其是这种带着迷信色彩的留言更是击溃人心的重磅武器,

“这就是满清的执政基础,大家都看见了吧,撕破朝廷的伪装这里面全是稻草,可笑啊可叹,”

追在肖乐天屁股后面的醇亲王已经臊的脸跟猴屁股一样了,大清这点子内患可算是全让肖乐天给看清楚了,

新军从入城之后就沒有遇到丝毫的抵抗,直到人们看见大清门的时候,才被一支奇怪的部队给拦住了,

大清门,就是现在天安门广场主席纪念堂的位置,这座城门北面就是天安门,天安门之后就是紫禁城了,军队到了这里也算是到了北京城的核心,

大清门外已经聚集了一群穿长衫的‘军队’打头的居然是翁同龢,这老家伙居然集中了全城的清流和太学生,甚至有一群七八岁刚开蒙的童生,

老家伙一身白袍,就好像给自己带孝一样,身后一名翰林手捧至圣先师的牌位,正向肖乐天怒目而视,

“大胆狂徒,看见至圣先师的牌位还不下马跪拜,”足足有四百多儒生集体高呼,那声势真是不小啊,

肖乐天胯下战马好像都被至圣先师的气势给惊骇住了,一个劲的后退肖乐天狠狠夹住马腹这才稳住战马,

催动战马肖乐天走到翁同龢的身边,就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看着他,眼神极度嚣张无礼,但是什么话都不说,就这么轻蔑的看着他们,

肖乐天的态度激怒了在场的儒生他们大吼道“下马……给至圣先师行礼,滚下來,你这个叛逆,”

翁同龢手都气抖了“你你你……你连圣人都不放在眼里吗,你装的是人心吗,禽兽之心……”

四百多儒生愤怒了,他们围了过來就要痛打肖乐天一端,他们坚信有圣人光环保护,任何人都不敢无礼,

翁同龢冷冷的看着肖乐天“你敢对我们动手试试,有种你就杀光我们,那样你就成为了全天下儒生的眼中的叛逆,你就是个禽兽……”

“你不是想造反吗,到那时候,沒有任何一个读书人会追随你,你就永远是个暴君,只不过是个董卓之流……”

“哈哈哈……”肖乐天笑了,他笑的眼泪都流出來了“你们……说你们是傻逼,真是一点都不冤枉你,这几千年來,你们真的是被惯坏了……哈哈哈,”

肖乐天怎么能不笑,中国几千年來不论朝代如何更迭,这群掌握了知识的文人阶层就从沒有倒下过,甚至连最野蛮的元朝也得安排一批官位给这些人,

这就是一批垄断知识的阶层啊,虽然宋以后儒家门阀已经沒落了,但是知识依然不是每一个民众都能接触到的,读书人自己就组成了一个精英团体,甚至可以和皇权对抗,

他们知道,无论那家的皇帝上台,都需要这群人來帮忙治理天下,就从來沒听说过靠大头兵就能治理天下的,

翁同龢就是这么想的,在他的眼里就算你肖乐天真的造反了,你也得善待老夫,不然天下所有读书人就沒有一个会给你卖命,到时候你的王朝也得完蛋,

可是刚才肖乐天那嚣张的一笑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了,怎么他能笑的如此有底气,他难道真的不怕得罪全天下的读书人,

“你笑什么,马上滚下马來,给圣人行礼,孽畜啊……”

“行礼,我为什么要行礼,孔老二是你们的圣人,又不是我的圣人,我凭什么要行礼,”

“啊,无耻,”一句话点燃所有人心中怒火,四百儒生愤怒了“无耻,你敢侮辱圣人,揍他……拉他下马……”

注:由于特殊情况,这段时间每天只有一更,抱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